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小伙儿从香港骑车到奥地利,奥地利华人接力欢迎勇士.

东欧华人驴友会2018-08-24 10:38:38


卢梏达和郑冠升两人今天上午骑车离开维也纳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圣经·旧约·创世记》 第11章


上帝变乱语言、涣散众人,设置障碍让人类无法齐心而无往不利,然而两位刚刚大学毕业的香港年轻人,卢梏达和郑冠升,却万里走单骑,人手一辆单车、50公斤行李,从香港出发,用了两百多天,穿越一万多公里路程,于3月2日抵达奥地利首都维也纳。

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向世人证明,“巴别”的魔咒并非不可攻克。

语言不通?根本不是问题!

山高路远?单骑照样踏平荆棘密布!

沿途调研各国自行车生存现状,呼吁香港给单车出行方式留下更多生存空间的同时,两人更想证明的是——人生是可以有选择的



“两天前,女朋友刚刚同我分手了”,今年24岁的卢梏达面对记者说出这句话时,脸上并没有太多痛苦的表情,“我理解”,他说得平静。当四年前自己开始筹划单车从香港骑行到荷兰的旅程时,最初女朋友得知后是非常兴奋、非常支持的,然而当真正成行时,他走得越远,女友的担心就更增一分。


“每一天都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联系”,卢梏达深知女友的担心,因为他们出发前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愿意受理他们的投保,而沿途各种后果自负的“生死状”签了不少,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女友的心思。



25岁的郑冠升和卢梏达一样,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专业,两人都酷爱自行车。去年8月6日,卢梏达和另一位朋友结伴骑车从香港出发,一路骑行穿越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到达西藏。在珠峰大本营终于迎来云开雾散、看到珠穆朗玛峰的那一瞬,激动的泪水从卢梏达的眼里夺眶而出,“这是上天给的礼物,但眼前的所有风景不能和所爱的人分享又有什么意义呢?余下还有数个月路程,只愿平安无事回家,好好看你的脸”


2007年12月31日,卢梏达在回首2017时,曾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许下诺言,如今的他,初心未变。“如果我们不分手,她要继续每一天这么担心我,她受不了,我也不忍心。那就先分开吧,只要她不再这么担心就好”,卢梏达坦言自己一回去就会去找女友“箍煲”(粤语:复合),虽然看似说得云淡风轻,不难看出他已是归心似箭。


收到来自英国的单车配件,卢梏达乐不可支


郑冠升和卢梏达并不是来自于大富之家。为了完成这次旅程,大学毕业后的卢梏达找了一份来钱最快的工作——建筑工地,每天600港币的收入,加上哥哥姐姐有限的资助,达到了基本预算。就连自行车,他也是从英国购买的散装配件后,自己动手组装的。


单车也是自己动手装起来的



从国道穿越西藏后,卢梏达和同伴抵达尼泊尔,接着又来到了印度,未成想在印度时同伴因为家庭关系不得不抱憾回港、终止旅程。所幸,此时郑冠升解决了自己的工作合同问题,于去年10月飞到印度同卢梏达汇合。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市场


在印度骑车,城市里要和牛车、马车……混行,非常混乱,然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虽然两人都已经买了瓶装水喝,但食物无论如何只能吃当地的,然而只要吃了当地的食物,就有七八成可能性要拉肚子。尽管如此,也只能一边拉肚子,一边赶路,因为如果逗留更久,肠胃恐怕只会受更多的罪。



当终于穿越印度来到了巴基斯坦,早听说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好,在当地人家中,他们的确体验到了这种热情好客和淳朴的民风,但没想到的是,此行中,直接导致他们预算超支的、最大的经济损失,也发生在了这个国家。



骑到半路突然被警车堵了前方去路,说这么骑很危险,军警们各种用警车接力搭他们,但最后载他们到一家酒店逼他们入住,一晚的价格等于他们之前每人住六晚青旅的费用,这么贵的酒店还没有热水洗澡,“荒天下之大谬!”——两人在自己Facebook记录行程点滴的“追轴生命”小组直言不讳。


在巴基斯坦被警察围住


一大早准备出门 巴基斯坦警察已经在等候他们了


在巴基斯坦中部城市穆尔塔,又是警察,告诉他们当地入夜后很危险,强匪出没,于是把二人送到一个当地华工聚集居区,不允许再随意走动。可是第二天临走,他们被要求交付了八千巴基斯坦卢比,“这个钱我们都可以住五星酒店了”,事到如今,说起这段遭遇两人的心痛依然溢于言表。



一出门,又是警察说要送二人去赶长途巴士,不过行至半途,却各种明示暗示说自己辛苦,说没钱加油,不给钱就没法开车送他们去巴士站,算了算自己骑过去也已来不及,骑虎难下的二人面对警察的勒索,只得再次就范。“其实出发前,前辈们就曾提醒过我们,一路上别以为看到人了就安全了,其实有人的地方才危险,没人的地方最安全”,如今回头想想前辈的话,两人都觉得这真是细思极恐的真理。


上了警车后却遭遇敲诈


16个小时的巴士,又度过了一个没热水冲凉却被蚊冲不停骚扰的夜晚,他们采纳了当地警方的意见,不要骑车穿越塔利班控制区域,因为此前有过中国人被绑架的先例,所以虽然觉得机票的价格远超他们的预算,他们也只能找来纸箱把单车打包,搭乘飞机,离开巴基斯坦,前往伊朗首都德黑兰。


落地德黑兰机场

修车还是偷车?


伊朗人对外国人素来热情好客,两个香港年轻人亲身验证,此话一点不假,当地人直接把他们引到德黑兰的消防局借宿,那里不仅有客房,有热水,消防员还一个个出来和他们握手,外面天寒地冻,两个年轻人心里却暖暖的,想到了《烈火雄心》和《十万火急》里香港消防局所在的慈云山。


借宿伊朗德黑兰消防局

德黑兰消防局的客房里有热水


热情的伊朗人民


两人在伊朗第一次觉得语言不通,真的不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障碍。他们借宿在自行车店老板家时,和孩子们一起打电脑游戏,由于语言不通,靠画图和肢体语言相互配合聊天时,还得知原来老板曾经参加过两伊战争,当时还在巴格达成为战俘被关押了四年,被用刑折磨,直到1987年才被放出来。想到战争,气氛一下变得沉重了很多,好在老板现在不仅开自行车店,还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工厂,生活还过得去——两位年轻人如此安慰自己。


借宿在单车店老板家


和孩子一起打游戏


语言不通,就边写边画地交流,了解到参加过两伊战争的老板曾在巴格达当了多年战俘


住过路边、住过沙发、睡过地板、试过最长7天没洗澡……沿途少不了风餐露宿


在伊朗境内过完了冬至和圣诞,两人终于在2018年到来前,进入了土耳其。没想到一路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发生在从伊朗入境土耳其的边境关卡Razi。一出关进入土耳其境内就是冰天雪地,加上还有好几座山头要翻过,两人体力都已经严重透支,没成想还没来得及缓过来,就听到几百米开外,发出了动物追着他们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近十只半人多高的野狗如狼群出动一般向他们狂奔扑咬而来。虽然听到声音两人就开始加速,一路大喊大叫,但还是差一点点就被野狗们追上,野狗们追了他们好几公里,一直追到公路上,“我们差点就被他们吃了”,一直到进城之前,他们还反复被野狗追了好多次,回忆起这一段经历,两人至今心有余悸。


进入土耳其的过程让两人至今觉得惊魂未定


此后的路程依然艰辛,天寒地冻、翻山越岭,但也遇见了不少热情友好又鲜活有趣的人们,和大家分享彼此旅途的故事。虽然经济拮据,郑冠升的银行卡还被ATM机吞了,但两人心情却非常不错,去了土耳其棉花堡温泉,在伊斯坦布尔五百年历史的澡堂洗了地道的土耳其浴,让土国大叔为他们搓下一路的泥垢……最主要的是沿途的危险指数降低很多,一路向西进入欧洲,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即将一路飙升的物价了。


和土耳其军人合影

土耳其物价虽然不高,但银行卡被吞了的冠升还是没钱买啊


一万多公里全靠这辆单车,修车补胎早已不在话下

土耳其沿途风景他们也没有错过


从土耳其入境保加利亚,进入欧盟

在保加利亚终于骑到了9999.9公里,完成了一万公里的路程

进入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

情人节和农历新年叠加,触景生情的冠升喝多了醉倒在路边


在保加利亚,两位香港年轻人默默地迎接了农历戊戌狗年的到来,随后穿越罗马尼亚,2月22日入境匈牙利。


入境罗马尼亚

入境匈牙利


终于来到了布达佩斯。“如果问我们出来那么久,最想吃的是啥?打边炉(火锅)一定排名前三!”,所以当两个人在布达佩斯看到了想念已久的火锅店,毫不犹豫决定今晚豁出去狂吃,没想到这一顿边炉,让他们在匈牙利华人圈里出了名。


一顿边炉(火锅)让两个人在匈牙利华人圈火了

东方国药集团董事长陈震博士邀请他们到岐黄中医药中心酒店住宿

“华人头条”新媒体人皓东专访了两位年轻人

匈牙利著名华人书画家赵文杰挥毫为二人题字

火锅店的老板在微信上讲了两个年轻人的故事,立即吸引了匈牙利华文媒体【华人头条】的关注,东方国药集团董事长陈震博士还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岐黄中医药中心酒店住宿,让他们度过了一路以来最温暖舒适的四天,还有中医师为他们针灸缓解疲劳。火锅店老板和全体员工还为他们补过了春节,给两个人发了红包。


火锅店老板给二人补过春节,还发了红包


在匈牙利华人庆祝新年的“欢乐春节”演出时,郑冠升和卢梏达还见到了中国驻匈牙利大使段洁龙,段洁龙向他们拜年,并赞扬他们此行弘扬了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的精神。


两人在“欢乐春节”演出现场遇到了中国驻匈牙利大使段洁龙


二人想要离开匈牙利时,正值欧洲大陆被寒潮袭击,大雪纷飞,两人被困数日,直到3月2日才终于迎着凌冽的寒风和雪花,终于入境奥地利,并抵达维也纳。《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得知他们的到来,早早就在报社等候迎接,并为他们准备好了高床暖枕,让两人可以暂避寒潮,得到充分的休养。


入境奥地利


两人为寒潮和大雪所阻,自行车也需要大修,只得在《欧洲时报》社逗留数日



眼看着这两天寒潮渐止,郑冠升和卢梏达又要动身踏上新的征程了。每小时15公里,如果一天满打满算骑行8小时,也就120公里,他们将继续以这样的速度途经德国、法国、比利时,预计4月中旬可抵达“自行车王国”荷兰。之后,卢梏达会返回香港,与家人团聚,找女友“箍煲”;而郑冠升则将一路往南,向西班牙、葡萄牙进发。


两人出发前与《欧洲时报》中东欧版部分员工合影


3月8日一大早两人整装准备离开维也纳


两人离开《欧洲时报》中东欧版报社前合影


在手机上看下地图查好路线,就准备向St. Pölten进发了



为什么不找一点赞助?

这样一路可以不必这么拮据,这么辛苦。

很多人都曾这么问过他们。二人回答说,不想被赞助商“绑架”、束缚,如果拿了人家的钱,就必须根据他们的要求设计行程、一路拍照、一路打植入广告,就不自由了。而他们此行的目的,恰恰是为了证明“人是可以有选择的”,人生真的不是只有念完书以后低头工作一个选项。


二人离开维也纳向St. Pölten进发的背影



如果在他们此后的路程上,您有可以帮助到他们的资源,或让他们借宿一晚的住处,欢迎联系他们:


卢梏达

微信号:tat2lo

Facebook用户名:Kok Tat Lo。


郑冠升

Facebook用户名:Cheng Kwun Sing

微信号:Eric_lasing


欢迎关注两人此行专属Facebook小组:追轴生命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周修怡、叛逆姐姐图文报道,部分图片由Facebook小组“追轴生命”授权使用,转载请注明EuroNews。

 欧赛斯国际主题旅行

   

     欧赛斯旅行社是具有欧盟组团和地接双重资质的旅游公司,承接旅行团、公商务考察团、学习交流团、婚旅拍摄、高级私人定制团等...为各国旅游爱好者的旅游、美食、娱乐、休闲等提供咨询和帮助。为大小团队预订各星级酒店、大中小巴士、中西式餐厅、国粤语导游等,食住行玩全套服务;从常规路线特色主题行程公商务考察团我们均细致入微妥善安排。


      匈牙利欧赛斯公司自备豪华九座位旅行车车队及中文司导,专为私人小型团组策划个性化旅游行程,任何行程均是量身定制,专车配华人司导贴身照顾,尊荣私隐。


      匈牙利欧赛斯公司有最专业的员工队伍、最热诚的服务意识、最广泛的配套资源、最优质的导游司机、最合理的公道价格;选择我们,是您最正确的决定。欢迎大家加入我们,共同打造旅欧美好生活。


公司涉及项目:


承接旅行团、公商务考察团、

学习交流团、婚旅拍摄、

高级私人定制团等。


 联系人:张文胜

 电话:+36-30-579-7698
 微信:ZHANG5797698
 E-mail:WENSHENG.ZHANG@TRAVELOASES.COM
 办公地址1102 Budapest Kőbányi út 47/b Hungary
 网址:http://www.traveloas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