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斯·基阿罗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 | 一匹狼在卧等,及摄影作品

送信的人走了2018-08-06 14:34:39

伊朗]阿巴斯·基阿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 一匹狼在卧等

得一忘二  译  

阿巴斯·基阿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 1940.6.22--2016.7.4)生于德黑兰,是伊朗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导演、编剧和制作人,也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导演之一。他大学时主修绘画和图形设计,他除了拍电影之外,还是摄影家和诗人,他的诗歌具有非常强烈的视觉感。以下汉语译文根据Abbas Kiarostami诗集《一匹狼在卧等》A Wolf Lying in Wait的英译本转译,英文译者是Karim EmamiMichael Beard,德黑兰 2005年对照版。由于译者不懂波斯文,因此不能保证与作者波斯文原作一致。

一匹狼在卧等

 

白雪上

红色虚线

受伤的猎物

跛足离去

 

 

初晨的第一缕光中

一匹黑马

生出

一只白色小马驹

 

 

会把樱桃花

吹到白云中

 

 

每道浪花

跟着三道微波

每三道微波

跟着一道浪花

 

 

我陪着

月亮

走近乌云的心底

喝点酒,睡去

 

 

月亮

在黎明时苍白

星星

在鸡鸣时隐去

 

 

空气转暗

丁香的芬芳弥漫

 

 

有一只鸟

在半夜鸣叫

甚至别的鸟

也觉得陌生不熟悉

 

 

稻草人

在寒冷的冬夜

没戴帽子没穿衣服

 

 

 

 

仲秋之月

朗照在窗棂

玻璃颤动

 

 

想到花

一阵冷风吹来

我起身关窗

 

 

秋风初袭

一群叶子

到我房间寻求庇护

 

 

梦见

自己被埋葬

在落叶下

身体发芽

 

 

两片落叶

藏身于

晾衣绳上

我的衣袖中

 

 

第一阵秋风

吹进我房间

带了一片叶子

我不认识

 

 

一股灰尘

陪着

杨树叶

向九天飞升

 

 

雨天

卵石路上

一把被风吹折的伞

 

 

入秋第一天

我双手

扶住帽檐

风会把我们带到何处

 

 

赤脚走

在热沙上

过路人盯得我

浑身发烫

 

 

小溪流

穿过干涸的沙漠

寻找干渴者

 

 

我坐在

天平的一只盘子上

没重量

周围

一片嘈杂

 

 

影子陪着我

时而在前

时而并排

时而尾随

这几个阴天

我真轻松

 

 

参加葬礼回来

鞋子挤脚

犹如做爱

却不认识对方

 

 

今天的机会错失了

就像昨天的一样

留下的

惟有日历上的日子

 

 

我的孤独是一片荒原

树木独自戳入天空

成千上万

 

 

舌头上

耐心的苦味

谁的甜美得把它抹掉

 

 

你不在身边

我与自己论辩

什么事

都那么容易

一致

 

 

你不在身边

太阳就是太阳

白天就是白

黑夜就是黑

你在,就是月色朦胧

 

 

你不在身边

我和你对话

你在时

我与自己对话

 

 

我很想要

你交出

我大部分的孤独

 

 

你不在身边

一天

整整二十四钟头

你在时

时而多些

时而少些

 

 

和你在一起

我难受

独自一人时

我害怕

我的非我去哪儿了

 

 

我收到一封

快递

里面装满憎恨

 

 

我爱得太深

难免不感到厌倦

 

 

犹豫不决

站在

四岔路口

惟一知道的路

是回头

 

 

我找到的东西

遗失了

我遗失的东西

找到了

 

 

每个巷子里

都有几个人

匆匆路过

或安步当车

从一头走到另一头

 

 

断桥

一个路人

毅然走上去

 

 

我艰难地

毫无目的地

踏上一条窄路

 

 

上天不可见的手

给我一壶水

并没那么沁凉

 

 

月光

朗照一条窄路

我不会去走

 

 

手提灯笼的光

护水官拉长的影子

樱桃花开满树

 

 

水田间做活的妇女

独自哼唱

埋怨情人不忠

或因为背疼

 

 

以邻家菜园里

沾着灰尘的黄瓜

推测

天堂水果的味道

 

 

我的衬衣是自由之旗

在衣绳上飘飞

没有身体的束缚

轻快而解放

 

 

我钦佩的

我不爱

我爱的

我不钦佩

 

 

真遗憾

对于第一片寄宿

于我眼帘的雪花

我不是好宿主

 

 

雨天

下得还不够

 

 

流走的

废水

灌溉了杂草

 

 

开花了

在一个荒宅中

 

 

白菊花

伫立

仰望满月

 

 

一匹马躺倒

受了伤

主人不认领

 

 

白马驹

在罂粟地

欢腾

红到了膝盖

 

 

老榆树

一点点

隐身不见

夜色越来越浓黑

 

 

清晨是白的

夜晚是黑的

中间是

灰色的悲伤

 

 

小白马

尸体上栖息着

一只老鹰

金色的眼中映着

日出

 

 

睡与醒之间

慵懒

我记起

周一早晨有约

 

 

一条小溪流去

一棵树被拦住

 

 

雄鹰翱翔

多么高

多么荣耀

为了寻获

低处的腐尸

 

 

穿越疯狂的边界时

通道

那么顺畅

 

 

哞叫的公牛

缓步

涉过湍急的河水

没有目的地

 

 

太阳

刚一升起

就卸了

露珠展

 

 

蓝的山

白的杨

在破晓时

吵醒一个人

 

 

愿有一片云

靖一下

烈日的暴戾

无道

 

 

青天白日

无人能认出

萤火虫

 

 

盛夏

难以相信

雪的真实

 

 

一匹狼

卧等

 

 

一百孔泉水干涸了

一百头羊渴死了

一个老羊倌

 

 

三百只蚊子

一个炎炎夏夜的努力

只有三滴血

注解

 

 

一轮满月

很难

独自一人仰望

 

 

从夜半

到初曦

猫头鹰叫声未停

公鸡一声不吭

 

 

一只蚊子

在我蚊帐里

与我共度一夜

毫无伤害

 

 

一千种虫子

只有一种

在黑暗中发光

 

 

一千只蝙蝠

同时尖叫

在一年最长的夜晚

 

 

毛毛虫

用丝茧裹住自己

是它的回报

 

 

让绿色的桑叶

成为

蚕的食物

是谁的决定

 

 

丝绸上

一千个针孔的伤痕

 

 

没了屋顶的墙壁

一道风侵雨蚀的门

一把生锈的挂锁

在守护

 

 

站在

白杨树丛

看到了

我谁也不羡慕

 

 

三棵白杨

身上有三条刀痕

三个征人的思乡纪念

 

 

柏树

被风扭曲的形象

映在波浪的蓝色中

 

 

一阵旋风

吹倒了

小山顶上

牧羊人沸腾的水壶

 

 

野芸香籽投入火中

空气中有浓烟

土坯小屋内

熬制着神秘和恐怖

 

 

一阵阵春雨

熄灭了

老羊馆

苦心点着的火

 

 

核桃的香气

茉莉花的清香

细雨润湿泥土的味道

 

 

干草地里

一个女孩醒着

头枕着硬枕头

腕上有一只便宜手链

 

 

一个青春少女

穿过一畦莴苣地

鲜核桃的香气

弥漫在空中

 

 

一只蚂蚁

勉力爬上

一棵老树干

要去哪个目的地

 

 

一个大木块

浮在波浪中

从哪一艘沉船中飘来

从哪一条河中

去哪个终点

 

 

上千条鱼

有大有小

聚集

在沙漠炎热的幻景中

 

 

突然的

一阵春风

吹灭了

神龛上的所有蜡烛

 

 

绿颜色

转黄

天气

转冷

我的心思

转向死亡

 

 

信众祈祷时

一位信徒

动作

与其他人

不一致

 

 

多么惬意

多么难

 

 

工会

最终

也没承认

蜘蛛的编织劳动

 

 

跑在最后的

那位马拉松选手

不停回头看身后

 

 

一只苍蝇

因贪吃甜食

被处死

 

 

一块鹅卵石

从山上滚下

刚好停在

一个蚁穴顶上

 

 

星期一上午

抓着晾衣绳上

一个女学生的头巾

 

 

小苍蝇

闻到杀虫剂的味道

感到恶心

谁能帮忙

 

 

浓雾中

匹勒法的乡村路上

一个男孩满脸惺忪

去上学

 

 

经历过

严重的风暴

甚至轻柔的风

也令我心慌

 

 

三天来

一直没停

我已不敢相信

还有太阳

 

 

广告版上

防晒霜的广告

在雾天

几乎看不到

 

 

圆规

转了好几个圈

但在纸上

只留下半个

 

 

炊烟的味道

焚烧芸香的味道

婴儿的啼哭声

一个土坯房

 

 

时间在我沉睡中

依然一秒也不停

我怎能

安眠

 

 

夜与昼的整场搏斗中

一天

似乎就值半天

 

 

黄香

蓝香

春雪之下

都变白

 

 

下雪的早晨

我跑出门

不戴帽子不穿大衣

开心得像个孩子

 

 

蒲公英种子

给一万两千四百个先知

带了一道消息

“空无”

 

 

无月之夜

空袭时

天下雨了

 

 

暴雨之夜

新娘

含泪

送走了

打鱼的丈夫

 

 

破镜中

天空碎了一地

 

 

人人各走各的路

这令人放心

 

 

一个异乡人

向另一个初到此地的

外来人

问路

 

 

我为自己难过

我为你难过

为那些我所不知的难过

 

 

我离群的收获

是几条崎岖的小路

为了徒步者

 

 

人口普查日

贵妇与女佣

同一种感觉

 

 

摘下

扔掉

一朵花

闻起来不很香

 

 

累瘫了的农民

沉睡

在稻草人的影子下

 

 

橘子花

漂浮

在雨后的溪流上

 

 

我的冰箱里

除了冰水

一无所有

这是在冬季

 

 

累瘫了的农民

被稻草人脸上

滴下的汗珠

弄醒

 

 

没有带伞出门

要走很远

乌云已堆积

 

 

日出

恰好是

五点十五分

三十秒

 

 

新年第一天

太阳升起

和去年最后一天

完全一样

 

 

无帆

无风

无月

 

 

我们太容易

全盘接受

看到一群乌鸦飞徙

就看不到一只鸽子

 

 

飞鸟的眼中

西

是太阳沉落之处

是太阳升起之处

如此而已

 

 

一座大山的侧面

有人用

小石头写出

安拉至大

 

 

你可能不信

我从幻景中

饮水止渴

 

 

手指

沾着墨迹

按在纸上

想到指尖上

那些交错的线条

卑微感渐消

 

 

布告说

请勿触摸

我手指感到刺痛

 

 

仰望银河

盯着金星维纳斯

我对眼睛

充满敬畏

能看到那么多,那么远

 

 

当食指

指着远山

看到食指如此雄伟

我充满敬畏

 

 

双手掬起

一只小碗

接小瀑布的水

我的手中

自有一种俊伟

 

 

浸在清泠的泉水中

眼睛睁着

看十个小石头

 

 

天空

是我的

大地也是

我就是这么富有

 

 

我聆听

风声窸窸

雷声滚滚

潮水的音乐

 

 

回到故乡

再无

父亲的老宅

妈妈的嗓音

 

 

怀孕九个月的女人

把五个小孩

都打发去上学

从寇科下区

转去

寇科上区的学校

 

 

回到故乡

大河成了小溪

没有孩子

在里面洗澡

 

 

回到故乡

发现儿时的操场

堆满

铁屋梁和生石灰

 

 

回到故乡

没一个人问候我

 

 

我的故乡

儿时的理发师

没认出我

给我理发时毛毛糙糙

 

 

我的故乡

人们已没了耐心

排个队

七扭八拐地移动

 

 

白和她打招呼了

她的回应

没一丝认识的意思

 

 

回到故乡

榅桲

已不能结果

桑葚

现在要用钱买

 

 

儿时的面包师

现在是个老头

他烤不发酵的面包

卖给不认识的顾客

 

 

故乡那健硕的悬铃木

看起来不大

海达立警长

也没那么可怕

 

 

儿时烟酒店的老板

就像收破烂的

现在他那地方

仍然到处是空酒瓶

 

 

回到故乡

上学的孩子

有了自己的生意

老师们

成了贫困的顾客

 

 

木工厂老板

在森林公园

开会

 

 

回到故乡

桑树

都被砍了

砍树的我都认识

 

 

夏日正午

麦田里飘出

鲜面包的香味

 

 

橄榄叶下

一只千足虫

照着伴侣的脚印爬行

 

 

马鞍

滑下马背

骑马人

滑下马鞍

 

 

以青蛙的混音

推测

泥沼的深度

 

 

在坚硬的地面上

躺倒

棉花、羊毛、白云

 

 

从马背上摔下

倒栽葱

腿疼

背疼

疼来自所有建议

 

 

满月

映在水中

盛在碗里

干渴的人

沉睡在梦中

 

 

深夜的沉寂中

白蚁的摇篮曲

令我不眠

 

 

我以灰烬

制作一个偶像

我再次

把它烧掉

 

 

天堂与地狱

并排

那么近又那么远

 

 

终于

一个夏日午后

与稻草人面面相对

 

 

一缕又一缕白烟

升入蓝天

从一间土坯屋中

 

 

这个小村落

什么都没有

泥土屋

没有炊烟

晾衣绳

没有衣物

 

 

初月

陈酒

新朋友

 

 

面前几步

樱桃核

我的嘴里

樱桃味

身后几步

樱桃树

 

 

你可能不信

我的获益

令我丧失

我的丧失

令我获益

 

 

我的苏菲师傅

我放弃了

我的同门我断绝了

如今

我如风而行

 

 

酒徒

于沉默中

神学家

于乱世

 

 

我自由

选择

我的苦难

 

 

眼中有根刺

脚上有根刺

心头有根刺

春天在途中

 

 

一个春日

一个夏日

一个秋日

一个冬日

尽管来吧

 

 

春季最后几天

玫瑰最盛之时

青春萌动季节

 

 

我有一半

属于你

另外一半

属于自己

 

 

写了

三首诗

读了

三十页

伤了一个朋友

伊历九月第三天

 

 

舌头一滑

说了不该说的话

腿一抬

去了

不该去的地方

 

 

遥远的往日

留下几十把钥匙

我舍不得扔掉

尽管它们打开的锁

已一把不剩

 

 

你也许不信

一滴酒

就会

把我喝醉

 

 

你也许不信

我喝露珠

止渴

 

 

一间暗室里

在日记中

我编撰

我命运的大事记

 

 

我惊异

我脑中

竟聚集起如此之多

散落的记忆

 

 

你也许不信

我给一棵树拍照

它会脸红

 

 

我们中部没有月亮

很久很久了

乌云联翩

 

 

萤火虫

一年最长的夜晚

清晨的疲倦

 

 

你也许不信

有时我很怀念

后脖子上被掴一巴掌

 

 

黑云遮蔽的天

后面哪一片

有你啊,月亮

 

 

夏季最长的夜晚

萤火虫

无一刻安宁

 

 

窗子

一面对我

另一面

对着过路人

 

 

月光照着

浓妆艳抹的

老妓女的脸

 

 

今夜的黑云背后

还会有

一轮明月朗照吗

 

 

修女们

围坐

回想起童年

在三色堇丛中

 

 

我的苦楚

在黎明

渐消

我的热情

在黄昏

渐消

 

 

玫瑰蓓蕾

充分绽开

谁知其痛

 

 

梦见一个朋友

装扮为敌

啊,折磨人啊

 

 

为了说作业的好处

我胡乱写满

一百页

 

 

冷漠地

从蜕的皮中游出

 

 

焦渴的人

睡倒在溪边

穷困的人

昏睡在宝藏之巅

 

 

穷困的人

睡醒在溪边

焦渴的人

睡醒在

宝藏之巅

 

 

大黄蜂

叮了我酸痛的脚

大黄蜂有我一份

酸痛的脚有大黄蜂一份

 

 

一只没头的玩偶

在河上漂

河从山上流下

涌向大海

满满的柔情

 

 

癞蛤蟆

通宵的欢宴

有多少

是蛇的份额

 

 

一个男人一人

站在井底

一个男人一人

站在井沿

一只木桶在之间

 

 

清晨凉爽

一个男人

挂在绞架上

 

 

彤云

转为暗蓝

哀悼

太阳逝去

 

 

外国的歌

在这外国哼唱

做工的男人

 

 

无意间

踏入

一栋房子

没灯没火

 

 

除了对波浪的恐惧

海滩

是什么意思

 

 

我在海滩上

数千只贝壳中

寻找我的珠母贝纽扣

 

 

今天

星期几

哪个月

哪个季节

哪一年

 

 

我的记忆

充斥着无用的万事

我刻意忍住

不获取新知

我努力

记得这一点

 

 

阁楼上

放满我喜欢的

无用东西

 

 

真不知

该心存感激

还是愤怒

那个人没教会我

如何躺下、放松

 

 

我用磨损的绳子

把自己放到井底

取一掌臭水

让石臼舂碎

无用的习俗

 

 

我要用越过

那巨大的坑

以步步为营的策略

 

 

因为悲伤

我编

永不结束的故事

 

 

我在想如何表达

不可表达之事

听人谈已知的事

多么无聊

 

 

我卖的东西

不可能买到

我买的东西

不可能被卖

 

 

行李

收拾好了

现在想做的是躺下

可地板上没有地毯

 

 

明知

很傻

还是要问

 

 

白天的苦涩

在深夜的梦中

毫无踪影

 

 

老爷的财富

尽在手边

有机会

朝后倚靠泥墙

 

 

周一到周日的游戏

会在

一周的第几天结束

 

 

我自出生之日

就已开始

向我的死亡日

倒数

 

 

我已忘了

抱怨

爱人

我已原谅

敌人

我不再结交朋友

 

 

我恐高

曾从高处跌落

我怕火

曾被烧过多次

我怕分手

常常被伤害

我不怕死

还不曾死过

一次也没

 

 

不是来自北方

不是来自南方

不是来自西方

不是来自东方

而是来自天上

 

 

漫步

在不结果的树丛

真好

 

 

半黄半红的

樱桃

谁能猜到

它将来的味道

 

 

身份证上

照片

证明了

时间的流逝

 

 

在不结果的树丛

我数着

我有多少年头

用于徒劳

 

 

生活是美好的

是我目前的信念

之一

 

 

上帝是存在的

也是我目前的信念

之一

 

 

我掩饰着

乡思

在一群掩饰者中

 

 

苹果从树上掉落

我想到

苹果的吸引力

 

 

我以口渴的程度

推测

幻景的深度

 

 

我以激情的浓烈

推测

爱的久长

 

 

你何时回来,我问

绝不,她回道

我的表停在那时

 

 

我的今日

消失了

像其它所有的日子

一半想着昨日

一半想着明日

 

 

不可能

分开我与我的影子

又是我目前的信念

之一

 

 

自然课上

一朵无名的花

被切成五片

每片

都有不同的名称

 

 

安排

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

与一个新旅伴

 

 

紫貂

躺在貂皮床上

焦虑不安

豪猪

躺在针毡床上

怡然自得

 

 

天空

蔚蓝

超越善恶

 

 

这条路

被弃

多年了

而野花

似乎不知

 

 

一群野鸽

随第一抹晨光

飞离它们的水源

 

 

我的一生

偶然的作用

显著于

决定

惩罚的作用

显著于

鼓励

敌人的作用

显著于

朋友

 

 

破晓时分

夜贼

同情

困倦的警察

 

 

假花

散发微微香气

在我年轻时的幸福日子

 

 

想搜寻一个字眼

脑子全无用处

我迷途

不知何去何从

 

 

终于

我就剩下自己

与我相处

我的自我与我赌气

没有人

斡旋调停

 

 

荒野小道上

遇到一个盲人

没人引路

没有拐杖

 

 

生活

一场对穷人

不公平的中伤

 

 

我的日子

依然欠缺

几周、几月

秋日将尽

我还在回味春天

 

 

悼念仪式上

白发人

神色沮丧

一排坐着十人

 

 

结婚仪式上

白发人

神色沮丧

一排坐着十人

 

 

黎明

倒映在

井底一小片水中

 

 

有时

我对自己发脾气

发脾气是浪费时间

时间是金子

苦涩的金子

 

 

我梦见

我在园子里闲逛

独自一人

天空深蓝

四周有灰色的花

 

 

从明媚的白天

到漆黑的夜晚

我走过一千次

一千次的安全

 

 

从某棵无根植物那里

吹来

我家谱之树

 

 

我有自由

完全的自由

没有任何约束

这份自由

还要禁闭我多久

 

 

藏在心里的

从舌尖涌出

烧了她的心

烧了我舌头

 

 

站在窗前

开阔的景象

等一个朋友

来解决分歧

 

 

无欢乐

无悲伤

辛勤工作

 

 

合上书

放下计算器

四点的花开了

 

 

一对鳟鱼

并肩躺着

在白底的

菜盘里

 

 

我人生的词典里

爱的定义

一直在变

 

 

半夜时

在日记里

记录一篇杰作

清晨后

那不过是胡扯

 

 

去天堂的路

必经

地狱

 

 

地上的

尸首

泥泞中的

烈焰里的

随风而去的

头脑

 

 

每夜

我死去

黎明

我重生

 

 

停止跳动的

心中

永恒的爱

死去

 

 

太阳和月亮

同时照射

有两只鸭子的

小池塘

 

 

我躺在

月亮的影子里

躲避太阳的残暴

 

 

无籽柏树的

浓荫下

几乎没地儿躺人

 

 

把我的心

分开葬

它很脆弱

 

 

我怕

假花

散发出芳香

而突厥蔷薇

失去香味

 

 

我心藏

一座地狱

令我温暖

哪怕置身孤独结冰的垃圾堆

 

 

来自夜晚或白天

来自善或恶

来自沉默

或动乱

来自憎恨

或愤怒

来自爱

或爱

那条路

有何不同

 

 

无星之夜

我下井

被引向

井底

一朵五瓣的白花

 

 

我很怕

希琳的哀叹

被法哈德

凿山的噪音

淹没

 

 

我恨语言

苦涩的语言

刻薄的舌头

毫无语法错误的言辞

或指桑骂槐

请对我使用

手势语

 

 

我很怕

野马

恐惧暴雨来临

为了安稳过夜

去了羊圈

 

 

我很怕

旧银币

生了一层锈

会被孩子们

半价卖掉

 

 

饥饿的麻雀

在雪地嘈嘈

在我耳中

一如它们

在春天唱歌

 

 

最黑的夜晚

死胡同的尽头

泥巴墙头

茉莉花哄然绽放

 

 

一朵黑云

降雨

在焦渴的山坡

一棵柏树上

 

 

一股强风

越过平原

穿过窄巷

在胡同尽头

留下一丛茉莉

丧失了花朵

 

 

我心里

有一棵树

果实

在日出时

被盗走

 

 

雪地里

一匹饿狼

一群羊

在圈里睡着

一条狗

守着圈门

 

 

我被影子

追逐

那是我儿时的

玩伴

与我一同长大

与我一同衰老

它会

追着我

直至坟墓

 

 

我孤独

因为

我总和自己

无条件一致

 

 

站在

悬崖之巅

我的影子

在谷底

招引我

以下为诗人摄影作品:

路系列:

雪系列:

雨系列

 树和乌鸦


往期精选:

送信人一周年   |    你有收到过信吗?

梁小曼译  | 洛尔娜•克罗齐(Lorna Crozier)诗选

得一忘二译诗    |   汤姆·希南诗选

安娜•洛格维诺娃   |  赤裸着身子醒来……

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 | 和你在一起

马克·斯特兰德 诗选

杜拉斯 | 所谓孤独,那就是:要么死亡要么出书

冯默谌译诗 | 我们相遇在一场微雨般的鸟鸣中

雷蒙德·卡佛 | 我父亲的一生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诗选

加缪  |   西西弗的神话

谜一样的艾米莉·狄金森

恩岑斯贝格   |   国语

约翰·阿什伯利   |   在另一个时间里

萨福的情歌

蒙田随笔

波伏娃 • 我想要的是生活的一切

德里克·沃尔科特  |  白鹭

罗伯特·勃莱   |   秘密

哈瑞·马丁松   |   在海上我们感到春天或夏天只是一阵风

叶胡达·阿米亥   |    在奥茨维辛之后,没有神学

伊瓦•丽普斯卡诗选

里尔克    |  一切将再次变得宏大……

里尔克    |   果园

赫尔曼·黑塞   |   在雾中

聂鲁达   |   马丘比丘之巅

米沃什访谈  |  诗的艺术

查尔斯·西密克 | 诗七条和诗十首

詹姆斯·赖特   |   现在是晚冬。

辛波斯卡   |   我偏爱狄更斯胜过杜斯妥也夫斯基。

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   |   雨落在灰尘上,就像落在 李白的诗中。

马克•斯特兰德《保持事物的完整》译读

亨里克•诺德布朗德  |  这黑暗比欧洲的更为潮湿,浑浊

阿赫玛托娃《安魂曲》

翁贝尔托·萨巴诗选

谷川俊太郎  |  列宁的梦想消失,普希金的秋天留下来

雷蒙德•卡佛 | 朋友们,我爱你们,真的。

里索斯 (Yannis Ristos) 诗选

卡瓦菲斯 | “其余的,我到了九泉之下自会说出”

那吞噬地狱烈焰的人

查尔斯·西密克 | 诗七条和诗十首

夸西莫多 | 你低下了头,凝眸注视我

达维什︱我触摸你 如孤独的小提琴触摸那遥远地方的边缘

特朗斯特罗姆 |像一把被携带在  黑色琴匣中的小提琴

华莱士•史蒂文斯 |弹蓝色吉他的人

加里·斯奈德诗选

米沃什(Czesiaw Miiosz)诗选

“有一天我们会相遇” ——尼古拉·马兹洛夫诗选

日本著名俳句和俳句的幽玄之美

策兰诗选88首

玛丽安·摩尔22首

庞德(Ezra Pound)诗选

卡尔维诺:蒙塔莱《也许有一天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