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20世纪美国海军内部政治斗争(一)

蓝天火网2018-12-17 03:33:06


(一)20世纪20年代—两个威廉来回转,一个钱伯斯上西天

事情要从一次军事法庭的审判开始说起了,那是在1925年的华盛顿,被审判的是大名鼎鼎的威廉·米切尔准将(彼时为上校),为他担任军事辩护律师的是前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院长,退役了的威廉·S·西姆斯中将。米切尔因他的著名的“米切尔实验”而闻名,从空中呼啸而来的炸弹轻易地击沉了从德国缴获来的装甲厚重防护强悍的”东弗里斯特兰”号战列舰,宣告了海战的主角、舰队的核心战列舰的地位开始动摇。实验的结果在陆军和海军方面都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作为杜黑空权论的铁杆支持者,米切尔大肆鼓吹建立一支独立的空军,将陆军和海军所有的航空力量整合在一起。(殊不知这是一种相当错误的做法,以英国为例,1918年4月1日英国皇家空军成立,将当时英国海陆军的航空资源进行了整合,这一举措使得本来蓬勃发展的英国海军航空事业受到巨大挫折,以至于到了40年代二战围剿“俾斯麦”号时皇家海军还在使用老旧的“剑鱼”双翼机)米切尔这一举动遭到了陆海军高层的强烈反弹:双方都不愿意交出自己手里的航空力量而成立一个会和自己争夺资源的势力。但是航空兵在陆海军内各自面临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在陆军里,航空兵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作战的核心,只能承担侦察、支援等任务;但是对于海军来说,航空力量的兴起,尤其是数次作战实践和实验表明搭载了攻击性飞机并且以其为主战武器的舰艇将不仅仅满足于舰队侦察和辅助攻击的任务了,它们将对数百年来海军舰队的核心—战列舰的地位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它们将有可能取代战列舰的地位成为舰队的中枢,这是自19世纪80年代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成立以来逐渐“团结一致”的美国海军战列舰军官团所不能容忍的。尽管在时任助理海军作战部长富兰克林·D·罗斯福(也就是后来的小罗斯福总统)的努力下,海军航空兵保住了,但是作为交换代价,有人就要被拿出来“开刀”;如果说对于米切尔的审判是陆海军的一次“合同战术攻击”的话,那么海军内部的出气筒就成了彼时战功卓著的西姆斯将军。

                           

(威廉··米切尔将军与威廉·S·西姆斯将军)

这个西姆斯何许人也?或许很多《战舰世界》的玩家会记得游戏里一艘美国驱逐舰就名叫“西姆斯”号,这级驱逐舰就是以西姆斯将军的名字命名的。威廉·S·西姆斯,生于1858年,卒于1936年,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初期美国海军的著名将领之一,毕生最大的功绩是在一战时期1917年美国加入协约国向同盟国宣战后,作为美国海军驻欧洲舰队的总司令,统帅所有欧洲海域的美国海军舰艇作战。1917年上半年的欧洲海域,尤其是北海上,英国皇家海军正在被德国人的潜艇打的焦头烂额举步维艰,在这一关键时刻美国海军的到来对于英国人来说犹如打入一针强心剂,一举扭转了北大西洋战场的不利局面。美国海军的远征舰队在北大西洋护航和封锁德国海军这两个方面均表现出色,而这都离不开西姆斯将军的领导:他早年在欧洲的外交经历使得他和协约国尤其是英国的上层人物有良好的关系,这很有利于协同作战的实施;而他高超的业务水平(尤其是炮术,此公乃美国海军炮术泰斗级人物,在他的改革下,美国海军的火炮射击精度一举超越了英国皇家海军)则为他赢得了皇家海军上下的尊敬与配合。战时他被临时授予海军上将军衔,在战后又恢复为少将,但很快又晋升为中将。西姆斯在海军内部素来以快人快语而水平高超而著称。早年,他在目睹美国海军炮术之恶劣后决心对其进行改革,在海军内部多次碰壁无果后他直接找上了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总统是个坚定的海军主义者,他对于西姆斯表示十分赞赏,在总统的助力下西姆斯很快完成了对美国海军炮术的改革,大大增加了射击精度,而他本人也为自己赢得名望和功绩,他晋升迅速,在1916年时候成为了美国海军“标准战列舰“系列首舰”内华达“号的首任舰长,这足以体现他在海军内部的地位。

(航行中的“内华达”号战列舰,作为“标准战列舰”系列的的首舰,其采用的多种突破性技术例如全面防护等不仅在美国战列舰发展史上,也在世界战列舰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而其后续五级共12艘战列舰也成为了二战前美国海军战列舰队的支柱。在她的服役历程中她饱经战火的洗礼,共获得7枚战斗奖章,并参加了1946年的比基尼核试验。1948年该舰作为靶舰被击沉于夏威夷海域)

(1939年6月试航中的西姆斯级驱逐舰首舰“西姆斯号”。作为二战前美国设计建造的最后一级驱逐舰,西姆斯级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其首次搭载的Mark 37火控系统在之后被证明是对抗空袭的利器而被一直使用至20世纪70年代。虽然在美国海军20世纪30年代的1500吨级驱逐舰基础上建造,但是更新的设计使其又拥有了一系列“第三代驱逐舰”的特征,可以说正是西姆斯级开启了之后的本森级、弗莱彻级乃至基林级驱逐舰,作为第三代新锐驱逐舰的首舰级,以西姆斯将军的名字来命名这一级驱逐舰,可谓是对他最后地位的最好诠释,从中也可以体味出美国海军内部对于他的评价的转变。)

 

一战以协约国战胜而告终,对于美国人来说,在陆地上他们记住了潘森将军的勇武和坚韧,而在海上他们则有西姆斯将军的睿智与统率力。西姆斯将军在美国国内的人气水涨船高,在海军内部则同时赢得了上级领导的器重和下级官兵的爱戴,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然而他却在1919年4月被调去担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院长一职,此后彻底没能再登上一线,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曾经的下属,时任美国海军驻欧洲驱逐舰队司令官威廉·V·普拉特将军,他在战时表现平平,却在战后平步青云,直到1930年出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须知即使是在1919年任上公开对时任海军部长约瑟夫·丹尼尔斯进行攻击也没有动摇西姆斯在海军内部的地位和名望,那么究竟是什么使这两个“威廉”的命运发生如此大的不同?

问题,就出在第三个“威廉”,也就是陆军的威廉·米切尔和他的航空兵身上。

(美国海军部长约瑟夫·丹尼尔斯,任期1913.3.5-1921.3.4,相较于他精明的政治手段来说,约瑟夫·丹尼尔斯并不擅长海军,他在海军方面的知识储备甚至不如他的下属,时任助理海军部长富兰克林·D····罗斯福更专业。对于美国海军军官团来说,这个海军部长很多时候“略显多余”。丹尼尔斯任期内最大的功绩是推动了多项新技术在美国海军内部的使用,例如无线电通讯设备;并且在一战时利用其人脉和号召力成立了海军建设委员会,并邀请“发明大王”爱迪生来主持工作,加速了新技术新发明的应用,提高了美国海军的的战斗力。而选这样一个几乎不了解海军的人担任了海军部长这一重要职务,从侧面也体现了20世纪初期美国海军乃至美国政界对于海军事业的不成熟与稚嫩)

 

(威廉·V·普拉特将军,第五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任期1930.9.17-1933.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