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CF大罢工的背后,是"福利欧洲"的大厦将倾?

向东向西2020-10-24 10:06:34


刚刚和几个学者讨论完马克龙“力克”法国工会的事情,大家还认为马克龙扫清了障碍,可以安心与默克尔改革欧盟了呢。结果,3月16日,法国全国铁路公司(法铁SNCF)的各工会宣布,要进行为期共三个月的“虚线式”的罢工,以便最终让法国政府屈服。


法铁将举行持续三个月的罢工。图为法国巴黎附近的一处铁路车库,法国国营铁路公司的列车停在铁轨上。(中新网)


看看法铁的这次计划,我们终于明白:法国企业的“创新”精神,全部用在了罢工上面了。为了抗议法国政府启动的对铁路公司的改革计划,由该公司的四家大工会组成的联合工会宣布了罢工日程表:每5天罢工两天,从4月3日开始,直到6月底。


像这样的虚线式的罢工,以5天为一个节奏,中间选择两天罢工,其他三天不罢工,而且旷日持久,为期三个月,这在法国铁路公司的社会抗议罢工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罢”出了一个新的高度。法国全国铁路公司的各大工会和政府打的显然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以便让“专治专横”的马克龙屈服。


除地面交通以外,法航也“趁火打劫”宣布罢工,不过主要理由不是声援SNCF,而是为了迫使公司管理层接受加薪要求。他们的主要诉求是平均加薪6%。说实话,考虑到法航的高工资、高福利,这点儿要求真“不高”啊!


法铁的要求也很“简单”:抗议政府以政令(ordonnance)方式推行铁路系统改革,因为,这将赋予政府更大行事余地;抗议废除“铁路职工”(cheminot)身份。如果这代之以劳动法上统一的雇员身份后,意味着新员工将失去提前退休、免费乘车等众多特权和福利。


稍微了解法铁和法航福利待遇的人都明白,各行各业,最不该罢工的,就是这两个企业。然而,在高福利制度下享受惯了的人们,稍微动一下他们的利益,就会迎来整个社会的瘫痪。可以预见,未来的三个月,如果马克龙拿不出对付工会的好办法,那只能眼睁睁看着法国陷入困境。


由此可见,经济良好时,欧洲这些福利国家尚可正常运作,只要有一点经济危机,“福利国家”的大厦就摇摇欲坠了。


先让我们看看这两个企业的福利待遇好到了什么程度。


先说法铁,国营大公司,福利制度当然也是大而全:根据集团2016年的数据显示,92%约15万的SNCF员工是“永久”员工,并且他们比一般员工更受法律保护。公司不能随意解雇这些员工,只有当他们犯了严重错误才会考虑终止合同;员工工资高:全法铁路工人平均月薪3090欧元,而私营公司员工平均月收入也才2912欧元。除了固定工资,还有隐性的小费以及公司红利收入。在休假期间还有假期奖金,大约在400欧元上下;员工永远可以免费旅行:无论是正式工,临时工还是已退休员工,都可以在SNCF免费购票,只收取极低的手续费。除了员工,其亲属也享受优惠,最高可以降价90%以上。这比当年中国的“铁老大”厉害多了。


法航的工资待遇、福利与法铁不相上下,被称为“人间天堂”:工资高就不说了,家人出行都享受低价机票,在机场免税店购物可优惠,等等,但是,一旦他们的收入或工作时间稍有改变,马上罢工,机场几乎就停摆了。


要在以往,政府就会出面安抚一番,兜里有糖就先发两颗,没有就先许诺。这国家毕竟的运转啊。铁路、航空一罢工,那就是几百上千亿的损失啊。再有国家形象也得维护,虽然号称旅游大国,但上次机场罢工,世界各国的游客,拉着箱子在高速公路上“逃难”,谁还敢再来啊?


福利这么好的法铁、法航都罢工,你让那些月收入不到350欧元的农民兄弟怎么想?《世界报》称农民收入低是“国耻”,那么,收入高、福利好的企业员工罢工,是不是也是“国耻”?没人去问,大家都只看自己的利益,谁管他人瓦上霜啊。


除了历史原因,欧洲的福利国家的改革为什么这么难?那是因为,西方民主已经演变成为福利拍卖会,谁出价高,票就投给谁。所以,每到大选年,各个党派就开始发福利。最离谱就是我曾经提到过的法国社会党候选人阿蒙,他在去年大选期间,甚至提出“全民普遍收入”的构想,每月无条件发给人民700欧元。幸好大家没当真啊!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前几天发文说,就社会经济来说,“一人一票”的结果就是“一人一份”,即一人获取一份福利。这份福利权利是得到了制度保障的,因为有选票,也就是“有代表”。不过,“一人一票”能够保障每一人得一份,但没有任何机制来保证每一个人贡献一份,也就是说“不纳税”。在没有任何机制保障“一人贡献一份”的情况下,福利社会就必然面临可持续发展危机。


福利社会首先导致了政府规模的大扩张。大政府不仅消耗了过多的纳税人的钱,而且也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这就是80年代英国撒切尔革命和美国里根革命的大背景。这场革命实际上是资本对福利的不满。不仅如此,福利社会有效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动机。


如果不工作也能过体面的生活,那么如何保证不养懒人?人们的工作积极性哪里来?那些勤奋工作的人的积极性如何不受负面影响?很显然,当越来越多人不用纳税就能享受不错的福利生活时,那些纳税人的工作积极性就受到打击,从而鼓励更多的人不想工作,越来越少的人纳税。


法国德国的民众在邻居希腊陷入困境时,很多人都在嘲笑希腊人的“懒惰”。前不久,我去了一趟希腊,说实话,那里的人,确实算不上勤劳。希腊人的人生哲学是享受生活,生活讲究优哉游哉。希腊人不习惯长时间工作,工作时间从每天早晨9点到下午4点,4点后人们要睡觉;晚上8点以后,大街开始热闹起来,夜生活正式开始。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希腊的公务员们每个月可以享受到5欧元到1300欧元之间的额外奖金,奖金的名目也相当随意而奇诡,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


身陷债务危机的希腊“励精图治”,今年1月15日,议会通过了新的一揽子紧缩和改革法案。新法案包括减少家庭补助、提高工会发动罢工的难度、对银行没收的欠贷房产进行电子拍卖等内容。据希腊财政部预计,随着第三轮救助在2018年8月份结束,希腊将告别长期危机,稳步重回市场。


希腊暂时走出危机。(新华网)


而德国早在2004年就完成了福利制度改革,当年改革主题词就是缩小保障内容、增强个人责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改革方案逐渐显露成效。据统计,2005年以来,德国失业人口数量持续走低,从500多万降至300万以下,长期失业人口数量降至100万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为欧洲最低。福利制度改革,助推了就业率攀高。


然而,德国最近两年迎来“难民潮”,让经过改革的福利制度,又受到了挑战。同时全球性“移民潮”也在考验着欧洲的福利制度。


德国的“难民危机”。一名男孩在德国慕尼黑火车站外的难民集合区等候乘坐大巴前往难民临时安置点。(新华网)


毫无疑问,法国的福利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下面就看马克龙的决心了:能不能冒着放弃选票的决心,。


其实,福利制度只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个表象,福利制度改革都这么难,就别说其他了。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孔帆)


编辑:豆


- THE END -


(转载请注明微信公众号“向东向西eastwest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