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安记忆:澳头古渡口,华人直航新加坡的始发地

鹭客社2019-02-10 16:24:41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翔安辖区内延绵七十多公里的海岸线上,星星点点分布着数座古渡和避风坞,它们曾经犹如闪亮的珍珠镶嵌在临海岸滩边上。如今,沿着海岸线有一条建设中的滨海东大道,把这些分散没落的古渡口又串连起来了,好像要把古渡口那些远逝的秩闻旧事聚齐回放,把大家的思绪拉回到古渡口曾波澜壮阔,百舸争流的往昔。澳头古渡口就是其中之一,渡口位于翔安区东南隅的澳头村,村前整片海域称“鳌头”,环流海段称鳌江,村落正好在鳌江之东,故有鳌东之名。如今的澳头,碧海潮涌,风光旖旎,人杰地灵,有诗句为证:“鳌翻细浪润华邑,江抱清流拱南疆”。



   有一些地方,如果你走近不走进,只能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般知面不知其里,如诺走近又走进,你方能触及其思想,感悟其深刻,洞悉其渊源。行走在分布于弯曲如蛇的海岸线上,发现这些古渡口的历史与现状如同一本本内容详尽情节曲折的小说,让来者去品读与遐思。翔安海湾上的渡口“三剑客”(莲河、澳头、刘五店),澳头古渡口排列其中,并不能算鹤立鸡群,也不能引领风骚,甚至还可以说是在众多古渡口的夹缝中拼生存。在澳头渡口的左边,是莲河古渡口,曾是有一座因莲浔盐场兴旺而著名于闽南的古渡口。早在1775年,就与台湾鹿耳门实行对渡,并且是湖台军运专港,解放后又建成石砌驳船客货码头和2个泊位500吨级码头,曾是军民货物往返“英雄三岛”主要渡口。随着大嶝大桥的通车,古渡口早已没落了,莲河码头也几近废弃,但莲河渡口曾经的辉煌是有目共睹的。在澳头渡口的右边,刘五店渡口更是历史渊源悠久,象一位历经数百年仍风光依旧的老贵族氏家。在宋朝年间,刘五店渡口就与厦门的五通港开通了对渡,1684年,成为厦门正口所辖的钱粮口岸之一,在往后的二三百年间,刘五店始终大步前行,引领潮流,刘五店先后设驿站、刘五店澳、巡检司、厦门海关刘五店分关等。1981年,被省政府批准为外贸港澳航线的起运码头,可是里子面子风光无限,勇立沿海渡口的浪尖潮头。



   澳头古渡口,虽然没有那样闪亮如星,甚至连踪迹也再难以找寻,但它也曾拥有自己的芳华与色彩。早在数百年前,澳头人便可打造四、五百吨的大帆船,据说在其盛时,全村拥有近50艘这样的帆船,在海上从事各种贸易活动,足迹南至台湾、广东一带,北至天津、锦州沿海,从事着货物贸易活动,有的甚至在当地安居乐业,繁衍生息。1821年,由澳头古渡口开出的一艘大帆船,历经万里波涛汹涌抵达新加坡,成为大陆第一艘直通新加坡的帆船,从此也开启了澳头人出洋海外谋生图强的新时代。据统计,遍布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澳头人就有近2万人,国内辽宁锦州、天津塘沽还有澳头蒋、苏两个分支,人口达2千多人,澳头村也成了闽南远近闻名的侨乡。很早以前,澳头也曾被设为驿站,解放后,这里又是福厦公路及马澳线的终点,来往商贾游客在此中转,通过古渡口乘坐航渡到五通,也是大陆与厦门岛实行对渡的主要渡口之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古渡口旁又兴建了100吨级的板梁式客货码头,让古渡口再度升级。如今,又在古渡口旁边建立了规模恢宏的海翔集装箱码头,在续写着古渡口的篇章。



   来到澳头村,不仅诧异于现代美丽乡村的别致风景,而且有许多特色特点的故事让你驻足。村里主要有蒋、苏两大姓氏,走进其家庙宗祠,有种古风古朴之文气,也不失威严端庄的格调,祠堂前都有数根代表家族兴旺、人才辈出的石旗杆。令我不解的是,蒋、苏两大家祖祠前后之间相临如此紧密呢?中间的巷道宽度仅有85公分,远看就像一座闽式的“座三进”古厝。我好奇,于是打探秘方一样去打破沙锅问到底。最后村里的老人告诉我,古时蒋姓之女嫁给苏姓为媳妇,两家关系日趋紧密又难分彼此了,又传蒋氏以家庙后的一块空地作为嫁妆,后来苏姓就在此处建了宗祠,也就有了今天的典故了。俗话:“家和万事兴”,村里蒋、苏两大家族平日里和睦相处,在事业上却是相互促进、比翼双飞,各自涌现了一批流芳百世、光宗耀祖的人才。明万历年间,蒋氏中蒋孟育、蒋芳镛考取了两个文进士,蒋孟育入祠林,崔国子祭酒南吏部左侍郎,蒋芳镛,会魁后任湖南湖北巡按,均有所作为;在清代,村里苏氏似乎不甘落后,暗中较劲,也走出文进士苏廷玉,官至四川总督,加兵部侍郎衔。据说苏廷玉为官清廉公正,颇有政声,百姓称赞他“公明慈惠”,他还是著名的清廉爱国大员。这些都奠定了澳头的人文底蕴,也成了一代代澳头人前行的助力。



       在一个和风日丽、秋高气爽的冬日,我迎着海风驾车来到澳头,穿梭于澳头村落里的厝宅里巷中,追寻古时渔民在乐安桥上载歌载舞的往事,也想走进红砖厝宅里呼吸到渔村渔民熙熙攘攘的讨海气息,感怀当年那些靠手堆肩抬垒筑的海防前哨的防御工事,还有双狮巷中流传那对双狮神秘趣味的传说。最叫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座废弃荒郊田野中的“天旌节孝”贞节石牌坊,历经近130多年的寒暑更迭仍屹立如初,只是牌坊受风雨侵蚀严重,上面镌刻的字迹已经是斑驳难辩,借助史料中得知镌刻的内容。记录的是村里武德佐骑尉苏清浮之妻洪太宜人的事,上面镌刻多幅表彰洪氏守节寡居的对联,有“廿载抚孤未肯相从入地,百年励节祗求无媿天”、“冰雪励贞操苦茹辛含祗守素心昭日月,綍崇宠锡名扬节孝长留清气赞乾坤”等等,无非就是褒奖洪氏终生未再嫁之类的溢美之词。透过一幅幅对联的背后,不难窥视出洪氏身世的凄凉和对现实生活的无奈。试想,苏清浮官虽至山东三台巡按,但英年早逝,享年二十六岁人。苏清浮究竟是病痛而死,还是因王事殉国,其中原由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洪氏从24岁开始,过了近60年孤苦伶仃的寡居生活,期间的苦楚无人知晓。一座看似壮观的“天旌节孝”贞节牌坊,却捆绑了洪氏一生的幸福和自由,是扬还是弃,今天的人们早已有了答案。至今,“天旌节孝”牌坊散落荒野无人问津,也许有其中的原由吧。是呀,现在把它树立起来,让后人们学什么呢?其中的一个个问号让人没法拉直。


     

        “而今迈步从头越”,进入新世纪新时代的澳头渡开始了新的起航。从美丽乡村到海港侨村,从“三海一侨”到“三支笔”特色文化品牌,从省级特色小镇到文艺气息浓厚的文创重镇,从国际帆船节到澳头文化艺术季等等,让昔日的小渔村华丽转身,焕发出熠熠夺目的光彩。站在怀远湖畔双清桥头,一幅天风海涛涤荡下现代海港侨村迷人画卷展现眼前,一排排青青杨柳环湖而栖,在海风中如发丝细线随风摇曳;怀远湖中波光涟漪,湖面上倒影出座座马背头、燕尾角的古厝宅,映衬于蔚蓝天空下分外醒目;不远处的海边港口舟楫频频,汽笛声声,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的确,这一片热土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在距离澳头渡口不远的地方,一座座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翔安南部新城城市群正悄然屹立;一条条宽阔通畅的城市主干道纵横交错,规划中城市地铁轻轨从旁穿行,隔海想望不远地方一座东南国际机场枢纽航空港正在崛起。澳头古渡口就这样迎来新的历史契机,新的一代澳头人和着海潮的节奏,胸怀一种“敢叫日月换新天”豪情在奋力图强,昔日的小渔村再度升级,吐露着新时代的芬芳,澳头的明天,必将更加展望可期。真可谓是:古渡沧桑闯南北,潮头浪尖讨生活。今朝盛世换新颜,澳津再度起新航。












       《鹭客社》 往期导读:

翔安记忆:后滨,那位叫李长庚的悲剧英雄

LOOK • 厦门 : 莲河古渡口,繁华落去几多雨

厦门记忆:飘过望高石的风雨声

LOOK • 厦门:鹭岛的味道,尽在八市里

LOOK • 三明:山林深处寻土堡

翔安新店澳头:废墟中复兴的美食侨村

翔安新店刘五店:浏江边上的古渡长街

厦门翔安新圩之“墟”:那红颜老去的寂美

翔安新圩古宅:石厝民居飘带上的避世桃源

 

作者简介:刘小亮,1975年生,江西萍乡人,军转干部,现厦门翔安某执法大队工作。

    


 LOOKERS 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