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 | 成长的“岩”,自己攀:在新西兰“长大”

新东方英语2018-05-15 20:14:54


  “天很蓝,空气很好,英语是官方语言。”最初激起我出国念头的就是来自我们学校国际交流处戴老师对新西兰这句轻描淡写的描述。带着提高英文水平的初衷,我在“交换生”项目一栏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从此迈向了留学之路。


申请——自己做


01


优秀的口语成绩、良好的心态,再加上老师的推荐,我自信地认为学校会出面为我的新西兰留学铺平道路,但在我再次见到戴老师,向他咨询有关交换生的事宜后,我的自信心就灰飞烟灭了。戴老师直入主题,说:“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上网找到相关的申请条件要求,并把所需的申请材料准备好。等办完所有的公证后,我负责帮你给新西兰的东部理工学院(Easter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写推荐信。他们答应录取你的话,会给你发来录取通知书,到时候你就带着所有的材料来我办公室,我帮你把你的材料寄去移民局申请签证。”我听得一头雾水,表面上却只能假装明白强点头。什么申请条件?什么材料?什么公证?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以来,这些无关考试、无关学习的东西都是父母为我准备好的,我一直以为交换生项目的流程是报名,考试,然后出国。

拿起电话想要给爸妈打电话,问该怎么办,可一想到自己曾在他们面前夸下海口,说只要我报名就能出国,我就又把电话放下了。我决定不再依赖父母,硬着头皮自己着手办这些事情。一开始,我不知道去哪里找申请条件要求,后来搜索了许多留学网站才发现,不管去哪个国家留学,只要上该国的移民局网站或大使馆网站就能查到相关信息。这次我要申请的是学生签证,我便在新西兰移民局网站上点“Applying for a student visa”一栏,下面很快出现了申请所需的事项清单:填好申请表,办好护照,有经济支撑证明,有学校的入学通知书,达到当地健康标准,写一份个人申请陈述。

这个清单所列的事项看起来好像不难,办起来却不简单。我知道我不能再轻“敌”了。我着手申请时已是5月份,所申请学校的开学时间是7月份,时间很是紧迫,如果开学了签证还下不来,我就去不成了。我可不能因为签证问题白白错失了这个留学的大好机会!有了坚定的信心,我开始做申请计划。我把申请要办的事项一一列在纸上,完成一项就划掉一个。首先,做申请过程中花费时间比较长的事情:办理与经济承担人的关系公证(大概需要15个工作日)和办理护照(需要十个工作日左右)。接着,做申请过程中有难度的事情:写个人申请陈述和办理父母经济收入证明。幸运的是,由于我是交换生,保证金的金额比较少。最后,还得考虑一些相当烦琐的事情,比如机票、住宿问题。由于计划做得好,所有的证件齐全后,我们学校帮我写了一份加急的说明,结果签证材料寄到新西兰大使馆驻北京办事处后不久我就顺利拿到了签证。“Congratulations on your successful application!”(祝贺你申请成功!)收到签证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成功了!



迷路——自己问


02


7月份,我在新西兰小城纳皮尔开始了我全新的留学生活。我一边为学业忙碌,一边努力适应这里的生活。跟国内不一样,在新西兰,商务区和住宅区是完全分开的,住宅区里分布着的许多房子在结构和外貌上都很相似,若对此地不够熟悉,基本看不出区别来;而且,这里的道路多且都是小路,刚开始走进去就像走进了迷宫一样。于是,没方向感的我第一天放学回家就找不到路了。地图在手,却就是分不出住家的具体方位。怎么办?没有电话,又没有车,只好想办法问路了。

和我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个国际学生,我们不停地找人来问,可是怎奈这地方地广人稀,问了仅有的几个行人,都没问出结果。天已经渐渐黑下来,行人也越来越少。我心里干着急,却也没有办法。我们继续胡乱走着,这时忽然看见前面有个男子正在花园里摘橙子。一看有个人,我也顾不上英语能不能说标准了,马上跑过去。“Excuse me?How can I get to this place?”我指着地图问道。没想到那个男子一看就惊讶地说道:“Oh! It’s a bit far away from here, and it’s getting dark now. I think I’d better drop you home.”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已麻利地去车库把车开了出来,俨然一副“热诚为人民服务”的样子。他催我们赶快上车,然后驱车绕了几条小道,就把我们安全送到目的地了。下车后,那个男子又迅速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几个又大又黄的橙子,说橙子很甜,让我们拿回家吃。他的热心再次把我震住了:哪有人做了亏本生意还倒贴的啊?我们谢过他后,回到了家。不过我却很久都没回过神来,Kiwi (新西兰人)真的太友好了,而后来我才发现,这样的Kiwi其实到处都是。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每天出门都会有人笑着跟我说“Hello”,每天都会有人给我介绍他们国家的风俗习惯,每天都会有人帮我解决学习上的难题,一切困难在友好的氛围里变得很简单。这个国家给我的感觉一点都不陌生,我反而觉得它很亲切。像书里说的“culture shock”,我在这儿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生活——自己来


03


都说能力是逼出来的,这话一点都不假。在国外生活,一切开销都很大。当我切身体会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将打工正式列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周末到农场帮农场主剪葡萄枝。新西兰是个农业国家,听寄宿家庭( homestay family)的父母说,其实农民才是最有钱的。我所在小城纳皮尔盛产葡萄酒,于是我有机会到葡萄园里当了回农民。不做不知道,一做才发现农民可不是好当的。我每个周末都要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六点,中间只有一个小时休息、吃饭的时间。没怎么吃过苦的我为自己能“自给自足”兴奋不已。农场主人很好,没有硬性要求我们一天剪多少,做够时间我们就能下班了。我第一次领工资时更是狂喜不已,两天工作换来144新西兰元,够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了。我激动地把100新西兰元交到了房东手上。

开始打工之后,我认识了更多的人,交际圈扩大了,同时也体会到独立的艰辛和快乐。那个时候的我打工和学习两不误。学习是学生最重要的任务,而工作却是体验国外生活最直接的途径,同时也给自己创造了发展自身各方面能力的可能性。

不久,我就得到了第二份更有意思的工作:跟“德国老板”史蒂芬卖比萨。我工作的地方不是一般的比萨店,而是一辆特制的比萨车。史蒂芬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改装了小卡车,在车后嵌入一个大烤箱,靠木材生火,这样小卡车就变成了流动比萨店。每次有人开派对或演唱会都会请他到场卖比萨。跟着他,我到过纳皮尔附近许多城市,每次卖东西时还可以和客人聊天,从而借机学到了许多地道的表达。新西兰人都非常热爱休闲的生活,周末的闲暇时间基本都在户外度过,有时候在一片草地上摆个音响,大家就可以跳舞欢歌一整天。有了这份工作后,我的交际圈子大了起来,史蒂芬不仅是老板,也是朋友。有空的时候,我还会教他的孩子学中文,和他们一家去爬山,这都是接触当地文化的好机会。经济上的相对独立,让我自己增添了许多独立感,而生活的丰富也让我觉得充实起来。


旅游——自主行


03

新西兰的风景很美,住在这里一直有住在画里的感觉。假期到来时,我决定用打工挣来的钱好好犒劳自己一番。出去旅行!有了出游的想法后,便和有旅行打算的同学们聚集在一起开会,讨论旅游计划。但没想到,做这个旅游计划就像平时做小组项目一样,可没那么简单。由于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一开始我根本没办法听懂他们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还要一边打手语,一边讨论。好在几次“会议”协商后,志同道合的人终于各自组成小组。这下我们的旅游计划会议才进入正轨。新西兰分为南岛和北岛,两个岛的景色大不相同。我们组的意见是走南岛主要城市:皮克顿—纳尔逊—西港—格雷茅斯—库克山—达尼丁—皇后镇—基督城。我们一行五人,正好租一辆车,先开车到首都惠灵顿,然后坐渡轮到南岛。做好大概计划后,我们又分工订房间,订渡轮票,并分配好每一个城市要停留的时间。

跟国内的组团旅行不同,我们的旅行是真正的自助游,就连旅行期间的饭菜也是我们自己在旅馆做的。我们途中住的一般都是青年旅馆,旅馆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助的。旅馆配备有厨房,大多数旅行者都是晚上自己下橱,然后和别的旅行者围在一起进食,吃剩的东西就包起来写上自己的名字放到冰箱或者储物柜里。我们一起出行的有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新西兰人,于是吃饭的时候就是五花八门:今天吃中国菜,明天吃日本菜,后天吃韩国菜。有时候大家兴致上来了就一人做一盘,每天都是国际宴。而我的厨艺也在旅行中不断见长。

完成在新西兰的这次自助旅游,我兴奋不已。我收获的不仅是沿路的薰衣草、夏天的雪山、清澈的无法形容的湖水和照片都收不进去的美景,还有那些旅客们的笑容、每天变换的国际美味以及在旅行中培养出来的国际友谊。


04


1





回归——收获成长


回国后,朋友们都会问我:你去留学究竟学到了什么?提高了英文水平吗?是的,不过这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也许很多留学生都经历过酸甜苦辣,都经历过孤单寂寞,但是到现在我才知道,只要足够坚定,这些都会变成我们成长中收获的最好的礼物。可以说,我是在新西兰“长大”的,因为在那里,遇到困难的我,只能选择一条道路——自己跨过去。就像电影《乖乖女是大明星》(Hannah Montana: The Movie)里说的那样:“Life is a climb, but the view is great!”(生活就像在攀岩,而沿途的风景很美。)在新西兰,我自己攀过了成长的“岩”,过程不容易,但沿途遇到的一切,都很美。



作者简介:Leah,曾为南宁新东方学校国内部优秀教师。大学期间曾作为交换生赴新西兰学习,并在新西兰地方电台担任嘉宾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