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BOSS·游学—沐新同修会《一万年的爆发:文明转轨与互联网创业心法》公开讲研

品牌BOSS2019-06-26 15:57:35

2018年4月26日,沐新同修会创始人、首席创业导师李久鑫博士,在山西省临猗县黄河畔吴王古渡为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四百多名创新创业者,现场分享了主题为《一万年的爆发:文明转轨与互联网创业心法》公开讲研活动。

以下为本次主题讲研的精彩内容:


在地球46亿年的发展史中,有四十亿年都处于极度严寒或者极度高温的恶劣环境中。直到大概7亿年前,才产生了地球的气温才逐渐温暖下来。


大概在6亿年前,生命产生。


在距今5.42亿-4.88亿年的寒武纪,地球迎来了生命的大爆发。


在2.5亿年前的三叠纪,恐龙诞生。


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晚期恐龙灭绝,灭绝的原因可能是小行星撞击地球。


大概3000万年前,亚洲版块和印度洋板块相撞,逐渐形成了雄伟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


同时,非洲板块和印度洋板块交界处,东非大裂谷产生。


大概450年到600万年前,人科动物从猿类中分别出来。


约250万年前,第四纪冰期开始,同时猿人产生;约25万年前,智人产生。


大约6-7万年前晚期智人开始第二次走出非洲。


第四纪冰期期间,巨型动物大量灭绝。


大概在一万年前第四纪冰期结束。


地球迎来温暖的全新世界,冰川消融。


每当气温有大的变化,都会对地球生态和人类文明产生重大影响……


一万年对于普通的人类个体而言,长得不可思议,但是相对于整个地球、整个生命、整个人类物种的发展史而言,还不过是沧海一粟。

结合考古发现和基因检测技术,我们可以推测大概1.5万年前,一支祖先进入西南地区,成为苗瑶语系的祖先;同样是1.5万年前,另一支祖先从珠江领域进入长江流域,逐渐发展为侗傣语族;最后,有一支祖先沿着云贵高原西侧向北前进,到达黄河中上游地区,是汉藏语族的祖先,其中一支在8000年前到了关中地区发展为炎黄部落。


在5000-8000年,全球又经历了一个持续升温期,当时河套地区的气温适宜,相当于今天江浙地区的气温。北方太冷,南方太热,这才孕育了我们5000多年的农耕文明。


有三条河孕育了我们华夏文明:长江、黄河和辽河,但是为什么只有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呢?

那时,仰韶文化文化和红山文化都很发达,仰韶的陶器、红山的玉器都非常精美,发达程度甚至高于黄河流域。但是,为什么只有炎黄的部落成为正宗的祖先呢?


因为气候:在这5000年里,其后是波动的。升温时,南方的文明北移;降温时,北方文明南移。只有这里是文明的交汇地,是创新的沃土。这里气候适宜,土质松软,适合挖洞。是避难的良地,华夏文明肇始于此,是有原因的。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运城旁的山脉生产铜矿,古代先是青铜文明,率先进入冷兵器时代。气候和地理条件加上丰富金属矿产造就了河东地区孕育文明得天独厚的条件。


早先,炎黄和东夷就在这里碰撞,可能是为了争夺盐池。经过70多年的争战,最后炎黄部落胜出,成为华夏始祖。古代商部落是红山文化红山人的后裔,商部落以后,有一部分商人后裔回到了发源地,成为女真族和满组的祖先。满族人留小辫,和商代妇好幕考察结果一致。这一点后来也为后来的基因检测所印证。



上古文明智慧

借势


我们的祖先“顺应自然,又驯化自然”。早期的部落都是采摘狩猎为主的。原始人食物丰盛,吃的是野生的动物和水果。据说,一周七天,他们只需要工作两天,剩下的时间是赋闲的。他们四处流动,有些部落逐渐定居在河流沿岸,因为在河流沿岸,鱼类是重要的食物来源有稳固的保障。因此,河流让采猎转为定栖。

但是,华夏大地分为三个接替。最高的是西部的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最低的东部平原。所以,我大江大河的流向都是自西向东。这一点和南北流向的尼罗河有明显的不同,当气温出现变化的时候,埃及人只需要沿着河流走就行了,但是我们不行。加上我国幅员辽阔,长江和之间路途遥远,当气温聚变时,原始人离开水源根本无法长距离迁徙。因此,我们的祖先不得不就地取材想办法。

而在黄土高原,有这么一方皇天后土,给了我们抵御自然灾害的机会。我们华夏族热爱祭祀祖先神灵,但是关于农神是有争议的,有三位农神:神农、炎帝和后稷。相对而言,后稷更加可靠一些,农神可能是很多位类似角色简化。不管农神是哪位,都可以追溯到裂山氏。

远古时期,原始人通常会烧山来获取耕地,而且草灰本身就是无解肥。中华民族的图腾是龙,龙非常像蛇,包括关于伏羲女娲的传说,也都是两条蛇。农耕文明都有自己的历法,祖先们衡量气候的变化,常常要观察虫蛇的蛰伏、鹿角的变化、鱼的回流等,随着各个部落之间的征战融合,逐渐演化出了龙这样一种集合了多种图腾的想象生物。除了观察动植物,祖先们还驯化动植物,这是我们文明的肇始。

驯化是如何做的呢?很简单,前苏联的科学家驯化银狐,仅仅用了35代就将凶狠的银狐训练成了一种宠物。

新物种的产生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快的,宠物狐的驯化,前后也不过50年时间。成功驯化动植物是采猎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转变的标志。主要的动物大概在2000多年前就完成了。


抗争


翻开我们华夏文明的历史,就是一步抗争史。我们的很多神话传说里都含有抗争的意味,如:钻木取火、精卫填海、大禹治水、后羿射日、刑天舞干戚等等。


另外还有社会性的抗争:比如愚公移山的故事:一代人不能斗过大山,可以好几代十几代人抗争,赞颂了人类群体的力量。


小结:文明何以成为可能?


(1)环境巨变给予了这种可能性;

(2)借势的智慧之光点燃了这种可能;

(3)抗争的意志延续了这种可能。



文明何以成功转轨


实际上,农业对于人类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首先,农业比之采猎虽然亩产能高很多,但是如果用单位时间产出食物量来看,农牧业的生产力反倒更低。


其次,狩猎者应该比早期农民健康得多。农牧业提供的食物种类单一、营养不均,而考察非洲的采猎部落,他们有多达75种食物来源;而且谷物虽然能够提供稳固的热量,但是营养并不全面。


最后,考察远古人的体质,也印证了这点。采猎时期,男性的平均身高是175cm,女性是162cm;而到了农耕文明流行起来之后,男性的平均身高骤降至160cm,女性只有可怜的152cm,这是自然选择的力量。现代希腊人和土耳其人至今都比他们的祖先矮。


实际上,没有人在特定时刻有意识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没有人刻意去设计从采猎文明到农耕文明、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这是一步步无意中走出来的。为什么会这么做呢?这之中有自然选择、路径依赖等。定居比采猎有很多优势,例如:如果生下来小孩,采猎者很不方便,定居可以养育更多的人口。但是也带来了一些后果。比如:人口开始激增,而耕地产量是有限的,进而产生了激烈的生存竞争。游牧民族也是因此才会频繁和农耕文明冲突。这些条件逼迫我们不得不走上农业文明。


到了距今5000年以后,龙山文化以压倒之势覆盖了早先的各个文化区。

5000年到3000年前,是夏商的时代。这时,我们的先祖逐渐由母系氏族社会进入到父系氏族社会。采摘时代,女性比男性更有优势,到了农牧文明时期,男性的社会地位才超越了女性。现代基因检测表明:汉族的父系主体就是龙山文化先民O3系后裔,这种扩张非常迅速,快速从黄河中上游传播到长江中下游。我们今天的汉族人约有60%-70%的人口都是龙山文化的后裔,从东北到广东都是如此。从基因上讲,这是龙山的父系文明从基因上取代了其他族群。

再通过我们的语言:今天全世界90%的人口说的语言,都属于七大语系。而这七种语系都起源于两大农业文明的故乡:新月沃土和华夏地区。我们今天所说的语言和我们所吃的食物都是源于最早的农民所使用的语言和食用的食物。


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地球上,农民的总数就超越了狩猎者的总数。到公元前2000年时,世界主要文明的人口已经在从事农牧业。


复旦大学生物学院的基因检测研究表明现超过50%代汉族都源自于五位男性祖先,其他先民都被淘汰了。


所以我们思考文明的转型可以从三个维度思考:


第一、基因意味着我们的物质身体,再怎么厉害的人最多也就活100岁,甚至通过基因检测可以预测一个什么时候的什么病。


第二、从个体来讲,主要是心智,我们有意识。


第三、从种群来讲,主要是文化,一些弱势的文化会被更适应环境的新的强势文化取代。


小结:文明转轨何以成为可能?


简单讲就是赢家通吃,取代不适应变化的基因、个体和种群。市场经济也是如此,互联网是这几年才有的,但是在工业文明时代,基本上消费者也就能记住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就危险了。一个品类里,只有第一名、第二名能够存活下来。要么是胜利者,要么被淘汰掉,这就是选择力量。虽然很残酷,但是能让适应变化的优势基因、优势企业存活并发展壮大起来。



文明转轨和个体选择


文明适应性的调整分为三个层面:基因、个体和种群


不是所有的基因都会适应文明的转轨。


英国牛津大学的遗传研究发现。现在全世界的人口都源自于36位“宗族母亲”,这36位原始女性都是一位“线粒体夏娃”的女人的后裔。问题是其他女性呢?她们都没有穿过这个剪刀差。

基因的变化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比如:蓝眼睛的是有一个叫OCA2的突变基因决定的,它的起源最有可能是6000年前的北欧的一个村落。由于某种原因,这个基因突变穿过了剪刀差,它一旦出现,就好像掉进了一瓶水中的蓝色墨汁一样,迅速传染整个一瓶水。今天,有75%欧洲人的虹膜颜色是由这个基因决定的。

在看一个反例:美洲的印第安人口在几个世纪里,迅速下降了90%。这是为什么呢?

之前我们看到有一支东北亚的智人在1.5万年前穿越了白领海峡进入北美大陆,另外有一支大概是在差不多时间从西伯利亚穿越白领海峡,到达北美和南美。不管是哪一支都是在,农牧文明兴起之前进入了封闭的美洲。所以,印第安人的祖先进入美洲时,还是采猎为主,加之美洲大陆的农业发展缓慢,而且美洲大陆可以驯养的动物并不多。所以,他们并没有和很多种动物共同生活过,也就没有接触这些动物带过来的传染病。而我们亚欧大陆上在第四纪冰川期结束后已经上千年的农牧业的发展史,经历过很多次的传染病大流行,身体里普遍对很多传染病有了抗体。当西班牙和葡萄的殖民者进入美洲时,也把天花、梅毒等传染病带到了美洲,而美洲的土著民先天是没有抵抗力的。于是,各种传染病在印第安人里迅速流行起来。这是造成近代印第安人大量死亡的重要原因。


个体与种群


基因研究发现:在中亚某个国家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超过一千万人都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这就是所谓黄金家族。基因扩散比现象得快。


三国时期,曹植娶了清河崔氏的女儿,而司马懿做了很多事情都是给名门望族服务。什么叫名门望族?典型的五姓七望:清河崔氏、博陵崔氏、太原王氏等。这五姓七旺,几大家族垄断了当时整个中华的政治势力。再比如关中四姓中的裴氏家族先后出了59位宰相、59位大将军、三位皇后、20多位驸马、大小朝廷官员超过3000位。古语有云“无裴不成唐”,裴柏村号称“宰相村”,先后出过宰相34位、尚书38位、皇后皇妃7位、大将军31人。唐玄宗先后把6位公主嫁入裴家。据说当时皇子娶亲,对方的姑娘却更愿意嫁给裴家人。


优势基因的扩散速度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白蛇传》里的法海,是唐初政治家、书法家裴休的儿子。历史上的法海,本来是正面人物。


文化与基因


几千下来,那些优质的的基因和文化会迅速占领了整个人群。现代生物学还提出了“共同进化”的概念,而在种群里面要讲文化,有些种群他基因还在,但是文化已经消失了。


比如:五胡乱华中的五胡就已经消融到汉文化当中。这就涉及到文化的竞争问题。


今天我们讲一讲“协同进化”


什么叫协同呢?比如蚂蚁和蚜虫:蚂蚁会保护蚜虫免受袭击,而蚜虫会分泌蜜汁作为回报。


什么叫对抗呢?毛毛虫和树叶:毛毛虫以树叶为食,树叶要分泌毒素用以防御,反过来毛毛虫也进化出耐药性。


文化也是系统进化,汉文化如果没有西方文化冲击,不见得是好事。


盛唐之所以成为盛唐,就是因为因为融入剽悍的北方游牧民族文化,打破儒家文化的温柔敦厚。


农业文明之前是游猎文明,游猎文明为什么没有出现分层呢?他甚至会警惕组织分层。因为这对游猎民族是巨大伤害。他们精益到每人一把刀,多一点消耗就多一点累赘,就容易被自然选择剪刀剪掉。


系统进化的例子,比如说玉米:玉米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有重大作用,他不仅亩产高而且耐旱。清代人口爆发式增长的重要条件就是玉米种植的普及。玉米的祖先是墨西哥的一种类蜀黍,它的种子是被包裹的,而玉米的种子都是裸露出来的。现在的玉米就是人类一步步培育出来的。采集方便的玉米基因就被留下来,不适合的就淘汰掉。种植玉米的过程就是一个选择过程,今天玉米离开人类在野生环境下已经不能生长了。同理,我们驯化的宠物也是如此。

我们在驯化动植物的同时,动植物也在驯化我们。今天,小麦、稻谷、玉米三种食物供应着人类文明的大多数热量。我们的饮食习惯已经适应了谷物,但是我们的基因还保留着采猎文明的水平。


“每天一杯奶,强壮中国人。”但是我们东亚的成年人实际上是难以消化乳制品的,这是疑问我们对于乳糖的耐受性。我们出生是,身体会有一种酶,会帮助我们消化哺乳期汲取的乳糖。但是这种酶到了我们3、4岁时就从身体消失了。从进化的角度来讲,这样进入幼儿期的孩子不会再和新生婴儿争夺母亲有限的乳汁。


而北欧有些人的基因发生了变异,使得很多欧洲即便成年了也能消化乳糖,所以他们才会大量食用乳制品,而我们大部分人并没有进化出这种能力。要喝奶,中国人最好喝酸奶。我们是吃粮食的民族。


小结:文明转轨对于个体的剪刀差:


(1)文化对基因、个体的影响,比想象的快。

(2)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要有格局。



文化转轨与群体选择


变异


之前我们提到“裴柏村”很厉害,我们再看一个人种: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也就是欧洲犹太人。

从1800年开始,他们忽然变得很厉害。他们总共只有1100万人,但是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他们的平均智商比东方犹太人高14%,140以上高智商人比比皆是。既是伦敦最贫穷的犹太学校的学生智商值也相当于整个城市非犹太孩子的智商均值。截至1922年,犹太学生已经超过了哈佛本科生去的1/5,以至于出台了专门的限制犹太人法案。在过去两代人的时间里,他们拿了超过1/4的科学类诺贝尔奖项,而他们占世界人口不到1/600。虽然他们只占美国人口的不到3%。


为什么会这样呢?大约在1800年,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发生了一种基因突变,智力增高。而同时,对犹太人职业和参与公共生活的严格禁令才刚刚放开。在中世纪,高利贷是被天主教禁止的,犹太人被迫从事这个行业。很多普通欧洲教众不愿意从事的工作,也由犹太人完成,而这些工作会有一些技术含量。犹太人有一个重要特征,不与外族通婚,这样可以保证优势基因沉淀下来。所以我们现在做创业,并不主张在成熟之前就开始惦记着搞营销、资本扩张,因为这样扩张是不健康的。


当然也有代价,他们更容易得乳腺癌、高雪氏病,有些疾病在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群体中的发病率比在其他欧洲人群中高将近100倍。


扩散


有一个问题:中国成功地抵制了殖民,而印度和中亚地区也摆脱了欧洲人的控制,而美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何以被永久殖民?


有一个重要原因,创新其实也需要一定的扩散空间。欧洲大陆更大的面积加上它的东西走向意味着它比小一些的陆地在单位时间内能产生更多的创新总量,而且这些创新能够轻易地在长长的、东西方向的、生态上相似的地形带上传播。


而美洲大陆是纵向的,南北走向的,这就使得优良栽培品种的扩散变得困难。而我们亚欧大陆面积大,人口多能够吸纳这些创新。


在看基督教之所以能迅速扩张到全球,基督教和异教徒很大差别,它们会照顾病残认识,特别是出现瘟疫时,他们主张团结,就很有吸引力。它的教义有很多特征:比如中产阶级女性很愿意加入基督教,因为罗马法允许纳妾;寡妇也愿意,因为非基督教的寡妇必须再嫁,就会失去财产和人身自由。这样信奉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


反之,新几内亚高地早期的文化在25年内群体灭绝,他们就没有适应文明的转轨。


小结:文化群体如何穿过文明转轨选择剪刀?


(1)选育具有竞争力的文化基因。

(2)保持优势基因的隔离。

(3)内生式增长。



文明转轨的代价

文明转轨也有代价,主要有以下几点:


基因、个体


(1)直立行走使我们很容易得颈椎病。


(2)巨大的大脑消耗大量能量,又要直立行走,导致女性产道有限,所以人类所有的婴儿都是早产儿,人类有长达6年的漫长哺乳期。


(3)另外,传染病、寄生虫以及蛀牙也是随着农业的兴起,成为人类的顽疾。


农耕文明与农业心智


(1)驯养植物和动物的推迟满足感:所以我们的文化里才强调有耐心。


(2)有用而无趣的生活:农业的生活辛苦、漫长而无趣。


(3)小农生产的“自我循环”:小农经济是封闭自我循环,把我们捆绑在土地上。


(4)农牧文明的单一性的,抗风险的能力不如多样化的采猎文明。


3、长期的农业文明驯化了我们“好奇基因”,损坏了人类的创新性,很多成年人都有“幼态持续”的问题。



最后,李久鑫博士总结:农业文明,给了我们食物,但是驯化了我们的基因;工业文明给了我们能量,但是也窄化了我们;而互联网文明,给予我们信息,让我们重新绽放。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