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无岸 | 连载(4)

那夏2022-05-11 11:29:00

朋友们,我来更新了。

最近家里遇到不少事,人有点儿累,微博更得不太勤,有时间都拿来写稿了。

很多人问之前的连载怎么看,目前我还没有做分类,关注公众号后,查看历史消息就可以看到了。

昨天发了个送书活动,大家没事可以扫码参与一下,反正不要钱美滋滋。

下次更新依然不固定,不出意外是下周。

年前会更新完六章连载部分,如果试读后你们觉得值得买,就可以安心等年后上市了。

谢谢大家的等待。

 

推开巴黎公寓的门,一室冷静。

程少颐松了松衬衫的纽扣,按亮了大厅的灯。

开了一天的车,他本以为自己会感到疲惫,但回来的一路,他发现自己竟然发指的清醒,感觉不到丝毫困意。

拿出手机,显示有两通未接电话,都来自童岸。

最近一通,时间显示为两小时前。

他的呼吸在一霎间变得沉重无比,如果她再打一通,他就会接——刚才他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她为什么不打了?

是忙着去接别人的电话去了?

还是根本只是按错了。

他渐渐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躁。

这五年来,童岸在他身边时永远安静而乖顺,她二十四孝好女友的形象不仅深入旁人的心,更深入他的生活,以至于他的知觉也跟着变得迟钝起来。

直到几个小时前,当他看见陆子昂看她的眼神,那种男人本该拥有的警觉性,才在他的身体中慢慢复苏。

童岸明白他掩藏在笑容之下的感情吗?

还是她真有那么笨,不仅笨得任劳任怨地陪了他这么多年一无所求,更笨得读不懂男人充满欲念的眼神。

他顺手将钥匙抛在桌上,和衣在沙发上躺下了。

她不在的这几天,他总是不太想回卧室。

送回国修理的台灯暂时还没有回音,他原本以为为她找一对一模一样的不会太难,没想到会被告知,那对台灯是位绍兴的老手艺人做的,老人家脾气古怪得很,同一个款式,坚持只做一对。

他不得不专程打电话过去拜托老人家再做一对。

不料老人家对此呲之以鼻:“年轻人更要学会好好珍惜啊,不论是身边的人,还是手中的物件。在我们那个年代,东西坏了,感情不对劲了,大家想的都是怎样修补,不像现在,什么都觉得换个新的就成……”

程少颐被训得一愣一愣的,却碍于只有他能做出一样的,只好耐着性子问:“那我送回去给您修修看……总可以吧?”

“先说说,坏成什么样了?”

“灯罩碎了,底座是完好的。”他如实回答。

“噢,那你找人带来给我好了。我也许能想想办法,不过,也不能保证。”

程少颐赶紧应承下来。

为了保证台灯剩余的部分能平安抵达国内,他甚至特地把下属回国出差的时间提前了:“帮我去一趟绍兴,送一样东西。”

他不提什么东西,没有人敢问。

现如今,台灯按理说已平安抵达绍兴,但老先生却迟迟没有回音。

到底能不能修好?

如今,剩下的那盏灯形单影只地摆在床头,他每见一次,就会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烦意乱。

不如不见。

 

第二天一早,程少颐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醒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沙发上睡了一整晚,根本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打电话来的是程父多年的秘书老黄。

“那边还是深夜吧,是我爸有什么情况?”想起前日父亲提及人不太舒服,要推迟商议,程少颐眼皮突突直跳。

“少爷放心,先生虽然在留院观察,但已经睡下了。我半夜刚忙完,总算得空,想起你那边是早上,就给您打了个电话。”

医生怎么说?

“还不是风湿性心脏病又犯了……得多静养,切勿操劳。”

“需要我马上回国吗?”

“应该不用,有太太在呢,据说小姐也要回来了……”老黄顿了顿,“不过,先生临睡前嘱咐过我,说明天有要事找你商议。我多嘴猜测一句,应该是差不多准备让你回国了。”

程少颐沉默片刻,答:“我知道了。转告我爸,今天我会把时间尽量空出来,等他联系。”

挂了电话,程少颐睡意全无,洗漱完毕,匆匆开车去往公司。

这些年来,除了必要的公事,私下里,他一直没有用助理的习惯。

他向来把生活与工作分割得很开,把童岸与他的家庭,则分割得更开。

很大程度上,童岸能毫无困扰地跟他在一起生活两年,是多亏了程少颐这个决定。

在暗流汹涌的程家,他身边少一张嘴,就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是非。

中午,程父的视频通话请求终于发送了过来。

程少颐连忙接通。

画面中,程父虽然面色稍显苍白,但精神看上去还不错,他总算放心了些。

“说是酒酒的飞机快到了?”

“嗯。”

“这么急,是遇到了什么事?”

程少颐不语。

程父心如明镜,淡淡一笑:“说是叶家二儿子和林家小姑娘,最近去欧洲度蜜月了。这是遇上了?”

没有回答,但程少颐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程父摇头:“怎么就这么没出息……”

程少颐不得已打断他:“你不要怪她。”

程父愣了愣,大笑:“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怪她?小姑娘家,儿女情长都是必经过程,等以后长大了,就不会再犯傻了。”

程少颐词穷。

程父却渐渐敛起了笑容,眉头轻蹙:“对了,如果我把少凡调去巴黎替掉你,你觉得如何?”

程少颐一惊,良久,沉声道:“……我没有意见。”

“没意见就好,”程父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我让你回来,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主持。”

“什么事?”

那个品酒会所的项目,我要你全权负责。

程少颐反应了两秒,明白了程父的意思。

明降暗升。

这个项目是公司未来两年的重头,如果他能做好,势必会更好的收服人心。

堂兄程少凡一直以来对董事长的位置虎视眈眈,程父看在眼里,不可能没有打算。

调令下个月会正式公布,你尽快把那边的事处理好,我会让少凡晚些过去跟你交接。

我明白了。”程少颐深吸了口气,“对了,我最迟可以什么时候回国?”

“还有别的事?”程父目光如炬。

好在程少颐仍保持着一贯的沉稳:“没事,只是这几年我几乎没有时间休假,想趁调任的空当,给自己留一点休息的时间。”

程父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也行……说起来,你一毕业我就把你送去那么远,虽然是为了你好,但你的辛苦我也明白。这样吧,反正会所的地已经拿下来了,初期建设用不着你操心,你想去哪里度假就去吧。到了时间,按时回国就可以。”

程少颐诧异:你是说,我们要自己施工?

嗯,叶家二儿子卖了块不错的地给我们,比市价低不少。他可是当着董事会的面,说是卖你的人情。”程父语气愉悦。

程少颐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回想前日,叶慎安与他谈天说地,连酒酒都说到了,但就是完全没有提过这块地的事。

他到底在想什么?

少颐……”程父又开了口,“记住,我的,就是你的。父母永远不会害你,叫你回来,是为了你好。

他看上去神色凝重,程少颐的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想必近期的股东会议上,程少凡的母亲应该是又煽动什么了。

“我知道了。您多保重身体。”

“好。”

 

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抽开,程少颐靠在座椅上,缓缓合上眼。

他无数次预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他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

在他的规划中,程父将他调回国内,应该至少是两年后的事。

如今匆匆要他离开,应该是情非得已。

程家祖父曾育有两子,一位是次子程父,另一位则是长子,程少凡之父。

当年,由于一场不幸的空难,程少凡的父亲英年早逝,一夜之间,十二岁的程少凡失去了最有力的依靠。

身为次子的程父理所当然地继承了家业。

后来,程家的事业在程父手中慢慢扩大,为了稳固独子程少颐的地位,程父找尽冠冕堂皇的理由,把程少凡安排去了美国留学。

程少凡的母亲年轻时是个艺人,演过几部不红的电影,对于经商可谓一窍不通,只能怀揣着一腔怨恨,眼巴巴地等程少帆学成归来。

好在程少凡够争气,早程少颐两年毕业的他靠自身实力,先入为主地赢得了董事会的认可。再加上他母亲天生精于演技,演得一手好苦情戏,没事就在董事会上提起往事,勾起老一辈的回忆,总让他们总觉得,程家亏欠了程少凡许多,情感上也对他更为偏爱。

程父当年就是碍于这种压力,不得已把刚出校门的程少颐送来法国,希望他能尽快证明自己,为今后顺利坐上董事长的位置打开局面。

现如今,程少颐和程少凡论能力不分伯仲,两边各有亲信,程父的身体又一日不如一日,想必,程少凡的母亲应该是坐不住多久了……

这些复杂的家事,程少颐一次都没有讲给童岸听过。

恋爱后,他曾找人调查过童岸的家世,知道她家中在绍兴经营一家颇负盛名的老字号黄酒厂,从小衣食无忧。

在普通人看来,童岸怎么都算个一路平顺,受尽宠爱的小公主。那他为什么还要用这些对她而言不重要的琐事影响她的心情?

反正他一早明白,他最后能娶的人,永远不可能是她。

还不如就让她一直保持着现在这种天真清澈的笑容。

一想起她的笑容,程少颐便觉得满足。

世界上第一个对他那样笑的人,是酒酒。

再然后,是她。

讽刺的是,哪一种笑容,都不能陪他一生一世。

 

波尔多。

黑暗中,童岸像一条奄奄一息的鱼,僵硬地躺在床上。

打?不打?打?不打?……

天人交战上百个回合,她终于丧气地坐起来,认命地拿起电话。

她可耻地想他了。

很想。

电话在几声忙音后被接起,程少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喂?”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少颐……对不起。”

那头的人没吭声,似乎在等她说下去。

她镇定了几秒,颤声说:“昨天我跟你撒谎了……我不是一个人去吃的晚饭,我遇到了我大学时的老同学,我们一起去了二大外的家庭餐厅。”

“嗯。”

她几乎要哭出来:“我真的没有……”

“对不起你”四个字,实在说不出口。

有时候她也觉得,爱他这件事太卑微。

她在国内的时候,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呵护的公主啊。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不会打扫卫生……这些事,她为了程少颐,心甘情愿地学了个遍。

她以前看见活蹦乱跳的鱼就吓得跑得老远,躲在爸爸怀里撒娇,而现在,她却能够娴熟地掏干净它们的内脏。

爱让她几乎无所不能,却只有一件事她不能——

她不能让程少颐松口说一句“我爱你”。

“少颐,”眼泪顺着童岸的脸颊无声地淌下来,“……我觉得好累。”

“累的话,就睡吧。”

程少颐倒在沙发上,伸出一只胳膊,挡住头顶吊灯倾泻下来的刺眼光线。

他觉得眼睛有点儿酸。

有一瞬间,那句“我爱你”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他还是忍住了。

这句话,若放在从前,也许还有些意义,但放在现在,却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就要回国了。

回到北京,意味着他必须将这里的一切全部斩断,包括她。

电话忽然间断掉了。

童岸也搞不清楚,究竟是谁挂断的。

她整个人伏在被子上,肩膀剧烈地颤动着……

还好,还好他看不见。

 

后来的好几天,他们都没有联系过对方。

眼看周五逼近了,童岸的心逐渐被另一种恐慌填满,因为陆之昂的收购团队,一直没有走。

他们好像住在附近的酒店,每天酒庄一开始营业,就准时来报到。

员工因此议论纷纷。

这是准备长期抗战吗?

似乎是,昨天我听说对方提价了20%,庄主似乎有些心动了……”

你是说,我们要集体失业了?!

嘘,别乱说,庄主不还什么都没说吗?而且就快要收葡萄了,大家打起精神来!

童岸在一旁默默听着,心神恍惚,却一句话都插不上。

她知道,只要她走过去,大家就一定会想要从她口中打探出陆子昂的想法,可她对此一无所知。

经过那一晚,对于他后来的再次邀约,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陆子昂与她对视片刻,看见她眼底呼之欲出的悲伤,自嘲地笑了:“既然拒绝了我,就不要把你的不快乐写在脸上。”

“我哪有不快乐!”她难得气急败坏。

“也许语言会骗人,但眼神不会。你不快乐,童岸。”

她因此落荒而逃。

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到他。

估计他也在有意避开她,怕她尴尬。

她感激他的体贴的同时,又不禁觉得更加难堪,自己的悲伤真的一直写在脸上吗?

那为什么程少颐从来看不见?

终于,周五到了。

傍晚,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出现在酒庄的停车坪。

童岸好多天没有响过的电话,也跟着响了起来。

“东西收拾好了吗?下楼吧。”

她顿时傻在那里。

他的承诺她当然没忘,只是她不敢再随随便便去相信。

“……等我五分钟,不,一分钟就够了!”

挂了电话,童岸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将随身物品胡乱塞进了挎包,飞奔下楼。

瑰丽的落霞将车旁的人照亮。

童岸定睛看了很久,才确定那个穿着黑色连帽衫、运动鞋的人是程少颐没错。

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这么穿过。

真好看!

不,应该说,只要是他,怎么都好看。

童岸能感觉到胸腔内心脏猛烈的跳动。

如果一生能为一个人心跳至此,哪怕这一路再伤、再痛,她都万死不辞。

 

程少颐顺手将一顶粉色的棒球帽盖在她的脑袋上。

和她的牛仔裤衬衫看上去还蛮衬,就是他主动给她买这种东西……有点奇怪。

她一脸莫名地看着他,没想到程少颐忽然笑了:“我脸上有东西?”

是真的笑了,童岸从没有见过的那种笑容,自嘴角到眉心,通通舒展开。

原来他真正笑起来是这样。

童岸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没。”

“那上车。”

“好。”

车一路疾驰,程少颐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少言寡语。

夜色渐浓,童岸不时看一眼身旁打扮得不同以往的程少颐,一颗心情不自禁地变得惶惑起来。

没办法,他总能一眼看穿她,她却从来看不懂他。

过了一阵,童岸才意识到不对劲:“……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马赛。”

“马赛?!”童岸瞪大了眼睛。

“嗯,去那里度假。”

说出这句话的程少颐,眼中又重新盛满了笑意。

转折发生得太突然,童岸一时半会儿还没回过神来。

程少颐将车顺势停在了路边。

“童岸。”

“嗯?”

她懵懂地抬起头,他的吻便落了下来。

不得不说,今天的程少颐……真的很奇怪。

从前他吻她时,总爱皱着眉头,酷刑谈不上,但她很难真正感受到他在用心。

但今天程少颐,却非常认真和享受。

她颤抖着闭着眼,感受着他唇齿的温度,他甚至小心而珍贵地描摹了一遍她唇的轮廓……一吻结束,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程少颐低沉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温柔得几乎失真——

她怀疑自己在做梦。

“这些年,我总觉得,自己欠你一个真正的假期,趁这次我有时间,我们一起去补上吧。”

 

 

抵达马赛时,夜已经深了。

程少颐提前预定了旧港区的洲际酒店,办理好入住,他们一起乘电梯上楼。

“蜜月……套房?”走进门,童岸又不由自主地脸红了。

她赶紧狠狠捏了自己一把,呃……没有眼花。

程少颐正躬着身整理行李,回头不咸不淡地瞥了她一眼:“你这爱掐人的毛病,什么时候才改得掉?”

童岸挠了挠头,冲着他傻笑。

她现在太幸福了——

每当她感到幸福,就会忍不住怀疑,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今天出来得太匆忙,童岸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收,好在程少颐准备了简单的日用品,凑合一晚应该没什么问题。

“明天陪你去买护肤品。”

见她洗完澡,程少颐的视线从手中的书中抽离。

“呃,那样会不会很麻烦?其实不买也没关系的,少用两天而已。”

“为什么?”

“因为我天生丽质!”童岸对他扮个鬼脸。

程少颐放下手中的书:“过来。”

“欸?”

“让我鉴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天生丽质。”

童岸感觉自己的心跳又没出息的加速了,她乖乖地走过去,程少颐一把将她抓进怀里。

他已经洗过澡了,沐浴露的清香令她一阵阵晕眩。

童岸一度以为,他会吻自己,但程少颐只是紧紧抱着她:“睡吧。”

“啊?”她迷蒙着眼,看上去有点诧异。

程少颐墨黑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调侃的笑意:“还是你有别的想法?”

“没有没有!”她连忙松开抱着他的手。

“那就睡觉。”

程少颐说着轻而易举地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酒店的棉被松软如棉花糖,她深陷其中,郑重地闭上眼,像在等他的吻。

等了好久,只等到程少颐的一声哼笑:“还说你没有想法。”

“我……”

“好了好了,”他走过去,重新拥抱住她,“今天就先睡吧,很晚了。”

 

半夜,热醒的童岸惊讶地发现,程少颐仍从身后紧紧抱着自己。

空调无法驱散他的体温,她后背沁出了薄薄的汗,有点儿难受。

饶是如此,她也舍不得推开他。

想了想,她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与他面对面。

熟睡的程少颐看上去比平日温顺许多,她静默而贪婪地端详着他,他的唇、他的鼻子、他的眼睛……还有他的眉毛。

借着一盏昏暗的台灯,她如顽童般,悄悄数起了他的眉毛。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五根……一遍数花了眼,就再来一遍。

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十遍,她总算数清楚了。

两百零三根。

她爱的人,有两百零三根眉毛。

那一瞬间,她突然很想哭。

很多人都说,如果在一段感情中,如果对方令你受尽了委屈,那他一定是错的人。

可自从程少颐吻她那刻起,她就相信,他一定是那个对的人。

哪怕到了今天,她仍然深信不疑。

 

落地窗外隐隐透进些光线,童岸迷迷糊糊地想,大概是天要亮了。

她揉了揉眼睛,痴痴地望着程少颐的睡颜,许多过往的记忆,犹如雪片,纷纷扬扬地落入了她的脑海中——

那是她在拉图尔工作的第二个星期。

有天她打扫完卫生,发现旁边的女服务生们正兴奋地议论着某位客人。

“你看到了吗,VIP区那个男人超帅的,我要收回我不找亚裔男友的话!”

“没错没错,就是那种禁欲系的感觉,我超迷的!”

“说起来,还是做VIP区的服务生好啊,连帅哥都可以多看几个……”

童岸默默听着,心中忽然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揣测,不会是……那个人吧?

她赶紧甩甩头,真是想太多。

即便曾有过正确的预感,但当童岸真正看到程少颐时,还是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竟然真的是他!

她当然也觉得程少颐好看,在一周前,她蹭他的车上山时,她就这么觉得了。

可再仔细看眼前的程少颐,又觉得他多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程少颐那天穿了一件酒红色衬衫,童岸当时还不知道,那是程酒酒送他的生日礼物。她只觉得那个红很别致,仿佛庭院中的风一吹向他,空气中就会溢满馥郁的葡萄酒香气。

最重要的是,程少颐嘴角居然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一个总是板着脸的人,突然有了笑容,童岸觉得真要命。

她就那样自顾自地看呆了,旁人都在庄主的示意下识趣地走开了,只有她浑然未觉,仍旧傻傻地杵在那里。

“Lucile,你在发什么呆!”经理被她气得不轻。

童岸这才回过神,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儿跑了。

 

傍晚下班时,童岸听说庄主会留程少颐在酒庄家宴。

她心中隐隐期待着能再见他一面,但她亦明白,机会渺茫。

换下制服,她失落地朝停车坪走去。

上车,试着发动引擎,车子毫无动静。

她又试了几次,依然毫无反应。

难道她的老爷车又抛锚了?

不得已,童岸下了车。

刚入夜,停车坪的路灯还没有打开,童岸摸黑在后备箱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修理工具。

没办法,只能跟酒庄的人借一下了。

她一路低头疾行,“咚”一下,似乎撞上了一堵人墙。

“啪!”

紧接着,她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仿若大梦初醒,童岸惶惶地抬起头,发现程少颐正黑着一张脸,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完了!

童岸大气都不敢出,低头扫了眼那瓶酒的标签,顿时眼前一黑。

酒庄刚上市的顶级新品就被自己这么一撞,给撞碎了。

丝绒般的深红色液体顺着地面逐渐蔓延开,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酒香味。

童岸感觉晕眩,不知是因为酒的味道,还是因为这个人。

程少颐不说话,她也不敢说话。

过了很久,程少颐身旁的秘书看不下去了,走过来,递给她一方手帕:“先擦擦你的裤子吧。”

童岸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脚沾满了暗红的酒渍。还好,程少颐没有受到波及。

否则她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可眼下这瓶摔碎的酒怎么也值她三个月的生活费了……一想到这,童岸彻底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收拾起玻璃碎片:“对、对不起,我刚才真的没看到你……酒的钱,我一定会陪你的……”

“怎么赔?”

“一次性我实在付不起……能分期吗?”

“几期?”

“呃……你这是同意了?”

“几期?”程少颐又重复了一遍。

童岸赶紧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费和打工收入,最后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三期可以么,我已经把零花钱扣掉了……”

“你的名字、学校、学生证号还有联系方式。”

“童岸、波尔多第二大学、学号xxxxxxxx,手机xxxxxxxxxxxx。”

旁边的秘书赶忙掏出手机记录,程少颐不紧不慢地说:“汇款账号稍后秘书会发给你。”

说罢,他转身走了。

黯淡的路灯在一霎间悉数亮起,照亮天与地。

童岸呆呆地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觉得自己真像做了一场梦。

刺激、可怕、倒霉,却莫名有点意犹未尽的梦。

她心中充满难以言喻的怅然。

这便是他们相识的全部了。

每当她难过时、绝望时亦或是快乐时、幸福时,都会忍不住拿出来细味一遍,告诉自己,这就是她选择的命运。

她愿意拥抱命运赐予她的一切。

 

程少颐醒来时,童岸又睡过去了。

她像只毛茸茸的宠物一样,蜷缩在他的怀着,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

程少颐为她拭净,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该起床了,中午都过了。”

童岸缓缓睁开眼,长长的睫毛眨呀眨,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能不能让我再睡一会儿。”

不行,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呃?”她眼皮重新耷拉下来,一时半会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我真的很困啊。”

“洗完澡就清醒了。”

“噢……”童岸勉强思考了一下,不想他扫兴,强撑着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但下一秒,她却被程少颐欺身压住了。

“不、不是说要洗脸,然后出门吗?”她半梦半醒,语速很慢,语气却很认真。

“不着急这一会儿。”

逻辑感人……童岸失笑,但脑子总算差不多清醒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我们没有时间了?什么时间啊?”

程少颐的动作似乎是停滞了片刻,良久,沉声道:“周末只有两天时间。”

童岸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程少颐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有点痒,她忍不住咯咯地笑了两声。

他却停了下来:“你是不是……不愿意?”

童岸愣住了,程少颐以前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询问她的感受。

想了想,她伸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你说谁不乐意了?”

结束后,程少颐慢慢替她捋着耳畔的碎发:“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童岸真诚地摇头:“没有。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去哪里,我都很开心。”

程少颐怔忡了片刻,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按了按她的头。

他知道的,这一生,自己再也不会遇上比她更傻的姑娘了。

 

 

从酒店出来,程少颐做主带她去了旧港区广场的摩天轮。

在对女生喜好的揣摩上,程少颐偶尔真的很像个笨拙的中学生。

广场上排队等着坐摩天轮的游客不少,这还是童岸第一次来马赛,不禁新鲜地左顾右盼。

身旁的程少颐捏了捏她的手:“我去买票,你在这里等我。”

她乖巧地点点头。

望着他逐渐走远的背影,童岸想了想,拿出手机,眼中逐渐透出了一丝为难。

她到底……要不要联系姑姑?

从程少颐说要带她来马赛度假的那刻起,她时时都在惦记着这件事——

姑姑的新家在马赛,她好不容易过来一趟,虽说是计划外,但不见姑姑一面,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但她又很清楚,程少颐应该不会答应。

这一趟旅程,她受宠若惊是一回事,一直以来对他的了解,又是另一回事。

五年来,除了酒酒,程少颐几乎没有跟她提及过自己的家人,更不曾问及她的家人。

每年过年,他总是一个人回北京,而她,则一个人回绍兴。

他们在戴高乐机场一次次分别,他从未想过邀请过她去见自己的家人,更别说陪她一起去家乡看看。

所以,还要不要和他说?

她纠结了很久。

眼看程少颐走过来了,童岸赶忙把手机塞回包里:“这么快?”

“嗯。”

“那我们去坐摩天轮吧!”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程少颐一怔,在人前,童岸很少主动挽他。

他将她拉得近了些:“你的手怎么在抖?”

“……冷的。”

“还没有到秋天。”

“可能我裙子太薄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童岸!”他一把拽住她,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童岸转了转眼珠,狡黠一笑:“当然没有……快走啦!”

 

摩天轮一点一点升至最高点。

不远处,蔚蓝的海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耀眼的光辉。

原本乖乖坐着的童岸猛一下站了起来。

在程少颐震惊的神色中,她捧起了他的脸。

“程少颐——”

她不是他,从不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他。

程少颐怔怔地望着她,漆黑的瞳孔中似有许多情绪在翻滚。

“程少颐——”她又大声重复了一遍,“我爱你!”

好爱你!

爱死你啦!

几乎声嘶力竭。

喊罢,她缓缓垂下头,对着他傻傻一笑——

那么,我可不可以当做,你终于也有一点点爱上我了呢?

 

短暂的静寂,空气中只余两人的呼吸声。

程少颐伸出手、用力,轻而易举将她纳入了自己怀中。

隔着薄薄的衣衫,程少颐能清晰感受到童岸的轮廓。

从心脏到心脏,不超过十公分的距离,可为什么还觉得不够?

那一刹,他只想把她揉进身体里,揉进沸腾的血液中,揉进自己的每一次呼吸。

“童童。”

“欸?”

贴得这样近,他熟悉的气息蓦地被放到无限大,童岸感觉自己快不能思考了。

“我……”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话。

程少颐猛地回神,自心底狠狠舒了口气。

好险,差一点……他就想说爱她了。

向童岸比了一个“等等”的手势,他拿起手机。

是老黄的号码,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

“……喂?”

“少爷,先生刚才正吃着早餐,人突然晕过去了,夫人现在已经派人将他送去医院了……您能不能,尽快回一趟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