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看戏要去欧洲?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2020-03-25 14:14:41

  我不是一个中性的观众,我看戏很多时候是带着我自己的期待去看的,因为我的工作,或许有时候是我自己性格的问题,有些戏我真的看一半我就觉得说,呃...因为我会把它当成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这样排嘛?   林 奕 华


--------


为什么看戏要去欧洲而不是美国


其实欧洲,如果不把英国放到欧洲的版图,你很难说出欧洲你要去哪里看戏,它没有West End,没有百老汇。所以所谓的欧洲戏剧是什么?欧洲非常非常多的故事是关于 创伤、犯错,然后遗憾,然后从头再来,更重要一点是,我常常在欧洲的一些戏剧当中看到反思。

 


 欧洲戏剧的反思精神


 我觉得“反思”是戏剧里面非常有意思的其中一个主题。如果你有机会去德国看戏的话,你就会发现,其实他们从戏剧的形式到导演的手法,背后是有非常强大的一种反思精神在,以至他们做实验戏剧是非常好看的,让观众看了之后,能够产生反思的刺激作用。


在欧洲看戏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得到一种舒缓,就是:我不一定是要是一个成功的人,我不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我不一定要追求我的理想,我只要是一个“人”。

 

其实6-9月并不是去欧洲看戏最好的季节,因为是放暑假的时候。可是我还是有参与了32部剧的观剧的经验,我看了哪些戏呢?先来看一段视频,这段视频就是部分我看过的戏的宣传片,让大家先看看,我在欧洲都看过什么,然后再进一步讨论。



 


  听不懂 VS 看不懂


大家看了这些画面有什么感觉吗?听得懂里面讲什么吗?他讲德文,我也听不懂,但是有一个东西非常吊诡跟矛盾的是,我对戏其实有期待,但是我在看这些戏之前基本上不会先去查资料。我在看什么?这恰恰就是我看戏的一个习惯,我让自己完全地打开,然后就看看我能吸收一些什么。

 

所以我跟那些我听不懂的戏的最直接的关系,其实是因为我觉得我们都活在同一个空气,同一个天空,同一个时代里,所以我想试试看,哪怕我没有听懂每一句话,但是我能够感受得到的,会不会比我懂的来得更有意义。

 

 

电影与戏剧的大不同


戏剧,我觉得跟电影有一个最大的落差是,因为戏剧发生在舞台上,所以舞台这个空间、景象是不可能像电影一样说变就变。所以,戏剧导演跟观众其实需要共同拥有一种能力,叫想象力。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这个想象力它不可能进到剧院才开始有,而应该是在生活当中就该有的。生活当中我们从哪里去培养这些想象力?所以我们需要走进剧院去看戏。


戏剧跟电影还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们不会犹豫为什么我们需要电影。因为电影很多时候能够满足我们感官的一些需求,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原来自己需要戏剧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戏剧,因为我们根本就是活在戏剧里面,只是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原来通过戏剧,我们可以看回我们其实活在一个怎样的状况,也就是我刚刚有提到的,某一种的反思作用的效果。

 

 

 自我感觉良好 VS 自我反思

 

视频中蛮多不同类型的戏剧,其实都是在柏林或汉堡这两个城市。比较一下,我们现在在上海或香港或台北,能够这么容易找到不同类型的戏剧吗?我们可能有很多戏都在演,每天晚上都有,可是,我的经验是,同质性的比较强。


可能跟电影很接近,类似于到美国看那些百老汇的剧,我刚刚说的那个“耶”,其实就是自我感觉良好。那我们为什么平常那么需要自我感觉良好、而不是自我反思呢?这是一个很值得做文化工作的人去思考的,如果你刚好是在那个位子的话。谁是这些做文化工作的人,能够把这些戏放到这些剧院里面?就是在这些城市的剧院里面的艺术总监,Artistic Director

 

 

 Artistic Director

 

在英国,几乎每一个剧院都有它自己的艺术总监。最近有一个很大的风波,因为在 Deutsches Schauspielhaus(剧院名)的一个很有名的Artistic Director,柏林的一个艺术总监被换下来,他之前好像已经当了20几年了。被换下来之后,换上去的是英国泰特美术馆,Modern TateDirector


引起非常大的争议的是,第一,为什么把一个英国人换到一个德国人的位子上?第二,为什么这个人原本是做美术馆的,而现在让他去做一个剧院的Artistic Director呢?其实是因为这个Tate很受欢迎。所以也许连这个剧院的有关高层,也觉得剧院需要像Tate那样popular


也就是说,要找到一个方法让更多人进来剧院,首先可能要牺牲的就是Artistic上面的、艺术上面的一些坚持或许取向。Artistic Director决定了他这个剧院的风格,决定了它的观众如何建立他跟这个剧院的一种关系。或许更大的一个范围来讲,就是这个剧院有自己的个性之后,跟其他剧院的不同的风格跟个性可以达到一个怎么样全面的,在戏剧上面的和文化上面的自我认同。他们觉得我们为这个剧院而感到骄傲。我们觉得我们在看到这些剧院的节目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标杆,创意的标杆,进步的标杆。


Deutsches Schauspielhaus

 

 

 在欧洲看戏对观众有要求


 刚刚大家看到的片段中最后一个戏叫Terror。这个戏只有几个演员,然后他用舞台用得非常浅。我最近有个戏也是用得很浅,叫《心之侦探》。但是我去看了他这个戏,我才知道说,我有他的两倍。这个戏可以这么浅是因为演员只是定点地去做表演,没有很多的走动。但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这个戏有趣的地方是在于它讲的那个故事。


Terror


这个戏是说应该是在2047年,一个飞行员击落了一架被恐怖分子挟持的载着164名乘客的飞机,整个戏就是讲他把它击落之后遭到的审判:他到底有没有罪。因为这个决定当然不可能是他自己做的,应该还有他的上司。但是到底是他的上司,还是有另外一种力量让这个决定被执行呢?我们在观众席里面被赋予了一个选择,就是演到中场休息的时候,你如果认为他有罪,就从那边出去,如果你认为没有罪,就从另一边出去。当我们再重新进场的时候,就会公布有多少人认为他有罪,有多少人认为他没罪,观众变成了陪审团。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戏剧经验,因为观众进来听他们滔滔不绝地在辩论,并参与这个辩论的过程里,需要非常多的,比如说道德责任,或许道德意识的、自己的一种判断。所以,这种戏对观众是非常有要求的。

 

我去看Berlin Alexanderplatz,也是全部都是满的,4个小时15分钟。我在看这戏的时候没有见过有芒的光从这里反射上来(指看手机)。你知道我有觉得多绝望吗?因为我觉得这些戏是不可能在我们这里上演的,不可能。


在这些剧院里面我觉得它有一种美,以致有时候我不想回来,因为它美,那个美就是专注之美。讲到美,还有一个东西很重要,舞台上的东西要够美。下面两个片段可能对大家来讲是莫名其妙的,但是对我来讲,非常非常美。


Christoph Marthaler和搭档Anna Viebrock

 

这两个戏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瑞士导演的作品,他叫Christoph Marthaler,是位非常有趣的导演,因为他不怎么用灯光,他也不怎么要那些演员很会演戏。他们就是有一种办法,让这个戏的这些普通人能够发亮。


Christoph Marthaler

 

Christoph Marthaler很吸引我,其中一个东西是因为跟他长期合作的他的布景设计。其实不只是布景设计,也兼任服装设计,也兼任很多在舞台上的设计,叫Anna Viebrock


Anna Viebrock

 

Anna Viebrock的舞台空间,是我梦寐以求可以拥有的一些设计,因为她从来没有一个所谓一个叫做餐厅的餐厅,从来没有一个叫做客厅的客厅,从来没有一个就是火车站的火车站。她的设计永远有趣的就是:什么都有一点!她把很多不同场景和环境的线条、材料,有冲突、又非常能融在一起。那些细节,进入到戏剧情境的时候,每一个都可以发挥它的效用。她的很多布景,如果你在观众席你看进去的话,你觉得这个地方是没有尽头的。当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没有尽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在这个环境里面了。以致这里面发生什么都已经把我们收了在里面,而并不是在外面。




Anna Viebrock的布景

 

 

 英国女导演Katie Mitchell

 

她是现在全世界、全欧美,特别是欧洲,非常认可的一个女导演的一个作品。她叫Katie Mitchell



 


 观看方式的改变

 

刚刚第一条片子,我在看现场的时候,画面的感觉是很强烈的。歌剧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16:9的一个画框,画框里面是一张画,画里面有一个女人在睡觉,她醒过来,走到一个房间前,打开门,随着她打开门,旁边那个幕,或许那个不存在的空间就打开了,然后就是一个浴室...她不断得在转换画框的比例。所以我们在看这个戏的时候,不管它的故事在讲什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观看的方式一直在改变。


Pelléas et Mélisande

 

观看的方式需要被改变,这件事情是谁应该意识的?导演。任何做创作的人,就是告诉他的观众说,我们要放下我们一直以来最执着跟习惯的一些观点,从而看见你进来之前没有看过的东西。我觉得Katie Mitchell导演就做到这一点。


Katie Mitchell


第二片段的黑白片,导演在那个戏里面,有两个很不同的表现方式,一个是男主角到柏林之前是一个方块的屏幕,等他到了柏林之后,就变成一个宽的屏幕,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观看的比例来知道其实空间的转换。还有一点,除了在这个银幕的大小之外,大家也一定有留意的到,它是有点像烹饪节目,就是一边做给你看,但是一边你已经可以吃得到了,因为它是现场在拍的。所以观众一定会被拿掉某一些注意力,去关注到他们其实在做什么。


Traveling on One Leg

 

到第三出,《The Forbidden Zone》又是不一样了。因为这个戏里面它那四个景是搭得非常实在的,最有趣的地方其实就是如何通过那个地铁来贯穿不同的时空。因为那个故事是讲说,一个妈妈跟女儿在一个战争里面两代所受到的一些可以说不公平的对待,以至她们殊途同归,而地铁扮演的就是一条时光隧道,所以地铁的那个动感,大家都知道,布景不可能动,所以导演就用灯光、音效、各种的东西来展现那个地铁的动感,似幻似真。


The Forbidden Zone


所以虚跟实我们同时都能看到的时候,就不像以前传统的看法,就是只给你看虚的,当你只有被赋予看虚的时候你就是进入到做梦的一个状况。以至,你会把自己完全投入进去。但是这个同时让你看到虚跟实,你就要思考。所以,刚刚三部戏就很有意思,但是同时真正的你坐在那边,不是看,而是问:我在看什么。


不要以为Katie Mitchell的这些是一步登天的,她做了八年的实验了,从很小的一个部分,做到今天这么的庞大。但是,那个故事的底蕴,那个尝试的过程,还有观众怎么被赋予观看的不同实验,才是重点,并不只是在玩形式。


The Forbidden Zone

 

 

《林奕华的欧洲戏剧地图(上篇)》由「林奕华文化小频道」整理并发布,广场君节选部分分享。《林奕华的欧洲戏剧地图(下篇)》,请点击文章末尾「阅读原文」。



  导演讲座中提到的剧目列表

 

01. Berlin Alexanderplatz

02. Eisler on the Beach

03. Moby Dick

04. The Marriage of Maria Braun

05. Little Fox(维也纳)

06. Die kleinen Füchse (Little Fox)(德)

07. Terror

08. Glaube Liebe Hoffnung

09. Tessa Blomstedt Gibt Nicht Auf

10. Pelléas et Mélisande

11. Traveling on One Leg

12. The Forbidden Zone

13. Antonioni project

14. Cries and Whispers

15. The fountainhead

16. Husbands

17. Roman Tragedies

18. Kings of Wars

19. The Damned

20. Song from Far Away

21. The Human Voice

22. The So-Called Outside Means Nothing to Me

23. Joris Lacoste Suite n°2

24. 6a.m.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主剧场

演出时间:2016.11.11- 2016.11.12

演出票价:80-580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票务中心 | 陕西南路225

订票电话 | 021-64729000021-64726000

官网在线选座 | www.shculturesquare.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号及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