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暑期欧洲游-7.25-巴黎-凯旋门,荣军院,圣母院

王毅泉游记2018-05-14 08:54:16

2013年暑期欧洲游-7.25-巴黎-凯旋门,荣军院,圣母院  


      昨天走得太累了,今早就又是睡到自然醒。


       早上大概9点45分,我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今天要去的第一站是凯旋门,我们是乘坐地铁9号线再换乘6号线抵达的:

 


        巴黎凯旋门,即雄狮凯旋门(法语: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位于法国巴黎的戴高乐广场中央,香榭丽舍大街的西端。

        1805年12月,7万3千法军在拿破仑的指挥下战胜了8万6千由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Alexander  I of Russia,1777-1825年,1801-1825年在位)和奥地利皇帝弗朗茨二世(Franz II,1768-1835年,1804-1835年在位)共同统帅的俄罗斯-奥地利联军,因此,奥斯特里茨战役也被称为“三皇会战”。

        该战胜利后,法国的国威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顶峰。为了炫耀国力,并庆祝战争的胜利,在1806年2月12日拿破仑宣布在星形广场(今戴高乐广场)兴建“一道伟大的雕塑”,迎接日后凯旋的法军将士。同年8月15日,按照著名建筑师夏尔格兰的设计开始动土兴建。但后来拿破仑被推翻后,凯旋门工程中途辍止。1830年波旁王朝被推翻后,工程才得以继续。断断续续经过了30年,凯旋门终于在1836年7月29日举行了落成典礼。

 


        我们抵达换乘6号线抵达凯旋门站后,按照地铁站内的通道指示,步行来到凯旋门前,再通过地道来到凯旋门下。凯旋门外面参观免费,要想登顶需买门票,我们持有通票,因此不用排队买票,只需要在售票点领一张儿童的免费票即可。沿着凯旋门内部的旋转楼梯,经历了284级台阶后我们跨进50米高的凯旋门顶层平台,这里也是欣赏巴黎全景的四个最佳观景点之一(其它三个为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和圣心大教堂)。

 


        在欧洲、甚至就是在巴黎,就有多座凯旋门,而拿破仑修建的这座凯旋门是世界上现存的凯旋门中规模最大、同时也是最知名的一座。1806年8月15日,拿破仑在他37岁生日这一天为这座凯旋门奠下第一块基石,以纪念1805年在与奥俄联军(第三次反法联盟)作战时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但是,如同他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一样,凯旋门并没有按他的愿望如期竣工,以等待他的下一次凯旋。这位常胜将军在1815年6月18日遭遇滑铁卢后,再次被流放,5年后的1821年在大西洋的一个小岛上孤独地死去。到1836年7月29日凯旋门落成时,他已经离世15年。拿破仑没能活着从凯旋门经过,去世20年后,法兰西人终于给了他英雄的待遇。他的遗骸被运回巴黎,在凯旋门下为他补办了盛大的葬礼,然后将其安葬到了荣军院。


        登顶之前有个小博物馆,展示了凯旋门的历史。

 



        1806年,法国著名建筑师夏尔格兰(Jean Chalgrin,1739-1811年)受拿破仑委任建造凯旋门,他以罗马的提图斯凯旋门(Arch of Titus)为蓝本进行设计;夏尔格兰去世后,又分别由建筑师Jean-Nicholas Huyot(1780-1840年)在1811-1824年和古斯特(Goust)在1833-1836年继续他的工作,最终工程在1836年完工。

 



        凯旋门顶的平台可以方便游客游览照相:

 



        这是卫星图上看到的凯旋门。

        凯旋门矗立于戴高乐广场(Place Charles de Gaulle,原来叫星形广场,Place de l'étoile)中央,它的四周有12条呈放射状的街道向外延伸,从空中看凯旋门犹如光芒四射的太阳。

 


        下图中,延伸向埃菲尔铁塔方向的是耶拿大街。耶拿大街得名于耶拿会战(Battles of Iena and Auerstedt)。1806年10月,拿破仑统领的12万大军在现今德国境内的萨勒(Saale)与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1770-1840年,1797-1840年在位)率领的11万士兵进行了2场决战,结果是普鲁士军队由于武器落后、战术保守、动作迟缓,死伤士兵4万6千人,几乎全军覆没,总司令斐迪南(Charles II William Ferdinand,1735-1806年)公爵也战死在沙场,而拿破仑方面仅死伤7千人;随后拿破仑进驻柏林,普鲁士王室逃亡东普鲁士,受到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保护。

 


        站在平台上向东张望是笔直的香榭丽舍大街(Avenue des Champs-Elysées),它也是巴黎“历史轴线”的东段。

 


        沿顺时针方向看12条大街,每条大街都有自己的名字和历史意义。

 


        这是香榭丽舍大街反向延伸线是巴黎“历史轴线”的西段-大军团大街(Avenue de la Grande Armée),街的尽头是拉德芳斯大拱门(La Grande Arche de la Défense),那边是巴黎新商务区,现代化的摩天大楼依稀可见。

 


 

 


        我们从凯旋门顶上下来,可以看到雕刻着朵朵花瓣的凯旋门中央穹顶:

 


        拱门的墙壁上刻有660个法国大革命时期逝去的军人的名字,其中558名是法兰西第一帝国(First French Empire,1804-1815年)时期的将军,下方有横线的代表的是战死在疆场上,整个铭刻工程到1895年才完成。

 


        凯旋门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无名烈士墓(Tomb of the Unknown Soldier from World War I),它建成于1920年的“停战纪念日”(Armistice Day)。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协约国与德国签署的停战协议在1918年11月11日11点生效,将该日定为“停战纪念日”。无名烈士墓的地上刻着“ICI REPOSE UN SOLDAT FRA?AIS MORT POUR LA PATRIE 1914–1918”,意为“这里长眠着一位为祖国捐躯的法国士兵 1914-1918”。每天晚上6点半题字上方“永不熄灭”的火焰将被点燃,它也是欧洲第一盏“长明灯”,后来也被用来代表二战中的无名烈士。据说火炬曾被一名醉汉撒尿滋灭过,那是在1998年世界杯决赛时,法国队以3:0战胜巴西队后,支持巴西的墨西哥球迷喝醉了撒酒疯,冲着火炬撒尿,把它浇灭了。

 


       这是面向拉德芳斯方向的凯旋门一侧的门洞左边的Antoine ?tex的作品《1815年的和平》(La Paix de 1815):

 


        合影:

 

        再来一张,多美的蓝天,多美的凯旋门:

 


*********************************************************************************


        离开了凯旋门,我们乘坐地铁1号线换13号线,前往荣军院:

 


       荣军院(法语L'Hotel des Invalides),全称为荣誉军人院,又名“巴黎残老军人院”。是法兰西“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的建筑。1670年2月24日路易十四下令兴建一座用来安置他的军队中伤残军人的建筑,从此荣军院“应旨而生”。在建成之初被当时欧洲众多国家群起效法。从1674年10月荣军院接受第一位入院的军人起,在17世纪末时曾有约4000名军人以此为家。现如今,这座荣军院依旧行使着它初建时收容安置伤残军人的功能。它同时也是多个博物馆的所在之地。


        我们从北院门进入:

 

        荣军院的建筑北门:

 

        我们在北门的售票点,花6欧元租借了中文讲解器,并且领了一张儿童免票券,然后进入荣誉庭(Courd'Honneur),这里可以看到圆顶教堂的金顶:

 

        荣军院的荣誉庭展示了一组罕见的60座铜制法国古典大炮,它们是军事博物馆炮兵部队收藏的珍品:

 

        荣军院的地图:

        荣军院从建成之初,开始行使它接待军人的功能后,很快就又被赋予了博物馆、陈列馆的功能:1872年建成了炮兵博物馆,1896年又成立了军事历史博物馆。后来在1905年两馆合并成为现在的法兰西军事博物馆。博物馆展示了世界各地的军事战术、技术和战争历史,展品非常丰富,达50多万件,是世界上最大的三大军事博物馆之一。


        我们这次主要是看了古代展览馆、拿破仑墓(新教堂)、圣路易教堂(旧教堂)、近代展览馆,而忽略了世界大战纪念厅,主要是时间不够多了。

 

        我们这次先后看到不少军人也在参观这里,感觉像是军校组织学员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我们先从西侧进入古代展览馆部分:

 

        一排滑膛枪:

 


        各式铠甲:

 

       马上长矛比武是中世纪最为兴盛的活动,所以也催生了相应盔甲的产生。和步兵作战盔甲相比,马上比武所用更为沉重,在颈部有特别的防护,右胸也制有专门的架托来更好的支撑长矛的重量。一套完整的盔甲中同时也包含了战马的部分。

 

       部分盔甲带有多配件,可以更换组合来满足不同的用途。图中的这些套多臂多腿,看上去很像变形金刚。

 



        兽形盔的一个附加作用是震慑对手。所以纹饰是否精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制作工艺。下面这件GiovanniPaolo打造的兽形盔将鳞片、兽齿以及鼻部的褶皱都生动地刻画出来,与护面甲上的图案形成了组合效果。

 


        各式手枪:

 

        各式长枪:

 

        各式火炮:

 


        这门炮够大的:

 


        各式铠甲的配件和佩剑:

 

        除了单品展览之外,这里还模拟中世纪的风貌,建了一个含有2500余件藏品的军械库。这里也有少年用的小型盔甲,看来在中世纪时真的有童子军参加战争。

 


 


        各式刀具:

 



        在冷兵器时代,弩由于对使用者要求较低,并且具有较远的射程和强大的杀伤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受到各国军队的青睐。甚至在火器普遍使用的前期,一些士兵依然携带弩参加战斗。一些制作精良的弩,在有经验的士兵手中,无疑就是冷兵器时代的狙击枪。连赫赫有名的狮心王理查德也是命丧在弩箭之下。各式弓弩:

 


       在游览中还看到了非法国本土的战甲。首先是大家极为熟悉的龙袍,据说是当年乾隆阅兵的时候所穿。可能是在英法火烧圆明园的时候被掠夺来,看了让人感慨万千。

 

        出了古代展览馆,庭院连廊处的旧式坦克。走廊上摆放着战争中缴获的各种兵器,这些今天我们看来破旧不堪的铁疙瘩,在几百年前代表了一个强大的法兰西帝国。

 

        我们来到荣军院的南侧,前往圆顶教堂。

 


        巴黎荣军院新教堂即恩瓦立德新教堂,位于巴黎塞纳河南岸杜尔维勒大街与塞纳河之间,它是路易十四时期军队的纪念碑,也是17世纪法国最完整的典型的古典主义建筑,巴黎市内最大的教堂之一。

        新教堂接在旧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圣路易教堂)南端,使其摆脱了旧收容院建筑群而向南呈现在宽阔的广场和林荫道之前。由于采用了正方形的希腊十字式平面和集中式体形,鼓座高举,穹顶饱满,所以成了该地区的构图中心。


 

        穹顶分三层,外层用木屋架支搭,覆着铅皮,外观略呈抛物线状,顶上加了方位扭转45度的采光亭,以角柱居中朝前。中间一层用砖砌,最里面一层是石砌的,直径27.7米,正中有一个直径约16米的圆洞,从圆洞可以望到第二层顶上画的耶稣基督像。在第二层穹顶的底部开窗,把画面照得比内层穹顶亮,造成寥廓的天宇的幻象。这是古罗马万神庙穹顶的圆洞同意大利巴洛克式教堂天顶画的结合,构思巧妙,以后流行很广。这个穹顶是17世纪宗教建筑最突出的成就之一。

 


        教堂内部明亮,装饰很有节制,全是土黄色的石头构件,没有外加的色彩,单纯素约的柱式组合脉络分明,表现出严谨的逻辑性,这是古典主义的“素描”式形体美的实践。

        穹顶覆盖下的空间由等长的四臂形成希腊十字,四角上是四个圆形的祈祷室。后来在穹隆正下方增修了深6.1米、直径12.8米的下沉式墓室,陈放着拿破仑的石棺材。

        新教堂立面紧凑简洁,儿何性明确,穹隆顶端距地面106.5米,庄严而和谐。中央两层门廊的垂直构图使穹顶、鼓座同方形的主体联系起来。门廊中央开间用双柱,与鼓座呼应,鼓座的倚柱又与穹顶的肋呼应,造成向上的动势,集中到采光亭尖尖的顶端。外形的处理采用了巴洛克手法,如断折檐部和倚柱。穹顶表面的12根肋之间,有铅做的“战利品”(武器、旗帜等浮雕)做装饰,全部贴金,十分华丽。这是巴洛克的“绘画”式色彩美的实践。

        一进门,最吸引眼球的, 就是这个穹顶:


 


        大厅正面前方是一个装饰精美的祭坛。祭坛背后的玻璃之后就是旧教堂。

 


        荣军院的整体模型。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圆顶教堂内:

 


        荣军院里最著名的, 就是以下面这个石棺为中心的拿破仑墓。里面长眠的,是那位举世闻名的传奇人物 ---拿破仑·波拿巴。

 



        拿破仑 1769 年出生,1804 年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1815 年 6 月,他在滑铁卢战役中大败,被流放到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上,1821 年 5 月 5日病逝。

        他的遗体先是葬在圣赫勒拿岛“天竺葵”山谷中,以后,法国政府多次与英国交涉,要求取回拿破仑的遗骸。1840 年 12 月 15 日,在隆重的仪式中,拿破仑的灵柩通过凯旋门,安葬在塞纳河畔的荣军院里。这是因为他曾留下遗嘱:“我愿我的身体躺在塞纳河畔,躺在我如此热爱过的法国人民中间”。

        拿破仑墓分上下两层。上层环边分成 6 间圆阁,分别安放拿破仑的两个兄弟、一个儿子和 4 位元帅的骨灰瓮。下层是用大理石建造的圆形墓穴,深 8 米,拿破仑的棺椁就放在中央。

        拿破仑的墓室经过 20 余年的施工才全部建成,所用石料是从俄国运来的,光采集、运输就耗时 1 年,后经切割、雕刻、打磨,历时 2 年才制成外椁。整个石结构的墓室设计得庄严肃穆,曲线与直线相交,色彩低沉凝聚。


 


        拿破仑灵柩是一具大型赤紫色斑岩石棺椁,底座是青灰色的云石。石棺椁内还有 6 层棺,从里至外,依次为白铁棺、桃花心木棺、两层铅棺、乌木棺、橡木棺。拿破仑的遗骸放在最里面。在棺椁周围大理石上刻着拿破仑的遗嘱。

 

        四周墙壁上刻有 12 个胜利女神的浮雕像,每个雕像代表一场光辉的战役:

 



        墓室里,拿破仑二世的雕像。一个短命的继承人。

        佛朗索瓦·约瑟夫·查理·波拿巴(Napoleon II,Fran?ois Joseph Charles Bonaparte,1811年3月20日 - 1832年7月22日)1809年底,拿破仑与无法给他后嗣的皇后约瑟芬离婚,并于1810年3月同奥国公主玛丽·路易丝结婚。1811年,路易丝生下一男孩,封为罗马王,即拿破仑二世。拿破仑二世乃是拿破仑一世(拿破仑·波拿巴)与他的第二位皇后玛丽·路易莎之子,生于杜伊勒里宫。他出世后即被封作“罗马王”,为拿破仑一世法兰西第一帝国皇位的继承人。由于身患肺结核,拿破仑二世身体状况一直很差,于1832年在维也纳去世。


 


        路易·赫伯特·贡萨伏·利奥泰(Louis-Hubert-Gonzalve Lyautey,1854年11月17日-1934年7月27日),法国政治家、殖民军人、法国元帅。是关于殖民主义具有传播文明的优点的忠实信奉者。生于南锡。1873年人圣西尔军校。1900年指挥南方法军征服马达加斯加岛。1904年在阿尔及利亚任艾因塞弗拉军分区司令。1910年任军长。他在1912-1925年把摩洛哥建成法国的保护国。1916年回国.任陆军部长。1921年重返摩洛哥,晋升元帅。1925年春他在塔扎击溃了阿卜杜勒·克里姆的里夫共和国起义军的推进,但由于和巴黎的左翼政府的争端,导致亨利·菲利浦·贝当接替他成为驻摩洛哥法军总司令。他与9月5日辞职,退居摩泽尔河的托雷。撰写回忆录,并任男童子军的保护人。晚年的利奥泰曾呼吁所有法国人读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以提高警惕。1937年7月21日卒于该地。

        利奥泰 具有复杂的个性,性格和蔼但骄傲,精力充沛并善于思考。他对具有官僚作风的陆军当局持有异议。他是一位有洞察力的战略家,深知殖民战争的政治性,以及公众持续支持海外扩张的价值。

 



        斐迪南·福煦,法国元帅,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几个月协约国军总司令,公认是协约国获胜的最主要的领导人。一战爆发后参加了多场战斗。在取得一系列胜利后被任命为北部集团军司令,并一直任职到罗伯特·内维尔接替约瑟夫·霞飞出任法军总司令,之后被调往法军总部。1918年被任命为协约国最高司令。1918年代表法国在贡比涅森林签订对德停战协定,后又在巴黎和会上发挥重要作用。生平有不少著作,曾提出胜利在于意志的观点,后来认识到军队新装备和机械化程度具有决定性作用,强调歼灭思想和集中优势兵力原则。著有《战争原理》、《战争指南》等。

        1921年拿破仑逝世100周年纪念会上,他曾在拿破仑墓前做过演说,称拿破仑建立的赫赫武功超越亚历山大大帝、汉尼拔大将和凯撒大帝,同时也指出了拿破仑所犯下的错误。演说中最荡气回肠的是最后一段“陛下,请安息吧。你英灵未泯,你的精神仍然在为法兰西服务。每次国家危难的时刻,我们的鹰旗依然迎风招展。如果我们的军队能在你建造的凯旋门下胜利归来,那是因为奥斯特里兹的宝剑为他们指引了方向,教导他们如何团结起来带领军队取得胜利。你深刻的教诲,你坚毅的努力,永远是我们不可磨灭的榜样。我们研究你的言行,战争的技艺便日益发展。只有恭谨地、认真地学习你不朽的光辉思想,我们的后世子孙才能成功地掌握作战的知识和统军的策略,以完成保卫我们祖国的神圣事业。”

        如今,福煦在这里追随着他的陛下。棺上简洁的青铜雕塑也表现了他不愿追求浮名的本性。


 


       亨利·德·拉图尔·奥弗涅,蒂雷纳子爵(Henri de La Tour d'Auvergne, Viscount de Turenne,又译为杜伦尼)。法国大元帅。

 


        拿破仑的哥哥,约瑟夫·波拿巴的墓。拿破仑的兄弟们其实都属于鸡犬升天类型的,能力与拿破仑实在没法比。如果拿破仑不用他这些兄弟,也许还不至于失败。

 


        离开了圆顶教堂,我们绕到了其后面的圣路易教堂。

        圣路易荣军教堂是由年仅30岁的建筑师朱尔?阿杜安?芒萨尔设计建造的。他为这座教堂设计了一个巨大的圆顶,高110米。教堂的建造工作开始于1679年,27年后才得以完成。在1989年的维修中,10名镀金工人用传统的方式,使用了多达555000片金箔将它的穹顶装修一新。

 



 

 

        教堂的后部有一个巨大的管风琴。

 


        我们来到东侧的近代展览馆。这里展示着从路易十四到拿破仑三世时期的各种军事装备及各次战役的声光演示。


        某位将军的肖像:

 

        军服:

 

 


        大炮:

 

        护具:

 


        又是一位将军:

 

        200年前的欧洲地图:

 

        长短枪:

 


        各式勋章:

 


        刀具组合:

 


        军服:

 


        拿破仑一世的肖像画:

 


        马具:

 


        军服:

 


        这间是4位元帅的骑马蜡像:

 

        我们在荣军院,里面前后一共两个多小时,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15点半了,再来跟荣誉庭的大炮们合合影:

 


 


        从荣军院的北门出来,留影:

 


        荣军院北面全景:

 



**********************************************************************************


        从荣军院北院门出来,正对着的就是亚历山大三世桥。


        亚利山大三世桥坐落在风光明媚的塞纳河上,于1896 年10 月7日由沙皇尼古拉二世和当时的法国总统佛朗索瓦 - 萨利 - 福尔奠基,于1900年巴黎世博会时完工。为不影响两岸景观,桥的拱起弧度压得很低。整个大桥雍容华贵,金碧辉煌。它是由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作为法俄亲善的礼物,捐赠给法国的,并以尼古拉二世的父亲亚历山大三世名字命名。大桥将两岸的香榭丽舍与巴黎荣军院广场连接起来。桥上的灯具由小爱神托着,寓意性的海长形象构成大桥装饰的主题。左岸两座立柱上,有代表文艺复兴时期与路易十四时期的法国标志。右岸两座立柱上,有象征古代法兰西和现代法兰西的标志。

 


        从艺术的角度来说,亚历山大三世桥无疑是一个世界级的艺术珍品。大桥两端入口处有 4 座高达 17 米的桥塔,每座桥塔顶端都塑有分别象征科学、艺术、工业与商业的金色骏马雕像。它们即使在阴雨的天气里也都金光闪闪,富丽堂皇。

 


        桥塔的下方安置了代表法国不同时期的雕像,右岸雕像分别表现中世纪法国和近代法国,左岸雕像则代表了文艺复兴时代的法国和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

 


        亚历山大三世桥的名片:

 

       大桥两旁建于扶手柱子之上的 32 盏烛架灯饰,秀丽妖娆。其中立于两端桥头各两边的四盏大型灯饰,其灯台柱上各有四个栩栩如生的爱神小天使守护着,代表了法国十九世纪末建筑艺术的精美。

 


        桥北侧的大皇宫:

 

 


        海神:

 


        向东可以看到塞纳河上的下一座桥:协和桥,是位于协和广场和波旁宫之间的桥梁,昨天我们从那里走过的。

 


        我们下桥走向RER-C的车站,回头再拍一张:

 



*************************************************************************************



        这时的时间是下午十六点二十几分,我们计划去巴黎圣母院,巴黎圣母院本身不需要门票,登顶是要票的,通票可以用,不过后来我们还是没能在登顶时间截止前抵达,一方面是由于我当时没仔细看登顶的截止时间,更主要的是RER-C线因为维修而局部绕行。

        这是我原计划的线路,从荣军院到圣母院乘坐RER-C线,仅两站即到:

 


        但我们进入RER-C线车站后,才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部分线路在维修,因此不得不绕了一个大圈,乘坐13号线换乘10号线:

 



        这是后来我在巴黎圣母院附近的10号线车站拍的,从2013年7月15日~8月17日局部线路关闭的告示:

 

*****************************************************************************************


        我们抵达了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法语: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Paris;直译为巴黎圣母主教座堂)是一座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西堤岛上的天主教教堂,也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约建造于1163年到1250年间,属哥特式建筑形式,是法兰西岛地区的哥特式教堂群里面,非常具有关键代表意义的一座。

 

        教堂的第一颗基石是1163年奠下,属于唱诗班席结构的一部份,开工后教堂的修筑速度非常快,因此在1182年教皇的使者献出了新的祭坛之后,圣母院的基本功能算是大致成形。一直到这阶段后,工人们才开始将旧的教堂拆除(中古时代,旧教堂并不会在新教堂起建初期就拆除,以延续教堂日常的宗教性运作)。之后圣母院一共更换了四位姓名不可考的建筑师,逐渐的将哥德式建筑招牌的肋拱式大跨距穹顶完成,教堂双塔造型的正面(Fa?ade)一直到进入13世纪以后、在第三任建筑师的手上才动工,并在1220年代时,由第四位建筑师与舱顶部分接合、一同完成。

 



        巴黎圣母院的玻璃窗是阴森森的,仿佛让你迎面袭来阵阵寒意;巴黎圣母院的玻璃窗又是五彩斑斓的,让你在黑漆漆的人生路上又能期盼到色彩。 巴黎圣母院的看点不少,而一道道造型和花色各异的玻璃窗,无疑是这里最靓丽的风景。

 

 

 

 

 

 



 

 


        原本哥德式建筑在钟塔的顶端,还会设计有尖塔在其上,但因为尖塔的工程难度过高,在法兰西岛地区的这么多座哥德式教堂中,实际上将尖塔完成而且没有在之后毁坏倾倒的教堂,数量极少。圣母院虽然在刚开始时的确有计划要兴建尖塔,但却没有付诸实行,因此从某个角度,我们可以说纵是过了几百年,圣母院仍然一直处于未完工的状态,虽然实际上后人并没有真的想将这部分原案补建上去的打算。

 


        巴黎圣母院不但是世界上哥特式建筑中最庄严、最完美和富丽堂皇的典型,而且是巴黎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地方,这大概和大作家雨果的著名作品《巴黎圣母院》有关。小说中,美丽的吉普塞女郎艾丝米拉达和善良的“钟楼怪人”卡西莫多演绎了一段美仑美幻的故事,而这座建筑则是这种真情的见证。它不仅以其庄严和谐的建筑风格著称,而且因其内部有关《圣经》故事的雕刻和绘画及彩色玻璃装饰等而引人入胜。

 


*******************************************************************************************


        离开巴黎圣母院,我们步行回到10号线车站,并在沿途买了冰淇淋和明信片。

 

 

        乘坐10号线转9号线,回到st.cloud地铁站,出站后,我们又来到IDIL超市: 

 

 

 

 

 


        走回酒店时,在路口对面的家乐福CITY店买了依云,0.59欧一升!

 

        今天回来的时间算是早的,现在时间是20点多,我们自己烧晚饭吃:

 

 

 

 

        夏天,巴黎,晚上21点07分的天空:

 

        这几天吃的酸奶和哈根达斯:

 

        今天相比不算太累,我们大约22点多开始睡觉,明天要准备前往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