冷暖澳洲(悉尼,布里斯班,珀斯)|他乡一瓢

他乡一瓢2018-11-08 22:20:41

戳上方⬆️他乡一瓢,点击关注



悉尼

达令港依偎在一起的情侣


外公旧照


同一片风景



【一】初访悉尼


小跑着穿过一大片植物园,气喘吁吁和落日赛跑。抵达达令港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洒在白色漆身的悉尼歌剧院“橘子瓣”上面,海风渐起,一对情侣坐在长椅上背对着我们,在愈趋黯淡的天色里,剪影唯美,他们隐匿在景致中,情愫里,和风景合为一体,美而不自知。顺着栏杆往歌剧院的方向走,东看看西看看,还是没有找到当初外公站立的那块草地,天色越来越暗,我放弃继续寻找,找了个相似的角度,留下一张剪影,叫剪影很贴切,因为完全看不清任何面部表情。和外公的距离是否如同两张相片里站立的不同角度位置一样遥不可及。


日落之后的达令港


小学同学唐对这一片太过于熟悉,她笑着说,这是每一个来悉尼找她玩的亲友的必选之地。正如埃菲尔铁塔于巴黎,斗兽场于罗马,大本钟于伦敦,自由女神像于纽约一样,悉尼歌剧院于悉尼是引以为傲的建筑范本,教科书里屡见不鲜的素材,潮水般涌入的游客争先恐后拍照留念的著名景点。于我的意义,是教育我成长的外公,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照片里,脚步在此处停留过的地方。


  毕业季的悉尼大学


下午,走过唐念研究生的悉尼大学,她指着一栋栋楼,热心介绍着院系功能背景,但在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我期待的雀跃兴奋的模样,只是淡淡地讲述,仿佛这一片她朝夕走过的校园,与她无关。后来听她说了一些事情,我终于懂得,异国他乡能遇上三观吻合,能聊到一起去的朋友真心不容易,同胞之间的戒备隔阂依然很深,三点一线的生活,孤独感总会趁虚而入,让人难以抵抗。但也别无他法,我们只有选择淡定坚强。



【二】蓝山行


悉尼蓝山公园“三姐妹峰”


列车行进中


火车上的门让我想到当时才看的电影《釜山行》


在夏令时到来的前一天,从市区坐火车抵达蓝山,一个悉尼郊区的风景区。一开始我还以为蓝山咖啡是否和此地有关联,原来孤陋寡闻了,搜索了一下才知道此蓝山非彼蓝山。之后一下火车,就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气温明显比市区低了好几度,风刮在脸上硬生生地疼。和唐都感叹大失所望,和国内一些绿水青山相比大相径庭,还被冻得神智不清,手脚冰凉,在雾霭中摇摇晃晃,只为看一眼平淡无奇的山川林海。在蓝山的短短几小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阳光反射下树木高处散发的蓝光,只看到了三姐妹峰上面出现的一抹短短浅浅的彩虹。


返程途中找了一家生意很好的餐厅充饥



【三】白日的悉尼歌剧院


悉尼歌剧院


喝着啤酒畅聊的男青年


阔别澳洲航线一年多,再见到小唐,她早已毕业,在靠海一个小港湾的高耸写字楼上班。二月的悉尼,达令港的海风依然大得放肆。再访悉尼歌剧院,充沛耀眼的阳光给此处引来了熙熙攘攘的游客,谈笑风生的工薪一族,当地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玩着中国麻将,深情投入而专注。小唐对我说,她工作之后才接触到悉尼的另一面。我后来跟她讲,工作间隙若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着码头就在脚下,大海在不远处,应该也会感慨过往的点点滴滴吧。但希望,她的选择可以带给她真心的快乐。晚上我们吃了一顿新开的成都火锅,我问她觉得味道如何,她说她好久没有吃火锅了,吃上了就觉得挺好吃。饭后,去了一家网红店,买了一个费列罗金莎味的氮气冰淇淋,一边吃一边为这次见面收尾告别。


                                            吃一顿九宫格


【四】秋天来了



小唐带我去了一家韩国料理店,牛肉部队锅入口惊艳,我大叹好吃,要了一瓶梅子酒佐饭,喝的我俩脸红扑扑,想不起具体聊天内容。但暖黄的灯光映着我俩倒醉不醉的脸,脸有些发烫。饭后,她又带我去唐人街附近一家中国人开的小小的甜品店,第一次吃香芋味的千层蛋糕,异国他乡,故知旧友,甜食慰藉,互诉衷肠......南半球的秋天已经来了,但依然有温情的故事可以期待。


返回出发的那天早上,在酒店喝了一杯绿幽幽的果蔬汁,忽然又清醒地回忆起我们的对话......在各种命题的交叉口,执着和放下其实都是一种选择,深思熟虑千万次抑或干脆利落一场,所有的后果皆是因果定数,无论接受与否,好与坏都要自己承担。


布里斯班


【一】黄金海岸太远,我们去日料店


布里斯班市政厅


南岸公园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人们


布里斯班,这个离黄金海岸如此之近的地方。


冬日的澳洲,查看墨尔本,悉尼的天气都是寒风呼啸,布里斯班依旧我行我素,一点冬季的体表感受都没有,穿一件短袖在街头游荡,都被热出一身汗。南岸公园的沙滩上,不乏有穿着比基尼,泳裤晒日光浴的男男女女,一度怀疑自己闯入了一个“假冬天”。


布里斯班南岸公园


在布里斯班,驻外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游玩,不能去黄金海岸了,只有在市区游游走走,午餐晚餐都吃的日料,便宜新鲜又正宗。打了两次Uber,遇见的第一个女司机是一个妆容精致的中年女性,见到我们很激动,说她女儿在北京留学,学习中文,她明年会去北京找她女儿玩,她车开得很慢,不知道是不是想多和我们聊一会,下车的时候感觉她还有些意犹未尽。遇到的第二个司机,是一个韩国人,一上车手舞足蹈对我们讲韩语,结果后来发现我们是中国人,有些失落,他告诉我们他来布里斯班已经15年了,他很喜欢这里,但是因为英语还是不够好,没有好的学历,找不到好的工作,我在后视镜里瞥见他脸上闪过的笑意,分不清是满足还是遗憾。


布里斯班给我的初印象是,亲切友好的人民,便宜地道的日料,永远灿烂的阳光。


【二】落地就去抱考拉


之前飞珀斯的时候,在当地动物园只能远远观赏考拉,而且没几只,有些扫兴。得知布里斯班龙柏考拉动物园可以和澳洲国宝亲密接触,我和小伙伴一到酒店换了一身衣服,便奔向动物园了。丝毫不顾及我们已经在飞机上忙活了一晚上,熬了一个通宵。虽然驻外出去游玩因为时差原因“爆肝伤肝之旅”不在少数,但是一落地一分钟都不休息就出门游玩这还是第一次。


看起来很高兴,其实手心都是汗


有两只考拉在拍照区供游客付费合照,两只考拉旁边分别站着两个女工作人员,指导每一个前去抱考拉的游客如何正确抱考拉,胖胖的那个工作人员满脸笑意特别热情,另一个比较瘦,神色淡漠眼神有些嫌弃,我在心里面暗暗祈祷等排到我希望被分到好的那个人那里。结果事与愿违,高冷的她向我招手了,她飞快地向我示范手等会放在哪儿抱考拉,然后让我把胸前的头发全部撩到身后,我眼神直勾勾盯着考拉又长又尖的爪子,赶紧照做。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将考拉放我手上了,感受到软绵绵的一坨肉沉甸甸地仿佛砸在了我心上。


动物园内“领羊人”


喂袋鼠的小女孩


不同年代,同一个地点,和袋鼠



抱完萌物考拉,心里美滋滋的,蹦蹦跳跳去袋鼠园了,大大小小的袋鼠一大堆,分散在园区各处,有一些日本游学团的小学生,还有很多当地的小学,中学生在袋鼠园里到处喂食。一开始,想到袋鼠凶猛强悍的攻击力,靠近时我都有些紧张,但看到那些小朋友各种在它们背上“蹂躏”,捏来捏去,掐来掐去,袋鼠都不理睬,也不生气,我才放心坐在袋鼠旁边帮它们理理毛。就是不知道,我摸过的那些,或是我经过的那些成年袋鼠里,会不会就有当年外公在此袋鼠园里摸过的那只小袋鼠。



珀斯


【一】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


于珀斯动物园


酒店对面水域


西澳大利亚首府,珀斯,和成都是友好姊妹城市。


珀斯被誉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因为不论从珀斯东西南北哪个方向出发,都注定踏入荒漠或盐湖。


一个人绕着酒店在附近住宅区游荡,听同事说,我们在珀斯的酒店位于富人区,和伦敦郊区酒店所处的贫民区形成鲜明对比。珀斯酒店附近的院子确实都打理得很漂亮,各种花瓣飘落在草地上,安安静静,且少有汽车经过,生活在这里充满诗意。但我还是更喜欢伦敦酒店旁的一处处小屋,砖瓦更古旧,或许没那么精致大气,但也有鲜花开在院子里,简单而温馨。


珀斯市区


珀斯的街道人烟稀少,有时会让你觉得安静到心慌。这座城市在地理上的位置如此孤独,而这里的人呢?是祥和的,安逸的,还是美好的岁月如歌里也会有怀念人声鼎沸的那一刻......


【二】弗里曼特尔监狱


监狱大门


距珀斯不到20公里,有一个卫星小镇叫弗里曼特尔。从珀斯市区坐公交到此处,倚在同伴肩上,打了一个盹就到了。


监狱外的铁门


对称型建筑


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解犯人工作的车间


弗里曼特尔监狱,抵达的时候,大门紧闭,没有看见任何人,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是不是没有了解清楚,现在不开放了,结果在门口踌躇不一会,就有工作人员出来接待我们了。这座在90年代才被彻底废弃的古老监狱,最初装满了从英国远道而来的重型罪犯,这些罪犯后来被派去修路,造桥,建房......促进了西澳的发展繁荣。有些罪犯在这里被处以极刑,在灯光昏暗的绞刑室看到麻绳和绞刑架,头皮发麻。有的当刑满释放,难以再回到遥远的大不列颠,便在此扎了根,成为澳大利亚的早先移民。在澳大利亚,有一部份国民,的确是“罪犯的后代”。


监狱操场边围墙


牢房


震撼。这是进入监狱铁门,环视整个监狱主建筑后从心底冒出的两个字。层层深入之后,看到对称的淋浴间,牢房,和美剧《越狱》中的监牢如出一辙,虽然这座监狱名气远不及旧金山“恶魔岛”的高,但监狱内景陈设,从供罪犯祈祷忏悔的小教堂,生产操练的车间,每日餐谱,墙上的标号和弹孔,餐厅,布满电网的运动场,再到各种级别的禁闭室,暗房,在视觉上都给我带来更为直白醒目的冲击。足够压抑,足够阴森,足够恐怖,因此足够震撼。


监狱正面全景


监狱内景


监狱里的教堂



从监狱里出来,一个独自旅行的老奶奶拿着地图找我们问路,她说她从英国来,聊了几句,有一点听不懂她的口音,我又问她来自英国哪里,她说:“北爱尔兰。”和同伴相视一笑,然后与她告别。


在珀斯的那几天,正好看到越南笔友分享在Facebook上的一段话,来自一个没有听说过的笔者,叫Ley Catherine  Hester,

"When I fall down,I pick something up…loss and gain,need and abundance …sorrow and joy…bitter and sublime sweet…life is a beautiful war."

我觉得意境非常贴合这趟监狱之行:

当我跌落时,我捡起了一些东西,

损失和收获,

必要之物和富足之物,

悲伤和喜悦,

苦痛以及盛大的喜悦,

生命是一场绝美的战争。


珀斯上空的火烧云


悉尼,布里斯班,珀斯三个城市的流水账,组合在一起篇幅并不长,不知道为什么,对澳大利亚的回忆并没有太多太多亟待倾诉的欲望,或许绰约倒映着英国的影子,但终究是新的国度。


或许因为是岛国的原因,担心外来的病菌或物种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澳大利亚几乎拥有世界上最严苛的检疫规定,这里的风时轻时重,这里的天空时远时低,这里的空气时冷时热,这里离大自然很近。


回忆或只触及皮毛,但记录下生活便已是生活本身。


祝好,感谢关注他乡一瓢,我们有缘。


欢迎在右下方点击爱心,欢迎评论,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往期回顾:


文艺猫本  |  他乡一瓢


阿拉伯半岛的骄傲


又见炊烟升起


美西108小时


远东的仪式感


后会有期,碧仙桃


马尔代夫的碧海蓝天


大不列颠的仲夏


印度,意料之外


巴厘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博物馆奇妙日


三月的莱茵河畔——德国科隆


中世纪一日,情迷布鲁日


阿姆斯特丹——资本主义式的微笑


从法拉盛到时报广场


迷失の东京都


三藩市卡斯特罗街区——彩虹旗逆风飘扬


天使之城


秋天的三藩市


温村


梵蒂冈,罗马,那不勒斯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最爱还是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