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月出生的女人命最好!前五名,有你吗?

南京吃喝玩乐情报2020-11-12 14:19:36

点击蓝字关注哦 南京吃喝玩乐情报

立足本地,南京吃喝玩乐情报上线啦!淘美食嗨电影享优惠,每日精彩同城活动等你参与,蓝鲸小伙伴们的掌上生活 ♥

第1章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夜,深

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

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

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

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

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他现在在忙。”

“宋陶陶?怎么是你!”

宋依然有些惊讶的站起身,这个声音是她在熟悉不过的,宋陶陶,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哦,原来是姐姐啊,不过姐夫也真是的,居然连姐姐的手机号码都没有备注,我还以为是陌生人呢!”宋陶陶有些得意。

宋依然脸色瞬间苍白,咬紧了唇,像是被一股冷水浇下,透心凉。

却丝毫不意外。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冷继尘娶她并不是因为喜欢她!

“姐姐,你也知道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总是难以自控。所以姐姐,你要是有自知之明还是成全我和姐夫。”讽刺挑衅的声音落下,电话被挂断。

宋依然一直都知道她的妹妹和丈夫关系不简单,只是尽管冷继尘再不喜欢她也每晚会回`来执行夫妻义务,却不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如今亲眼见证事实,心口还是一阵阵的痛,难受。

“宝宝你乖乖的,爸爸不要你,妈妈要。”手机无力脱落,宋依然抹去眼角泪花,把孕检报告收起来,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

宋依然蜷缩着身子刚睡下,胸口传来的重量压低她快喘不过气,睁开眼,对上男人阴沉的脸。

“继尘……”

一股酒味夹杂着女人的香水味传来。

男人二话不说,直接翻过她的身子,撩起睡裙进入她,动作粗鲁。

想到孩子,宋依然吓得脸色苍白:“冷继尘,不可以,求你……”

换来的却是男人一下比一下凶猛的动作。

宋依然整张脸埋在枕头里,承受着男人猛烈的撞击,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无声流泪,却不敢说自己怀孕了。

这个男人这么恨他一定不会同意她生下孩子,为了孩子,她要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发泄完毕起身下床,动作干练似乎早就做了许多遍。

“冷继尘,你还没给我钱。”宋依然忍着不太舒服的肚子对男人说。

冷继尘屹立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嘴角弧度冰冷,从钱包里抓了一叠钱朝她脸上丢去。

“宋依然,你真恶心!”

男人的话语和飘落的钱,像是一根根针,狠狠扎着新宋依然的胸口,密密麻麻的疼。

她裹着床单翻身坐起来,把钱都捡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

但是这些钱她需要!

冷继尘见她低头白细的手指把钱一张张的收起来,脸色苍白得不像话,也没有再去为难她,穿好裤子离开。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身子一顿,一张俊脸阴沉得可怕,捏紧拳头,转身看着床上的女人,有些不可置信咬牙问。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宋依然从床头拿了文件递给他,声音有些低沉无力,再次重复:“我们离婚吧……”


第2章 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冷继尘看着女人毫无焦距的眼和苍白的面色,那句“我们离婚吧”在脑中反复回放。

他拳头捏得咯吱作响,脸色如染了冰霜,大掌直接掐上她的脖子。

男人的大掌慢慢收紧,吓得宋依然赶紧伸手护住肚子,却听见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宋依然,你害了我弟弟,当初又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现在一句离婚就想从我身边逃离?你休想!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冷继尘的女人!”

脖子上的束缚消失,宋依然用力咳嗽了几声,目送男人离去。

肚子传来隐隐痛感,摸了摸肚子,安抚:“宝宝乖,别闹,妈妈爱你。”

……

第二天,宋依然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她身子虚弱,别再有大动作,宋依然同样也不想再发生和昨天一样的事情。

为此,回了宋家打算住几天。

进了宋家大门,佣人们没有给她好脸色,宋依然直接上了二楼回房间,在经过宋陶陶房间时,却听见里面的若隐若现谈话声。

听到有关于冷继尘和自己的事情,她步子顿住。

“妈,现在怎么办?在这样下去,继尘会越来越在乎那个小贱人的!万一我们当初做的事情会被发现……”宋陶陶话刚说完就被母亲李玲捂住嘴巴。

心虚的看了看门口,确定没人李玲才说:“怕什么,当初我派人把冷逸尘丢到臭水沟栽赃给那个臭丫头可是没有留下把柄的,这件事情就我们两个知道!你好好把握机会,让那个臭丫头和冷继尘离婚,你就是冷家少奶奶了!”

听到真相,宋依然躲在暗处吃惊的捂住嘴。

难怪当初她明明记得把车转了弯,没有撞到冷逸尘,他怎么会掉进水沟变成植物人,原来是这对母女在搞事!

宋依然气得胸口起伏,想直接冲进去揭穿这两人的真面目,可直觉告诉她不能这么做,没有证据。

她悄悄打开手机,想录音,可惜房里的二人却已经停止了那个话题。

来不及多想,宋依然离开打车到冷继尘公司。

顾不上喘气,她直接跑到办公室里找他。

“冷继尘,我知道当初把你弟弟丢在臭水沟的人是谁了!”

坐在办公室办公的男人抬头,冷眸扫视她。

“真的,相信我,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当面对峙!”宋依然伸手要去拉男人的手,却被他避开。

“宋依然,你又想把这个脏水泼到谁身上?”

宋依然看着男人嘴角讥嘲的弧度,举手发誓急得双眼通红:“真的,我没有说谎!我刚刚回到宋家亲耳听见宋陶陶和我后妈李玲在谈话,当初就是他们把你弟弟丢进臭水沟栽赃给我的!”

“跟我去好不好?相信我这一次!”宋依然拉着他的袖子恳求。

冷继尘看着那面前记得快哭了的女人,眸色微暗,喉咙一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模样。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冷继尘听那头说了什么,脸色大变。

合上手机,那双幽暗的眸子顿时又森冷扫视宋依然。

“冷继尘,你……”刚出声,男人的大掌便掐着她细嫩的脖子。

冷继尘猩红的双眸简直要活剥她:“宋依然,我早该想到你是个喜欢颠倒黑白的毒妇!要是陶陶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然后宋依然被男人强拽着出了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进车内。

她有些纳闷,刚刚那个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


第3章 您太太大出血了!

车很快停在了医院,宋依然也被男人强拉进内。

病床上躺着虚弱的宋陶陶,李玲在一旁守着她。看见宋依然到来,顿时哭哭啼啼的。

“依然啊,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好歹你也要叫我一声妈,陶陶在怎么样都是你的妹妹啊,你们是同一个父亲,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宋依然听得一头雾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依然啊,你有什么不满你就直说,你为什么明知道陶陶的身体不好,还要去推陶陶呢!要不是佣人发现得早,我们家陶陶早就……早就……”李玲一把鼻涕一把泪。

宋依然大抵也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李玲和宋陶陶一定是知道了她偷听了她们的谈话,怕计划败露,所以反过来泼脏水给她。

她抬头,视线掠过看着她双目森冷的冷继尘,视线挪开,冷笑。

“你说我推她了?证据呢?李阿姨和宋小姐清楚,到底是我动手推人了,还是你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我听见,想要诬陷我!”

李玲眼神心虚的闪躲了一下,床上的宋陶陶也掀了掀眼皮。

“依然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站好。”然后又看着冷继尘:“继尘,你别怪姐姐,依然姐只是下楼时不小心碰到了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冷继尘微皱了一下眉头,安抚她:“你不用替她说话,她自己做错了事情自己要负责,医生说你情况不好,我带她去给你输血。”

宋依然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眼睛刺痛,苦涩不已。

所以她的丈夫带她过来,只是让她给别的女人献血!

“宋陶陶,别总是装小白花的样子,今天我就要拆穿你得真面目!”宋依然很清楚她现在是装的,走上前拉着她的手要把她从床上拉下来。

只是手刚车上宋陶陶的手,她就被一股力道冲撞开,后背狠狠撞上墙壁,脸色一白,她疼痛地弓起身子。

宋依然忍着疼痛抬头,看见把她推开的男人此刻正拉着宋陶陶的手一脸关心。

心痛,肚子也很痛,浑身都痛!

“痛,继尘,我好痛啊。”宋陶陶也跟着在那边哀呼。

“你等等,我让她给你献血去!”

冷继尘直接大步朝宋依然走来,后者捂着肚子脸色苍白的看他。

李玲和宋陶陶对视一眼,眼中有得意和胜利。

“冷继尘,你不能拉我去献血!”宋依然身子往后缩,突然捂着肚子喊道:“冷继尘,我怀孕了!你不能拉我去献血!我怀了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冷继尘身子顿住,那双眼似染了冰寒。

“我说,我怀孕了。”

话音刚落,宋依然的下巴被男人用力捏起,力道大得要把她捏碎。

“说,孩子是谁的!”

宋依然看见男人满是质疑的眼神鼻头一酸,然后见男人对护士下令:“带她去献血!顺便检验一下孩子血型!”

“冷继尘,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混蛋!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宋依然拼尽全力的嘶吼,眼泪夺眶而出,被护士架走。

冷继尘脑子里全是宋依然那失望的眼神,心里莫名不舒服,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继尘,你怎么了?”宋陶陶看着男人的情绪明显不太对劲。

“没事!”冷继尘话落,却见护士急匆匆跑来说,“冷先生,您太太情绪太激动,大出血了,孩子可能保不住!”


第4章 离婚?休想!

对于这个爱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冷继尘向来是不屑的,只是现在从护士口中听到宋依然大出血,他竟然有些心慌。

第一个念头就是,她会不会有事!

“我太太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他已经冲上前问护士。

“冷先生您不用担心,冷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她情绪不是很好,得好好休养。”

自己为什么会担心她?

冷继尘好看的眉头拧紧,随后松开,很理所当然的想,宋依然是他太太,他关心她是应该的!

“孩子血型验了没有?”第二件事才是关心孩子。

“现在我们还在给孕妇止血,得等一下才能知道,冷先生您稍等。”护士说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宋陶陶,眼神心虚闪躲一下才走开。

宋陶陶见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巴不得宋依然随着孩子一起死去,却作一脸担忧。

“继尘哥哥,你别担心,姐姐心地善良,和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冷继尘冲她点了下头,然后想到孩子,心中竟然有些隐隐的喜悦,他和宋依然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

“你先休息,我去外面看看。”说罢,大步离开了病房,留下咬牙切齿的宋陶陶。

……

冷继尘坐在手术室回廊等待,看着进出手术室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一颗心也跟随着吊在半空。

他双目盯着手表上的时间移动。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在心里蔓延,他急得站起身,来回走动。

她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

在一名护士出来时,他伸手抓住那护士,脸黑沉得可怕。

“我太太呢?怎么样了?这都快三个小时了,怎么手术还没好?你们到底行不行!”

“冷先生,您先别急孕妇已经安全了,这是我们刚刚检测到的DNA亲子坚定,您先看看。”护士把报告交过去的时候,眼神心虚的闪躲了一下,然后离开。

听到前半句话,冷继尘安心下来,在听到后半句话时,他接过报告单顿时紧张得不行。

当看见报告上的数据,那冰冷的瞳仁狠狠一缩,脸色阴沉得吓人!

鉴定报告上很清楚的写明了一一亲子可能性为0.001﹪.

“呵呵!宋依然你好样的!”

嘴角扯开一抹冰冷弧度,冷继尘将报告撕碎,握拳狠狠砸向墙壁,他生平尝到了挫败难受的滋味,心口像是堵了棉花散不开。

从手术室出来,宋依然躺在病床上休息,却看见冷继尘板着一张脸到来。

拿出准好的流产报告递去,宋依然脸色苍白很平静:“孩子已经没了,医生说我以后可能都不会怀孕了,冷继尘,放过我吧,我们离婚吧。”

“呵!”冷继尘没看报告,倾下身子,手用力捏着她苍白的脸,讥笑:“宋依然,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给我戴了绿帽子就想离婚?休想!”

“冷继尘,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给你戴绿帽子?你混蛋!这是你的孩子!”

宋依然急得眼眶通红,激动的起身去打他的胸膛,却被男人一把抓住。

“每次上完床都找我要钱,现在却要迫不及待和我离婚,离开了我,谁给你钱治你妈的病?还是说,那个孩子就是你为了钱出卖身体得来的?”

在他心里面,她就是这种为了钱出卖身体和子宫的人?

宋依然心中委屈极了,泪珠子忍不住地往下掉,愈发用力的捶打他的胸膛。

“你混蛋!冷继尘,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混蛋!呜呜呜……”

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冷继尘心里很不舒服,哼一声用力推开她的身子。

“宋依然,想离婚?在我没玩腻你之前,休想!”话落,黑着脸转身离去。

“砰”一声,门被用力关上,宋依然躲在被子里委屈的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