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航海家完成横跨五大洲和四大洋的“东方之旅”

信德海事2020-11-17 14:43:36

巴西航海家完成横跨五大洲和四大洋的“东方之旅”(一)


中国引航协会 陆悦铭


2016年12月10日,巴西著名航海家舒尔曼先生(VILFREDO SCHURMANN)率领其家属团队,驾驶长度只有24米的“卡特(KAT)”号帆船,自2014年9月21日离开巴西南部的圣卡塔琳娜州港口伊塔雅伊,用27个月的时间横跨了四大洋,访问了五大洲的29个国家和50多个港口,航程三万余海里后返回伊塔雅伊,完成了“东方之旅(ORIENT EXPEDITION)”的环球航行。


201645日,“卡特”号停泊在上海港北外滩国际客运码头,其大桅杆高度远远超过帆船的长度。(陆悦铭拍摄)



“东方之旅”航路示意图(陆悦铭制作)


A. 驾帆船环游世界缘自爱情


“卡特”号帆船船长舒尔曼先生曾是一位事业有成的经济学家,埃罗伊莎小姐是大学教师,后来他们毅然放弃了一路顺利和安逸的工作,选择一起实现在帆船上环游世界的梦想。这个梦想源于1974年,舒尔曼先生和埃罗伊莎小姐相识在加勒比海的圣托马斯岛,在同时都是第一次搭乘帆船的旅游期间产生了爱情,当时他们的梦想是将来驾驶自己的帆船再回到那个岛上,重温旧梦。后来他们学习驾驶帆船的技术,渐渐地掌握了操纵帆船的技术并积累了丰富的航海经验,多次参加在巴西和国外举办的帆船比赛等,由此一发不可收拾。1982年起,他们有了自己的帆船;1984年,他们分别辞去了办公室白领和教师的工作,驾驶帆船离开巴西东海岸的弗洛里亚诺波利斯港,直到1994年才返回家园,用十年时间陆续游历了三大洋、七大洲,访问了世界各地不少国家和港口,了解了异国的风情和学习了外国文化;期间,他们夫妻俩还带只有7、10和15岁的三个男孩参加其中的航程,他们一起在海上生活,孩子们在船上接受远程教育并成长。他们是巴西第一个以帆船环游世界的家庭。


B. 完成麦哲伦环球探险之旅,被巴西海军表彰


1519年9月20日,著名航海探险家麦哲伦指挥了有五艘帆船组成的首次环球航行船队,从西班牙横渡大西洋抵达巴西,接着在巴西南端发现了沟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一海峡,后来被命名为“麦哲伦海峡”,开拓了一条从欧洲经麦哲伦海峡抵达亚洲东部的航线。麦哲伦顽强的意志、一往无前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舒尔曼先生全家人,他们进行了为期三年的准备工作,并于1997年11月23日驾驶帆船从巴西贝罗港出发,除了带三个男孩外,,并将病毒传给了丈夫和女儿。在卡特3岁时其妈妈去世,也传染病毒的爸爸只能将她送给好友舒尔曼夫妻。尽管日常与疾病的痛苦作斗争,但卡特从来没有失去快乐、发现和学习新事物的意志,幸存时间远远超出了医生的预期)。他们用了为期30个月的时间,追随麦哲伦曾经的航线环绕了全球。他们的帆船航行了三万余海里,跨越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抵达了19个国家的48个港口和31个岛屿,于2000年4月22日回到巴西的塞古罗港。其中最后一段航程(从葡萄牙里斯本至巴西塞古罗港)构成了巴西被发现500周年官方纪念活动的一部分。因为舒尔曼先生率领其家属团队完成麦哲伦环球探险之旅的壮举,舒尔曼船长被授予巴西海军的功勋奖章。


这是舒尔曼家的“全家福”。自左至右分别是他的大儿子佩里、他的妻子埃罗伊莎,他的小儿子维哈姆、舒尔曼、二儿子大卫及小女儿卡特(陆悦铭翻拍船上的照片)


C. “东方之旅”是为了探索郑和发现南美洲的航线


2000年完成的麦哲伦环球探险之旅,除了让舒尔曼先生全家对海洋的更加热爱以及激发他们重温历史的热情外,探索世界和渴望走遍世界也继续引领着舒尔曼一家人。2002年3月,英国皇家海军潜艇退伍指挥官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出版了《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1421-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一书。作者根据在南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发现的明代瓷器、石碑、中国地图和星图等资料,提出了郑和船队早在1421年至1423年已经将世界地图的雏形绘制出来了;南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都是中国人发现的,而不是欧洲人;郑和下西洋时的副将洪保和周满比麦哲伦早近一个世纪抵达南美洲的新说。关于中国人(而非历史书所述的欧洲人)首先抵达南美洲和环球航行的理论在2002年引发了广泛热烈的讨论,舒尔曼先生受到启发,认为要深入探究这一课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重走郑和下西洋和发现南美洲的航线,证明中国人曾在西方大航海时代之前便已发现南美洲、大洋洲以及非洲;也许只有透过用帆船航行这一视角,才能揭晓谜团的答案,于是“东方之旅”计划诞生了。为此,舒尔曼先生开始规划、准备、寻找赞助商、设计帆船等。他们还有一个愿望是要到达没有到过的世界文明古国——中国。


2010年起,经过五年的项目规划、设计和制造帆船;准备制作电视剧和拍摄特色纪录片寻求赞助商的物力、财力赞助;旅途中收集帆船航行水域的浮游生物样本并进行分析研究,获得高校和研究机构支持等,舒尔曼先生家属团队得到了一艘可航行于国际水域两年不间断支持的帆船“卡特”号。“卡特”号长24.4米、宽6.1米,安装了两台各为150匹马力的主机(供应急时候使用,其实船上的油舱很小,不足让主机长时间运转)、15匹马力的船首侧推器等,操纵非常灵活。“卡特”号仅仅使用风力航行时,船速可达18节;若只用主机推进时,船速只有12节,可见帆船设计的合理性。全船以超低功率的LED作为照明灯具,还有太阳能电池板、风力发电机、水力发电机、废弃物回收系统,确保整个旅程低碳排放;配备AIS、电子海图等最新设备,确保了航行安全;现代海水淡化设备能满足团队人员的生活所需,确保了人员的舒适。



D.“东方之旅”启航


2014年9月20日晚上,舒尔曼先生、他的妻子埃罗伊莎女士及二儿子大卫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环球航行即将开启,并且把环球航行的旅程命名为“东方之旅(ORIENT EXPEDITION)”。


舒尔曼先生(左一)、他的妻子埃罗伊莎太太(左二)及二儿子大卫在巴西南部的圣卡塔琳娜州港口伊塔雅伊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东方之旅”即将开启。(照片来自网络)


第二天下午,“卡特”号离开伊塔雅伊开始远航。“卡特”号分别抵达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马德普拉塔、波多黎各德塞阿和乌斯怀亚等,南极洲海域,智利的威廉斯港、蒙特港和复活节岛等,皮特凯恩岛(英属),法属波利尼西亚的莫雷阿岛、波拉波拉岛、胡阿希和塔哈岛以及一些环礁,汤加的瓦瓦乌岛,斐济的一些岛屿,新西兰的岛屿湾和奥克兰,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和大堡礁,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阿洛陶,美属的关岛和塞班岛,地球上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最深点11042米)和日本的冲绳。


2016229日,舒尔曼先生率领的团队在关岛的合影(照片来自网络)



E. “卡特”号抵达上海


2016年4月4日,舒尔曼先生率领其团队,驾驶“卡特”号来到中国的上海。这次旅程中增加了一位第三代,即21岁的孙子伊曼纽尔(照片中穿黄色T恤衫),但是少了一位小女儿卡特,她在2006年5月29日因病去世。“卡特”号原来计划前年底抵达上海,因为海上不可预测的原因推迟了。他们在上海逗留了十多天之久,进行了历史、地理、文化等方面的考察,是本次旅程中考察时间最长的地方之一。期间,他们还去了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著名运河——京杭大运河。由于帆船的大桅杆高度超过30米,无法通过架设在运河上的桥梁,因此只能象征性地航行其中的部分河段。

舒尔曼船长在操纵船舶(陆悦铭拍摄)


“卡特”号的露天操纵台上,你可以发现融合了AIS、电子海图和雷达的显示屏,还有磁罗经,车钟,侧推器控制手柄等(陆悦铭拍摄)


笔者和舒尔曼船长在“卡特”号的航行中(陆悦铭拍摄)


F.继续向西航行


2016年4月17日,“卡特”号离开上海去我国的香港,接着去越南的胡志明市,印度尼西亚的纳土纳岛,婆罗洲岛和雅加达、新加坡、位于印度洋的查戈斯群岛(英属),毛里求斯,留尼汪岛(法属),马达加斯加,南非的伊丽莎白港和开普敦,位于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英属),最后返回起点港口巴西圣卡塔琳娜州的伊塔雅伊,航程三万余海里。


“卡特”号上还有一组摄影团队,他们负责拍摄、记录和编辑视频,将每天的体验经由巴西最负盛名的电视节目之一“FANTASTICO”播出。同时通过“东方之旅”的网站、脸谱(Facebook)、推特(Twitter)、优兔(YouTube)以及照片分享(Instagram)实现全球同步分享。


“卡特”号上安装了巴西圣保罗大学海洋学研究所开发的尖端数据系统,可以搜集途经五大洲的海洋浮游生物等方面信息,为学校学生提供研究资料;同时,“卡特”号还为气候变迁、相关水质以及海洋环境等的科学研究积累了资料。所以,“东方之旅”也是教育及研究之旅。



G. 笔者感受



在“卡特”号上,我见到了舒尔曼船长的妻子和儿子,他妻子是老师,同时还是研究者和作家,她在船上培养和教育四个孩子,曾出版过三本书;小儿子维哈姆是这个航次船上的大副。为了纪念已不在人世的小女儿卡特,全家人专门把为“东方之旅”设计建造了崭新的帆船命名为“卡特”号。埃罗伊莎女士还告诉我,正是“卡特”号让我们的家庭变得完整,卡特还在我们身边,整个旅程中她都和我们在一起,卡特引领我们完成了“东方之旅”的梦想,所以“卡特”号的旅行不仅仅是“东方之旅”,还是“家庭旅行”。“让时间去梦想、让时间住在你的梦中”(Make time to dream. Make time to live your dream),舒尔曼先生说。


没有了小女儿卡特的舒尔曼先生全家在“卡特”号上的“全家福”(陆悦铭翻拍船上的照片)


引航结束了,埃罗伊莎女士带我参观了船舱,发现内部设计紧致、设施齐全,容纳十余人起居生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并不宽敞。她说“It’s not an easy life. There are some hardships, but the life, in itself, it’s a very beautiful life(这不是一个轻松的生活,有些艰辛,但就人生本身,这是一段非常美丽的人生)”。我在与舒尔曼先生告别时说:因为引领过你们的船,知道了你们的故事,感受了你们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我为你们祝福,祝福你们一帆风顺(Bon voyage)!


因为英文船名是“KAT”,所以其上海的代理人按照英语单词的读音翻译为“卡特”。其实巴西国的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按照其读音,翻译为“凯琪”将更好。


笔者引领“卡特”号已经过去一年多,舒尔曼家属和“卡特”号不能使人忘怀。在物资生活日益丰富的今天,我们不能耽于安乐,不能迷失自己,要提倡勤俭节约,只有不忘初心,将浮华排出体外,成功就会在不远处等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admin@xindemar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