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在澳洲更容易受到“歧视”?

澳洲领英国际2019-02-10 15:55:22

采编自西洋参考(iwestbound)


对于移民,歧视似乎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而谈到歧视呢,又总和“差异”、“融入”、“矛盾冲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些人在澳洲总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而一些人却又从未有过这种经历。



在澳洲,普通话已经成为政府主要推广的儿童教育项目,超过3万间学校在今年开始推行中文学习项目。


以墨尔本为例,白天公司里各个族裔的同事都有,很多人都是以外语而非母语在工作。午餐时的中餐馆里,邻桌的老外拿筷子吃着小笼包,身边坐着华裔太太,也许他早些年在中国工作过也未可知。


如今,澳洲从封闭固定单一,变成一个流动多元开放的状态了,换句话说,各种文化习俗开始交错混搭,原先那种非此即彼、穷尽一生把自己变成一个本地人的融入,一下子就不再成立了。

1


在国际化的环境中: 平等尊重,公私分明很重要,不然别人会“歧视”你


不少中国移民,对于“公域”和“私域”的边界毫无概念,不理解什么是“别人的”,什么是“公共的”,也容易遭到批评或所谓的“歧视”。


我在墨尔本大学读书时,学校机房不许吃东西,但课业紧张,大家有时候赶进度会小小违纪,吃点水果三明治什么的,监管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渐渐地,东南亚同学开始吃味道很重的咖喱,中国同学更夸张,我曾见人打包了两份水饺,中午一顿晚上一顿,陈醋泡着大蒜末和辣椒油,放到夜里,浓浊的气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有人还振振有词:“怎么了?外国学生吃三明治就可以,我们吃饭就不行,种族歧视!”



公共场合吃味道很重的食物的确不讨喜


好吧,可是吃水果三明治,不会散发出刺激性气味,不至影响别人。


还有合租


我曾和两个中国同学合租过一套三室一厅的别墅,三个人分租三间卧室,其他区域公用。两位同学渐渐地就开始违背约定,逃避打扫公用空间,不丢垃圾,乱放杂物。有时候他们会整理自己的房间,但对公共区域视而不见。


与此相反的是,有次去一个日本男生YUJI家,放假回国,航班时间差不多,约好先碰头,再一起打车去机场,分摊车费。



没有边界感的行为是不会受人喜爱的。


2


中国在经历了长时间匮乏之后突然爆炸式地发展,对年轻一代的价值观冲击太强烈。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倾向在中国年轻人身上似乎特别明显,压倒性地盖过其他的理想、抱负、好奇心和探索。


有一次,我们上材料学,研究各种配方对水泥强度的影响。因为当天要搅拌水泥,还要下池塘装水泥堤岸,大多数同学都穿着工装裤和雨靴。


有两个中国女生穿着短裙和高跟鞋,背着手掌大的小包包,一脸浓妆地来到工作室。她们组的两个外国男生面面相觑,你可以从他们的表情里读出内心戏:这俩妞是来干活的还是来泡吧的。


当你和一个人谈设计,谈进化论,谈某篇书评,参加一场球赛的时候,你不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交流,而是作为一个专业人士,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作为一个运动员在交流。


这是“国际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当大家都在这个层面交流的时候,各自的背景便逐渐淡去。


3


有了国际化后,本土文化反而很宝贵


全球化带来一定程度的同质化,光有这一层,仍显单薄。


事实上,在一个逐渐“趋同”的大环境下,你本来的文化,那些最难国际化的,最本土的东西,才是最可宝贵的,也正是这些本土元素,使你显得特别有趣。


有次上园林史,澳洲教授在台上播一张拙政园的照片,笑着说:“中国留学生应该知道这是哪里,有没有哪位来给我们介绍介绍?”


结果底下鸦雀无声。教授不无失望地说:“近些年来每当讲到这一章节,我都会问在座的留学生,我发现你们年轻人不再了解这些古老文明和自己国家的文化,好吧,假如没有人愿意介绍的话……”


我个人的经验是,你越是对自己的文化熟知、自信,就越受重视。


这样一群国际化的人,他们可能觉得中国女性穿旗袍很美,但是不太了解旗袍最初是从擅长骑射的旗人的装束演变而来;可能去过买过丝绸,但不见得明白丝织业从明末至今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4


当然了,并不是说你国际化和本地化的层面都没问题,歧视和偏见就不会发生。


澳洲少数底层人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受损者,不必在意他们的偏见


一次前往农场帮投资商与澳洲卖家进行翻译工作,进行到一半,农场里一个破衣烂衫的澳洲老头突然冲出来朝着我们大喊:“中国人滚回去!你们来了之后我们的后代都买不起房子了!中国人滚回去!”。


司机十分尴尬,解释说他从前是农场的工人,因为身体不好加上赌博欠债,不得不卖掉了原来的房子,寄住在农场宿舍。其实现在农场已经不雇佣他了,但出于人道又不忍心赶走他,就让他继续住着。


有些人,他就是看你怎么都不顺眼,怎么都不爽。有人管这叫“毫无理由的偏见”,然而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理由嘛肯定是有的。


持这类偏见的,通常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受害者,他们资源短缺,回天无力,同时缺乏理性,特别容易转嫁仇恨。上世纪末,上海第一波下岗大潮袭来,很多知识陈旧的产业工人没了饭碗,整天聚在一起就是骂外地人。


澳洲也是一样。


在从前较为静态的世界格局下,鄙视链非常简单,发达国家鄙视落后国家,权贵鄙视平民。但是随着全球化,也随着中国国力变化,这套鄙视链的规则正在变得越来越幽微而复杂。


总之,不断地提升自己,理解和关照别人,自信并自在的活着也许很多“歧视”就逐渐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