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医疗:老妈乳癌就诊记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2019-05-14 14:09:39

新足迹网友xiaoxiaokankan的母亲移民一年多,本该好好享受晚年,天不遂人愿,生病了。如何在澳洲看病,到底看病方便不方便,子女到底要奉献多少时间?在此记录并分享,最好大家都用不到,万一不幸遇到了也好多点经验。

老爸因癌症在国内历经艰辛,所以对中国看病难、贵深有体会,在这里可以做深刻比较。

(一)GP检查


最近老妈觉得乳房不舒服,有肿块,想年纪大了也不会怎么样就没放心上。没想到一个月后肿块迅速增大增多,从来不愿意看医生老妈主动提出要去看医生,我才知道她有肿块一阵子了。唉,建议孩子还是要多关心父母,而父母也应该及时告诉孩子身体不舒服,以免延误治疗。

看GP做钼靶B超,结果第二天就出。可惜我们已计划好一次短途旅行,所以耽误了4天才回去看GP。这里要赞扬一下GP,这4天GP打了N次电话给我,可惜在营地没有手机信号,所以统统没有收到。GP问有没有私保,本来想买的,老妈舍不得钱没让买。所以这次看病会是全程公立。

GP马上让预约专科医生,传真了检查结果过去,被排为紧急。大家都说看专科排队时间很长,但情况不好的时候真的是加急的,第三天我们就看上专科了。专科医生房间里就有B超,又看了一次,马上就告诉我结果不理想,高度怀疑是癌。其实不用说,我和我妈都心知肚明,因此这里也不用考虑是不是要隐瞒了。

专科医生马上安排后续检查,看是否需要手术或化疗等等。结果当天就全部做了,不用排队。所以公立排队时间长短和病情严重程度成正比。

另外谈谈子女陪护,老爸老妈们不会英文,最好由会英文的子女陪同,翻译会迟到会翻错更不会对病人进行心理安慰。对医疗英语词汇不熟的话,稍微事先查一下字典,例如麻醉,肿块,钝痛,刺痛等等,基本交流就不会有问题了。

第一次在澳洲看如此严重的病,目前为止支付了近800刀,不知medicare能报回来多少,日后再告知。如果没有私保,从一开始就一定要告诉GP只走公立,有些specialist对私保公立病人有不同的收费,只走公立他们就会少收好多。我妈看的specialist对私保要收200多刀的初诊费,而对公立就只有一半的收费。


(二) 等待期中医先开路

尽管已经加急,还是有一个礼拜的等待时间。这一个礼拜癌症也有可能发展非常迅速,怎么办呢?实在等不了这个煎熬,决定先看中医,调理身体,为日后的攻坚战打基础。对中医各人见解不同,这里不作赘述。


(三) 开始化疗

等待化疗的过程是心焦的,一怕癌细胞扩散,二怕未知结果。澳洲化疗之前比较推崇知识教育,不仅对病人的还是对家属的。
去接受chemo education(化疗教育)那天,安排了一个资深护士来讲解,对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包括头痛,恶心,皮肤瘙痒,口腔溃疡,腹泻、便秘等等以及应对方法都详加说明。

特别要提醒的是,在中国从没人告诉家属如何应对病人的呕吐物,粪便等等。多少家属和医院护工将遭受多少健康威胁。
在此我要强调说明,请看到的大家转告国内癌症家庭,非常重要。

1. 有些化疗药物具有细胞毒性,不可直接接触。治疗过程中不能接触到化疗药,澳洲护士都带加厚的手套。

2. 化疗病人皮肤不能排泄化疗药物,所以拥抱,搀手都是可以的。

3. 化疗病人要有自己单独的碗筷,不能混用,衣服要单独洗涤,不能和家属衣物混洗。

4. 化疗病人如果有呕吐,腹泻,家属一定要带上至少是厚的橡胶手套,最好有2层的手套处理污物,将污物放入两层塑料袋,用清洁剂和大量的水清洗干净地面,衣服等。然后再将衣物放入洗衣机进行清洗。大面积的话病人需要马上洗澡,小面积的就用水冲洗,肥皂清洁,面纸擦干,面纸放入塑料袋再扔掉。

这些处理方式,在中国没医护人员可能不一定会提醒你,家属也没有准备手套的习惯,这很危险。所以有些家庭一个人得癌症后,其他家属也有可能相继患癌的原因之一就是接触了化疗药物。在此请大家传播一下带手套处理污物非常非常重要。

(四) 第二次化疗

老妈对化疗的反应让我有些惊讶,除了头三天人绵软无力,之后与普通人无异。医生也惊讶她的表现,并改每三周一次变为每二周一次。现在需要病人自己或家属打一针升白针,我闭着眼睛把针扎下去了,尽管那针很细,还是胆战心惊。查了一下,国内目前升白针还是用每天一针的那种药(Neupogen)直到白细胞恢复正常。由于澳洲有全民医保,医生给配了每次化疗只需要一针的升白针(Neulasta),方便很多。据说在国内此针国产的也要3000多人民币一针,国内真的病不起啊。

化疗间的护士挺忙碌的,上化疗药非常仔细,每次都是二人核对病人姓名,出生年月,药名,用量,过期日期等等。而且发现他们保留了全部药物的包装,装入一个密封的塑料袋里,塑料袋外还贴有病人的信息。这样万一有什么问题追溯起来也非常方便。国内上药挂水从来没人二次核对药物,挂完一瓶就把包装扔了,从没有保留,这些应该向澳洲学习。

化疗中对病人或家属来说压力最大的不是各种化疗反应,而是担心化疗是否有效,通常有效与否要至少2次化疗才能显现。煎熬里等待二次化疗后的评估。所以圣诞节,元旦也都会在不确定中度过。


(五)第三次化疗

第二次化疗挂水结束后的一个礼拜,反应比第一次厉害很多。老妈说整整一个礼拜像被人狠狠打了一顿,浑身酸痛。查了一下,也许是那个升白针的原因,升白针有个副作用就是骨头痛,最厉害的是会腰痛得一动也不能动。老妈说不管那针有多贵,宁可不要打了。还是转成三个礼拜一次好。

告诉医生还是三个礼拜一次的好,医生没有任何异议,看来澳洲就是非常尊重病人的个人意愿。现在每次看病结束医生都说“谢谢你能继续接受化疗”。因为老妈曾经表达了放弃一切治疗的意愿。

老妈接受的是“新辅助治疗“,就是先接受化疗,然后可能再手术,再接受放疗之类的。对比了一下一些朋友是先手术后化疗,也就是国内比较标准的程序,个人觉得还是先化疗后手术比较好。

一是化疗很折磨人伤身体,当病人尤其老年人尚未做手术,那么身体底子还没有元气大伤,化疗的承受力比较好。

二是肿瘤没有消失,所以化疗有可比性,化疗有效肿瘤缩小更给病人坚持完成化疗的希望。而已经做了手术的病人没有对照,很难坚持完成整个化疗疗程。化疗的难受是人都很难接受的,遇到好多坚强无比的病人,在手术后能坚持完成的也很少,因为手术的疼痛是一时的,化疗的难受是持续的,不是一个礼拜,一个月而可能是几年。作为家属眼看家人受苦也很难对病人说,继续化疗吧,真的很难。

如果老妈说要放弃,我真的也没有任何说法可以说服她。幸好老妈有做医生的好朋友,她说一句胜过我说一百句。她恐吓也来,鼓励也来,居然能让老妈服服帖帖地说一定完成所有疗程。听到老妈这么说我夜里梦中都笑醒了。老妈现在也乖乖吃药,看到医生也不再坚持要求减少剂量啊,减少次数啊之类的要求了。

医生说第三次化疗后再出评估报告,因为她量了肿瘤大小还是和第一次见到医生时候的大小差不多。其实我们自己知道,从检查到开始化疗短短2个礼拜内肿瘤已经长大很多,还长了很多小肿块,那时人真的要疯了。而现在小肿块都已消失,回到最初检查的状态,心里是挺满意的。

老妈在第一次化疗的时候头发已经掉得差不多了,手指甲已经发黑,口腔有点溃疡,白细胞血小板都有不同程度下降。医生说都是正常的,但她的表现比很多年轻人都好,医生护士都有些疑惑,没想到老妈身体底子这么好?这或许是之前中药的功劳 。(化疗期间,请勿服用中药 -- 编者注。)

目前为止,已经付出去1000多刀,medicare报销了一半都不到,CT检查和活检的花费最多,medicare都报销不到一半。不知道这个系统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在医院里,所有治疗看病都没出钱,唯一出的就是一个月一次的药费账单,38刀多。

还要吐槽一下的就是停车费。医院停车没有免费的,但是作为癌症治疗患者,是可以有优惠的,所以如果万一有人不幸需要去治疗,可以问前台要一份表格,然后到医院大门口去换停车卡,3小时免费,超过3小时在nsw是最多5.4刀。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第一次去医院我付了20刀的停车费呢。停车费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该问前台要的表格不要忘了。


(六)第一次住院的经历

在第三次化疗后一个礼拜,老妈感觉恢复地不错,一直想出去走走。所以跟着我去买了几次菜。在化疗后第12天又去westfield逛一下,结果在坐扶梯的时候身后有人直接打了几个喷嚏并咳嗽了几次,并没有用手来遮掩一下。躲无可躲,回家后有些小后悔怎么没戴个口罩呢。这一夜无事,第二天起来老妈终于忍不住告诉我感觉身体有些热,其实从昨天晚上就有点感觉了,没好意思告诉我。

量一下体温,38.1度,5分钟后37.8度,于是犯了个错误继续等了一下。下午人继续难受,体温维持在37.6度,于是忍不住打电话给分管护士问有点发烧怎么办。分管护士一听过程直接责备我说,体温一到38度就该直接送医院,不管之后有没有降低。然后要求我在十分钟之内送急诊。

在化疗前教育课上确实十分明显提到一旦体温达到38度,无论人是否感到难受一定先送医院。这点和国内不一样,国内可能不会强调化疗期间发烧有多么危险,只是在搜索时有人提到发烧到38.5度时需要到医院看看是不是感染了,也没感觉发烧有多严重。

把老妈送到急诊室,递上化疗前发的一张小黄卡,卡上指明要求在半小时内得到治疗。刚填完信息,分流护士已经叫我妈去检查了,速度飞快。也许是夏天缘故,急诊室病人并不多,据说冬天会人满为患。护士仔细询问了病情,最后一次化疗时间,测量了体温,38.6度,超过警戒值了。看了体温,我是心惊肉跳啊,好像很危险啊。

随后很快护士安排插针验血吊上生理盐水,并迅速安排了急诊病床,是单独一间的隔离病房。先给了2片panadol。一个小时后,血指标出来了,此时体温已经下降到37度。人也恢复了精神,整个急诊病房里看来就老妈最精神了。她起来出病房找医生要求回家,人好了。尽管她不会英语,但是重复一个单词“home”,医生也都知道她意思了。

医生把我找来,告诉我白细胞和嗜中细胞都太低了,特别是嗜中细胞在500以下,正常是1000,现在人等于没什么免疫力,如果感染了病情会发展很迅速,所以必须留院等到检查结果都恢复正常值。医院会尽快安排病房,不会留在急诊室的。

下午进的医院,中间我去买了晚饭,晚上11点终于安排到了病房。是一个单人间,自带卫生间,所以澳洲真是无条件以人为本,看这条件我都不忍心占用宝贵的公共资源,希望早日出院。护士提醒我带上口罩再进入病房,他们自己则穿一次性围兜,带口罩手套再进入病房,以防感染。

这里的医生真的是态度亲切,一开始老妈躺床上,医生居然就蹲在床边说话,询问详情;病房先来了一波住院医生,最后大老板,相当于主任医生出场,自我介绍是某某教授(很不好意思,对老外的名字一直不太容易记住,尤其是不常见的),态度热情,又再一次详细解释了一遍为什么不能出院,并承若说2天后他会回来根据血象再做决定,要知道2天后是周末,一般周末医院里只有一个或二个实习医生值班,而这位教授愿意来医院真是感激不尽。

整个住院过程所遇到的医生都是和蔼的,但是医院里睡不好,基本每半个小时就有护士要进来做一些血压体温检查等等。在医院吃也吃不好,记得有一份晚餐是烤牛肉,但闻到那味道连我都要吐了何谈病人呢。列出来好多好多选择的样子,其实真没什么东西可以入口。看来要适应中国胃,家人必须每天亲自送饭菜才行。

整体来说,住院的体验从病人到家属都比在国内轻松很多,在澳洲,家属只要负责心理安慰就好,当然中国人还要加上烧可口饭菜,其他医疗事宜,个人看护事宜都有护士可负责,包括洗澡换衣。床单更是每天7点多就更换,我遇到国内的情况是哪怕床单湿了都没人换,需要自己去讨好负责分发床单的负责人,然后自己更换。从一进医院,没有特权的家属就开始要把自己放低位置,到处讨好医生,护士,护工,否则受苦的只有自己病人。

稍微说点这次就医不太满意的地方:就是护士都希望早日完成列表上的任务,所以每一个轮班的护士都会第一时间来完成列表上的任务而不管是否妥当。例如老妈吊的抗生素,应该每六小时一次,白天正常情况是5小时一次,而到晚上由于我没有陪夜,老妈又不会英语,居然会缩短到3小时一次,而且应该半小时吊完的,晚上的护士(多是鬼佬男的)大多在15分钟内吊完。这让人非常怀疑药效的连续性,接连几天这样后,抗生素本来就会造成肠道菌群紊乱,老妈就有点腹泻。后来实在受不了折腾,签字不再吊抗生素,立马不再腹泻,人也有精神了。

住院期间营养师等都来光顾一下,推荐了流质营养液来加强营养,可是住院吃不好,睡不好,人还是瘦了一圈,基本每天以一公斤的速度在减肥(每天早上有护士来称体重,一大早病人就要坐上冷冰冰的称体重的椅子上,人就受冷马上又腹泻了,房间不可调控室温,通常冷得很,需要穿毛衣)。

终于到了周末,所有护士都告诉老妈,周末不可能出院因为没有主任医生上班。说得老妈害怕得很,实在不想再住医院了。9点,有人来抽血了,老妈第一次见到抽血显示出开心的样子,证明主任医生上班了,开出查血单子啦。检查结果,血象全部恢复正常,终于顺利出院。出去取车时,老妈执意要跟随我到停车场,她说要好好拥抱一下太阳,太多天被困在那间房间里了。听了这话,觉得老妈好可怜,希望有时间病好后可以带她一起去更多地看看世界。

在这里,呼吁一下,大家在公共场所,请在打喷嚏或咳嗽时捂住嘴巴,标准做法是打喷嚏或咳嗽用手肘遮住整个嘴部,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避免细菌传播,避免细菌从手上附着到其他公共物品上例如手推车。谁知道身边的人是否是个非常体弱的人呢。

国内基本没有宣传,即使在电视里,咳嗽也就这么咳,琅琊榜里梅长苏咳嗽不就对着镜头咳,血直接喷射而出?从防护角度来说这都是错误的,为避免传染疾病请捂住嘴巴。


鼓励原创,我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