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丛林法则的欧洲(之一)--读《欧洲--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小感几则

读书当玩2018-05-15 20:23:41

用两个月多的时间,断断续续的读完了怀化学院借来的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剑桥大学国际关系系专家的《欧洲--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孟维瞻译,中信出版社)。这书,被誉为“完整记录欧洲500年权力争斗的史诗巨著,展现历史背后惊心动魄的权力博弈。”借书的理由,来自于封二这几句话,是我存了已久的读书兴趣与动力:“在欧洲历史中,一直存在着一个核心问题。在世界历史进程中,大部分文明都创造了宏大的政治框架体系,无论是古代中国文化,还是现代美国文明。迅速崛起的帝国王国或共和国自然而然地成为标杆。相反,欧洲却在很长时间内都处于混乱支离破碎,每一位统治者总是通过一小片地域试图统一欧洲大陆。”如果把欧洲城堡、群族、民族、国家比拟作人的话,那么500年的争斗史中,刀枪剑戟与战火硝烟的欧洲,每个人都拿着长矛,准备着枪炮,要么虎视眈眈,要么保家卫国,时刻准备着!

           1

说起欧洲,西方世界,看起来像是世界的定海神针。“谁能控制欧洲,谁就能领导世界。因此,我们奋斗的目标仍然是创造一个统一的欧洲,但是只有德国才能将欧洲联合起来。”(阿道夫·希特勒,1943年)谁能控制欧洲呢?在丛林法则中诞生操盘人。欧洲,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冒险家与丛林法则斗士的乐园。

人类,不止只有丛林法则。

如果说世界方向意义上,从来有两种生存法则。一个是进化论所持的竞争法则,一个是大多数宗教所持的顺生法则。几十年市场后,我们多只说竞争法则,差不多忘了还有更大的顺生法则。

达尔文的进化论,竞争的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放在欧洲,是最典型的。如今,在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中,往往我们只记得这一个法则了。其实,除了竞争法则之外,还有一个法则,叫“顺生”法则。“顺生”的法则,体现在东方的古老文明中。如果我们细细的品味宗教,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都含有“顺生”的本质意义。假若要推出一个典型,我以为标志性的“顺生”法则的代表,是西藏。

为什么说西藏,是“顺生”法则的代表呢?因为在生命禁区严酷的现实面前,藏民的第一生存要义,是“顺”,而不是“竞争”和“斗”。要说,藏民的斗争精神,是无比强悍的。但更应当看到,他们的全部的“斗争精神”,是被“顺生”所包裹的。我很早就与人探讨,西藏的发展方向,是人类的正途。其中的根本方向,是藏民的敬畏天地自然,敬畏人心的“顺生”。

曾经读过两本书,一本是张中行的《顺生论》,一本是印度学者德·恰托巴底亚耶的《顺世论》。张中行,杨沫《青春之歌》里余永泽的原型。年轻的时候,余永则在心目中真是万分不可理解的一个人物。说革命,他不反对,也不赞成,自己就是不革。说美女,林道静这么个好姑娘不娶,在激荡的洪流社会中,苟安一隅去读什么书,做什么学问,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当时,真为杨沫最终没与张中行结合而高兴。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读了好些张中行的书,又看了一些关于张中行与杨沫方面的资料。终是觉得,张中行的路,与杨沫的革命与“争”不一样,是一条“顺生”之路。总括起来,张中行作为个人,他的路更为“宽阔”与“包容”一些。印度学者的那本《顺世论》,多介绍印度的宗教,是对古印度唯物主义的研究。这本书,读了好长时间,生吞活剥,虽然并不得要旨。但也有不少点滴收获。从宗教的发展上看,亦从人类总的发展态势的正确方向上看,“竞争”是工具性方法性的,而“顺世”是方向性和终极性的。

一直以为“竞争”,作为人类的方法论,从本质上讲,不是什么个好东西。但作为“阶梯性动力”而言(也就是人类等级差,永远是人类进步的动力源泉),“竞争”又必然是不可或缺的方法与手段。

“竞争”让人变异,回归兽性。有些企业的狼图腾崇拜,像是在驯兽。在人类共同的利益面前,“竞争”的结果,永远是“机巧”先于“德行”,夺取最大的奶酪。

胡适先生有本书,叫《自由与宽容》。这本书,是个集子,取了这篇文章作书名。胡先生的意思,教人明白:人人为自由作斗争的时候,人人为幸福生活奋斗的时候,退一步,让一筹,留下点空间,大家的“自由”,才可以有个人人“自由”的空间,才不至于在相互间“拐弯抹角”处,被卡住了。从这个意义上理解,宽容大于自由,更大于竞争。正所谓,人类情怀当一句老话:“滋味浓时留一口与人同嗜,径路窄处让一步与人同行。”

说这么多的话,都是读了《欧洲--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之后,派生出的一些感想。当然,有些已经是自己过去的老生常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