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在澳洲,哪个城市更值得你为之奋斗?

澳洲财经见闻2018-08-31 11:31:29


置顶《澳洲财经见闻》,随时获得最新澳洲财经资讯

欢迎原创作者主动投稿

点击文章底部“写留言”,分享您的犀利观点

觉得字体小的朋友,可在右上角进行设置,把字体调大

喜欢就分享出去,让原创充满你的朋友圈

本篇共6990字|预计阅读时长7分钟



技术的变革一直在迅速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方式,现在我们突然意识到,在几年前很少有人会想象到今天世界的样子。无人驾驶汽车、3D 打印机、精密的机器人、人工智能,以及虚拟现实等应用,注定要改变未来世界的工作方式。


一些未来主义者表示,技术的发展很可能会使现在的许多工作消失,并且远远快于我们的想象。



在向自动化和数字化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所面临的一项巨大挑战(也许是最大的挑战)就是,为那些被自动化所取代工作的人寻找新的途径来创造经济价值。历史的经验是,一旦自动化消除了某类工作,那么它们就会永远消失。人类正面临着技术性失业的巨大挑战。


但事实上,许多经济学家和商业观察家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在消除低薪劳动密集型工作的同时,自动化通常会创造更高薪的知识密集型工作。

 

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些科幻场景离我们越来越近,这也使得许多人开始担心,不知道技术的发展和全球化对他们未来的就业意味着什么。

 

知识型城市概念,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的。其主要的宗旨是,在全球化、信息化和知识经济的背景下,超越传统工业社会城市发展模式,充分发掘重新整合和有效配置城市现有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资源,实施以知识为基础的发展战略,加速城市社会经济空间结构转型,建立以人为本的新型城市,促进城市可持续发展。



这些城市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执行一种鼓励知识培育、技术创新、科学研究和创造力的发展战略,将知识置于城市规划和经济发展的中心地位,将知识管理和智力资本规划相结合,促进知识传播和创新,为创造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可持续的城市大环境,从而为城市打造在未来国际竞争中的核心地位。

 

城市社会学家、知识管理工作者和城市管理者深知,处在知识经济浪潮中心地位的城市,只有强化“以知识为基础”(knowledge-based)的知识基础设施建设,整合城市资源,加速城市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全面提升人力资本的战略地位,才能促使城市全面升级,赢得竞争的主动权和保持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简单来说,一个知识型城市需要具备的基本特质包括多样性知识产业、知识产出型关键基础设施(如大学或科技园区)以及当地具有城市社会文化氛围的生活质量。这些元素特质也是民众所追求的生活氛围。

 

所以了解自己所居住的城市或者计划居住的城市是否为知识型城市,对我们每个人未来生活及职业规划都显得必不可少。

 

毕竟未来是知识的时代,如果能很好的发展为知识型城市,那么未来几十年都会是这个城市以及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们“最好的时代”;但如果不能很好的发展知识经济,转化为知识型城市,那么未来几十年就很可能是这个城市“最糟糕的时代”。


古人云: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择一人而白头,择一城而终老。

 

虽然不能就“择一人而白头”给出什么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但今天《澳洲财经见闻》整理编译的这份报告将会为您呈现一个完整的全澳“知识型城市”分析指南,让您能够一目了然的分辨出澳大利亚25个城市未来发展的优势与劣势,更好的规划、决定未来自己的生活将在何处。


阅读导航

一、澳大利亚知识型城市排名分析

二、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能进化为知识型城市


澳大利亚知识型城市排名分析

 

堪培拉大学的研究团队通过对澳大利亚25个城市的知识资本(知识基础设施)、知识经济等指标的分析,结合多种措施,并使用数据标准化考量城市规模,有效对比了这25个城市的知识化程度。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通过结果,我们可以得知,澳大利亚有五个城市已经为现时如火如荼的技术革命和知识转型做好了准备。


这五个城市是:悉尼、墨尔本、堪培拉、布里斯班以及珀斯,也就是说,在澳大利亚其他20个城市,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知识限制。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由于总人口数以及就业人口相对较少,堪培拉的上榜比较出人意料。通过分析报告,不难看出,堪培拉的就业人口大多具备较高的知识能力,并从事知识经济相关的实际工作。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另一方面,那些经济高度依赖传统制造业以及采矿业的城市明显缺乏足够的知识资本,知识经济缺口明显。

 

排名前十的城市具体个例分析如下:


1

悉尼



悉尼是澳大利亚的国际化大都市,也是全球范围内重要的金融之都,其地位毋庸置疑。


根据KCI,悉尼被定位为澳大利亚第一知识型城市,与此同时,悉尼在澳大利亚25个城市中有着最高的KC(24.16)以及KE(23.68),也就是说,悉尼的知识能力接近饱和。


但悉尼也有一些方面需要改进,比如行业知识互通、流动性,以及智能工作等。


悉尼目前就业机会主要集中在:咖啡馆、餐馆和外卖等餐饮食品服务业(4.0%),学校教育(4.0%)、医院与护理(3.2%)、法律和会计服务(2.9%)以及金融服务(2.5%)。


悉尼的主要职业分布包括:专业技能从业人员(26.2%)、文职及行政工作人员(16.3%)、经理人与管理人员(13.4%)、金融技术及交易人员(11.9%)、销售人员(8.9%)。


大悉尼地区共有六所公立大学: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科技大学、麦考瑞大学、西悉尼大学、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另有四所大学在悉尼设有二级校区:澳大利亚圣母大学、卧龙岗大学、科廷理工大学、纽卡斯尔大学。


悉尼有24.7%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2

墨尔本


墨尔本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以其知识型发展、艺术设计氛围以及宜居的特点誉满全球。


墨尔本在此次调查报告中KCI排名第二,与悉尼相比各项指标还是存在一点差距。


墨尔本目前就业机会主要集中在:咖啡馆、餐馆和外卖等餐饮食品服务业(4.3%),学校教育(4.1%)、医院与护理(3.7%)、法律和会计服务(2.5%)以及高等教育(2.3%)。


墨尔本的主要职业分布包括:专业技能从业人员(24.4%)、文职及行政工作人员(15.3%)、技术员与工匠(13.2%),经理人与管理人员(12.5%)、销售人员(9.7%)。


大墨尔本地区也是七所公立大学的所在地:墨尔本大学、莫纳什大学、拉筹伯大学、RMIT大学、迪肯大学、斯温本科技大学以及维多利亚大学。


墨尔本有25%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3

堪培拉


虽然堪培拉的人口总数在澳大利亚仅排在第八名,但在知识性城市排名中它却意外的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除了智能工作之外的其它五个指标都表现良好,智能工作一定程度上代表就业人员远程工作比例,这项指标低也可能是因为堪培拉的公共服务提倡并实现了“30分钟城市”(上下班都在30分钟以内)。


堪培拉对全世界、全国范围内的人才都有着一定的吸引力,在知识产业以及知识流动性方面表现较为强劲。


统计数据表明,在堪培拉有19.3%的就业人员为联邦政府工作,其它就业机会分布在国防事务(6.0%)、咖啡馆、餐馆和外卖等餐饮食品服务业(4.3%),学校教育(3.8%)、学校教育(3.6%)以及高等教育(3.5%)。


堪培拉的主要职业分布包括:专业技能从业人员(28.7%)、文职及行政工作人员(19.3%)、经理人与管理人员(15.6%)技术员与工匠(10.5%),社区服务工作者(9.3%)。


堪培拉有两所高等院校,分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堪培拉大学。其它高等教育机构包括: 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圣马克神学院,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校区联、丹培皇家军事学院以及堪培拉理工学院多个校区提供的高等职业教育。


堪培拉有31.8%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4

布里斯班



从人口总量来看,布里斯班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城市。


对比其他指标,布里斯班在网络连接性方面表现较为突出。


在布里斯班,建筑,工程和技术服务行业雇佣了2.6%的人口,使其成为当地就业的主要行业之一。其它主要就业行业包括学校教育(4.6%),医院(4.5%),咖啡馆,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业(4.2%)和国家行政管理部门(2.7%)。


里斯班的职业分布情况如下:专业人员22.7%,文职和行政工作人员16.3%,技术员和工匠13.4%,管理人员11.5%,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作者9.6%。


布里斯班有多校区的大学和学院,包括昆士兰大学,昆士兰科技大学和格里菲斯大学。在布里斯班设有校区的其他大学包括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中央昆士兰大学,詹姆斯库克大学,昆士兰南部大学和阳光海岸大学。布里斯本也是原住民表演艺术中心的所在地。布里斯班也有三所TAFE大学。


布里斯班有24.4%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5

珀斯



西澳大利亚州的首府珀斯是澳大利亚西海岸唯一的首府城市。


根据KCI,珀斯在收入和数字方面的表现相对较强。


在珀斯,建筑,工程和技术服务行业雇佣了3.2%的人口,其它主要就业行业包括学校教育(4.9%),医院(3.5%),咖啡馆,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业(4.4%)和超市及杂货店(2.3%)。


珀斯的职业分布如下:专业人员22.0%,技术员和工匠16.0%,文职和行政工作人员15.2%,管理人员11.4%,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作者9.7%。


珀斯是四所公立大学的所在地:西澳大利亚大学,科廷大学,默多克大学和伊迪思考恩大学。还有一所私立大学-圣母大学。珀斯地区有四个TAFE。


珀斯有23.9%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6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的表现相对差一些,因为在国家首都城市中,阿德莱德仅仅超过了达尔文和霍巴特,而且这两个城市的人口都比较少。


阿德莱德在知识产业,数字科技链接性和知识产能方面的表现相对较强。


阿德莱德的主要行业包括:学校教育(4.4%),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4.2%),医院(4.2%),超市和杂货店(2.8%)和住房养护服务(2.7%)。


阿德莱德的职业分布如下:专业人员21.8%,文职和行政工人15.5%,技术员和工匠13.9%,管理人员11.0%,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人10.7%。


阿德莱德拥有三所公立大学:弗林德斯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南澳大学,以及一所私立大学,托伦斯大学。


除了大学之外,阿德莱德还有许多研究机构,其中包括澳大利亚皇家学会。


阿德莱德有25%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7

达尔文



北领地首府城市达尔文坐落于帝汶海,毗邻东南亚地区,与北部国家之间的紧密联系,如印度尼西亚和东帝汶。


根据KCI,达尔文在知识流动中的表现相对较强,而智能工作相对有限。知识产业和收入相当好,数字访问和知识流动性也相当适中。


达尔文的战略性位置使其有潜力成为东帝汶地区的国际性知识首府城市。


像堪培拉一样,州政府是达尔文就业的第一行业(8.1%),其次是国防(7.8%),学校教育(4.7%),咖啡馆,餐厅和外卖食品服务业(3.7%)和公共秩序和安全服务(3.2%)。


达尔文的职业分配情况如下:专业人员为20.3%,文职和行政工人为16.3%,技术员和工人为15.5%,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人为13.4%,管理人员为12.5%。


达尔文是达尔文大学的所在地。


达尔文16.2%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8

阳光海岸



阳光海岸是一个区域性中心,旅游基地,也是昆士兰人口第三多的城市。其市区蜿蜒海岸线约60公里。


在KCI中,阳光海岸的知识资本和知识经济的各项指标排名较低。但值得注意的是,它在25个城市的智能工作指标排名第三。


当地主要就业行业包括:学校教育(5.4%),其次是咖啡馆,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5.1%)和医院(3.7%)。


阳光海岸最常见的职业包括:18.3%的专业人员,16%的技术员和工人,13.7%的文职和行政工作人员,12.1%的经理人员和12%的销售人员。


阳光海岸有一所主要大学-阳光海岸大学。 还有一所昆士兰TAFE有Mooloolaba,Maroochydore,Nambour和Noosa四个校区。


阳光海岸17.3%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9

黄金海岸



黄金海岸是澳大利亚的主要旅游胜地,是第六大非首府城市,也是昆士兰州第二大城市。该城市以其周边地区的主题公园,夜生活,高层天际线和电影制作而闻名。


旅游业仍然是黄金海岸经济的基础,每年有近一千万游客来到该地区。黄金海岸将主办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


根据KCI,黄金海岸在智能工作中有较好表现,在澳大利亚25个城市中数字科技连接性排在第4位。


黄金海岸在知识产业和收入方面的成绩相当低,知识流动性和知识产能中等。


主要就业行业有咖啡,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5.3%),学校教育(4.3%),医院服务(3.3%)和住宿(2.9%)。


当地职业结构如下:专业人员占17.3%,技术员和工匠工人占15.4%,文职人员占14.4%,销售人员占12.7%,管理人员占12.2%。


黄金海岸有两大主要大学校区——邦德大学和格里菲斯大学。当地也有南十字大学以及中央昆士兰大学校区。在当地Southport地区,有五个Tafe校区。


黄金海岸20.4%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10

霍巴特



塔斯马尼亚州的首府城市霍巴特是澳大利亚人口最少的首府城市,但霍巴特是澳大利亚除悉尼以外最古老的城市。


霍巴特的旅游业体系庞大且还在不断增长。霍巴特的经济严重依赖大海,是一个繁忙的海港,也是游轮的枢纽。霍巴特是南极地区的门户城市,其地理位置靠近东南极洲和南大洋。


根据KCI,霍巴特在知识产能和知识产业方面的成绩相对较好。但在知识能动性和数字科技链接性中得分中等,在收入水平和智能工作方面得分相当低。


霍巴特的主要行业包括:学校教育(5.9%),州政府(5.6%),咖啡馆,餐饮和外卖食品服务(4.7%),医院(3.3%)和中央政府(2.7% )。


当地职业分布如下:专业人员22.7%,文职和行政工作者16.1%,技术员和工人13.6%,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作者11.5%,管理人员11.4%。


霍巴特是塔斯马尼亚大学校园的所在地。


霍巴特得益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有潜力成为海洋及南极研究方面的专项知识城市。


霍巴特24.6%的人口接受过大专学校或技术培训机构的教育。


排名后15的城市分析结果如下:


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能进化为知识型城市


城市是人类发展的真实写照,是一部厚重的“石刻史书”。不同的历史环境、 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人文精神等赋予城市 不同的规模和特质。根据城市的特点,用一定的标准和方法可以将城市划分成各种不同的类别。

 

例如从规模上城市可分为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和小城市; 从性质上城市又可分为工业城市、商业城市、港口城市、风景游览城市、工业资源型城市、生产消费型城市等。

 

无论是规模上的还是性质上的城市,这些都是知识城市的原型城市或是母体城市。世界知识城市的成功经验证明:并非所有的原型城市都可以转化为知识城市。

 

依据衡量知识城市的标准来看,仅有下列几种原型城市可以转型为知识城市:

 

政治经济之都(Political-economic capitals)


越来越多的实证表明,在全球经济中,政治力与经济力紧密相连。在经济力方面,要表现资本的聚集和产生高回报的能力。

 

根据Harvey 和Sassen的分析:包括媒体巨头在内的绝大多数跨国公司一般都把总部设在少数全球经济之都,因为他们能够有与政治权力亲密接触的便利机会,甚至影响外交政策的选择、贸易协定和信息曝光率。

 

而对于经济之都来说, 它们具有关键的群体来进行创新,同时还具有多维度的特点。 


金融中心城市(Financial Centers)


金融中心城市是在漫长的过程中形成的,它既需要良好的软件环境,更需要政府机构和组织支持的硬件条件的支撑, 如银行间市场、外汇市场、证券市场、期货市场和黄金市场以及高素质的专业化从业队伍和管理团队等。

 

由于金融中心城市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中具有精细的专业化操作,它们的动向直接可以左右全球经济。另外,这些城市可以紧密依托于强大的知识基础实力,如通过城市内权威的研究机构、高等专业学校等,迅速获取全球各种经济信息,储存和精细分析信息,发挥中心区的导向和辐射职能。


时尚潮流城市(Trend-setting cities) 


古往今来,人们对美的追求丝毫没 有停止过,尤其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消费主义时代的到来,新技术正在使生产者和消费者融合成“生产消费者”(pro- sumer)。

 

他们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引 领着世界的时尚潮流,使那些以往形成的 潮流城市汇聚了更多具有创造天赋的人才,创造出新的潮流形态,表现在新文化的再现、服饰、设计、建筑、饮食等方面领域。这些元素诉求决定着独特的城市文 化,鲜明的多样性,有时具有诱惑力,有时具有威胁性。

 

它们常常处在全球生活方 式和价值观念切割的边沿。这类时尚潮流 城市有如纽约、巴黎、米兰、东京和我国的香港、上海等。


文化旅游教育明星城市(Culture, tourist & educational stars) 


当今世界包括经济全球化、个人主义盛行和来自欠发达国家移民人数在内的新的社会发展带来了新的文化与社会问题,文化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而处在这个竞争中心的应该是每个国家包括软实力和硬实力在内的城市文化。


这是因为城市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也正是城市文化资源,成就了旅游业的发展,吸引了包括商务、投资、旅游、求学等境外客人,促进了信息交流和地方经济的发展。

 

在这股浪潮中,拥有丰富高等教育资源的国家和城市不仅成为人才聚宝盆,而且还成为知识的催化港。在这种急剧变化中,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求学的人数 更是增长迅速。


环境乐园城市(Environment paradises) 


全球生产消费主义时代的特点使人们更加重视生活的品质,追求一种“炫耀式” 消费的时尚。因此,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 城市有无“磁力”和“活力”。

 

环境乐园城市的标志是空气的净化、水资源的清洁、绿地的充盈、城市结构布局合理、休闲娱乐设施完备、市民分享知识和艺术的渠道畅通,文化多样性以及城市的包容性和开放性特色突出,市民社会发达等。


技术枢纽城市(Technical hubs)


技术枢纽是技术相联系的中心环节, 是技术、知识扩散的纽带,城市的规模不在于大而在于知识的密度和“信息高速公路”。

 

在知识经济时代,这类城市在从事研究、开发新技术和使用新方法中具有专业化的特质。它们是知识经济的“智力库”,代表着城市的创新引擎,而且最终将会输入到政治经济之都和其他城市。

 

尽管技术枢纽可能不是知识经济中最显著和最具活力的中心,但它却占有重要的地位。大多数情况下,由于枢纽城市随时可以将实用知识用于地方环境的改善,技术枢纽便成为最适合人们居住和工作的理想之地,从而也可带来巨大的经 济和社会效益。

 

技术枢纽城市一般不是很大,但是它拥有强大的知识基础专业化的研究机构、国内和国际研究中心以及与居民高度分享技术成果的网络等。

 

结语


城市创新机器是一个引起(trigger)、再生(generate)、培育(foster)和催化(catalize) 城市内部创新的系统。这个庞大的复合系统(complex system)包括人(people)、 关系(relationships)、价值(values)、过程(processes)、工具(tools)和技术的(Technological)、物质的(Physical)和金融的(Financial)基础设施。”。 


具体来说主要包括城市的图书馆、咖啡厅、证券交易所、市政大厅、大学、博物馆等等。它们构成了城市创新的源泉。 


建设“知识型城市”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它需要集中社会各界的智慧,整合城市经济、政治、文化、社会资源,需要科学可行的政策体系支撑,需要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需要动员全社会各种力量的参与,需要“城市创新引擎”复合系统的高效运转。


如果你所选择的城市已经是“知识型城市”,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城市确实能给你更多为之不断奋斗的理由。


身处“知识型城市”,与这个城市共同成长、共同进步,就不会在哪天突然感慨世界已经沧海桑田,发现自己已经被时代发展的洪流甩的好远。


因为,你的周遭就是未来之所在。


本文作者:Cynthia高晨曦

图片制作:Chloe Liu

参考文献:

《The Knowledge City Index: A Tale of 25 cities in Auatralia 2017》——Lawrence Pratchett, Richard Hu, Michael Walsh,Sajeda Tuli

《The Knowledge City Index: Sydney takes top spot but Canberra punches above its weight》——The Conversation

《范式与特点:全球知识城市案例分析》——王志章  《城市观察》 Urban Insight 2010, No. 1


《澳洲财经见闻》联系人将于本月底(7.30-8.15)回国进行商业合作洽谈,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城市。如果您有意与我们在未来开展商业合作,请于7月28日之前,在后台给我们留言。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取得联系,并尽快安排行程与您面对面商讨细节。


点击下方图片直达原文:

 澳洲华人移民, 在事业上能找到成就感吗?(附最新澳洲创业报告)

 大基建时代来临,悉尼正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