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南张家堡杨氏:嘉木垂荫有茂根

温州人杂志2020-02-26 08:15:36

点击上方“温州人杂志”可订阅哦!

江南水乡张家堡(施菲菲摄)


初秋,与苍南几位朋友去张家堡。


天蓝云白,沃野平旷。金斗河在秋阳下水光潋滟,几座石桥弓般横卧在河面上,江南水乡的风光扑面而来,温润而清朗。前方的古村,琼楼仙阁似地牵引着我们的目光。


古牌坊(施菲菲摄)


两座高耸的青石牌坊进入我们视线。前往细看,原来这就是建于清咸丰五年(1855)的“双牌坊”——“节孝坊”和“孝女坊”。牌坊上雕龙刻凤,飞禽走兽,异常精美。从刻字上辨认节孝坊是“为故监生杨植存妻章氏立”,孝女坊的刻字有些模糊,难以辨认。


杨氏故居老门台(施菲菲摄)


牌坊不远,就是气势恢宏的杨氏宗祠。正门关闭,我们从侧门进入。举头看见大殿正中栋柱上一副楹联:“天地凝正气,以德修身,行善最乐;仁风垂古今,以义济人,读书最高。”还有“继祖先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行正路,惟耕惟读。”“勤耕乐业,节俭有方;居仁道义,梓里有恭。”杨氏家族就是以此类箴言日日警示着他们的子孙后裔:勤俭处世,礼仪待人,读书为重,行善最乐。


“四知堂”是杨氏主堂号,堂名源自其弘农华阴肇始祖、东汉太尉杨震。杨震弘农华阴人(于函谷关以西),“四知先生”“关西孔子”“四世三公”是世人赞颂他高尚品德的故事。他暮夜拒金,劝告送金人:“天知,神知,我知,子知”的四知,成为流传千古的佳话,杨氏的“清白家风”也世世代代传承。


宗祠左侧是历史文化廊,陈列着杨氏宗族中影响力博大的名人简历。其中最醒目的有“民国留学五君子”,他们是杨悌、杨绳孙、杨士璋、杨宪棠、杨寿南。从介绍中得知杨悌、杨士璋系父子。


先祖遗风

杨悌祖父杨配篯


早年,平阳江南一带坊间有话:为佛要做杨老爷(香火盛);为人要做 杨配篯(为人贤)。在祠堂的文化长廊中,就有杨老爷(杨启发)和杨配篯的生平介绍。


杨启发,字万海,明天顺时人,时倭寇猖狂侵犯海疆,所烧掠处荡然无存。公以商积之资,多次慷慨赈恤,无偿助乡亲重建家园,使举家避倭寇流浪外乡的乡亲得以返家……其仁德之举救人无数。公少便知书达礼,行商在外,知城坊居民皆饮井水而少疾。乡亲饮河水,河水不洁而多疾。穷村僻地,缺医少药,贫困交加,多有不忍。为家乡父老饮食卫生,故于乡亲聚居之处,辟地筑池专供饮食之需。此池纵横各三十步,深两丈,底铺以大岩石,间隙灌以砂,周围筑矮墙。恐稚童玩耍失水,以三角条石相连以阻。镌石“永禁不许溉洗”示警,美其名曰“分银池”。此池五百多年来一直为周边居民提供了清洁的饮食水源,其功德泽被几十代。历代神以人兴,万海公之功德代代相传,便由人臻圣,由圣臻神,立庙世代奉祀。


后来万海公捐资建筑的“分银池”成为苍南一带的名胜古迹,如今则为县文保单位。当我们来到“分银池”旁时,一位村人告诉我们,他小时下水游泳,还能摸到池底的一大块一大块石头。


杨配篯(1795—1861)字希彭,号琴溪,是杨悌先生的祖父,杨氏宗谱世系图中排第27世。


据张家堡的杨志锋先生介绍,早年村里有前仓、中仓、后仓三大杨氏庄园。后仓系配篯公这一支的家产。经过多年经营,到杨配篯这一代以富雄乡里,配篯年轻时“折节为儒业”,受知广学使杜石樵侍郎,并补县学员,随后入贡太学。可惜屡次参加乡试不中,终靠捐输取得“奉直大夫中书科中书”的虚衔。他德高望重,时为江南士绅领袖。配篯尊崇儒学,言行举止,为人处世无不流露出儒家修养与风范。孙衣言自承在年少时,见到杨配篯“自律严甚,言动必出于礼”,令人肃然起敬。作为江南最大地主,被尊称为“杨大善人”。坊间一直流传:为佛要做杨老爷,为人要做杨配篯。他做了不少善举,如创办家塾,聘郡内饱学之士指导族中子弟课业,遂名流往来不绝,诵吟弦声盈耳,使地方文风大振。应当时县令周镐的邀请,挺身担当并带头捐资创立“文成会”,惠泽无数县内贫寒学子。修葺县城文庙,并创立“校士馆”,为官府和百姓解决诸多难题。主持并捐资修筑白沙东塘,参与修筑阴均闸门等水利设施,使江南田地不受海水盐卤浸淹,让无数乡民受益。江南的路、桥他都参与捐资助建。在杭城乡试时,获知有惠政的平阳前县令黎应南去世后,家人无力安葬,便主动为其修坟树碑,并馈赠数百银子接济黎家,在学子中传为佳话……。咸丰年间,金钱会起义,他组织并领导江南团练保境安民,与瑞安孙氏的白布会遥相呼应,使江南这一带百姓免受战乱的祸患,安居乐业如常。为表彰杨配篯生平功绩及毁家纾难,地方士绅夏成瑚提议于宜山的南麓建杨公祠,供后世春秋祭祀。瑞安进士孙锵鸣撰联:“君当万世馨香,最难忘伟烈丰功,昭兹多国;我亦一腔热血,却自憾才疏志大,愧此书生。”光绪八年(1882)杨配篯次子镜澄在宜山杨公祠创办“亲仁社学”,无数江南士子在此接受教育成才。


宗亢裔盛

杨配篯有三子:纯约、纯瑾、纯敏。


纯约即杨悌之父。纯敏之子慕侃中举人,杨氏宗祠前有一对保留至今由杨慕侃立的旗杆夹。


杨纯瑾(1845—1902)字镜澄,号仲愚、愚楼。同治四年(1865)补县学生,他所作的文章得到孙衣言(江宁布政使)的欣赏,后来杨镜澄随孙衣言到江宁(南京)官署读书,孙衣言亲自督导他学业。孙氏兄弟解官回家乡瑞安办家塾,镜澄也跟从回瑞安入孙家诒善祠塾,与孙诒让等人一同受学。孙衣言对他的期望值很高,认为“仲愚,翰苑之才也,前途不可估量。”遗憾的是镜澄多次参加乡试都落榜,于是立志“回乡扶持后进”,将满腔的热情、才华都倾注在传道授业解惑之职上。杨纯瑾将创办在杨公祠的“亲仁社学”办得如火如荼,人才辈出。有关杨纯瑾的事迹,《苍南杨氏通志》中介绍颇多,最值得传扬的是他晚年受同窗孙诒让邀请,于瑞安玉海楼搜集、整理永嘉诸子遗作,为继承弘扬永嘉学派的学术思想而作贡献。


杨悌在日本留学时的照片


杨悌(1881—1951)字志闿,写作子闿、子恺,又作志凯,号结一阁主人,谱名慕侗,杨纯约子,系张家堡杨氏第29世孙。


对杨悌先生的关注是一次去南雁旅游,在碧溪渡口的一座凉亭上看到先生的墨宝“爱山亭”。从同行口中得知他的书法誉满浙南,被赞为“平阳第一笔”。


杨悌自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青年时留学日本,就读中央大学,主攻法政。回国后于清宣统庚戌(1910)考中法政科举人,任民政部七品京官。民国时,曾任浙江宁波、处州地方检察厅检察长、浙江高等检察厅首席检察官。还任过临安、上虞县知事,萧山县法院院长等职。在任时,曾释放多名共产党地下工作者,受到上峰查处,再说早就厌倦官场尔虞我诈、腐败黑暗,于是退出政法界,回到故乡平阳张家堡(今属苍南),埋头研究史籍,著书写字。隐居故里的杨悌以卖字为生。他是虔诚佛教徒,每天早课诵念金刚金,一年365天从不间断。凡有名刹古寺以碑记、文字相求,他从不拒绝,并亲历亲为,从不计报酬,连润笔红包也不收。


民国丁巳(1917)秋,杨悌开始修纂平阳全县杨氏大宗谱。他遍访宗族中要人,参究各支谱牒,冀以辨别源流,网罗遗逸,订正误谬。凡平阳一县杨氏大宗小支一一详述,历时一年,终于完成。全书六卷,为杨姓子孙留下宝贵的姓氏资料。


杨蕙芬(左一)与母亲、哥哥合影


新中国成立后,杨悌因为曾对共产党有功,人民政府没有因为他是旧政府官员惩处他,而以“民主人士”对待。据杨悌的女儿杨蕙芬回忆:父亲的书房名为“结一阁”,藏书丰富,有全套二十四史,还有《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父亲读书很用功,凡读过的书,都留下用朱砂笔写下的圈圈点点,并盖上“结一阁”(书斋名)印章。


杨悌一生致力于《资治通鉴》与《汉书》研究,他将《资治通鉴》中自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至东晋元熙元年(公元419年)前后822年中有关君道、臣道、国是、民情、施政之术等爬梳分类史识俱见,留下了遗稿《通鉴事纬》24卷,约150万字。还著有《汉事绀珠》8卷、《补三国职官志》3卷、《汉书摭词》1卷、《汉书刑法志补》1卷、《读汉书百官公卿裴疏记》1卷。1951年,杨悌去世,这些手稿,在文化大革命前,被其妻伍鸣凤(伍氏为杨悌续配,其元配为郑氏)及儿子转送到浙江图书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作为文化人,杨蕙芬与丈夫叶永烈明白杨悌的遗作很有史学价值,是国家的宝贵文化遗产,他们就曾多次致函浙江图书馆,但一直没有音讯。几经周折,直到1998年1月叶永烈夫妇才收到浙江图书馆古籍部徐永明先生来信,杨悌的《资治通纬》才得以重见天日。


关于研究《资治通鉴》的专著,除了宋末元初胡三省所著《资治通鉴音注》和清初严衍所著《资治通鉴补正》之外,鲜有专著见于世,杨悌的《通鉴事纬》正好填补了史学研究的这处空白。杨悌常对子女说:官场一时红,文章千古在。他弃官隐退,坚持伏案几十年,青灯黄卷,孤军作战,在史籍中跋涉,为后世留下千古不朽的文章,其精神在史学界也应光耀千古!


在杨悌的儿子杨士琯、女婿叶永烈的努力下,1999年,《通鉴事纬》在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杨悌有四子一女:士璋、士珪、士璁、士琯;蕙芬。


“士璋、士璁、士琯是爷爷对儿子的期许,希望他们的品性如美玉之士人。”采访中,杨悌的孙子杨仿仿如是说明


诗书传家

杨士璋(左)与父母合影

(中为杨悌,右为士璋生母郑氏)


杨士璋(1898—1975)字峨甫,系杨氏宗族中“民国留学日本五君子”之一,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科毕业。曾在温州联立初级中学、温州中学、省立温州师范学校、平阳县立简易师范学校任教。一辈子从事教育事业,其妻系刘绍宽的五女刘少麟。林楚平先生(平阳坡南人,翻译家)曾有一篇题为《我的语文老师杨峨甫》的回忆文章,细写杨士璋先生上国文课的生动入情和对学生倾情扶持。“先生一次在课堂念了我的一篇作文,这篇题为《伤逝》的小文是纪念在救亡活动中跌伤而去世的同学。先生既说明了文章立意方面的可取之处,也指出了它的不足等等……到我拿到作文簿打开一看,更是吓了一跳,先生的朱笔在文后赫然写着:‘情既真挚,文复凄婉,可造之材,望自珍重。’人们都说先生有点‘傲’,可他为什么对一个毛孩子的一篇小文作这样揄扬过甚的评语呢!”林楚平的寥寥几笔,就将一位清高、真诚、热血的士大夫式人物形象地呈现在读者眼前。也许正是这几句话,成为林楚平日后成才的助推器吧!


杨士璋的四个儿子:世煌、世煜、世钺、世铖个个都大学毕业,在《张家堡杨氏宗谱》中都有较详细的介绍。


士琯是杨悌的小儿子,曾在温州科技报任职,后来调到广州中山大学电教中心任电视编导,也曾在深圳发展公司负责电视拍摄。杨士琯在上班之余,一直笔耕不辍,是国内多家报纸的专栏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深圳青年报主持“明天的深圳新闻”栏目,在报刊界享有盛誉。有人如是评论:杨士琯思路非常开阔敏捷,语言丰富,文字精美。他写的东西内容非常新颖,他的科幻小品是出了名的。想当年,深圳青年报的编辑慧眼识英雄,对他极为器重,让他一人独霸几个专栏:“天上人间”“奇人世界””并非博士论文”“七嘴八舌讲深圳”,其中的“明天的深圳新闻”更是大出风头。后来杨士琯出国发展,上世纪九十年代移民美国,娶台湾人李从慧为妻。


秉承深厚的家学渊源,杨士琯在文学、书法上也颇有功底,曾在美国洛杉矶的西来寺举办过大型书法展览;还出过由台湾人文出版社出版的《天上人间》一书。


陈立夫为杨悌的《通鉴事纬》出版题词


杨士琯最大的功绩是将父亲杨悌先生的遗稿《通鉴事纬》校对整理后,交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通鉴事纬》的问世不仅在大陆引来文史界同仁的目光,也惊动了已99高龄的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先生,他特地题词“祝贺杨士琯李从慧伉俪主编《通鉴事纬》成功出版:中华文化两岸同根。”


2013年杨士琯病逝。他有三个儿子:佳佳、仿仿、佟佟。


被誉为“纪实文学大王”的叶永烈是杨悌先生的女婿、杨蕙芬的丈夫。


叶永烈说他这一生感到最幸福的事不是名扬四海的著作,而是他身边这位忠厚贤淑的妻子杨蕙芬和由妻子经营打造的美满幸福的家庭。


一位是才华横溢的作家,一位是美丽温文的中学教员,偶尔飘来的一根红丝线,酝酿出才子佳人的一段美满姻缘。叶杨两家都是书香门第,叶永烈的父亲叶志超在民国时期,曾任永嘉商业银行行长、瓯海医院院长。老人家也善长书法,与杨蕙芬父亲杨悌曾经是翰墨知交。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杨悌蒙冤入狱,后病死;叶志超被错划右派身陷囹圄。父辈的人生悲剧给叶永烈、杨蕙芬的家庭带来诸多灾难,夫妻俩在风雨中相依取暖,牵手度日。叶永烈回忆文章中的一个小细节描述足见杨蕙芬的贤惠:文革时,叶永烈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接受劳动改造,怕丈夫吃苦,杨蕙芬挺着大肚子来到工地,帮助丈夫做煤渣砖。


承前启后

杨仿仿是士琯次子。写稿之前苍南文化人林勇告知:杨悌的孙子杨仿仿几年之前曾在温州图书馆讲座,作为听众的林先生,至今还记得当时的热烈场面和杨仿仿纵横捭阖的口才。他20岁写的第一本书《美国的月亮》,在年轻人中很有市场,被香港书界评论为“是首次赴美者必读的教科书”。   


目前杨仿仿定居在新西兰,经商,从事高档海鲜的经营。他与妻子左佋文育有一子一女。


左佋文为台湾人,12岁时移民斐济。18岁时,她考取新西兰大学全额奖学金,赴新西兰修读大众传播专业。学成后回到斐济,成为斐济国家电视台新闻女主播。后下海从商,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杨仿仿的作品


杨仿仿足迹遍及五大洲五十多个国家,十五岁之前在中国生活,十五岁之后在世界各国生活。从事过IT、教育、餐饮、贸易、远洋渔业等不同行业,能使用十多种语言。 二十岁出版第一本书《美国的月亮》,第二本书《窗外是黑海》记录了其二十一二岁间在乌克兰的一段奇妙经历。 三十岁辞去海外百万年薪的工作,回到中国北京,加盟中国大陆地区规模最大民间骨髓库——阳光骨髓库(阳光志愿者协会)任CEO(执行长),成为一名零薪水的全职志愿者。 2006年7月,在亲身经历了颠覆生死的“福寿螺”事件之后,深感医疗知识和食品安全信息的缺乏及其对老百姓的重要性,在一群朋友的协助下一起创办了大医网,并誓言要揭露食品安全隐患。一次食品安全事件改变了一个海外中国人的人生规划,更表达了他对祖国最深沉的爱……


2009年,杨仿仿又出了《食殇:为了食品安全的真情告白》一书,讲述了近几年来,危害老百姓健康的食品安全诸多事件,从注水牛肉到强酸喷淋的毒荔枝,从苏丹红到福寿螺致病……涉及面之广、影响人数之多,让人瞠目结舌。食品安全前所未有地受到公众关注。


2017年杨仿仿在杨氏祠堂


日前,联系到在新西兰的杨仿仿,得知去年暑假,他曾携妻儿到故乡张家堡,祭拜先祖,阅读宗谱。


他说:“先祖子恺公,除学富五车外,身为浙江高等检察厅检察长,他心地善良,任上释放大量左派青年。辞官还乡一心学问,留下大量有学术价值的书稿。学术成就之外,依然是那一份仁心,让我无法不为其自豪。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懂得这些,这是中华文化。如今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我们的祖国必然日益强大,中国文化必然复兴,中华民族也必然复兴。中华文化是由一个个家族为纽带链接起来的,每一个大族的文化就是中华文化的浓缩代表。每次回祠堂,仰视先祖牌位,那些动人故事便会在脑中回荡,震公清白,椒山公刚直,这些属于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遗产,传到了配籛公,传到子恺公,我希望会传给我的子孙后代。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秩序在重新组合,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是这长存的浩然之气。终究还是精神方面的自信,不只是经济上的成就。”


浓浓故乡情,灼灼爱国心——这正是杨氏要代代传承的仁风正气吧!


“遵照先父遗嘱,先祖父杨悌公的诸多遗稿正在整理中,计划三年内完成编辑,出版将在两岸同时进行。”杨仿仿在微信中告知。


(照片除署名外由家属提供)


文/施菲菲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