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新西兰日记 • 怀托莫溶洞的萤火虫

镇西茶馆2018-11-08 16:52:38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阴雨


早晨,在微信圈里发了一则微信——


刚刚收到许新海兄的微信:“许局长,看到扬子晚报的报道了。李镇西说:新教育意味着对教育进行改革和创新,和应试教育、素质教育这些名词一样,是适应时代观念而诞生的。我以为,这观点不妥。不知你们是怎么看的。怎能把新教育和应试教育相提并论呢?建议你们要斟酌。成尚荣”我很震惊!马上回复:“请转告我尊敬的成老师,我从没有也不可能说这样没有逻辑的话。估计是记者断章取义了。而且,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扬子晚报的采访,不知道他们怎么写我的观点的。”我对《杨子晚报》表示愤慨!


《扬子晚报》从没采访过我,居然就根据虚构而“报道”我的“观点”了。也不怕我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真是“勇敢”!

 

        这几天朋友圈里好多朋友都在晒各自在国外旅游的照片:俄罗斯、法兰西、德意志、美利坚、西班牙、意大利……我想到去年我在澳大利亚旅游,还有网友还颇有微词,说我“炫富”。而今年,许多年轻教师也出国旅游。好像大家都在“炫富”,其实也就不存在“炫富”了。当然由于种种原因,教师待遇的地区差异还比较大,现在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够出国旅游。但愿有一天,每一位中国教师都能够有经济实力周游列国。这也是我们的“中国梦”。去年因为国内发大水,也有人批评我“不顾民间疾苦,只顾游山玩水”云云;还因为伦敦奥运会上某澳大利亚运动员批评孙杨服兴奋剂,而我刚好在照片说明中写了几句澳大利亚如何美丽,于是又有人说我“不爱国”了。我真是无语!但愿今年国内别再发大水,也没有新西兰的某个人说中国的不是。不然,我又该成“人民公敌”了。


其实我自认为我还是有很正义感的。比如在奥克兰,有朋友建议我去激流岛看看“顾城故居”,我回复:“不去!喜欢他的诗,不喜欢他这个人!”我说的是实话,顾城的诗我一直喜欢,这种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其文字美意境美,还因为他的诗里有我的精神世界。比如“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简直就是我这个年龄的人那整整十年的心路历程。但被称作“童话诗人”的他,后来竟然丧心病狂,杀妻自尽,一点都不“童话”,我无法认同这样的罪犯——是的,他就是“罪犯”。尽管有不少人从心理学、从“诗人特有的精神”去为他辩护,认为他是“诗人的杀人”,但他依然是杀人犯。我没有理由去看这么一个杀人犯的所谓“故居”。


早晨,在阴雨绵绵中,我们驾车告别了奥克兰。不久雨就停了,天空一直阴沉。但在车内看窗外的景色,依然赏心悦目。公路蜿蜒而绵长,两边的山坡却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形成一片片宽阔而富有曲线美的缓坡绿地。孤零零的大树,积木一般的农舍,黑色的牛群,白色的羊群,还有远方的山脉,以及吻着山巅的厚厚云层……目之所及的视野内,满是不断变换的油画。



我们来到怀托莫溶洞。这是一个钟乳石溶洞。本来我对这个洞我不抱多大希望,因为这样的洞我在国内见得多了。尽管如此,进去之后的所见,比我的低预期还不如。内国溶洞里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上,都打着五色六色的光芒,给人梦幻一般的感觉,而这里除了照明的光,没有任何装饰的光。所以就少了许多我想象中魔幻感。但据说他们是有意不弄灯光效果的,因为他们不想过度“打造”景点,就希望尽可能保持自然原生态。我想也有道理,相当于我在国内看到的是浓妆艳抹的贵妇,而这里是素面朝天的村姑。


其实,怀托莫溶洞的独特之处在其萤火虫,所以它也叫“萤火虫洞”。萤火虫洞去年我在澳大利亚也见过,也就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仰面看洞顶岩壁上星星点点的光亮,虽然稀奇,但也就那么一点点。我想这里也差不多吧。去年在澳大利亚的洞里,游客是允许对萤火虫拍照的,但这里绝对不许拍照。


进了有萤火虫洞穴,导游指着洞顶让我们看,我看那粒粒可数的光点和去年在澳大利亚的洞里看到的也差不多,没引起我多大的兴奋。再往里走,是一条暗河。导游请我们上船,并嘱咐我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惊动萤火虫。导游用手撑着钟乳石,船慢慢往里面滑行,所有光亮都没有了,游人之间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和船行水面的微弱水声。


洞壁上开始闪烁了,一团团光斑开始出现,渐渐的是一大片一大片。我非常惊讶,忍不住但终于还是忍住了惊叹——我想其他游人也和我一样。抬头看,太壮观了,晶莹透亮的萤火虫布满了顶部岩壁,好像一个水晶苍穹。看久了,又像漏光的屋顶,我们看到的不是萤火虫的光亮,而是透过屋顶缝隙看到夜幕上的星光。渐渐的,幻觉出现了,我感到自己就置身于星空之下,整个宇宙银河灿烂,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离开了怀托莫溶洞,我们自驾两个多小时后,来到罗托路亚市,这是新西兰北岛中北部一座工业城市。进入市区时已经是傍晚,正下着大雨,所以到处都朦胧不清。我们开车来到湖边,大雨中,湖边的海鸥悠然地在草坪上转悠,湖面的黑天鹅也镇定地在水面漂浮着,不惊不诧,从容不迫。



晚上,我们找了一家川菜馆。虽然离家才两天,但好像很久没吃川菜了——其实昨天骆娜才请我吃了川菜,但川菜对我来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老板是重庆人,他听我们没说几句话,便说:“你们是成都人!”我们吞咽着泉涌般的口水,点了一份口水鸡、一份火锅肉、一份酸菜粉丝汤、一碗牛肉酸辣粉和一碗担担面。味道真的很正宗,尤其是花椒的麻味儿,好久没这么爽了!

 





“自鸣得意”文章,欢迎批评!


01 写给每一位关注“镇西茶馆”的朋友

02 别老想着“请教”别人

03 追求教育的真境界

04 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

05 就“于欢案”答友人十问

06 新教育实验如何在一个学校起步?

07 新教育十问十答

08 新教育实验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消灭“新教育”这个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