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欧亚】蒙古, 从欧洲到亚洲,一家三口的自驾之旅(二十)

德国生活报2020-07-31 16:37:46

庖丁解羊,蒙古人教你杀羊的艺术!



说那日库尔巴塔带着托马斯在乌里雅苏台转了好几圈,才在城外的一个山谷中找到这个还接待游客蒙古包。因现在天气转冷,已经是蒙古内部的旅游淡季,乌里雅苏台的蒙古包好多都已经拆掉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住的,若不是有库尔巴塔这个土地主在,我们根本就找不着这个地方。进去的时候他的丰田越野巡洋都差点开不出来了。后来我们的车也是费了老大的劲儿,还是蒙古包主人派儿子带路,我们都下车推车才弄进去,总之一言难尽。


我们到达的时候快到中午,主人家正在杀羊。我们在德国的时候一说起蒙古,托马斯就要戳我痛处,他说到了蒙古除了肉没别的东西吃。因为蒙古没有农业只有牧业,蒙古人就是吃肉喝奶,估计城市以外的地方蔬菜水果甚至主食都是比较难买的。那么实际上是这样吗?


首先让我回复一个“呵呵!”这也只不过是托马斯以为的蒙古。托马斯做攻略向来仔细,蒙古的路况也几乎都算计到了,就是这食物倒是真的算计错了。这也不怪他,的确是去蒙古跨境旅行的人太少,网上资料不全,他看到的很多信息,估计都是有些年限的旧信息了。我们从俄罗斯入境蒙古之前大采购,主要就是采购食品,我们买了半个尾箱的储备粮食,以为蒙古真的像他攻略上做的那样很难买到除了肉制品和奶制品意外的食物。可是刚好相反,蒙古商店里的东西反而比俄罗斯的全。或者说我们要找的食物种类在蒙古比俄罗斯齐全。水果蔬菜倒是真的不多且价格特别贵,这倒是也能理解,因为全部都是进口的。但是比如方便面,罐头之类的食物,买起来就比俄罗斯容易,品种也更多。方便面不是俄罗斯那种死难吃的一包料方便面,韩国辛拉面,中国今麦郎等等品种多样。


最让我吃惊的是韩国食品在蒙古的普及程度,在乌兰巴托几乎每个商店包括小卖部都能买到速食的韩国泡菜,韩国泡面。棒子国的餐馆遍布乌兰巴托的大街小巷,侵盈了整个蒙古的餐饮市场。


我是天然的偏素食动物,倒不是多有爱心不忍心吃动物之类的,只是从小就不太爱吃肉。所以托马斯这个日耳曼纯种肉食动物盼望着去蒙古天天吃肉的时候,我想想就觉得痛苦。可是让托马斯非常失望的是:他以为可以天天买肉烧烤,却发现在蒙古竟然很难买到肉。不是城市的地方只看见满地牛羊跑但根本就不见有肉卖,而城市里的超市里竟然根本没有多少新鲜的肉卖,都是冷冻的肉。说好的去蒙古吃肉的呢?肉在哪儿?


蒙古人是无肉不欢的,但是他们买肉不是一斤两斤买,而是大部分人的买肉方式是整头羊的买。买了现杀的肉才新鲜。而城里人也是买大量的冷冻的肉。所以我们想买一小块小块的处理好的肉用于烧烤反而很难找到。我们看到的这个蒙古包主人杀的羊,就是乌兰巴托来的蒙古城里人开车来旅游,跟本地人买了一头羊,然后主人给他们把羊现处理好给他们。我们住的蒙古包旁边的蒙古包住的这几个乌兰巴托人开了一辆丰田越野来蒙古腹地体验原始蒙古生活,当然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买头好羊回去。我们刚好就看到了蒙古人处理羊肉的过程,非常有意思。


我们看到的时候羊已经杀死了,羊头已经割下来,羊身一分为二,不是中轴线分而是前后腿之间分两截。蒙古人杀羊是大有学问的,下刀窒息,传统的老蒙古杀羊人都懂得羊的某个穴位,羊是一刀毙命悄无声息,没有死前的惨叫看上去是安详无痛苦的。传统的山羊罐头也是很有趣的,据说是用火将石头烧得滚烫,再用石头烹羊入罐。还有一种制作羊肉的方式是将烧红的石头缝入羊肚子,利用石头的温度由内而外的将羊肉烤熟。这种古老特殊的制羊方法现在只有极少数蒙古老人会做了。



开车去蒙古包买头羊宰了带回家是蒙古城里人很热衷的消遣模式。买了以后羊头要送给蒙古包主人,羊下水会当场被处理好吃掉。而好的羊肉就带回家。上图就是在处理羊下水,制作血肠。


一盆羊血中加入一点洋葱,一点盐,少许面粉,用手抓一抓,血立马变成这样。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大概是血脂分离出来了。


处理羊大肠小肠,比较恶心的一点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肠子在灌血之前不用洗的?我看着她把肠子往下拧着一拉,羊屎溜溜地扔进旁边的桶子里,然后就着一瓢丁点儿水将肠子在那里翻呀翻。一边翻一边塞,我也没看懂什么意思。然后发现也没洗,就开始灌血了,我站在屎桶边上简直目瞪口呆!


割下来的羊头和喉管。不知道怎么杀的羊,喉管这么完整的取出来了。亚洲人杀牲口是要放血的,所以国内买的肉是不好做牛扒的,因为肉块里面没有血,无法煎出肉质鲜嫩多汁的牛扒。而欧美人杀牲口是不放血的,所以用来炒菜吃起来肉很腥。





开始灌大肠



旁边就是装羊毛羊屎的桶



小肠开始灌血


伊娃一直比较抵触杀生,但是又抵不住好奇要看看,不过小孩子的思想并不成熟稳定,让她看看也无妨,起码知道怎么回事。


最精彩的部分是这个蒙古老人肢解羊身的过程,简直就是大卸八块丝毫不费时费力,用一把小刀,十来分钟就将羊按肉质分成很多部分。他先将前腿划了几道,几下就把腿给解下来了,因为他太熟悉羊身的骨骼经络,所以毫不费力。


两个前腿卸下来以后,他在中间脊椎上各刺了几道,挑段了几个脉络。然后轻轻松松的就把羊肋骨一分为二。


这过程不过几十秒钟,我心中冒出几个大字:庖丁解羊!太厉害了。


他在肋骨两边各划了几刀,中间的脊椎就被独立的取出来了。剩下两边的就是完美的肋排骨。


后半身的处理方法又与前半身不同。但是我看他精细的肢解完整个羊,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手法媲美外科医生!整头羊就用一把二三十公分长的小刀,且看上去轻松不费力气。


里脊肉,羊排,羊腿都非常干净的分解出来。


羊的内脏,灌好的血肠以及部分带肉的羊骨就当场用一个大脚盆开始煮。部分羊内脏在柴火上烤着吃,他们烤羊肝的方法相当不错,值得借鉴。


羊下水


羊下水




羊肝直接切成一片片,用羊屁股上的肥油包起来放在柴火上少,羊油烧的滋滋响,香味四溢。


因为羊的肥油包住了羊肝,所以油侵肝上烧,带血的肝脏不容易被烧糊,肥羊油被烧成脆薄片的时候,羊肝就烤好了,味道鲜美,连不吃肝脏的我也尝了一块,因为闻起来太香了。


她手中白色的就是肥羊油脂层,用它来包住肝脏或者肉烧烤再好不过了,烤得油滋滋作响,肉香了几里路。山上的鹰也闻到了在天空一直盘旋。


蒙古人豪爽热情好客,那几个乌兰巴托人喊我和托马斯去他们帐篷吃东西。桌上这一大盘就是煮好的羊下水和血肠。他们人手一把刀,吃的欢快。苦了我跟托哥,托哥是怕吃坏肚子,蒙古人习惯这样吃东西不会生病,他们用的水就是山涧的泉水,但是托马斯看见山上有山羊跳来跳去,所以肯定这溪水我们不能直接喝,因为山上有牲畜的话它们也会在水中拉屎。他们吃起来没问题可我们的肠胃不一定能够承受。


我肠胃好没有那么担心这个问题,我就是想起刚看到处理羊下水的时候,那肠子把屎挤出来以后是没有洗的。所以我看着这一桌子肉我就想起那一桶羊屎。但是人家热情不好扫兴,各自还是吃了一点儿,羊膻味很浓,那血肠味道很特别,谁吃谁知道。。。


下期继续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