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小堇去欧洲】欧洲印象之初到英国

山石榴2018-10-22 10:46:49


欧洲印象之初到英国
文/小堇

初到英国,忍不住惊呼,因为风景实在太美。

在阿姆斯特丹机场,看到天空高远,雪白与浅灰色的云一团团一簇簇,便惊讶于这夏日的高空仿佛秋天。

机场里的人很多,却并不嘈杂,远没有中国公共场所的热闹。在飞往纽卡斯尔的途中,看到机翼下湛清的海水和涌着细碎浪花的白色海岸线以及水面上拉着长长的白线飞快远行的船,飞机和大海之间漂浮着大朵的白云,像是满天绽放的纯白色花朵,就觉得美不胜收。可是当飞机越飞越低,纽卡斯尔的田野和土地迎面撞上来时,腼腆的小堇同学忍不住用自己会的为数不多的英语单词对邻座的英国中年帅哥说:Hou beautiful!那帅哥微微一笑说,beautiful。

一片片绿地,就像一块块裁剪整齐的毛茸茸的绿毯,在大地上铺展开来,绿得逼你的眼;植物不同,绿的颜色又深深浅浅,不同的绿组合在一起,从高空俯视,美得令心跳加速,更何况还有大片大片小小的黄色花朵在这一片铺天盖地又整齐有序的绿色上恣意绽放呢?

入关很是费了一些劲儿。本来机乘人员在飞机降落前发过一次入境卡,但因为语言不通,小堇也忘记了小薇说的要入境卡的事儿(都是被风景迷昏了头),看有些人没要,自认为这是推销物品优惠卡的,小堇同学也坚决地说no。入境时,看到很多人排着队哗啦哗啦就进去了,小堇同学就排在了后面,完全忘了小薇说的不能走欧盟标志的通道。稀里糊涂走进去,被一个女士拦住,叽里呱啦说了一阵子英语,小堇同学微笑着把写有“I can't speak english”的纸出示给她。其实这句话小堇同学会说,而且会说小薇让她说的每一句话,比如我不会说英语,我到英国来是探望我的女儿,她在杜伦大学读书,她的住址是……但是你如果很流利地说那么多,再说你不会英语,人家会不会相信?所以干脆就一句不说了。那女士一看,笑了,带着小堇去拿卡,然后看到一个中国男孩,就叽里呱啦和他说了一通,就去给小堇拿笔。小堇问那男孩,你会说中文吗?他说会。小堇乐了,有着看到亲生儿子的愉快,对正蹲在地上填入境卡的他说,我不会说英语,填表不会的地方就请教你。男孩是纽卡斯尔大学的学生,刚从欧洲旅行回来。其实这个表小薇也填好后给小堇同学发了一个样本,她就收藏在手机里,可是现在也忘了。签证官看完表,就开始讲英语,小堇赶紧把那张写着英语句子的纸递上去,他一看,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聪明的小堇同学赶紧拨通小薇的手机递给他。他哇啦哇啦和小薇说了一阵子,然后放行。

经过周折拿到行李箱,一到出口就看到了小薇。

一出机场,就被满眼郁郁葱葱的植被惊呆了。是的,满眼!道路两旁,全都是树,是开着白色和粉色小花的高大灌木一样的树,还有各种高大乔木。天气阴沉,但空气清新洁净,且充溢着淡淡花香。树下,又恣意生长着高高低低的小树和灌木,再下面就是盛开着的黄色小花。一切都是那么自由,那么随意,完全是按着自己的兴致放肆地生长。生长本身,昭示着这片土地的自由。

空气寒凉,气温应该不会超过15度吧。英国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冬暖夏凉,降水充沛,全年温差不大。但在炎炎夏日有这样的凉爽,却是小堇始料不及的。实在忍不住了,赶紧拿出厚外套穿上。


地铁比较短,只有几节车厢,仿佛加长版的公交车。里面全是软座,就连站立靠着的栏杆,也包裹以海绵软布。乘客很少,刚上去时只有小堇和小薇两个人。后来又陆陆续续上来几个人,全不是中国地铁上的拥挤。上来的人安安静静,坐着,或者就算有座也干脆站着,因为也没有几站路。这个地铁基本上都是在地上运行,所以就任由路两旁的自由生长的植被刷刷地向后掠去。


到了纽卡斯尔火车站。火车站不是很大,自己刷票进去,票上没有乘车时间,就像坐地铁一样,你可以选择你最合适的时间上车,因为火车二十分钟半个小时的就一趟,而且如果买往返车票,第二张差不多是第一张票价的一半。火车依旧是老式火车,咣当咣当地开过来了。下车的人自己打开车门下来,下面的人上去,没有火车工作人员。上去之后,随便找个座位坐下。车厢里很安静,几乎没有人说话。在英国,有专门的无声车厢,可以买票乘坐。因为人人低声细语,所以声音一向柔和的小堇同学用在国内的声音分贝和小薇讲话,常常被小薇制止,说,小声点儿。

是的,小声点儿,不要影响别人,因为这是公共场所,没有人会为你大声刷存在感买单。人要有一点儿公德意识。而我们常常忽略这一点,总是自己先舒服了再说,别人的利益来不及顾及。有时候想,我们总是大声地惊扰这世界,是不是我们本身既缺乏自信,又无比孤独,所以我们需要制造声音来和自己作伴,或者通过声音来宣告我们的存在。小声说话,是不是也算得上一种自信?

不过15分钟的火车,小堇同学就花了8.6镑,相当于人民币85元左右,所以觉得英国交通真贵。其实如果不计算汇率,英国交通还真不算贵。英国人赚的就是英镑啊。就像电话费,中国移动打英国,一分钟1.99元,而英国打中国,一分钟只要0.02镑;上网费,几个小时的4G流量上网,英国只用了不到8MB,若是用中国移动,差不多要四五十MB了。 


火车经过泰恩河时,天空阴沉,空气寒凉,河水汤汤,两岸茂密的多种植物混在一起郁郁葱葱,有着要长疯的节奏,有着蛮荒的模样,让小堇不禁想起英国小说中的荒野,甚至想起呼啸山庄,想起希刺克厉夫,虽然故事发生在约克郡。

到处一片绿色。柔和的绿地上有大群牛羊在悠然吃草。红砖房舍,一般都是两三层高,顶部隆起,有些像中国民间的瓦房。


远看绿树红房,很是漂亮,洋溢着一种田园牧歌似的悠闲与美好。而且房舍稀疏,绿地面积广阔,让人可以痛痛快快地呼吸,有一种扫除逼仄的舒畅。但是走近了,却发现很多房子真的很旧,在中国可以被拆迁好几回了。可是,也正是由于这些房子,纽卡才是纽卡,杜伦才是杜伦。

说它们是城市确乎不大恰当,说是小镇更合适。悠闲自在,外界的喧嚣与我关系了了。人若安于这种生活,就能享受到这种生活提供给你的环境和心境。小薇一提起杜伦,就喜欢说我杜村如何如何,其实看英国的小镇,的确就像中国的村庄。只是这村庄更干净,更自由,生存的空间更大。

欧洲的很多城市,其实就是一个小镇。

英国在实行夏时制。因为纬度高,夏时制的晚上十点天才会黑,但是英国的商店,大多下午五六点钟就关门了,一到周末,很多商店都不开门。挣钱总是有节制的,永恒的是生活。赚钱是为了生活,但生活决不仅仅是赚钱。

纽卡斯尔和杜伦的马路都不宽,一般都只有两车道,想超车都不可能,且有些路面是经过修补的,到处是补丁,但一例都是干干净净的。人行道非常窄,最多并排两人走过。自行车道更窄,或者有的根本就没有。


远远看到了杜伦有千年历史的教堂和古堡,以及有着高高尖顶的老建筑,就有了一种穿越到中世纪的感觉。下了火车,沿着无法抑制激情生长的树木与花草铺展而去的马路,一转,看到一个小教堂。教堂的石缝里长出新绿色的苔藓,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这教堂,会有几百年的历史呢?有历史的城镇乡村,是不是才算有了根? 


从北京到杜伦,一路向西,穿过整个欧亚大陆,历时13个小时,行程一万多公里,追着太阳,度过了此生最长的一个白天,却没有任何违和感,更没有时差的感觉。只是从古老现代有些浮夸与浮躁的东方,一下子跌进这西方安静的小镇,那种震撼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消化。


小堇,原名李晶,聊城一中语文教师,现任教于聊城市外国语学校高中部。

山石榴微信公众平台:ssl201601(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

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理念:荐精品  推新人

【投稿须知】“山石榴”属于您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