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故事》之新西兰好房东(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

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2019-06-28 22:44:26

来了新西兰2个月,从北到南,切换了N次住所。从本地老太太的Homestay、到麦当劳的无家可归、到广州同乡的温馨家庭、到联合国般的Backpacker、到车厢里的露宿街头、再到神人老爷爷的海景房,真可谓丰富和多彩了,哈哈。所以,今天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曾经的房东们,也是蛮有意思的。

1. Karen阿姨,悠游自得的Kiwi老太太

Karen是我在新西兰的第一个房东,我在她家换宿了2周时间,这是我在出发前就通过HelpX网站联系好的。

初见Karen时,我觉得她应该有65岁以上了,但出于礼貌,我也不可能问她的年龄。但有一次跟她聊天的时候,她无意中透露了自己的年龄,51岁。好吧,我只能说,相比之下,国内的靓姐靓妈们实在保养得太好了,哈哈。



感觉Karen就是一位与世无争的乡村老太太,所以我完全想不到,她之前竟然是从事IT类型的工作,负责远程操控,帮助客户解决一些电脑的问题。听她说,新西兰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是是55岁,所以她其实还没到退休年龄。但自从她买了现在的这间大房子后,就开始将其打造成一间温馨的Homestay,从一开始的兼职到现在的全职打理。Homestay是指将房间分别出租,房间为住客的私人空间,而家内的其他所有设施均为共用。一般Homestay的房东都想找一些长期的租客,不太愿意短期放租,因为频繁变换租客很麻烦,而且经常会产生空置期。但Karen家的房间对住宿时长没有任何要求,可以长期住,也可以只住一个晚上,而且她家房子有7个房间放租,其实更像一种Homestay式的旅馆。



Karen每天过着“种豆南山下”般的田园生活,早上起来慢悠悠地吃个早饭,上午主要打扫卫生、整理房间,中午简单地吃个三文治或沙律当午餐,然后小睡个午觉,下午在家看看书或者出去爬爬山,晚上做个稍微丰盛的晚餐,完了再倒杯红酒,一边喝一边看电视节目。真的很relax咯,哈哈。

Karen是一位很乐于助人的老太太,在我刚到NZ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她真的给了我很多帮助。尽管有时候她也会有自己的一些小算盘,这个就不展开来讲了,哈哈。

在Karen阿姨家过了2周如同退休般的生活,好好休息的同时,把在新西兰所需的各种证件和资料办妥,然后就开始正式的打工旅行咯。


2. Lily姐,活泼热情的广州同乡

由于要去当装修小工,大概一个月,所以我就在工地附近找了一间Homestay住下了。没想到房东太太Lily姐竟然是广州人,真是“同乡见同乡,两眼泪汪汪”,哈哈。

Lily姐家里是一个三口之家,先生王大哥祖籍宁夏,一个5岁的儿子,叫Eden,小名牛牛。Lily姐现在是全职太太,每天打点家庭以及照顾儿子。她健谈而风趣,很容易让人觉得亲近,经常一边讲话一边笑,呵呵。听她讲,在移民之前,她是在国内时做医药销售的,难怪这么能侃啦,原来是行家,哈哈。



在这里住,完全不用担心吃饭问题,Lily姐会全权负责。晚饭和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吃,而Lily姐每天做晚饭时,都会为王大哥和我准备好第二天要带的便当,作为午餐。Lily姐的厨艺了,必须要竖起两个拇指点赞哦。清蒸、卤水、红烧,样样精通,时不时还有广式老火汤喝,想想都醉了。加之白天打工累得要死要活,所以回家吃饭成为了我每天的期待,哈哈。另外,在这里住的期间,我彻底爱上了吃面包。两块片包,用toaster烤得香脆,分别涂上澳洲的精选花生酱和新西兰的天然蜂蜜,叠在一起吃。Oh god,,I love it。



Lily姐的儿子牛牛,超级可爱,完全不怕陌生人,所以我们第一天就成了“好哥们”,他经常会到我的床上翻跟斗,顺便被我“推倒压扁”,哈哈哈。牛牛是一个24小时都像是打了鸡血的小孩,活泼之极,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蹦蹦跳跳也能玩一天。吃饭的时候老是坐不定,晚饭可以吃上两个小时。但和我一起吃烤面包当宵夜时,却会坐定定专心致志地吃。每当做错了事,惹Lily姐生气的时候,他就会迅速转换话题,以免挨骂。实在躲不过骂的时候,他就会说:“妈妈,我好爱你的,你不要生气!”哈哈,这孩子,有前途。




在Lily姐家度过了愉快的一个月,每天上下班步行1个小时,从早到晚干着重体力的活,饭量大开,一日三餐猛吃,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状态都有了质的飞跃啊,呵呵!


3. Chef Peter,神人般的Kiwi老大爷

离开奥克兰,我来到了南岛东南部的城市Dunedin。选择Dunedin是由于这里是南岛的第二大城市,方便买车。同时这里离樱桃小镇比较近,方便前往找工作。

顺利买到车子之后,我便到Dunedin南边的一个家庭换宿。房东是一位年约70岁的新西兰本地人,叫Peter。他的太太叫Dasha,来自斯洛伐克。



Peter大叔的人生经历极其丰富,让我膜拜不已。高中毕业之后,Peter参了军,在新西兰空军服役, 从事飞机维修的工作,主要负责发动机的检修。在空军服役的四年期间,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然后拿到了机械维修的专业执照。退役之后,他进了大学攻读机械工程的学位,但觉得太无聊,而且由于之前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学校教的很多知识,其实他都懂了,于是就中途退学了。之后心血来潮,想学造房子,就加入了一支建筑工程队,从搬水泥、切瓷砖做起。但由于有Engineering的知识背景,Peter在施工规划、图纸设计方面上手非常快,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于是就逐步成为了这家建筑公司的Leader,带领着团队到全国各地以及澳大利亚建造了很多房子。多年之后,Peter积攒了一定的资金,他觉得自己家乡Dunedin的酒店经营得实在太烂了,于是和朋友一起投资,回来开起了酒店。因为他从小就喜欢吃,也喜欢自己煮东西,所以在经营酒店的同时,他经常向酒店的大厨请教,学习烹饪,后来成功考取了职业厨师执照。再后来,Peter又和朋友开了几家餐厅和咖啡厅...... 听到这里,我只能用“多姿多彩”来形容他的人生咯,牛人啊!




退休之后,Peter和Dasha主要经营着自己的两间Homestay,过着简单而充实的生活。其中一间在Haisoul Street的Homestay,最近刚刚才翻新完成。房子从前期的巩固结构、布局调整,到后面铺瓷砖、刷油漆和安装门窗等等,全部由Peter和他的儿子两个人完成,成功地将一座70岁的破旧房子,变成一间漂亮又舒适的Homestay。而我在Peter家里换宿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忙将另外一间在Lawrence Street的房子的外墙翻新。哈哈,怎么感觉我最近总跟装修拉上关系了。

飞机维修员、建筑师、酒店老板、厨师,Peter的众多身份中,最让我获益的肯定就是厨师的身份了。每天晚上,Chef Peter都亲自下厨,带我们领略不同国家的美食,墨西哥菜、苏格兰菜、西班牙菜、中国菜......每一道菜都是高级餐厅水准。这实在是一个吃货的天堂啊,哈哈。其中,我最喜欢的是Peter做的香煎鱼卷、烤羊排和蒜蓉黑蘑菇。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以后没得吃了,怎么办啊?呜呜呜......



即将告别Peter和Dasha,下一站是前往樱桃小镇Cromwell。求神保佑,一定要让我找到一份果园的工作,实现摘樱桃和免费吃樱桃的小小愿望啊。Max,good luck!



本文章的所有文字及图片均为作者思涯原创,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思涯将在这里持续为大家分享在新西兰偶遇的更多美好。如果你喜欢思涯的文章,也请你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的故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