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International Business,我去了乌干达

StockholmSchoolofEconomicsSSE2018-11-08 14:59:24

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的International BusinessIB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项目,这里不仅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同学,丰富多彩的国际实习机会,还会有一次国际的长途旅行。今年IB的同学们去了乌干达,为此我们特地邀请了一名同学——Jo分享她在乌干达的旅程。那么当SSE遭遇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的乌干达,这段旅程会是什么样的呢?



去年8月,当我告诉家人和朋友我要去乌干达了,除了对我人身安全的担忧和对这个旅程目的地的讶异,更多人的反应是:乌干达是什么?

 

我现在就读的IB项目中有一个必修项目,叫做immersion trip。传统来说,这个trip一般会是去哥本哈根参观访问一个周末,特别有“探险精神”的话会去阿姆斯特丹。对于我们现任的Program Director - Ciara来说要出了欧洲才算真正的international。在她上任掌管项目之后,去年的学长学姐在印度度过了愉快的5天,自然而然我们对于这一届的旅行目的地就有了更“高”的期待。于是在入学周,Ciara激动地告诉大家今年我们拿到了更多的funding,可以去更远的地方学习体验,了解与瑞典完全不同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乌干达!

 

在经历了十多天的乌干达之旅后,尽管为它的贫穷和落后深感无力,我还是不得不感叹这个国家的美丽和潜力,“非洲明珠”的称号名副其实!希望大家都能去感受一下非洲土地在贫瘠之下埋藏的无穷宝藏。

 

Arrival, April 3

到达恩德培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但是我们的住宿地在距离机场90分钟车程外的坎帕拉郊区青旅Red Chilli Hideaway。两辆面包车负责运送我们,我第一次知道面包车可以塞得这么满。



接下来的90分钟车程中,车上的闭路电视不断播放着浮夸奢靡风的大金链子非洲土味黑泡MV。大家在强烈的视觉冲击、热闹的氛围、欢快的节奏和一颠一颠的路况中,或是一起摇摆,或是渐入梦乡,总之相当愉快。

 

终于到达了我们期待(并没有)已久的Red Chilli Hideaway。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青旅。我们班同学入住的房型共有两种,一种是6人间:一个房间3张上下铺单人床;另一种是3人间:一个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我非常幸运,获得了三人间里的单人床!

 

作为一个青旅,Red Chilli有非常好的环境——它坐落于坎帕拉市区12公里以外,根据我们的观察周边应该是郊区富人区,2分钟车程就有一家医院,旅馆内有大片草地和泳池,有露天酒吧和室内餐厅酒吧。但是同时作为青旅,条件也十分艰苦——公共浴室和冷水浴。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是人生中第一次洗冷水澡,但是第一夜尝试之后,大家都纷纷表示很爽很不错~



Day 1, April 4


第一天的行程安排比较散漫。上午主要就在我们住宿的Red Chilli Hideaway晒晒太阳吹吹风,缓缓瑞典和乌干达之间1小时的时差以及夜间航班带来的疲惫。

 

午餐是Red Chilli统一提供的,土豆泥配一种豆子(芸豆?大红豆?)这种吃法我从来没有尝试过,但是实际上并不难吃!土豆泥就是很正常的土豆泥,而豆子就好像是意大利肉酱里的肉换成了豆子,口味还是不错的,就是吃不惯。班上的罗马尼亚同学说这份午餐和他们罗马尼亚的传统食物一模一样,基本就是他奶奶每天吃的东西(神奇)。



吃完午饭等待我们的地陪团——负责人名叫Allan,是一名经验丰富、多次为欧洲团体安排乌干达行程的旅行社经理,以及9位乌干达马凯雷雷大学的学生志愿者们(但是我们是给他们报酬的),每一位对应我们班的一个Squad(Ciara为了方便管理和统计,将全班54位同学分成了9个6人的Squad,每个组选了一名Squad Leader)。我们和地陪团约定的见面时间是下午1点,但是Allan一行大约2点左右才到达Red Chilli。以守时出名的德国人以及北欧人并没有感到生气,或者因为大家早就被打好了预防针:乌干达人一般习惯比约定时间晚30-60分钟。

 

Allan看起来是个非常忠厚老实的好人,9个学生志愿者在我看来大概都是家境很不错的乌干达人,大多穿的比之前在路上看到的当地人档次高一些,女生还会拎皮包穿高跟鞋。我们Squad的学生志愿者是一个叫Dianna的女生,今年21岁。自我介绍和Squad配对后,Allan向我们介绍了首都坎帕拉的大致情况并表示接下来要带我们去市中心的集市,然后带我们去shopping mall进行采购。Allan希望我们不要带包出门,身上带上拍照用的手机和钱,两个手能拿得住的资产就可以了。警惕的我立刻把背包扔回了青旅的房间,只留了几张纸币和手机在手里。后来我发现班上大部分的同学根本没有把Allan的忠告放在耳里,该背啥包背啥包,不过最后也没人被偷被抢。

 

后来大家上车以后跟Allan反应我们还没有换乌干达先令,去集市没法买东西。于是机智的Allan改变计划,先带我们去了那个很高级的Shopping Mall,里面有个可以换钱的地方。到了换钱的地方,门口荷枪实弹的安检人员非常引人注目,我当时以为这是银行类的地方才有的安检人员,后来发现坎帕拉大部分企业/饭店的门口都有配枪的安检人员。

 

乌干达先令和美元的兑换比例是3600:1。乌干达先令最小的币值是100先令的硬币。换到钱以后大家纷纷震惊于手里钞票的巨大币值,动不动就几万块。刚换到钱的时候一个瑞典同学问柜员能不能换成币值小一点的,柜员说5000的纸币已经是很小的币值了!



换完钱大家马上就去shopping mall逛了起来~那个mall非常新,设施环境都很好,跟国内的超市没什么区别。当时天真的我以为乌干达都是这个水准,心想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也都已经如此发达真是太棒了吧!



当五十多个人开始逛超市,这趟旅程就注定漫长。在经历了持久的你等我我等你我们互相等之后,大家终于买好了想要的东西。这次大采购我们班销量最高的两个Top Item分别是人字拖和驱蚊剂。

 

接下来就到了这一天最惊心动魄的环节——参观坎帕拉市中心的市集。一下车的体验是气味不堪,和国内的菜市场差不多。



我们下车的地方主要都是蔬果摊,西瓜、香蕉都是当地盛产的水果,卖的最多的要数芒果。



在接下来的接近一个小时中,我们Squadlocal student Dianna的带领下,在整个市集及周边进行了一场奔走级别的游览。说是游览我基本都没敢抬眼看。进入了服装饰品区后人山人海,摊位和摊位之间几乎没有空隙,过道逼仄。这些都没什么,国内也有很多地方是这样。但是最shock最让我们难以承受的是,站在摊位边的小摊贩不但会向你吆喝,还会伸手抓你。

 

Dianna走的很快,我们跟在后面一边要小心不要跟错方向,一边还要努力摆脱一只只伸过来的手。我记得有一个大哥抓我抓的特别紧,我都往前走了两三步了,胳膊还在他那里拽着。这些劳动人民的手上往往还有泥,从集市出来的时候看见同学的白衬衫上多了一道道泥道子QAQ....



在探索集市的时候,Dianna顺便带我们穿越了坎帕拉著名的‘Taxi Park’。这里的Taxi全部都是日本报废面包车改造的,而且实际上应该算是公交车。每个Taxi都是从市中心这个“Taxi Park”出发,前往坎帕拉的各个方向。也就是说你想从市西去市东,就要先坐Taxi到市中心,再换另一辆Taxi去市东。当我真正见到Taxi Park的时候,不由得感叹国内的停车场是多么秩序井然,但也钦佩乌干达人民能把车停的这么密密麻麻,之后居然还能再开出来。



那么当地人是用什么代替出租车的呢?答案就是——Boda Boda。也就是摩的。我太胆小没有勇气乘,但是班上不少同学从集市离开回旅馆的时候选择了乘坐Safe BodaSafe Boda是乌干达众多摩的品牌中的一个,主打安全,是唯一给司机和乘客都配备安全帽的公司。



最后再来说说初到乌干达印象最深的几点:


1. 土地是红色的。



2. 人们真的习惯用头顶着东西。走的不快的话都不用手扶。见过一个大妈头上顶着一个脸盆,身后有人叫她,她都不用扶盆,一转身,那个盆稳稳在她头上原地旋转…



3. 买卖二手面包车零件:比如一个车头、一条保险杠、一个车轱辘。也就是说我一辆FUSO的车可以换个ISUZU的车头?

 


4. 半人高的大鸟-和麻雀一样普遍,停在树上和屋顶上。



图片来自作者拍摄


Jo  编辑Coco, N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