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澳洲的平凡生活(三)

滴答网移民2018-05-15 21:29:03


今天下午很不爽,原因是合作伙伴给了个急活,要求这周日前完成。是可忍孰不可忍,地球人都知道本小主坚决捍卫周末的不可侵犯性。不爽不爽很不爽!压力之下,暴饮暴食是硬道理。到底楼咖啡馆,如下图,增加含糖量。吃完后战斗力爆涨,趴在桌上写电邮,打响反压迫的第一枪。第一封写给合作伙伴,义正言辞地指出时间如此之短地通知我们并要求迅速完成非正常合作伙伴所为,有违友好和平共处原则。尼玛,阶级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第二封写给两位大老板。由义正言辞改为声泪俱下。先说对方的要求有多不合理,再说我们顶头上司休假了。我只是个伪小组长,即使我能逼得自己和大家周末加班,也不能保质保量。而且您还得付加班费!BaLaBaLa, 洋洋洒洒的万言书!果然激地一位大老板拍案而起,在他们打来商量的电话里骂了一顿。估计老板周末也有安排,嘻嘻!好了,事情解决。我终于心平气和地下班。可转念一想那些狂吞下去的碳水化合物,心情又转阴,这么大的工作压力何时才能减肥啊!!!而且还要再熬一年?心情又不好了......



老公烧了我爱吃的晚饭。


来澳洲后第三天是大学orientation的日子。天主教大学在澳洲不是很有名。但护理和教育系还不错。很难毕业的那种。我有同学就被迫转到其它大学去念。我也是被中介坑了。因为我学习的态度一向是够用就行。这一点上,我一直庆幸自己是个女孩子,不用背负太多的社会责任和家庭期望。我父母对我也没有太多要求,可能我小时候的环境还不象现在这样疯狂。我爸曾经一句话总结他对我的职业期望“只要不风吹日晒就行”。我现在对儿子女儿的要求也是“能养活自己,开心就好”。但显然女儿遗传老公多一些,整天嘟囔澳洲的动漫不够发达。儿子还看不出来,但喜欢什么都和人比试。班上有一女生比他数学厉害,他就天天回来吃维生素糖。因为我告诉他多吃维生素会让他更聪明。现在可好,有没有更聪明不知道,却的确胖了些。


怎么又扯远了,再拉回来吧。临来时,我和老公Google了一下卫星地图,发现校区不大,就一个四层小楼。校门前郁郁葱葱的很宽的林荫大道。老公说,完了,你那学校肯定在哪偏僻农村。弄得我心情很不好,觉得自己被骗到哪个野鸡学校。可事实是,天主教大学在墨尔本的校区就在市中心边上,走到市中心也就10分钟。中间的林荫道很大很有特点,隐藏两条电车线。


昨晚吃饭时,和老公讨论今晚女儿舞会的接送事宜。又一起讥笑女儿给自己贴的假睫毛,弄得她恼羞成怒。儿子又在旁边声声抱怨没玩具,没手机,维生素糖没了……所以晚饭时间较长。


我在地图上查了查,觉得走到学校没有问题,毕竟LZ时间大把,而且free 。悲催的是LZ忘了地图是平面的。你说你澳洲第二大城市,弄这么多上坡下坡干嘛?害得我气喘吁吁赶到时,orientation 已接近结束。还错过了披萨,色拉,果汁等的免费午餐,真是因小失大!不过结识了几个中国同学很开心。原因是我被房东的节俭搞得很无奈。比如你洗澡她会提醒你不要天天洗,比如洗衣服,她又提醒你攒起来一起洗。我虽然一改国内的奢靡作风,但对这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生活也有些无法忍受,觉得如果是这种灰蒙蒙的日子不出国也罢。因而急需结识几个正能量的朋友,开启年轻人应有的激情和欢笑!


走进办公室,打开电脑。昨晚IT更新了桌面。下图是新的广告语。怎么念起来就这么别扭。哎!英语学习之路长啊长!



刚吃完午饭,外面春光明媚。在这样一个春意盎然的日子,聊聊艳遇无疑才是最搭的。


我和老公自从结束两年的异地恋后,就一直在一起。到我出国前,大概已经9年。我对老公的忠心天地可鉴。但偶尔内心深处也会冒个小泡泡,想如果有机会玩个小暧昧,看看自己是不是魅力犹存也不错。但在中国,那绝对是有贼心没贼胆。而一个人先出国,无疑给我这个念头提供最佳的天时地利人和。而且我也能察觉我老公的担心,虽然他不说,嘻嘻!


晚上开车送女儿去参加学校舞会。看着穿着各色裙子的女孩子和西装革履的男生陆续走进学校专门包下的海边会所时,真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叹。还记得女儿初一时,有一道家庭作业是“你心目中的另一半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我们全家一起讨论。我说又帅又多金,老公说要聪明,最后女儿郑重其事地写下来了“nice",很是出乎我的意料。送完后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去吃了海鲜和牛排。味道不错,纯意式的,忘了拍照片。最搞笑地是最后走出一个中国老板和厨师,问我们味道如何,画面很违和。他说他专攻西餐20年了,还在电视里获过奖,以后请多多光临什么的。吃完后稍微逛了会,宅男儿子就困了。于是就买了奶茶,窝在车里,边等着接女儿边更新帖子。而儿子已在后排座位上呼呼大睡。



第一次艳遇是在长征上学的途中,一位高高大大的男士从旁边走过。很显然他是在上班途中,也是走得气喘吁吁。他走过我几步,忽然回头看了我几眼,然后慢了下来和我一道走。什么早上好啊,是在锻炼身体吗?大概这样攀谈了10分钟左右,他要拐弯了,突然问我要电话号码,还说很想要结识我,可以陪我练英语什么的。我那时刚到墨尔本不久,警惕性很高,各种以前听过的犯罪事件在脑海中飘过,号码绝对不会给陌生人的。他可能要迟到了,只能很无奈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我的第一次艳遇也就这样夭折。第二次是发生在周末时,学校没课。我很无聊,一般就是徒步探索周围。那一天是走得又累又热。正好路过一个小小镇,旁边有麦当劳和图书馆。麦当劳里买了一杯草莓奶昔,我就到旁边的图书馆蹭空调。正在电脑那点来点去,一个西装革履,大概30多岁的男士,走上前来,向我介绍图书馆的各种设施。最后他向我要我的电话。我还以为他是图书馆管理人员,想着离的不算太远,办个图书卡以后也方便。于是就给他了。回到家里,晚上就接到他的短信。大意就是对我一见钟情。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中就有娶了或嫁给中国人的。我很诧异,就回短信说我有老公了。他又马上回过来说你一定和老公分居了,要不怎么一个人到澳洲来。又说他有海边别墅,想邀请我共度周末。我最后没办法,只好说,等我女儿和老公来了,我们很乐意去他的海边别墅参观,他才偃旗息鼓。我把这些事告诉老公,以表忠心。谁知他特紧张,非要我把压在箱底的结婚戒指带上,还经常查岗。我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有一段时间我还心里窃喜,觉得自己还是风韵犹存嘛!来了几个月以后,特别是老公来了以后,再也没遇到此类事情。我想这肯定是老公经常在身边出没的缘故。但我也有一个人的时候,戒指嫌麻烦也一直没戴。后来呆久了,也和一些过来人讨论过这些事情。真相其实是这样的。确实有一部分老外男士,很喜欢亚洲女孩子,特别是中国女孩子。象我一同学的老外老公,当初找来找去都是中国女友。更有甚者,我医院有一技工,被一中国女孩骗了好多钱。分手后还是到处托人介绍中国女孩子。但更多的这类人却是玩玩型。不知他们是不是觉得中国女孩子好骗,尤其新来的!我那时刚来,标准的一副新兵蛋子的脸,也比较吸引这类人的试探。我一同学当时也有一老外追求。见不能上手,那老外转而看上我同学的表妹,十分搞笑。


说起来这些年,身边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有一次医院门诊室,中国病人,中国医生,中国护士,再加请的中国翻译。关起门来可以凑一桌麻将了。我现在就有两同事嫁了中国老公,包括我的顶头上司。顶头上司很喜欢自己的中国婆婆,过年过节婆婆都包红包给她。而她自己的妈连她的生日也经常忘掉。我有一同事的哥哥,很不羁的那种,当年在澳洲,开车罚单无数。后来去了西安,混得如鱼得水。据说最喜欢的是在中国开车。现在找了一个西安女孩,非要在西安办婚礼。害得他爸妈,一辈子住在郊县,连墨尔本都没来过的那种,率领全家二十多口,包括几个月的婴儿,千里迢迢赶去西安参加婚礼。还顺便去爬了华山。估计这个culture shock 也够大的。


今天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我在家做晚饭,老公从外边回来。打电话给他,让他从外边带瓶酒回来。周六晚上,小酌怡情嘛!结果老公一回来,发现桌上就两个菜,顿时发飙。说怎么就两个菜,还有一个是剩菜重烩。早知这样还买什么酒云云。什么两个菜,是两盆菜好不好?没看到那两小的迫于我的淫威从不发表言论,只默默拿筷子吃饭。我气得吃不下,喝不下。结果这厮自己倒酒喝得怡怡然,把我爱吃的鱼块吃了大半。末了还留了一杯红酒让我尝尝,说味道不错。我气得闷伤。


气了一晚上,早晨这厮又和我说他要加班,因为上次下定决心要暴富时,接了很多活,还没干完,余震犹在。尼玛,那我们约好的周日活动呢?竟敢放小主鸽子。老公走后,儿子进来说:“妈妈,今天是个hot 天。” 我勃然大怒,呵斥道:“ 要不说人话,要不说鸟语,不许混着说。” 儿子完败,退出。然后女儿进来挑衅。她11点麦当劳打工,10点半才起床,明摆着要我开车送她。不爽。严肃告诉她,需要零花钱里扣5刀。她不知死活地问为什么。虎妈立刻发飙,什么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什么汽油很贵的,什么你打的至少10刀……一边发飙,我一边心里在想:“你和我吵啊,来啊!” 结果女儿淡定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气人,和她爸一样坏。


送完女儿回来,我还是不爽。士可杀不可辱,竟然放我鸽子。不治你你还以为我是软柿子。你不是想暴富吗?我把你加班的钱都花掉,叫你暴富!




上街,1小时内花了800多刀买个手提,再加4件衣服。其实更喜欢另一个1000多刀的,到底心不够狠!小样,等你下班回来,心疼不死你!



晚上老公下班回到家里,溜了一眼沙发上的一排衣服,貌似没在意,估计奇怪为什么衣服在沙发上排队。第二眼便看到桌上的银色电脑。他很激动地扑倒桌前,问哪来的。太好了,不怕你不上钩。我看着他慢悠悠地说,你看老公,我经常更更贴子什么的,手机打字手累,眼累。咱俩共用的电脑隐私性太差,我说你个坏话什么的不方便。所以我就买了新手提,800多,和你最近加班费差不多。他有些愣愣地,估计有些不明白我这一大段话。但我800多买的那一句估计明白了。因为他在那电脑上东摸摸,西看看后,抬起头来诚挚地对我说:“老婆,其实你应该买1000出头那一款,配置高出许多。” 有没有人知道我很不爽,这厮就和他女儿一样坏。leave me alone. 我需要找个角落静一静!


周一又如约而至。


先话说昨晚我赌气入睡。居然梦到鬼在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上飘荡。生活中我并不怕鬼,但奇怪梦中我怕得要命。鬼飘到我面前时,我拼命撕打,直到老公把我从梦中唤醒。据说我在床上手舞足蹈,老公在唤醒我时,还挨了我一耳光,也算我报了一箭之仇。老公说我还不停地叫“HELP”。可我明明遇到的是一个中国鬼。哎!这英语学得也算是深切入骨了。


周一起床一如既往地不爽。孩子们放春假了,都在睡懒觉。老公下午才上班,也在睡懒觉。墨尔本昨天阳光明媚28度,今天凄风苦雨15度。全家就我一人必须起床。哎!何时才能放弃营营的苟且,奔向诗和远方。虽然墨尔本已经够远了!


来一些positive thinking 吧。首先这周五是橄榄球总决赛,全民放假啊!可中国是国庆长假……打住打住!第二,明天发工资。刚来时对老外每两周发一次工资很不以为然,可现在我被改造了,对此也是无比期盼,因为今天已靠信用卡过日子啦。有些中介公司甚至是一周发一次工资。比如象我们医生护士,可以闲暇时间去其它科室或医院打打零工,通过中介啊。很多老外如果下周出去玩,这周就猛上班,一周上七天攒差旅费。work hard, play hard。所以一周发一次工资也是有必要的,上班动力大啊!



 下班去超市买点菜!


话说我在房东家一直蹭的免费网络,终于在几天后,因为我无意在上面挂了一天而被察觉。加密码了!这下日子很难熬。恰巧我新认识的同学邀请我去她那住,有网络,离学校近。我于是告别了在澳洲的第一个窝,告别了节俭的房东。后来听说她把女儿接过来读书,和国内的老公离婚了。再后来她又和一个孟加拉的医生结婚了,生了个儿子。再后来又再闹离婚。


同学住的地方我去参观过。离我们大学的确不远。临接的两层小楼,在越南富人聚居区,买菜小吃什么的真心方便。一楼改装成卖古董的门面房。发现第一代移民很多爱干这个。二楼居住很夸张,用不透明玻璃隔成很多小间,真是连隔壁的磨牙声都听得见。共用厅,厨房和卫生间。是有网络,聊胜与无。搬过去后,我经常在厅里看“all saints ",一个澳洲电视医学连续剧,练听力。澳洲影视业超不发达,系列剧“home and away "拍了30几年,演员都换了几茬,剧集还是换汤不换药地拍着。所以流行影视也基本被欧美霸占。我在这边都是youtube 看中国节目,翻墙看欧美剧。老外没盗版,买不起啊!当然图书馆也可以借,但不够新。二楼居住的什么人都有,留学生,打工的,做生意临时落脚的。一到饭点就抢厨房,一到晚上就抢洗澡间。记得有个打工的住在隔壁,经常闹钟定在6点,闹到6点半也不起。全二楼人都被闹醒了,他还在呼呼大睡。这儿虽离学校近,可惜上学时是上坡。早晨睡懒觉后,爬坡赶上课,可不是好体验。哎!如果上学时是下坡,就一切完美了!


每个周二都是鸡飞狗跳的一天。早上从8点忙到现在,才有机会吃早饭。



从早饭忙到现在才吃午饭,我也是醉了。老公今天也上班。两小的独自在家。刚打电话吩咐姐姐下点方便面给弟弟吃。




现在想谈谈一年的澳洲大学生活。记得在国内时,很羡慕国外学校自由的教育方式,觉得这样更有助于创造力的开发。却没意识到象我这样在填鸭式教育里成长起来,并混得不错的人是很难适应国外教育方式的。没有教科书,老师很多推荐书目,100多刀一本。可以从上届学生手里买旧书,机会不多。图书馆可能也有几本,早被有经验的本地学生预定。只能东挪西抄。查文献要钱,复印要钱,装订要钱。那时候真想跪求老师划重点,别折腾那些新鲜玩意。土著文化象以前的政治课一样是必修课。在我看来,简直就象一群可怜的原始人硬被拽进现代社会。可教课老师就象生怕别人看不起这门课一样,把考题出得又偏又难,成为最难及格一科。而你一旦哪门不及格,必须第二年交2000刀重修,费钱费时间。那时我就发誓再也不要上学了,不论国外还是国内。可是后来为了提职加薪,我又被迫念了墨大的一年研究生课程,说起来都是泪。


家附近的海港,路过就随手拍一下。



待更新~~

内容来源为天涯,楼主:aprilhoper2017

关注滴答网移民(Immiclass ),了解更多移民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