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一波Cool Wine了解一下

乐味零食站2021-11-21 13:46:21

在澳洲这座自由而慢活的超大海岛,好吃的多,好喝的酒更多!城中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人们端着一杯酒慢悠悠地饮了起来。


最大的感受是,葡萄酒在这里一点都不严肃,特别容易喝,有的棒棒糖一样轻快甜美,也有果汁一般鲜活爽脆。而最喜欢澳洲的地方,是这里遍地是敢于挑战传统的年轻小酒庄,这些酒庄可能产量不大,在当地的零售价也就大约100-200元人民币,但是经常有惊喜。?司的王姓采购特别激动地抓着同事说:“我逐渐麻木的葡萄酒激情,在澳大利亚重燃了!”


澳大利亚是Cool Wine的宝库,他们普遍小众,产量少,关键是不同于旧世界:他们的酒,是直观的好喝!




1.

“烟熏百香果汁”


逆行酒庄 柳湖长相思 

Out of Step Willowlake Sauvignon Blanc


  • 澳洲长相思的业界标杆:高级复杂的花束香气,一丝烟熏气息,美味多汁的百香果,喝起来只觉得清爽轻快,细品却也很有质感。非常适合夏季佐餐的一款长相思。

  • 酿造的第一年就收到James Halliday 95超高分赞赏。


不少酿酒师,私下里都有个做音乐家的梦。但逆行酒庄的两位创始人David Chatfield & Nathan Reeves偏要反着来:音乐人中途转行做了酿酒师。最让凡人眼红的是,人家酿酒还真的特别有天分,澳洲最不被重视的长相思,他们直接做成了界内标杆!

左Nathan,右边是David,非常爽朗又可爱的胡子叔叔


关于这支酒,酿酒师有话说


?:在澳洲长相思并不被人重视,你们又是一个没太多经验的小酒庄,为什么选择做长相思?


David Chatfield:没错,在澳大利亚不少人都不喜欢长相思,因为它们柠檬味太冲,简单无趣。但我觉得人们以为自己不喜欢长相思,是因为还没喝过我们的长相思很多澳洲酒都有点果味太奔放了,我们并不喜欢这种简单的葡萄酒。


?:忍不住打断一下,你是说,你不喜欢澳洲的葡萄酒?


David Chatfield:哈哈哈哈哈哈,可能我不喜欢大部分的澳洲葡萄,因为他们太Boring,但这也看酿酒师。一些做生物动力法的先锋,那些新一代的澳洲酿酒师,现在在做很多创新,做出了很多诚实的葡萄酒:好比GentleFolk、Adelina,我都是很钦佩的。我们想要做出一些非常有质感、可口的长相思,这个被埋没许久的品种,不谦虚地说,是经过我们的手之后,让媒体与评论家看到了它的潜力。



?:那你们酿酒的灵感来自哪里?


David Chatfield:当然来自葡萄园,酿酒师是在讲述葡萄园的故事,尽量去如实呈现葡萄,而不是在欺骗人们。做单一园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瓶长相思的葡萄,来自Upper Yarra出了名的单一园Willowlake,40多年的老藤,喝起来跟其他长相思非常不一样。



这支酒,酿酒师推荐大家这样喝


因为David之前做了二十多年的音乐人,我们有意刁难了一下他。选一首歌代表这支长相思的话,他会选什么?David挑了一首Rolling Stone:“这首歌风格有些粗犷,但足够复杂,也足够动人,就像是这支柳湖长相思。”


呐呐,酿酒师都帮你把配酒音乐挑好了,不下单还在等啥?


2.

“李子沉沉挂枝头”


猫灵酒庄 红标西拉干红葡萄酒

Catlin Red Label Shiraz

  • 完美成熟的李子、覆盆子果味,单宁非常结实,而收尾却竟然异常优雅轻巧,精美克制,所谓举重若轻,大约就是如此了。

  • 成立第四年,被James Halliday评选为2016年十大新兴酒庄。


猫灵酒庄(Catlin WInes)没有猫,但的确是很灵!西拉是澳洲最有代表性的红葡萄品种之一,而我们第一次直采澳洲酒,选择了Darryl Catlin,是看中了他对待葡萄酒的严肃与务实——这在年轻一代酿酒师中难能一见。


相比其他热情的澳洲人,Darryl似乎天生就属于阿德莱德这片寒凉产区。他话很少,彬彬有礼,话题三句不离酿酒,不吹技法不讲客套话,克制内敛。葡萄酒亦如其人:真实、内敛、深刻。葡萄全部来自单一园,以最少的人工干预、自然发酵方式,来如实表达当地风土。


关于这支酒,酿酒师有话说


?:成长在Barossa Valley(邻近阿德莱德的优秀产区),为什么最后选择了阿德莱德来建立自己的酒庄?


Darryl Catlin:是的,我成长在Barossa Valley, 喝着Barossa Shiraz长大,当然我对家乡的感情很深。但在阿德莱德山谷,有更多水源,气候更冷凉,一切条件都能给予葡萄更多成熟时间。而且阿德莱德北有Barossa,南有McLaren Vale,在这里待了十几年,时间越长,越能看到许多令人兴奋的可能性。

Darryl的爱犬,出镜比家人还多……


?:年轻时候,你也在伦敦做过葡萄酒的销售,为什么后来还是决定再回头酿酒?


Darryl Catlin:我以前卖葡萄酒,但这真的很难,也不是我爱做的事情。酿酒其中的兴奋、风险与创意,才能给我归属感。因为你没有一个固定的配方,每一年都需要调整方法,什么时候摘葡萄、去不去皮、浸皮多久,这些事情你每年都会变化,都要承担其中的风险。


?:酿酒时候,你的灵感来自何处?


Darryl Catlin:还是在葡萄园里。酿酒不管怎么说,还是农业产品,所以一切的注意力,都应该倾注于你的葡萄园中。


这支酒,酿酒师推荐大家这么喝


这支酒的产量其实很少,西拉也是我很有感情的一个葡萄品种,它是一支有力量的酒,我希望人们能花时间去仔细品尝它,也希望它能陪伴你铭记一些重要的人生时刻。


而如果你也是西拉的爱好者,别犹豫了,这一定是会让你记忆犹新的一支酒。


3.

“果酱和甘草糖“


棒呆酒庄 莱纳园歌海娜 干红葡萄酒

Bondar Raynar Vinyard Grenach

  • 非常复杂的香气,甘草糖、覆盆子、麝香、中东香料的气息,热闹得像是在海边夜晚的篝火会。但酒体出乎意外地平衡,完全没有压力的口感,细腻磨砂般的单宁。

  • 酒庄被James Halliday 评选为2017年澳洲最佳新酒庄,葡萄酒杂志Wine Front给这款歌海娜打出了94分。


在推荐这支歌海娜之前,我们本来有一点点犹豫:毕竟,这在国内并不是非常流行的品种,但它真的!太好喝了!简直是在口中爆裂的果味,浓郁度极高,还是那种新鲜果味的浓郁感,配上复杂的香料气息,结构扎实,但酒体却轻盈如燕。这么好喝的葡萄酒,不推荐实在对不起酿酒人。


令人意外的是,这样出色的葡萄酒,出自一家成立不到四年的精品小酒庄。当然,在澳洲,最不缺的就是精品小酒庄,在葡萄酒行业工作十几年的Bondar夫妇,对自己承担风险相当清楚。但是他们毅然做了,原因么:“想创作的欲望实在太强烈了。”


James Halliday老爷子去年钦点的澳洲最佳新酒庄哦!


为了这家自己的酒庄,妻子Selina放弃了律师工作,丈夫放弃了在红五星酒庄的首席酿酒师职位,建酒庄这件事,不只关乎生计。2013年,Bondar夫妇买下了麦克拉伦谷0.74公顷的老藤葡萄园,仅仅四年后,James Halliday将Bondar评为澳洲最佳新酒庄,可以说是非常棒呆了。


关于这支酒,酿酒师有话说


?:这支酒的酿造过程非常复杂,分了不同批次、不同器皿发酵,光浸泡就要120天,为什么一支如此易饮的酒,你们选择做了这么复杂的处理手段?


Selina Bondar:哈哈哈,的确是很复杂,但说实在的,这有点像是烹饪。好吃的背后,是厨师花费了时间与心血呈现出的结果。Andre(丈夫,也是酒庄的酿酒师)跟我在酿酒这件事上非常身体力行,因为希望以最自然平衡的方式,呈现出葡萄的本质。

非常美貌的一家三口


自然二字听起来容易,但我觉得,这可能是酿酒师了不起的地方。能够不依靠任何人工干预,把葡萄酒做到这样平衡自然的状态,背后总是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


?:你们酿酒的灵感来自何处?


Selina Bondar:我们在喝酒与旅行中发现了不少灵感,南法是我们很喜欢的产区, Chablis、勃艮第的白葡萄酒都是我们最爱的葡萄酒。



这支酒,酿酒师推荐大家这样喝


因为这支酒非常平衡,果味浓郁,但香料气息也是很足的,凡是带点油脂感的肉类,烤鸭啊、猪肉啊,搭起来都特别出色,我猜中国消费者应该会很喜欢它的?,毕竟中国烤鸭那么好吃。




做葡萄酒是我们最喜欢的事情,而这款歌海娜是让我们特别自豪的一支酒,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在跟家人、朋友一起聚餐时,开开心心地喝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