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规则!

懂懂日记2022-05-12 08:18:01

6月14日,晴

去泰国参观皇宫,需要脱鞋进入,窗户玻璃都是水晶的,真的好奢华呀。

领队是个老太太,姓郭。

在泰国,形容一个人帅或美,一般用“屁”字,例如泰国队友喜欢喊我“懂屁屁”,这个老太太在自我介绍时。

她说:“很高兴认识大家,我姓郭,大家喊我郭大屁就好了。”

我忍不住想笑,太搞了。

泰国皇宫那仪仗队,太业余了,简直就是一群小痞子,站都站不稳,标准的吊儿郎当……

泰国有皇室,国王大于一切,街道上有国王的画像,但是不能用手指,若是被警察发现,是要拘留的。

另外,在泰国是不允许赌博的,在前面的文章,我们也介绍过。

郭大屁祖籍是广东人,她挺喜欢晒幸福的,拿着她的全家福挨着给我们讲述她的兄弟姐妹,都是牛人,连她90岁的老母亲也是旅行达人,马上要去澳大利亚旅行……

在泰国皇宫里,她提醒我们最多的一句话是:小声点!

我还是蛮欣赏郭大屁的,激情昂扬,一点都不像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她给我们讲述家庭经营,讲述婚姻经营,在泰国是允许一夫多妻制的,自然她也允许老公有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我就在想一个问题,郭大屁是哪里人?

中国人?泰国人?

应该说,一半中国人,一半泰国人。

虽然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但是她的国籍是泰国,她流通的是中国的血脉,而她却秉承了泰国的价值观……

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是哪里人?

我是哪里人?

临沂人?山东人?中国人?亚洲人?

这都是我的标签,甚至有一天我被派去参加银河系聚会,我在名片上印着:地球人。

我的身份会不会变?

会!

例如,很多人移民了,现在是美国国籍,你还能说他是中国人吗?

我的价值观会不会变?

会!

例如,我们邻村有人信了基督教,老人死了不仅仅不哭,反而笑,也不磕头,也不烧纸,弄的整个家族很尴尬,连儿女都不哭了,亲戚朋友咋好意思哭啊?

我会不会娶多个媳妇?

也可能!

例如,我移民去了南非,我们都适应了当地的价值观,一夫多妻,人家逛街都领一个足球队,我肯定也动心了,在那样的氛围下,媳妇也默许我可以娶多个了,我娶的越多,她越开心,假如我娶了8个,等于她战胜了7个队手,在排行榜上永远是NO.1,多么的耀眼。

原来,我们的标签会变,我们的价值观也会变,连价值观都变了,那么对与错是不是也变了?

是的!

我们真实的身份是自由人,无论是标签还是价值观,都是虚拟的,我们给自己套上的,若是你有足够的高度,国籍你可以变着玩,今年是美国人,明年是英国人,后年是法国人……

所以,道德是有其适用范围的,仅适用于特定地区、特定人群,对于全人类而言,不具有统一性。

例如,在阿拉伯地区,女人若是摘下面纱,这就是违背道德了,更别说露胳膊、露大腿了,那简直是亵渎,即便是在海里游泳,她们也跟蝙蝠似的,舞动着黑纱。

过去,人们很少背井离乡。

如今呢?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都是移民城市,你们的身份标签不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吗?当初你是山东人,你儿子从小生活在上海,他对山东根本没有概念。

既然,省与省如此。

那么,国与国也如此。

例如,美国就是一个移民大国,类似咱们的深圳,每年有10万中国人加入美国国籍……

我们,只是自然人而已。

标签,都是人为设定的,再过几百年,可能连“国家”这个概念都不存在了,当我们的子孙在研究历史时,他们会把一切战争都归结为“内战”,都是自然人,都是地球人,你们瞎折腾啥呀?

为什么不学习北欧呢?

一有战争,接着投降,任何战争都是以牺牲老百姓为代价的,投降呢?



对于南非老百姓而言,你说曼德拉掌权好呢?还是白人掌权好呢?

无所谓!

甚至,老百姓更喜欢过殖民地的生活,接受最先进的教育,牙买加就很怀念英国佬,你们咋跑了呢?我们渴望被你继续统治。

看看开曼群岛,就在牙买加旁边,但是与牙买加天壤之别,标准的现代化建筑,与牙买加的脏乱形成鲜明的对比。

最近,在家反省。

我觉得,自己还是抱怨太多,总是在别人身上找问题,很少去照镜子,实际上呢?

无论发生了什么,责任一定在于自己,我们之所以对别人痛心,是因为我们拿自己的标准去评判了对方,在我们的标准里,他是错的。

去不同的国度,接受不同的价值观,会让自己越来越包容,南非曾经也是荷兰殖民地,小姐也是合法的,在那里找小姐仿佛是一件很有雅兴的事,类似咱们古代的怡红院,一楼是酒吧,可以喝喝酒,听听歌,若是有兴趣,可以上楼消遣一把。

在那里,你忽然觉得东莞那都不叫事,只是道德规范不同而已。

声明一下,我没去!

王锐跟帮主签合同时,叫上了我这个媒人,我们仨去吃饭,聊到了“掌控”这个话题,帮主的观点是不要试图去掌控什么。

你越试图掌控什么?

你越被什么掌控了。

你觉得自己掌控了一切,实际上你什么都没掌控……

帮主的意思是什么?

不仅仅不要去掌控,反而去放手,让事物遵循自然规律去发展,无为胜有为。

对于他们做企业的人而言,无非就是放权,不要试图控制人力资源,不要试图控制财务,不要试图控制市场,而是去放手。

对于我而言呢?

就是对读者放手。

人都是贪婪的,贪婪到什么程度?

你是我的读者,我就认为你是我的,归属我所有,若是别人主动勾引你,我就觉得很生气,凭啥动我的人?

我在试图控制读者资源,我不允许他们去读别人的文章,我不允许他们去参加别人的圈子,我不允许他们去参加别人的旅行。

实际上呢?

读者根本不是我的,读者是自然人,他是没有标签的,这个标签是我给贴上的,我认为他是我的。

举个例子,若是王锐跟帮主合作了,赚到了大钱,俩人连吃饭都不喊我,那么我就在家生闷气,我心想,你们俩都是我的读者,都是通过我认识的,为什么不感激我呢?

对于王锐而言,我觉得帮主是我的人。

对于帮主而言,我觉得王锐是我的人。

表面上,我控制了所有人,我也控制了所有资源……

实际上,我谁都没法控制,因为他们今天喜欢看我文章,今天是我的读者,明天若是喜欢看鬼脚九的文章呢?那么他们就是鬼脚九的读者。

我试图让所有读者绝对忠诚,一辈子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这个,太难了。

我是什么时候瞬间领悟这个道理的?

我最近不是在玩订阅号吗?订阅号上有个功能就是显示有多少人取消了关注,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不断有新人开始关注我,不断有老人离去。

若是一个人发展比我快,不久后,他觉得我的文章太肤浅,不再关注。

若是一个人发展比我慢,不久后,他觉得我写的文章太扯蛋,不关注了。

仿佛突然开悟了,读者不是我的,他们都是自然人,不属于任何人,有人再来发布广告,我也不这么反感了,读者都是成年人,他们是有甄别力的,我在写文章的时候,尽量的避免推人即可,让他们理性判断,理性选择。

人,都会被遗忘的,只是时间问题。

哪怕是红极一时的人物,昨天日记里提出了一个问题:慈禧的老公是谁?

很少有人能回答上来。

慈禧是咸丰皇帝的妃嫔。

在那个时代,咸丰是一国之主,谁人不知?

现在,谁关心他呀?!

去年《中国好声音》的吉克隽逸,今年你还关注她吗?

去年,她是那么的火!

平时,我也关注一些新浪名博,如今也是断断续续的关注了,我就在想,连我都是如此的不忠诚,我又咋希望别人日复一日的关注我呢?

这是违背规律的!

在网上,写日记关注量最高的是马未都,每天应该有20万人关注,最近一年杀出了个程咬金,自称影响60万淘宝人,这个数据未必准确,但是肯定高于2万人,低于20万人,我是说的日均关注量,也就是单篇文章的阅读量。

这个人是七哥。

七哥貌似进入了低谷期?

是觉得写日记太累了?坚持不下去了?

是急于套现了?每天忙着发布广告了?

总而言之,遇到瓶颈了,我觉得日复一日是最有杀伤力的,也是最难的,你自己想想,除了吃饭睡觉等生理活动外,你有一件事是坚持每天都在做吗?

哪怕是上班,你也做不到365天全年无休!

自从他开始发布跟网友的对话以及招聘广告后,我就不再关注了,我觉得着急了,在发展的过程中,人是很难对广告说NO的,因为拒绝了广告,等于拒绝了生路。

最近,侄女结婚,我也属于长辈了,当大客,我们这里方言读音是:大客(KEI),这是重要角色呀,有很多的规矩,不能乱说话,筷子不能一直握在手里,主陪让我们夹菜,我们才能夹……

双方都要派出最有实力的代表。

我们这边有四个大客(KEI),我属于实力最弱的,我就要思考一个问题,若是别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该怎么回答?

最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个大客(KEI)是我初中班主任,他肯定会问我的,我怎么回答?

我是写文章的?我是写日记的?我是搞电商的?

搞的我很头疼,总而言之,在我们这个小县城,我属于另类,属于打破规则的那种人,前天在饭店里遇到了班主任,他摸着我头说,你呀,从小就聪明。

我是挨了他无数的打呀,因为他打我,我娘都去闹过,哈哈……

即便如此,我每次都是第一名。

中考时,我喊人在宿舍里打扑克,被他抓到了,一顿臭骂,我中考竟然没考上,需要花3000元才能买上,那是90年代呀,3000元也不是小数目,我爹觉得丢人,坚决不给我买,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读书,正好不用上学了,太好了。

后来,我爹还是给我买上了。

那年,遇到了件很奇葩的事,莫名其妙的,那3000元退回来了,难道是乱收费?

在老师眼里,我属于比较叛逆的,不做作业,又调皮,经常挑战规则,老师觉得我们这样的孩子没有出息。

我读初三的时候,我就想出来打工,我爹、我娘求着我去上学。

读高中,老实了三年。

高考,我姐依然不看好我,高考跟中考正好反着,我高中学习并不好,但是高考第三名,因为我出奇的放松,我就没指望能考上,我也不想复读,我就想打工。

今天,我发了个说说,是调侃中国怪现象,调皮学生往往成了老板,优秀学生往往成了员工,漂亮女学生一不小心成了后妈……

我们同学里,有个混的比较好的,别说考上本科了,连专科也没考上,读了个高职,半途出来创业了。

王锐也是很好的例子,我们基本是同龄人,他的高考成绩比我落下一大截,他读了个很一般的专科院校,但是现在他早把我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开百万豪车,住豪宅,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真正的白手起家。

王锐给小兄弟们的建议就是,若是读大学,就一件事,进入学生会。

作为老大哥,咱是很懂的如何运营一个学生进入学生会,甚至咱可以把他运营成副主席,不就是花钱嘛,官本来就是可以买的。

我读大学时,我们这些文化生是看不起体育学院那些混混,他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就是长的帅点嘛,天天到我们学校勾引乔羽音乐学院的女生,我们学校成了他们后宫了。

我们数学老师就说了,谁跟山体的学生混一起,就离颓废不远了。

我就属于这种另类,跟山体那群家伙混在一起。

看着他们挺凶悍的,动不动还动武,实际上呢?

他们非常的好接触,因为他们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很直爽,不需要拐弯抹角,山体的孩子读书快,虽然我们也是同龄人,但是我读大二的时,他们就读大四了。

他们是2004年就毕业了。

我再见到他们几个是2008年了,已经毕业4年了,这几个家伙都混的很不错,最差的也开PALADIN了,有个开宝马M3的了,有开散打俱乐部的,有做电缆生意的。

相比之下,我同班同学呢?

都在忙着找工作!

今年,我两个侄子都参加高考,俩人学习成绩略有差距,我跟嫂子也是这么讲的,不要看现在的差距,未来怎么样,还真不敢说。

但是,一定要锻炼孩子的情商。

情商高的标准是什么?

别人喜欢他!

叛逆的孩子,很容易成功,因为他敢挑战规则……

今天,我去侄女新房送被子,婚礼术语叫“填柜子”,我开皮卡当头车,我一加油门就跑了,后面的人急忙喊我,说是要绕道走。

我娘的意思,一定要绕道走,围村子转个圈。

我爹的意思,走吧,无所谓!

若是问我?

我觉得“填柜子”都不应该去,来回折腾啥?婚礼那天放车上拉去就是了。

媳妇想搭我的车去县城,我娘不让,因为这东西讲究几人去,几人回,搭车也不行,并且来回线路要统一,我在想,若是回来的时候,遇到堵车呢?难道不能绕道了?

这都是规矩,是老祖宗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很少有人敢去打破规则,现在的婚礼是什么?就是演戏,新郎和新娘都是演员,司仪就是导演,哪有什么快乐而言,就是演给别人看的。

我结婚的时候,这些复杂的仪式都没有,我用小推车把媳妇推回家的,我觉得既然是年轻人,为什么不能自己主导自己的婚礼呢?为什么非要演戏给别人看呢?

大家都说好,都鼓掌,但是有敢模仿的吗?

你愿意用小推车,你岳父能同意吗?他觉得丢人。

为什么调皮孩子更容易成功呢?

因为,他敢挑战规则,挑战规则时,他又遵循的什么规则呢?

怎么舒服怎么来,要倾听内心最真实的声音,你真是这么想的吗?这真是你想要的吗?

按照语文规则,我写的文章都是不及格的,段落格式错误,没有中心思想,论点不明确,论据不严谨,主题不统一。

我认为,这都无妨。

我觉得怎么舒服怎么写,那么我就是自成一体。

按照规则,每家每户只能有一个娃,但是有人就喜欢打破规则,生了一个又一个,从道德范畴来讲,我们是应该声讨他,竟然不遵守计划生育政策。

等我们老了,可能只有后悔的份了,看到别人儿孙满堂。

敢于打破规则的人,往往是成功者,因为他们胆大,同时又心细……

我们有个朋友,在上海认识的,她儿子跟我儿子年龄相仿,在小区里认识的,大家都经常带着孩子出来玩嘛,她是二胎。

昨天,阿姨给我媳妇打电话,说是我们这个朋友家大女儿去世了,白血病,刚上初中。

我们这个朋友,最近又生了三胎,是个女儿。

等于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刚刚去世了……

这个消息闹的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让我把阿姨骂了一顿,真是闲的蛋疼,你不好好帮人家看孩子,你尽八卦这些消息。

阿姨是怎么认识的?当时也是因为孩子认识的,阿姨是另外一家的保姆,不过另外一家人已经搬走了,她应该又找到新东家了。

好几年没联系了,可能在家实在憋疯了,挨着打电话,我媳妇接通电话时,她很惊讶的问:你电话还能打通呀?

我跟媳妇说,要好好珍惜孩子陪伴我们的每一天,这都是上天赐予给我们的礼物,既然会赐予,就可能会收回,不要让孩子太压抑,要让他时刻感受到幸福感与安全感,若是有机会,就多生几个娃。

任何人,任何生物,都无法确定明天是否还活着。

活着是侥幸,要感恩。

活着,就要有使命,否则就是行尸走肉,我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例如我可以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经历者,替大家去行走,去经历,去体验。

最近,NBA在总决赛,若是我在现场观看呢?我可以发发照片,写写游记。

例如,我们听说过无数关于火山、岩浆的情景描述,却从未亲眼看过,那么我们可以去斐济看看活火山喷发,看看岩浆。

但是,无论做什么,不要被绑架。

还记得《侣行》不?

他们俩,其实已经成了楚门了,原本夫妻俩的浪漫之旅,如今全部成了演戏……

今天,跟老师聊了一会,他谈到了一个观点,一个人有远见的直接表现,就是知道未来的自己长什么样子。

按照他给我的规划,2015年元旦,我的日记访问量应该稳定突出2万人/天,2016年元旦,应该突破3万人/天,就按照这个步伐有条不紊的前进。

若是能够看到未来自己的样子,那么人就不会焦虑。

为什么会焦虑?

是对未来和收入的恐慌。

假如,再过十年,我依然在写日记,每天有12万的关注量,按照5%的自愿付费率,那么每年有720万的阅读收入。

那时,我才41岁而已。

但是,人有时候步伐会乱,前些日子,我就突破2万/人的关注了,最近访问量又降下来了,这里面有个关键性因素是我停止了微信分享,而是选择了开通微信订阅号,微信分流了QQ空间里的人气。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时觉得心累了,自己也有受害者的心理,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反咬一口呢?

这么一想,突然对写文章产生了厌倦。

我反复提到一点,我的事业信条就是坚信日复一日的力量,包括出国旅行也是如此,每2个月出国一次,频率不算高,但是放大到十年呢?

当我42岁时,我至少去过100个国家了,对全世界各地风土人情如数家珍……

我做事的模式非常简单,喜欢拆分成日计划或月计划,我希望产生的是量变,从而是质变,欲速则不达。

有时,所谓的成功很简单,就是你比别人更持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