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亲友团小众游日记之三

澳洲蒲公英旅游2020-07-31 15:26:11

211                                    大雨

 

今天暴雨

是新西兰的常事

天冷,风大

一个人站在街角

没有酒

没有剑

也没有女人陪伴

 

大雨

他没有打伞

凛冽的眼神

握紧的双拳

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

感觉冷……

 

……

就是我......

 

瞄了个呜的!昨天晴空万里,今天暴雨如注!皇后镇简直就是墨尔本的表妹啊!为啥是表妹呢?因为这两个世界著名旅游城市的天气都像漂亮美眉的脾气,变化万千。刚才还巧笑嫣然,突然就杏眼圆睁,片刻后小鸟依人,转瞬间又虎虎生威。咳咳,我说的是天气,天气。

 

今天的安排是SKYLINE缆车、蒸汽游船和农场看动物。这条线路是为了孩子们安排的,因为孩子们最喜欢乘坐各种奇特的交通工具,更喜欢动物。新西兰旅游可以称得上是老少咸宜,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地方。

 

SKYLINE缆车是皇后镇的镇店之宝,大部分皇后镇的明信片都以这个缆车作为背景。说实话,中国来的旅客对缆车都很熟悉,因为国内的名川大山都有缆车,而皇后镇的缆车也没有特别的优点,所以就不再赘述。但是,每次到了SKYLINE的山顶,看着近在眼前的白云,远在天边的群山,我总想起一个动画片《天空之城》。这是宫崎骏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我的最爱,特别是主题曲《君をのせこ》,作曲久石让,歌手井上杏美。除了这个独唱版本,还有一个800人合唱的版本,极其让人震撼。因此我给大家一个小建议,坐skyline缆车的时候一定要听《君をのせこ》,绝对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里想多说几句。《君をのせこ》这首歌如此优美,可是中文翻译却是惨不忍睹。我认为当代社会里有两种职业堕落得太不像话,翻译和配音。这两种职业本来应该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他们肩负着把世界上的非汉语文明转变成我们中国人可以看懂的文明,他们应该是文明的火炬手,可惜现在成了文明的刽子手。以前的翻译家都是学贯中西的文学大家,现在的翻译…….我觉得他们简直是在谋杀原著!还不如谷歌翻译负责任!再说说配音,以前的电影配音大师很多,像乔榛、丁建华等,可是现在呢?老钱是个电影的狂热爱好者,但是我从来不看任何有配音的电影,我宁肯去看没有字幕的原版电影,也绝对不会去看配音版,因为那就是去吃苍蝇的,绝对不能忍受!

 

  唉,年过四十,本来不应该这么愤青的……可是实在忍不住!比如这首天空之城的主题曲《君をのせこ》,原文是:

 

あの地平线辉くのはどこかに君を隠しているから
たくさんの灯()が懐かしいのはあのどれかひとつに君がいるから
さあ出かけよう 一切れのパン ナイフ ランプ (かばん)につめ込んで
父さんが残した热い想い母さんがくれたあのまなざし
地球は回る 君を隠して 辉く瞳 きらめく灯(ともしび)
地球は回る 君をのせて いつかきっと出逢う仆らをのせて
さあ出かけよう 一切れのパン ナイフ ランプ (かばん)につめ込んで
父さんが残した热い想い母さんがくれたあのまなざし
地球は回る 君を隠して 辉く瞳 きらめく灯(ともしび)
地球は回る 君をのせて いつかきっと出逢う仆らをのせて

 

正版的中文翻译如下:

 

远处闪耀着光辉的地平线
是因为你在后面
点点灯火让人如此怀念
是因为你在其中
来,出发吧,把面包片
小刀和手提灯塞进书包里
还有爸爸留下的热情
妈妈眼中的深情
世界不停转动 你藏在其中
闪烁的瞳孔 闪烁的灯火
世界不停转动 伴随着你
伴着我们,直到我们重逢的那天
还有爸爸留下的热情
妈妈眼中的深情
世界不停转动 你藏在其中
闪烁的瞳孔 闪烁的灯火
世界不停转动 伴随着你
伴着我们,直到我们重逢的那天。

 

这个正版翻译简直是逆天的恶心!既不押韵,也无诗意,更没有原文的境界,说实话,和谷歌翻译没什么区别。有一次我忍无可忍,咬牙自己翻译了一次,下面是我的版本:

 

与你同行


谁在天边编织朝霞

照亮我们的前方

谁为夜空点亮星辰

温暖我们的心房

 

远行吧,寂寞的我们

带着烤好的面包

背上简易的行囊

远行吧,坚毅的我们

燃起父亲曾经的热血

铭记母亲公义的期望

 

地球不停转动,我们会迷惘

也会绝望沮丧

但是

星空灯火,指引方向

 

地球不停转动,我们会飞翔

有一天,

我们会到达远方

无言牵手,深情相望

 

我不敢说我的翻译有多好,但至少是在看了十遍《天空之城》之后才敢动笔,而且是泪流满眶之时才敢动笔。

 

好了,还是回到新西兰吧。因为雨太大,我们没法四处走动,只能坐在山顶喝咖啡。外面是一片云海,放张照片。


天气好的时候是这样的



还是晴天的时候景色更怡人,不过这也没法强求。从缆车下来,雨停了,开始坐船。这艘船绝对是一位老奶奶,1912年下水,船的动力是通过烧煤获得的蒸汽,一百多年以来一直没变过。说实话,这艘船特别像缩小版的泰坦尼克号。


 

 

既然像泰坦尼克号,那么我自然想碰到一位叫ROSE的漂亮美眉,虽然我没有JACK那么年轻,但是我的心很年轻啊,而且我会画画啊。可惜,没有作案时间,因为好基友的女儿--甜心一直牵着我的手。我带着她四处去找钢琴,因为以前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会在船舱里面弹钢琴,不过这次没有,估计是人太多,太吵,唉……

 

在瓦卡提普湖中心看景色,别有一番乐趣。请看照片。

 


一个小时后,到达一个高原牧场,这里有两场表演,分别是剪羊毛和牧羊犬训羊。小孩子看的津津有味,可是对于一个澳洲来的农民而言,这些已经看的太多了,完全没有兴趣。百无聊赖之际,忽然很想念一个在北京的朋友,他是我的围棋棋友,和我下了十几年的围棋,如果在这个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摆一副棋盘,和好友不语寄手谈,无心引樵子,如果再有一美女在旁弹一曲《高山流水》,那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享受啊。

 

小时候很喜欢“烂柯”的故事。传说在西晋时有个叫王质的青年农民,一次上山打柴,来到洞口。王质胆大好奇,心想,人家都说洞里有仙人,我何不进去看个究竟?因洞口很小,只能通过一个人,洞深三丈余,宽余高各丈许。王质刚进洞中什么也看不见。顷刻之间,洞顶好像透进来光线,只见两个小孩正在下围棋。王质素好下棋,被两位小孩精湛的棋艺一下子给吸引住了。两位小孩好像未发现有人进洞似的,边下棋边吃大枣,有时也顺手把枣递给王质吃。看完一局棋后,小孩对王质说:你也该回家了。王质俯身去拾斧子,想不到斧柯(斧柄)已经烂朽,只剩下铁斧了。王质回到村里,怎么一个人也不认识了,询问自己的父母,才知道他们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从此,后人就把这座山叫烂柯山

 

在新西兰下围棋,简直就是在烂柯山下棋。

捧一杯清茶

眺一眼湖山

下一局坐隐

饮一杯浊酒

抚一曲阳关

笑一回人生

 

这样该有多惬意啊,希望老友赶紧预留时间,和我决战于新西兰之巅。

 

好了,今天的日记先写到这里,明天就要离开皇后镇了。皇后镇虽然住宿条件好,生活便利,但是人太多了,我更喜欢新西兰南岛的几个人烟稀少的小镇,明天就去一个叫蒂阿瑙的小镇,那里才是真正的纯净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