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这种土的掉渣的国家,凭什么称为发达国家?因为有了这三点...

澳洲的家一墨尔本2021-10-10 06:10:48


怀揣着无数梦想,到了魂牵梦绕的澳大利亚,却发现许多画风清奇的情节,分分钟让自己怀疑:澳大利亚真的是发达国家吗?



来到澳洲后,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语


“澳洲真的是发达国家吗?”


“没有什么高楼大厦,

也没有繁华街道

除了几个面积不到上海一个区的CBD

其他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落后的大农村”



“没有高铁,没有动车

公共交通那么差,

不开车就出不了门!”



“澳洲连淘宝都没有,

买个东西都得跑大老远

根本没有国内早上下单,

下午送到的畅快体验!”



”没有淘宝就算了

可就连商店平时也都早早关门,

下了班放了学,除了待在家

哪儿都去不了…


唉,这也没有,那也没有

恐怕有的就只有漫山遍野的牛羊了,

真是土爆了!”


......

总之,大家吐槽的就是一个终极问题:


澳大利亚真的是发达国家嘛?

是嘛?是嘛?!


 

直到在澳洲生活了几年后,我才意识到,澳洲这样的发达国家,不能单单从繁华,GDP,人均寿命,识字率,工业化水平去衡量


这只是我们的主观判断的方式。


而这个国家对于社会和人民,更是做到了三种不计成本的付出,也许这才是澳洲发达的原因。


 

为社会弱势群体不计成本的付出


衡量一个人的好坏,不能单从这个人的穿着打扮来评价,而要看这个人的思想与品德;评价一件事的利与弊,不能只从某一时点进行判断,而要让时间去证明;


一个国家是否发达


也不能光从国家强者与富人群体去衡量,

而是应该从弱者的地位与利益去思考。

   

       喜欢他那 每一个战族顶尖高手都双目赤红,眼中除了高炽的战意,还多了几分疯狂之意,彻底放弃了防御和守势,完全用以命换命的杀招杀向龙骑士。  这个前所未见的敌人在地面上甚至比在天空中更加令人恐惧。  哪怕每一个参加围攻的战族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拼了xing命也依然徒劳地无法阻止龙骑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以战族的荣耀和骄傲,决不允许他们投降或溃逃,即使是慷慨赴死,也是甘之若饴。  战死沙场是每一个战族人的至高荣誉。  不会有悲伤,不会有恐惧,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和自己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赐予神圣的死亡。  尽管战族顶尖高手们所拥有的传承秘法后遗症各有不同,轻者虚弱一年半载,重者当场身陨,但是无论后果如何,这一战后,他们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而现在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多拖延对方脚步一秒也是好的。  这些家伙集体发疯了吗?  在这一刻,林默所受到的压力陡然猛增!  “有敌无我!”  数名燃烧秘法的传承武技长老力量和速度暴增近一倍,他们身先士卒地以自己为箭尖,带出多个攻击箭头直指龙骑士,就算使用人海战术也要将其镇压。  “杀!”“杀!”“杀!”  没有秘法的普通战族人视死如归般暴吼着跟在长老们后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再一次发起冲锋,哪怕锋锐无匹的巨剑毫不留情地斩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用最后的力气挥向对方。  在近战环境下,由一群武技高手组成的军队比使用枪械的军队更加可怕。  无论是拥有seg核心单元的“龙将”外挂式增强型铠甲还是巨龙武装,都能够赋予林默基本的飞行能力。但是这种缺少足够机动力和防御力的飞翔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迟钝的大活靶,不仅要受到近距离的攻击,更要受到远距离的攻击。  相比起地面上那一群疯狂的战族人作为对手,林默所受到的攻击压力和密度相当有限。  巨龙武装更像是一具外骨骼机动装甲,灵活自如的力量增幅,让龙骑士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持续战斗力。  一力降十会,一切秘法都会被一人一龙蛮横无比的暴力强行镇压。  “挡我者杀!~风雨绞杀剑!”  龙骑士再一次暴吼,体内的光战技激荡到了极致。一丝丝光焰透过“龙将”战术铠甲,从巨龙武装表面升腾起来。  斯兰帝国龙骑军团的战场杀斗剑技之一“风雨绞杀剑”的招式在龙骑士手中挥撒出一条条如丝般细密的剑气,交织如网,狂风暴雨般生生击溃了一个个战族人组成的箭锋阵。  龙骑士身剑合一,光战气附着于剑锋猛然吐出尺许长的耀眼剑芒。势不可挡地贯穿敌阵十余步,一步杀一人,挡者立仆,所向披靡。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通过恒定空间门第一批降临到索科特拉岛的四百名战族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飞快减少。  光元素系战气量变达到质变,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奇异的火焰之中。巨剑的威力益发变得更加凶猛可怕。  即使是无惧于生死的战族人也无可抑制地露出惊恐之sè,这个可怕的对手也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战场秘法,似乎比他们的更加神秘而强大。  d3维度膜世界竟然有着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武技传承,为什么历代先遣队没有收集到任何相关的情报。  索科特拉岛上有装备可以幸运地看到这一幕的现今世界人类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就算飞行员是世界上身体素质最好的兵种之一,就算中国是拥有悠久武术历史的国度,可是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士存在?  若是有这么可怕的武术传承,哪里有什么八国联军攻běijing。欧美各国没被这群黄种人给屠得血流成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莫林!龙神在上,你居然还没死!”  随着天空中一声充满幸灾乐祸意味的吼叫。巨大的yin影猛然掠过龙骑士的身影。  轰!~天摇地动,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天而降,砸落入战族人的战阵中。  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经意地翻滚了几下,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断臂残肢飞舞了起来,金币这家伙终于赶到了林默身旁,完全无视那些战族人,冲着龙骑士杀气盎然地冷笑着。  尽管没有任何恶意,不过这头杀戮之龙在原形毕露的时候还是比较吓人。  至于那群弱小的蝼蚁在金系巨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随随便便作个懒龙打滚,在浑身锋利的刃刺绞杀下,无论什么秘法、武技、神兵利器,全数统统灰飞烟灭,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较量。  原本就已经在龙骑士屠杀下伤亡惨重的战族人哪里承受得起如此飞来横祸,更何况这个“横祸”竟然还落井下石,方才正围攻龙骑士的战族杀阵在眨眼之间完全崩溃。  “给我开道,我要拿回朗基努斯之枪!”  林默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剑砍在了巨龙的爪子上,火星直蹦,提醒这个惫懒的吃货赶紧干活儿。  金币反而一点也没有生气,那支巨剑是自己的主体所化,砍在分体演化的巨龙身上纯属自己砍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先遣队的那十几架战斗机根本不够金系巨龙塞牙缝,短短一会儿功夫全数变成了天空中的朵朵烟花,吓得几架美军战斗机忙不迭地躲出老远。  不是非战之罪,而那大家伙实在是不好惹,两个联队上去多半也是被放烟花的命。  “你没看到我可是一直都在忙吗?”  浑然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将几名躲闪不及的战族人扫地血肉横飞。金系巨龙转头望向林默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忽然转回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朗基努斯?不过那里貌似什么都没有!”  金币口中所谓的忙,其中一小半确实是在战斗,但是那一大半倒是忙着偷吃。  一提起朗基努斯主枪,金币就有些犯怵,自己可是没少吃过这东西的苦头,一朝没蛇咬,十年怕井绳。若不是龙骑士给口饭吃,它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再也不想被封禁到那东西里面。  剩下的战族人已经彻底完了,以他们的体形在如小山般的金系巨龙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拿是蝼蚁之躯撞坦克吗?这几乎在与自杀的行为比下限。  “没有?怎么会?它去哪儿了!”  龙骑士一惊,连忙跳到了金系巨龙的身上,却发现原本悬浮在那里的朗基努斯之枪不知去向,只留下那座不知名的装置。  显然在他与战族人厮杀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林默焦急万分地打量着周围。  一定就在附近,一定!  一人一龙毕竟势单力孤。而且还被如此多的敌人拖住手脚,对于全局的掌握必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在那儿!莫林!”  金系巨龙眼尖,发现了朗基努斯主枪的踪影。  林默的脸sè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他看到了那个金发女人。还有她手中的那支朗基努斯之枪。  更要命的是,齐菲、莎莉和双子星姐妹正被推搡着和她一起正在登上一艘体形犹如放大了一号的豪华大巴车般,体态臃肿的飞行器。  这架飞行器的外形与林默曾经从喜马拉雅山脉追杀到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那架飞行器完全一模一样。  抢走朗基努斯之枪,还想带走自己的女人(莎莉算是私产。齐菲也算半个,另外李慕心和李慕冰两姐妹纯属意外躺枪。这对双胞胎若是知道林默的想法,非得拉龙骑士去打靶不可)。  士可忍,孰不可忍,林默杀气横溢地紧盯着那架飞行器,踏了一脚金系巨龙,催促道:“金币,升空,我要那个女人死!”  “他真的是‘龙骑士’大人?!”么今天的中国,有个很可怕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2018-01-18 依伊&桌子 加拿大中文报 FROM: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朋友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A的女儿画画得了奖,B的儿子书法被展览,C的孩子能用外语交流,全都要晒到朋友圈,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 这些孩子不仅活在朋友圈,更活在生活圈,父母提到孩子就滔滔不绝,孩子有了“三道杠”要宣传,连当上个破班委也要大肆炫耀,甚至有的孩子钢琴考级结果还没有出来,家长就对外说孩子“钢琴八级”了。 我认识一位家长,孩子的作文被发表在学校的杂志上,父母喜极而泣,复印了好多份散发给大家看,更没想到的是奶奶在小区里逢人便说“我孙子成了作家……” 喜欢炫耀的家长,总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发光点”,如果孩子成绩好,就大吹特吹; 成绩一般,就吹有天赋; 没有天赋,则吹身体好,如,“这孩子一餐可以吃两碗饭,从来不生病”; 如果连这个也没得炫耀,还能说“这孩子听话,打他也不哭”…… 记得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南京家长跟记者说,对自己当初让女儿学习钢琴的事情后悔了,原因竟然是钢琴无法携带,错过很多能炫耀的场合。 无数个孩子告诉我,他是“代表全家来考试”,学习成了他的负担,父母总拿他和别人家的孩子去比较。 我们在炫耀孩子的同时,早就忘了:我们是要孩子过得幸福,还是要孩子满足我们的炫耀欲? 01 牛蛙之殇 前不久,上海退休教授撰写的《牛蛙之殇》刷爆了朋友圈,那个患上抽动症的孩子格外让人心疼。 为什么叫牛蛙?考上了上海四大名校就叫牛蛙,其余的只能算青蛙。 孩子的父母一开始就和邻居家比拼,孩子各种补习班上了三年,最后居然是邻居家的孩子当上了牛蛙,他们家孩子是青蛙,这让他们直接崩溃,无法接受。 “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 比气难以下咽的是,孩子患上了抽动症,这种病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医生说是长期压力导致的。 后来,孩子的父母终于想通了,也不再盲目炫耀和攀比了。 “我忽然明白一个家庭传承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所谓的家学,就是让下一代,比我们更能接近真实的自己。 我们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与资源,并不是要全部交给他,而是让他在这一切的对照之中,比我们能更快地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虚掷时光与人生。” 还记得传颂千年的《伤仲永》么,自小聪慧的方仲永被父亲带着天天炫耀,最后泯然众人,成了让人唏嘘不已的悲剧。 许多父母,内心的自尊感特别低,需要靠外界的认可、羡慕来给自己增加一些自尊感,他们自身无法获得,于是就把这种期望值强加到孩子身上。 通过炫耀孩子,会让他们自尊感爆棚,所以,他们就不断把孩子逼成了自己可炫耀的资本。 然而内心强大,自尊强的父母,却从来不炫耀孩子,因为他们看淡名利,追求自我,也会让孩子去追求自我,他们不需要拿什么出来炫耀,更加不会拿孩子炫耀,因为他们内心很满足。 02 父母用炫耀给孩子营造一个虚假的世界 《奇葩说》中,肖骁提到一件事,朋友向他秀孩子,拉着他看女儿玩一款早教益智玩具——火火兔。 肖骁内心无比崩溃,可依旧拍着手说“特别可爱、特别可爱”。 他不喜欢这样的炫耀,也谈不上多认同这个孩子,但也只能礼貌性附和。 因为有炫耀就有掌声,出于礼貌,哪怕是违心,别人也会鼓掌认同。 可孩子却分不出真假,听到赞美和鼓励,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看到了最真实的世界。 曾在奥运会开幕式大放异彩的林妙可,年初参加艺考却多次落榜,让人感叹是伤仲永的翻版。 她从9岁到17岁,一成不变的摇头晃脑、嗲里嗲气。但9岁时这么做,别人会说你天真浪漫,17岁还这样就让人作呕。 为什么她会这样? 因为9岁的时候摇头晃脑、嗲里嗲气,听到的掌声太多了,父母拉着她到处炫耀,给她营造了一个虚假的世界,最后17岁依然如此。 孩子永远会跟着掌声走,但掌声多了就会偏离航道,所认知的世界也停留在儿童阶段,与成年的世界格格不入。 03 炫耀的父母造就攀比孩子 前不久,一个10岁的男孩围棋下得好,父母到处炫耀,可是孩子却说父母不配有他这么好的儿子。 他嫌弃父母只开得起十几万的日产车,说钱比成绩好重要多了。 他嫌弃儿童手表,却羡慕同学们的iPhone7。 生活在炫耀里的孩子很敏感,在父母的炫耀声中,他们什么事情都要和同学比一个高低,于是就造成了攀比的心理。 他与其说是对父母不满,不如说是对同学的羡慕和深深的自卑感。 我有一个表姐咬牙把小孩送到了贵族学校,天天炫耀学校怎么好,宝贝学习如何用功,满满的自豪感。 去年暑假,表姐带着小外甥女来我这里旅游,我全程接待,却总感觉孩子有点闷闷不乐。 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这里的风景,她扭捏地说:“我同学都去外国旅游了,只有我在国内,好丢脸啊。” 原来在父母极力炫耀时,孩子也在相互攀比中,一旦不如意,就会失望、埋怨父母,乃至成了白眼狼。 浙江义乌一母亲每月给孩子1200元生活费,却遭到孩子的埋怨和反对。 机场弑母的留学生汪某,因为母亲拿不出高昂的生活费,就在机场捅了前来接机的母亲9刀。 中国式的攀比害死人,孩子活在别人的看法里,生命没有自我价值,不仅累,甚至会扭曲三观,变得狰狞可怕。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71222-1513923265473011836.jpg 04 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李泽钜和李泽锴上学时,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 以至于两个孩子闷闷不乐地问父亲:“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 李嘉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 海明威从小在打猎、钓鱼、在森林和湖泊中露营度过,因此他才能写出《老人与海》这样伟大的作品;沈从文认为自己只是在江边打赤脚长大的农民,所以他才能写出充满乡土气息的《边城》;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去经历人生百味,去观察世间百态,才是父母最好的馈赠。 虽然没用炫耀的资本,但却会因此明白奋斗的意义,进而不断完善自我。 父母要教会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而不是沦为自己炫耀的工具。 作者:依伊+桌子,依伊,军嫂一枚,热爱文字,以女儿之名写文,以内心激荡写字。桌子,专栏作家,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加拿大院校大全 加拿大院校及专业查询,加拿大留学利器! 小程序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桌子的生活观 桌子的生活观 Learn More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样式以及图文采集收藏 采集样式采集文章久    

   


澳洲不是一个激进的国家,在这里的中小学课本中,很少有弯弓射大雕和个人英雄主义的故事,因此人们很少有竞争感。


也正是没有了竞争,因此这里的学生和留学生们都非常的快乐。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老师从来不会把考试成绩和作业成绩进行公布,也不会搞分数排名,更不会让成绩优秀的同学去分享个人成功的心得。


取而代之的,是课本中那些慈善的故事,和课堂外义工的活动,还有同学们之间对于社会贡献的经验分享。


 

澳洲的公交车站,可以看到很多残疾人一样的坐车,即便是有人坐着轮椅,也没有关系。


当公交车驶来,司机会用液压系统压低车身,然后下车在车门边上,放上轮椅板,帮助残疾人朋友上车,


所有人都会在车下默默的等待,让残疾人先上车,司机也不会抱怨麻烦,而是真心的微笑;



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红绿灯,都会有帮助盲人判断的提示音,如果发现哪个红绿灯的提示音坏了,无论位置有多偏远,维修人员会在两天之内修好;


这个国家每一个居民,无论何种原因,如果失业了,生病了,或者遇到各种生活困难,政府都会为你提供生活补贴,帮你度过最困难的日子。


 

这个国家对于弱势群体的付出成本,是要优于给予强者的。


对于残疾人,每一个停车场会修建专门的停车位,也许这些车位在很多天都会空着;



每一个厕所,都会单独为老人、带孩子的父母还有残障人士修建一个单独的房间,无论使用频率高低;



每个社区,都会为那些生活无法自理的人们配上义工,无论这些人是否需要帮助。


澳洲从来不会计较这些付出,


即便这些投入无法产出任何经济利益,

但依然不停的投入资金和付出人力。

   

       喜欢他那 每一个战族顶尖高手都双目赤红,眼中除了高炽的战意,还多了几分疯狂之意,彻底放弃了防御和守势,完全用以命换命的杀招杀向龙骑士。  这个前所未见的敌人在地面上甚至比在天空中更加令人恐惧。  哪怕每一个参加围攻的战族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拼了xing命也依然徒劳地无法阻止龙骑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以战族的荣耀和骄傲,决不允许他们投降或溃逃,即使是慷慨赴死,也是甘之若饴。  战死沙场是每一个战族人的至高荣誉。  不会有悲伤,不会有恐惧,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和自己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赐予神圣的死亡。  尽管战族顶尖高手们所拥有的传承秘法后遗症各有不同,轻者虚弱一年半载,重者当场身陨,但是无论后果如何,这一战后,他们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而现在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多拖延对方脚步一秒也是好的。  这些家伙集体发疯了吗?  在这一刻,林默所受到的压力陡然猛增!  “有敌无我!”  数名燃烧秘法的传承武技长老力量和速度暴增近一倍,他们身先士卒地以自己为箭尖,带出多个攻击箭头直指龙骑士,就算使用人海战术也要将其镇压。  “杀!”“杀!”“杀!”  没有秘法的普通战族人视死如归般暴吼着跟在长老们后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再一次发起冲锋,哪怕锋锐无匹的巨剑毫不留情地斩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用最后的力气挥向对方。  在近战环境下,由一群武技高手组成的军队比使用枪械的军队更加可怕。  无论是拥有seg核心单元的“龙将”外挂式增强型铠甲还是巨龙武装,都能够赋予林默基本的飞行能力。但是这种缺少足够机动力和防御力的飞翔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迟钝的大活靶,不仅要受到近距离的攻击,更要受到远距离的攻击。  相比起地面上那一群疯狂的战族人作为对手,林默所受到的攻击压力和密度相当有限。  巨龙武装更像是一具外骨骼机动装甲,灵活自如的力量增幅,让龙骑士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持续战斗力。  一力降十会,一切秘法都会被一人一龙蛮横无比的暴力强行镇压。  “挡我者杀!~风雨绞杀剑!”  龙骑士再一次暴吼,体内的光战技激荡到了极致。一丝丝光焰透过“龙将”战术铠甲,从巨龙武装表面升腾起来。  斯兰帝国龙骑军团的战场杀斗剑技之一“风雨绞杀剑”的招式在龙骑士手中挥撒出一条条如丝般细密的剑气,交织如网,狂风暴雨般生生击溃了一个个战族人组成的箭锋阵。  龙骑士身剑合一,光战气附着于剑锋猛然吐出尺许长的耀眼剑芒。势不可挡地贯穿敌阵十余步,一步杀一人,挡者立仆,所向披靡。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通过恒定空间门第一批降临到索科特拉岛的四百名战族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飞快减少。  光元素系战气量变达到质变,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奇异的火焰之中。巨剑的威力益发变得更加凶猛可怕。  即使是无惧于生死的战族人也无可抑制地露出惊恐之sè,这个可怕的对手也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战场秘法,似乎比他们的更加神秘而强大。  d3维度膜世界竟然有着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武技传承,为什么历代先遣队没有收集到任何相关的情报。  索科特拉岛上有装备可以幸运地看到这一幕的现今世界人类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就算飞行员是世界上身体素质最好的兵种之一,就算中国是拥有悠久武术历史的国度,可是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士存在?  若是有这么可怕的武术传承,哪里有什么八国联军攻běijing。欧美各国没被这群黄种人给屠得血流成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莫林!龙神在上,你居然还没死!”  随着天空中一声充满幸灾乐祸意味的吼叫。巨大的yin影猛然掠过龙骑士的身影。  轰!~天摇地动,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天而降,砸落入战族人的战阵中。  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经意地翻滚了几下,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断臂残肢飞舞了起来,金币这家伙终于赶到了林默身旁,完全无视那些战族人,冲着龙骑士杀气盎然地冷笑着。  尽管没有任何恶意,不过这头杀戮之龙在原形毕露的时候还是比较吓人。  至于那群弱小的蝼蚁在金系巨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随随便便作个懒龙打滚,在浑身锋利的刃刺绞杀下,无论什么秘法、武技、神兵利器,全数统统灰飞烟灭,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较量。  原本就已经在龙骑士屠杀下伤亡惨重的战族人哪里承受得起如此飞来横祸,更何况这个“横祸”竟然还落井下石,方才正围攻龙骑士的战族杀阵在眨眼之间完全崩溃。  “给我开道,我要拿回朗基努斯之枪!”  林默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剑砍在了巨龙的爪子上,火星直蹦,提醒这个惫懒的吃货赶紧干活儿。  金币反而一点也没有生气,那支巨剑是自己的主体所化,砍在分体演化的巨龙身上纯属自己砍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先遣队的那十几架战斗机根本不够金系巨龙塞牙缝,短短一会儿功夫全数变成了天空中的朵朵烟花,吓得几架美军战斗机忙不迭地躲出老远。  不是非战之罪,而那大家伙实在是不好惹,两个联队上去多半也是被放烟花的命。  “你没看到我可是一直都在忙吗?”  浑然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将几名躲闪不及的战族人扫地血肉横飞。金系巨龙转头望向林默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忽然转回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朗基努斯?不过那里貌似什么都没有!”  金币口中所谓的忙,其中一小半确实是在战斗,但是那一大半倒是忙着偷吃。  一提起朗基努斯主枪,金币就有些犯怵,自己可是没少吃过这东西的苦头,一朝没蛇咬,十年怕井绳。若不是龙骑士给口饭吃,它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再也不想被封禁到那东西里面。  剩下的战族人已经彻底完了,以他们的体形在如小山般的金系巨龙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拿是蝼蚁之躯撞坦克吗?这几乎在与自杀的行为比下限。  “没有?怎么会?它去哪儿了!”  龙骑士一惊,连忙跳到了金系巨龙的身上,却发现原本悬浮在那里的朗基努斯之枪不知去向,只留下那座不知名的装置。  显然在他与战族人厮杀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林默焦急万分地打量着周围。  一定就在附近,一定!  一人一龙毕竟势单力孤。而且还被如此多的敌人拖住手脚,对于全局的掌握必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在那儿!莫林!”  金系巨龙眼尖,发现了朗基努斯主枪的踪影。  林默的脸sè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他看到了那个金发女人。还有她手中的那支朗基努斯之枪。  更要命的是,齐菲、莎莉和双子星姐妹正被推搡着和她一起正在登上一艘体形犹如放大了一号的豪华大巴车般,体态臃肿的飞行器。  这架飞行器的外形与林默曾经从喜马拉雅山脉追杀到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那架飞行器完全一模一样。  抢走朗基努斯之枪,还想带走自己的女人(莎莉算是私产。齐菲也算半个,另外李慕心和李慕冰两姐妹纯属意外躺枪。这对双胞胎若是知道林默的想法,非得拉龙骑士去打靶不可)。  士可忍,孰不可忍,林默杀气横溢地紧盯着那架飞行器,踏了一脚金系巨龙,催促道:“金币,升空,我要那个女人死!”  “他真的是‘龙骑士’大人?!”么今天的中国,有个很可怕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2018-01-18 依伊&桌子 加拿大中文报 FROM: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朋友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A的女儿画画得了奖,B的儿子书法被展览,C的孩子能用外语交流,全都要晒到朋友圈,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 这些孩子不仅活在朋友圈,更活在生活圈,父母提到孩子就滔滔不绝,孩子有了“三道杠”要宣传,连当上个破班委也要大肆炫耀,甚至有的孩子钢琴考级结果还没有出来,家长就对外说孩子“钢琴八级”了。 我认识一位家长,孩子的作文被发表在学校的杂志上,父母喜极而泣,复印了好多份散发给大家看,更没想到的是奶奶在小区里逢人便说“我孙子成了作家……” 喜欢炫耀的家长,总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发光点”,如果孩子成绩好,就大吹特吹; 成绩一般,就吹有天赋; 没有天赋,则吹身体好,如,“这孩子一餐可以吃两碗饭,从来不生病”; 如果连这个也没得炫耀,还能说“这孩子听话,打他也不哭”…… 记得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南京家长跟记者说,对自己当初让女儿学习钢琴的事情后悔了,原因竟然是钢琴无法携带,错过很多能炫耀的场合。 无数个孩子告诉我,他是“代表全家来考试”,学习成了他的负担,父母总拿他和别人家的孩子去比较。 我们在炫耀孩子的同时,早就忘了:我们是要孩子过得幸福,还是要孩子满足我们的炫耀欲? 01 牛蛙之殇 前不久,上海退休教授撰写的《牛蛙之殇》刷爆了朋友圈,那个患上抽动症的孩子格外让人心疼。 为什么叫牛蛙?考上了上海四大名校就叫牛蛙,其余的只能算青蛙。 孩子的父母一开始就和邻居家比拼,孩子各种补习班上了三年,最后居然是邻居家的孩子当上了牛蛙,他们家孩子是青蛙,这让他们直接崩溃,无法接受。 “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 比气难以下咽的是,孩子患上了抽动症,这种病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医生说是长期压力导致的。 后来,孩子的父母终于想通了,也不再盲目炫耀和攀比了。 “我忽然明白一个家庭传承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所谓的家学,就是让下一代,比我们更能接近真实的自己。 我们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与资源,并不是要全部交给他,而是让他在这一切的对照之中,比我们能更快地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虚掷时光与人生。” 还记得传颂千年的《伤仲永》么,自小聪慧的方仲永被父亲带着天天炫耀,最后泯然众人,成了让人唏嘘不已的悲剧。 许多父母,内心的自尊感特别低,需要靠外界的认可、羡慕来给自己增加一些自尊感,他们自身无法获得,于是就把这种期望值强加到孩子身上。 通过炫耀孩子,会让他们自尊感爆棚,所以,他们就不断把孩子逼成了自己可炫耀的资本。 然而内心强大,自尊强的父母,却从来不炫耀孩子,因为他们看淡名利,追求自我,也会让孩子去追求自我,他们不需要拿什么出来炫耀,更加不会拿孩子炫耀,因为他们内心很满足。 02 父母用炫耀给孩子营造一个虚假的世界 《奇葩说》中,肖骁提到一件事,朋友向他秀孩子,拉着他看女儿玩一款早教益智玩具——火火兔。 肖骁内心无比崩溃,可依旧拍着手说“特别可爱、特别可爱”。 他不喜欢这样的炫耀,也谈不上多认同这个孩子,但也只能礼貌性附和。 因为有炫耀就有掌声,出于礼貌,哪怕是违心,别人也会鼓掌认同。 可孩子却分不出真假,听到赞美和鼓励,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看到了最真实的世界。 曾在奥运会开幕式大放异彩的林妙可,年初参加艺考却多次落榜,让人感叹是伤仲永的翻版。 她从9岁到17岁,一成不变的摇头晃脑、嗲里嗲气。但9岁时这么做,别人会说你天真浪漫,17岁还这样就让人作呕。 为什么她会这样? 因为9岁的时候摇头晃脑、嗲里嗲气,听到的掌声太多了,父母拉着她到处炫耀,给她营造了一个虚假的世界,最后17岁依然如此。 孩子永远会跟着掌声走,但掌声多了就会偏离航道,所认知的世界也停留在儿童阶段,与成年的世界格格不入。 03 炫耀的父母造就攀比孩子 前不久,一个10岁的男孩围棋下得好,父母到处炫耀,可是孩子却说父母不配有他这么好的儿子。 他嫌弃父母只开得起十几万的日产车,说钱比成绩好重要多了。 他嫌弃儿童手表,却羡慕同学们的iPhone7。 生活在炫耀里的孩子很敏感,在父母的炫耀声中,他们什么事情都要和同学比一个高低,于是就造成了攀比的心理。 他与其说是对父母不满,不如说是对同学的羡慕和深深的自卑感。 我有一个表姐咬牙把小孩送到了贵族学校,天天炫耀学校怎么好,宝贝学习如何用功,满满的自豪感。 去年暑假,表姐带着小外甥女来我这里旅游,我全程接待,却总感觉孩子有点闷闷不乐。 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这里的风景,她扭捏地说:“我同学都去外国旅游了,只有我在国内,好丢脸啊。” 原来在父母极力炫耀时,孩子也在相互攀比中,一旦不如意,就会失望、埋怨父母,乃至成了白眼狼。 浙江义乌一母亲每月给孩子1200元生活费,却遭到孩子的埋怨和反对。 机场弑母的留学生汪某,因为母亲拿不出高昂的生活费,就在机场捅了前来接机的母亲9刀。 中国式的攀比害死人,孩子活在别人的看法里,生命没有自我价值,不仅累,甚至会扭曲三观,变得狰狞可怕。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71222-1513923265473011836.jpg 04 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李泽钜和李泽锴上学时,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 以至于两个孩子闷闷不乐地问父亲:“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 李嘉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 海明威从小在打猎、钓鱼、在森林和湖泊中露营度过,因此他才能写出《老人与海》这样伟大的作品;沈从文认为自己只是在江边打赤脚长大的农民,所以他才能写出充满乡土气息的《边城》;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去经历人生百味,去观察世间百态,才是父母最好的馈赠。 虽然没用炫耀的资本,但却会因此明白奋斗的意义,进而不断完善自我。 父母要教会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而不是沦为自己炫耀的工具。 作者:依伊+桌子,依伊,军嫂一枚,热爱文字,以女儿之名写文,以内心激荡写字。桌子,专栏作家,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加拿大院校大全 加拿大院校及专业查询,加拿大留学利器! 小程序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桌子的生活观 桌子的生活观 Learn More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样式以及图文采集收藏 采集样式采集文章久    

   


  

当一个国家对于事情的考虑,可以从人道主义出发,对于弱势群体的付出不考虑成本与收益的付出和服务,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发达国家。

 

为细节不断的投入


在澳洲,细节品质是社会所共同关注的。也许澳洲的高档酒店,没有中国高档酒店那么奢华。


但是澳洲无论是城市还是郊外的公共厕所,一定比中国的公厕干净,而且任何时候都有免费手纸提供。


 

虽然小卖部,小超市没有中国一二线城市的那么多,但在很多地方,你都可以在路边发现免费饮水站,可以喝到放心干净的自来水。


  

每一个人多的沙滩边上,都会找到烧烤炉,淋浴设备还有安全救助站,让周末来这里放松的人们可以吃饱玩好;


每一幢写字楼,每年都会定期做消防演习或逃生演习,防止突发事件发生时候人们过于惊慌从而发生危险;


澳洲马路上摄像头并没有多少,但是每一个司机都会做到的事就是,到了没有红绿灯的路口下意识的减速停车,确认周围安全再行驶,看到前方有斑马线,都会下意识的减速,确认附近是否有人要过马路;


在澳洲大商场里,我们在购物的同时,也会发现在某个角落的墙上都会挂着AED除颤器,防止有人突出发心脏等疾病,救助不及时而出现意外。


 

在追求地区经济发展的今天,很多国家或者地区在疯狂建设的同时,忽略了社会认知与文明的进步,缺少了对于城市和生活的细节追求。


在旅游的时候发现,是许多地方建设的都非常大气,拍出的夜景都非常迷人。但是当你需要上厕所,或者迷路的时候,你则会发现许多不便。

 

而一个国家有着细节建设的态度和意识,并且这个意识普及到了这个国家所有的商户和居民,


那么这个国家的生活品质和安全性就整体上了一个层次。

   

       喜欢他那 每一个战族顶尖高手都双目赤红,眼中除了高炽的战意,还多了几分疯狂之意,彻底放弃了防御和守势,完全用以命换命的杀招杀向龙骑士。  这个前所未见的敌人在地面上甚至比在天空中更加令人恐惧。  哪怕每一个参加围攻的战族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拼了xing命也依然徒劳地无法阻止龙骑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以战族的荣耀和骄傲,决不允许他们投降或溃逃,即使是慷慨赴死,也是甘之若饴。  战死沙场是每一个战族人的至高荣誉。  不会有悲伤,不会有恐惧,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和自己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赐予神圣的死亡。  尽管战族顶尖高手们所拥有的传承秘法后遗症各有不同,轻者虚弱一年半载,重者当场身陨,但是无论后果如何,这一战后,他们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而现在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多拖延对方脚步一秒也是好的。  这些家伙集体发疯了吗?  在这一刻,林默所受到的压力陡然猛增!  “有敌无我!”  数名燃烧秘法的传承武技长老力量和速度暴增近一倍,他们身先士卒地以自己为箭尖,带出多个攻击箭头直指龙骑士,就算使用人海战术也要将其镇压。  “杀!”“杀!”“杀!”  没有秘法的普通战族人视死如归般暴吼着跟在长老们后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再一次发起冲锋,哪怕锋锐无匹的巨剑毫不留情地斩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用最后的力气挥向对方。  在近战环境下,由一群武技高手组成的军队比使用枪械的军队更加可怕。  无论是拥有seg核心单元的“龙将”外挂式增强型铠甲还是巨龙武装,都能够赋予林默基本的飞行能力。但是这种缺少足够机动力和防御力的飞翔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迟钝的大活靶,不仅要受到近距离的攻击,更要受到远距离的攻击。  相比起地面上那一群疯狂的战族人作为对手,林默所受到的攻击压力和密度相当有限。  巨龙武装更像是一具外骨骼机动装甲,灵活自如的力量增幅,让龙骑士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持续战斗力。  一力降十会,一切秘法都会被一人一龙蛮横无比的暴力强行镇压。  “挡我者杀!~风雨绞杀剑!”  龙骑士再一次暴吼,体内的光战技激荡到了极致。一丝丝光焰透过“龙将”战术铠甲,从巨龙武装表面升腾起来。  斯兰帝国龙骑军团的战场杀斗剑技之一“风雨绞杀剑”的招式在龙骑士手中挥撒出一条条如丝般细密的剑气,交织如网,狂风暴雨般生生击溃了一个个战族人组成的箭锋阵。  龙骑士身剑合一,光战气附着于剑锋猛然吐出尺许长的耀眼剑芒。势不可挡地贯穿敌阵十余步,一步杀一人,挡者立仆,所向披靡。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通过恒定空间门第一批降临到索科特拉岛的四百名战族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飞快减少。  光元素系战气量变达到质变,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奇异的火焰之中。巨剑的威力益发变得更加凶猛可怕。  即使是无惧于生死的战族人也无可抑制地露出惊恐之sè,这个可怕的对手也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战场秘法,似乎比他们的更加神秘而强大。  d3维度膜世界竟然有着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武技传承,为什么历代先遣队没有收集到任何相关的情报。  索科特拉岛上有装备可以幸运地看到这一幕的现今世界人类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就算飞行员是世界上身体素质最好的兵种之一,就算中国是拥有悠久武术历史的国度,可是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士存在?  若是有这么可怕的武术传承,哪里有什么八国联军攻běijing。欧美各国没被这群黄种人给屠得血流成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莫林!龙神在上,你居然还没死!”  随着天空中一声充满幸灾乐祸意味的吼叫。巨大的yin影猛然掠过龙骑士的身影。  轰!~天摇地动,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天而降,砸落入战族人的战阵中。  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经意地翻滚了几下,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断臂残肢飞舞了起来,金币这家伙终于赶到了林默身旁,完全无视那些战族人,冲着龙骑士杀气盎然地冷笑着。  尽管没有任何恶意,不过这头杀戮之龙在原形毕露的时候还是比较吓人。  至于那群弱小的蝼蚁在金系巨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随随便便作个懒龙打滚,在浑身锋利的刃刺绞杀下,无论什么秘法、武技、神兵利器,全数统统灰飞烟灭,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较量。  原本就已经在龙骑士屠杀下伤亡惨重的战族人哪里承受得起如此飞来横祸,更何况这个“横祸”竟然还落井下石,方才正围攻龙骑士的战族杀阵在眨眼之间完全崩溃。  “给我开道,我要拿回朗基努斯之枪!”  林默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剑砍在了巨龙的爪子上,火星直蹦,提醒这个惫懒的吃货赶紧干活儿。  金币反而一点也没有生气,那支巨剑是自己的主体所化,砍在分体演化的巨龙身上纯属自己砍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先遣队的那十几架战斗机根本不够金系巨龙塞牙缝,短短一会儿功夫全数变成了天空中的朵朵烟花,吓得几架美军战斗机忙不迭地躲出老远。  不是非战之罪,而那大家伙实在是不好惹,两个联队上去多半也是被放烟花的命。  “你没看到我可是一直都在忙吗?”  浑然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将几名躲闪不及的战族人扫地血肉横飞。金系巨龙转头望向林默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忽然转回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朗基努斯?不过那里貌似什么都没有!”  金币口中所谓的忙,其中一小半确实是在战斗,但是那一大半倒是忙着偷吃。  一提起朗基努斯主枪,金币就有些犯怵,自己可是没少吃过这东西的苦头,一朝没蛇咬,十年怕井绳。若不是龙骑士给口饭吃,它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再也不想被封禁到那东西里面。  剩下的战族人已经彻底完了,以他们的体形在如小山般的金系巨龙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拿是蝼蚁之躯撞坦克吗?这几乎在与自杀的行为比下限。  “没有?怎么会?它去哪儿了!”  龙骑士一惊,连忙跳到了金系巨龙的身上,却发现原本悬浮在那里的朗基努斯之枪不知去向,只留下那座不知名的装置。  显然在他与战族人厮杀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林默焦急万分地打量着周围。  一定就在附近,一定!  一人一龙毕竟势单力孤。而且还被如此多的敌人拖住手脚,对于全局的掌握必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在那儿!莫林!”  金系巨龙眼尖,发现了朗基努斯主枪的踪影。  林默的脸sè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他看到了那个金发女人。还有她手中的那支朗基努斯之枪。  更要命的是,齐菲、莎莉和双子星姐妹正被推搡着和她一起正在登上一艘体形犹如放大了一号的豪华大巴车般,体态臃肿的飞行器。  这架飞行器的外形与林默曾经从喜马拉雅山脉追杀到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那架飞行器完全一模一样。  抢走朗基努斯之枪,还想带走自己的女人(莎莉算是私产。齐菲也算半个,另外李慕心和李慕冰两姐妹纯属意外躺枪。这对双胞胎若是知道林默的想法,非得拉龙骑士去打靶不可)。  士可忍,孰不可忍,林默杀气横溢地紧盯着那架飞行器,踏了一脚金系巨龙,催促道:“金币,升空,我要那个女人死!”  “他真的是‘龙骑士’大人?!”么今天的中国,有个很可怕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2018-01-18 依伊&桌子 加拿大中文报 FROM: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朋友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A的女儿画画得了奖,B的儿子书法被展览,C的孩子能用外语交流,全都要晒到朋友圈,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 这些孩子不仅活在朋友圈,更活在生活圈,父母提到孩子就滔滔不绝,孩子有了“三道杠”要宣传,连当上个破班委也要大肆炫耀,甚至有的孩子钢琴考级结果还没有出来,家长就对外说孩子“钢琴八级”了。 我认识一位家长,孩子的作文被发表在学校的杂志上,父母喜极而泣,复印了好多份散发给大家看,更没想到的是奶奶在小区里逢人便说“我孙子成了作家……” 喜欢炫耀的家长,总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发光点”,如果孩子成绩好,就大吹特吹; 成绩一般,就吹有天赋; 没有天赋,则吹身体好,如,“这孩子一餐可以吃两碗饭,从来不生病”; 如果连这个也没得炫耀,还能说“这孩子听话,打他也不哭”…… 记得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南京家长跟记者说,对自己当初让女儿学习钢琴的事情后悔了,原因竟然是钢琴无法携带,错过很多能炫耀的场合。 无数个孩子告诉我,他是“代表全家来考试”,学习成了他的负担,父母总拿他和别人家的孩子去比较。 我们在炫耀孩子的同时,早就忘了:我们是要孩子过得幸福,还是要孩子满足我们的炫耀欲? 01 牛蛙之殇 前不久,上海退休教授撰写的《牛蛙之殇》刷爆了朋友圈,那个患上抽动症的孩子格外让人心疼。 为什么叫牛蛙?考上了上海四大名校就叫牛蛙,其余的只能算青蛙。 孩子的父母一开始就和邻居家比拼,孩子各种补习班上了三年,最后居然是邻居家的孩子当上了牛蛙,他们家孩子是青蛙,这让他们直接崩溃,无法接受。 “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 比气难以下咽的是,孩子患上了抽动症,这种病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医生说是长期压力导致的。 后来,孩子的父母终于想通了,也不再盲目炫耀和攀比了。 “我忽然明白一个家庭传承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所谓的家学,就是让下一代,比我们更能接近真实的自己。 我们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与资源,并不是要全部交给他,而是让他在这一切的对照之中,比我们能更快地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虚掷时光与人生。” 还记得传颂千年的《伤仲永》么,自小聪慧的方仲永被父亲带着天天炫耀,最后泯然众人,成了让人唏嘘不已的悲剧。 许多父母,内心的自尊感特别低,需要靠外界的认可、羡慕来给自己增加一些自尊感,他们自身无法获得,于是就把这种期望值强加到孩子身上。 通过炫耀孩子,会让他们自尊感爆棚,所以,他们就不断把孩子逼成了自己可炫耀的资本。 然而内心强大,自尊强的父母,却从来不炫耀孩子,因为他们看淡名利,追求自我,也会让孩子去追求自我,他们不需要拿什么出来炫耀,更加不会拿孩子炫耀,因为他们内心很满足。 02 父母用炫耀给孩子营造一个虚假的世界 《奇葩说》中,肖骁提到一件事,朋友向他秀孩子,拉着他看女儿玩一款早教益智玩具——火火兔。 肖骁内心无比崩溃,可依旧拍着手说“特别可爱、特别可爱”。 他不喜欢这样的炫耀,也谈不上多认同这个孩子,但也只能礼貌性附和。 因为有炫耀就有掌声,出于礼貌,哪怕是违心,别人也会鼓掌认同。 可孩子却分不出真假,听到赞美和鼓励,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看到了最真实的世界。 曾在奥运会开幕式大放异彩的林妙可,年初参加艺考却多次落榜,让人感叹是伤仲永的翻版。 她从9岁到17岁,一成不变的摇头晃脑、嗲里嗲气。但9岁时这么做,别人会说你天真浪漫,17岁还这样就让人作呕。 为什么她会这样? 因为9岁的时候摇头晃脑、嗲里嗲气,听到的掌声太多了,父母拉着她到处炫耀,给她营造了一个虚假的世界,最后17岁依然如此。 孩子永远会跟着掌声走,但掌声多了就会偏离航道,所认知的世界也停留在儿童阶段,与成年的世界格格不入。 03 炫耀的父母造就攀比孩子 前不久,一个10岁的男孩围棋下得好,父母到处炫耀,可是孩子却说父母不配有他这么好的儿子。 他嫌弃父母只开得起十几万的日产车,说钱比成绩好重要多了。 他嫌弃儿童手表,却羡慕同学们的iPhone7。 生活在炫耀里的孩子很敏感,在父母的炫耀声中,他们什么事情都要和同学比一个高低,于是就造成了攀比的心理。 他与其说是对父母不满,不如说是对同学的羡慕和深深的自卑感。 我有一个表姐咬牙把小孩送到了贵族学校,天天炫耀学校怎么好,宝贝学习如何用功,满满的自豪感。 去年暑假,表姐带着小外甥女来我这里旅游,我全程接待,却总感觉孩子有点闷闷不乐。 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这里的风景,她扭捏地说:“我同学都去外国旅游了,只有我在国内,好丢脸啊。” 原来在父母极力炫耀时,孩子也在相互攀比中,一旦不如意,就会失望、埋怨父母,乃至成了白眼狼。 浙江义乌一母亲每月给孩子1200元生活费,却遭到孩子的埋怨和反对。 机场弑母的留学生汪某,因为母亲拿不出高昂的生活费,就在机场捅了前来接机的母亲9刀。 中国式的攀比害死人,孩子活在别人的看法里,生命没有自我价值,不仅累,甚至会扭曲三观,变得狰狞可怕。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71222-1513923265473011836.jpg 04 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李泽钜和李泽锴上学时,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 以至于两个孩子闷闷不乐地问父亲:“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 李嘉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 海明威从小在打猎、钓鱼、在森林和湖泊中露营度过,因此他才能写出《老人与海》这样伟大的作品;沈从文认为自己只是在江边打赤脚长大的农民,所以他才能写出充满乡土气息的《边城》;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去经历人生百味,去观察世间百态,才是父母最好的馈赠。 虽然没用炫耀的资本,但却会因此明白奋斗的意义,进而不断完善自我。 父母要教会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而不是沦为自己炫耀的工具。 作者:依伊+桌子,依伊,军嫂一枚,热爱文字,以女儿之名写文,以内心激荡写字。桌子,专栏作家,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加拿大院校大全 加拿大院校及专业查询,加拿大留学利器! 小程序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桌子的生活观 桌子的生活观 Learn More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样式以及图文采集收藏 采集样式采集文章久    

   

这也是澳洲发达的一个体现。


 

为了建设未来而付出


刚到澳洲的时候,和朋友讨论孩子上学的事情得知,这里的孩子上学,不但是义务教育,而且连书本文具都可以有部分补贴。


当孩子上了大学,政府还有相对应的部门为这些大学生提供无息的贷款,而还款方式更加方便,只需要未来找到工作后,每周还一点即可,不会有任何的压力。


除此以外,有些学生可能18岁左右没有考上大学,也可以先去学习一门技术去工作,过几年之后都可以无条件的进入任意大学进行学习,申请无息贷款。


 

有一次我问一个在大学做行政工作的朋友,像这种补贴,这种无息贷款,是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吗,还是根据家庭状况而定?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申请,那么这个绝对是一个赔钱的买卖啊。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澳洲,每个人无论家庭条件好坏,都是可以申请的,毕竟,青少年就是国家的未来啊,澳洲是一个特别肯在青少年身上花钱的国家。

 

不光是青少年,澳洲现在看到的优越的自然和生活环境,其实都是靠长期以来政府的投入和居民的环保意识保持的。


 

每一届的澳洲政府在做费用支出的时候,都会留出很大一部分,投入到环境治理去,为的就是给下一代人一个更好的环境。


而澳洲的孩子们上学的时候,老师也会给他们普及环保的知识,让他们保护好自己的家园,留给子孙后代。


 

澳洲的居民,一般扔垃圾会分类,因为通过分类之后,有的垃圾可以变废为宝成为再生资源,对无法再利用的垃圾进行其他方式的处理,就变得更加有效,并且不会污染到环境恶化。


在澳洲生活的老百姓,不光在外扔垃圾会扔进专门的垃圾处理箱,就连在家的垃圾也是必须要分类的,所以每家每户都会有2-3个垃圾桶。


不光是分类,就连喝完酸奶的酸奶盒,澳洲人也会把他洗干净再丢弃。而且,这样的生活方式,每一个澳洲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记得我刚来澳洲的时候,学习垃圾分类,就是一个未成年的中学生教的,有些东西当时听不太懂,于是这位学生给我画了一个小册子,让我带回家。


 

澳洲把城市都建设在起伏不平的山地上,把平坦质量高的土地留给农民们进行种植,尽管这样经济发展会变慢;


澳洲有可能因为某个地区牛和羊过多,对该地区的牛羊数量做出限制,因为牛羊过多会对土地质量造成破坏,对植被产生负面影响,哪怕这样做会减少GDP;


这里还会为流浪猫搭建许多收容站,因为流浪猫繁殖过快会对鸟类造成伤害,尽快需要投入很多人力和财力;澳洲对于海洋的保护也非常严格,如果钓鱼或者打鱼,鱼的尺寸很小,那么必须放生,为了海洋生态不被破坏。


  

如果一个国家只为眼前的经济利益斤斤计较,一个城市只为追求眼前的政绩而不做未来长远的规划投资,


那么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呢?

   

       喜欢他那 每一个战族顶尖高手都双目赤红,眼中除了高炽的战意,还多了几分疯狂之意,彻底放弃了防御和守势,完全用以命换命的杀招杀向龙骑士。  这个前所未见的敌人在地面上甚至比在天空中更加令人恐惧。  哪怕每一个参加围攻的战族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拼了xing命也依然徒劳地无法阻止龙骑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以战族的荣耀和骄傲,决不允许他们投降或溃逃,即使是慷慨赴死,也是甘之若饴。  战死沙场是每一个战族人的至高荣誉。  不会有悲伤,不会有恐惧,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和自己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赐予神圣的死亡。  尽管战族顶尖高手们所拥有的传承秘法后遗症各有不同,轻者虚弱一年半载,重者当场身陨,但是无论后果如何,这一战后,他们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而现在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多拖延对方脚步一秒也是好的。  这些家伙集体发疯了吗?  在这一刻,林默所受到的压力陡然猛增!  “有敌无我!”  数名燃烧秘法的传承武技长老力量和速度暴增近一倍,他们身先士卒地以自己为箭尖,带出多个攻击箭头直指龙骑士,就算使用人海战术也要将其镇压。  “杀!”“杀!”“杀!”  没有秘法的普通战族人视死如归般暴吼着跟在长老们后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再一次发起冲锋,哪怕锋锐无匹的巨剑毫不留情地斩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用最后的力气挥向对方。  在近战环境下,由一群武技高手组成的军队比使用枪械的军队更加可怕。  无论是拥有seg核心单元的“龙将”外挂式增强型铠甲还是巨龙武装,都能够赋予林默基本的飞行能力。但是这种缺少足够机动力和防御力的飞翔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迟钝的大活靶,不仅要受到近距离的攻击,更要受到远距离的攻击。  相比起地面上那一群疯狂的战族人作为对手,林默所受到的攻击压力和密度相当有限。  巨龙武装更像是一具外骨骼机动装甲,灵活自如的力量增幅,让龙骑士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持续战斗力。  一力降十会,一切秘法都会被一人一龙蛮横无比的暴力强行镇压。  “挡我者杀!~风雨绞杀剑!”  龙骑士再一次暴吼,体内的光战技激荡到了极致。一丝丝光焰透过“龙将”战术铠甲,从巨龙武装表面升腾起来。  斯兰帝国龙骑军团的战场杀斗剑技之一“风雨绞杀剑”的招式在龙骑士手中挥撒出一条条如丝般细密的剑气,交织如网,狂风暴雨般生生击溃了一个个战族人组成的箭锋阵。  龙骑士身剑合一,光战气附着于剑锋猛然吐出尺许长的耀眼剑芒。势不可挡地贯穿敌阵十余步,一步杀一人,挡者立仆,所向披靡。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通过恒定空间门第一批降临到索科特拉岛的四百名战族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飞快减少。  光元素系战气量变达到质变,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奇异的火焰之中。巨剑的威力益发变得更加凶猛可怕。  即使是无惧于生死的战族人也无可抑制地露出惊恐之sè,这个可怕的对手也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战场秘法,似乎比他们的更加神秘而强大。  d3维度膜世界竟然有着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武技传承,为什么历代先遣队没有收集到任何相关的情报。  索科特拉岛上有装备可以幸运地看到这一幕的现今世界人类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就算飞行员是世界上身体素质最好的兵种之一,就算中国是拥有悠久武术历史的国度,可是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士存在?  若是有这么可怕的武术传承,哪里有什么八国联军攻běijing。欧美各国没被这群黄种人给屠得血流成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莫林!龙神在上,你居然还没死!”  随着天空中一声充满幸灾乐祸意味的吼叫。巨大的yin影猛然掠过龙骑士的身影。  轰!~天摇地动,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天而降,砸落入战族人的战阵中。  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经意地翻滚了几下,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断臂残肢飞舞了起来,金币这家伙终于赶到了林默身旁,完全无视那些战族人,冲着龙骑士杀气盎然地冷笑着。  尽管没有任何恶意,不过这头杀戮之龙在原形毕露的时候还是比较吓人。  至于那群弱小的蝼蚁在金系巨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随随便便作个懒龙打滚,在浑身锋利的刃刺绞杀下,无论什么秘法、武技、神兵利器,全数统统灰飞烟灭,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较量。  原本就已经在龙骑士屠杀下伤亡惨重的战族人哪里承受得起如此飞来横祸,更何况这个“横祸”竟然还落井下石,方才正围攻龙骑士的战族杀阵在眨眼之间完全崩溃。  “给我开道,我要拿回朗基努斯之枪!”  林默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剑砍在了巨龙的爪子上,火星直蹦,提醒这个惫懒的吃货赶紧干活儿。  金币反而一点也没有生气,那支巨剑是自己的主体所化,砍在分体演化的巨龙身上纯属自己砍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先遣队的那十几架战斗机根本不够金系巨龙塞牙缝,短短一会儿功夫全数变成了天空中的朵朵烟花,吓得几架美军战斗机忙不迭地躲出老远。  不是非战之罪,而那大家伙实在是不好惹,两个联队上去多半也是被放烟花的命。  “你没看到我可是一直都在忙吗?”  浑然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将几名躲闪不及的战族人扫地血肉横飞。金系巨龙转头望向林默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忽然转回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朗基努斯?不过那里貌似什么都没有!”  金币口中所谓的忙,其中一小半确实是在战斗,但是那一大半倒是忙着偷吃。  一提起朗基努斯主枪,金币就有些犯怵,自己可是没少吃过这东西的苦头,一朝没蛇咬,十年怕井绳。若不是龙骑士给口饭吃,它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再也不想被封禁到那东西里面。  剩下的战族人已经彻底完了,以他们的体形在如小山般的金系巨龙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拿是蝼蚁之躯撞坦克吗?这几乎在与自杀的行为比下限。  “没有?怎么会?它去哪儿了!”  龙骑士一惊,连忙跳到了金系巨龙的身上,却发现原本悬浮在那里的朗基努斯之枪不知去向,只留下那座不知名的装置。  显然在他与战族人厮杀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林默焦急万分地打量着周围。  一定就在附近,一定!  一人一龙毕竟势单力孤。而且还被如此多的敌人拖住手脚,对于全局的掌握必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在那儿!莫林!”  金系巨龙眼尖,发现了朗基努斯主枪的踪影。  林默的脸sè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他看到了那个金发女人。还有她手中的那支朗基努斯之枪。  更要命的是,齐菲、莎莉和双子星姐妹正被推搡着和她一起正在登上一艘体形犹如放大了一号的豪华大巴车般,体态臃肿的飞行器。  这架飞行器的外形与林默曾经从喜马拉雅山脉追杀到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那架飞行器完全一模一样。  抢走朗基努斯之枪,还想带走自己的女人(莎莉算是私产。齐菲也算半个,另外李慕心和李慕冰两姐妹纯属意外躺枪。这对双胞胎若是知道林默的想法,非得拉龙骑士去打靶不可)。  士可忍,孰不可忍,林默杀气横溢地紧盯着那架飞行器,踏了一脚金系巨龙,催促道:“金币,升空,我要那个女人死!”  “他真的是‘龙骑士’大人?!”么今天的中国,有个很可怕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2018-01-18 依伊&桌子 加拿大中文报 FROM: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朋友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A的女儿画画得了奖,B的儿子书法被展览,C的孩子能用外语交流,全都要晒到朋友圈,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 这些孩子不仅活在朋友圈,更活在生活圈,父母提到孩子就滔滔不绝,孩子有了“三道杠”要宣传,连当上个破班委也要大肆炫耀,甚至有的孩子钢琴考级结果还没有出来,家长就对外说孩子“钢琴八级”了。 我认识一位家长,孩子的作文被发表在学校的杂志上,父母喜极而泣,复印了好多份散发给大家看,更没想到的是奶奶在小区里逢人便说“我孙子成了作家……” 喜欢炫耀的家长,总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发光点”,如果孩子成绩好,就大吹特吹; 成绩一般,就吹有天赋; 没有天赋,则吹身体好,如,“这孩子一餐可以吃两碗饭,从来不生病”; 如果连这个也没得炫耀,还能说“这孩子听话,打他也不哭”…… 记得看过一个新闻,一位南京家长跟记者说,对自己当初让女儿学习钢琴的事情后悔了,原因竟然是钢琴无法携带,错过很多能炫耀的场合。 无数个孩子告诉我,他是“代表全家来考试”,学习成了他的负担,父母总拿他和别人家的孩子去比较。 我们在炫耀孩子的同时,早就忘了:我们是要孩子过得幸福,还是要孩子满足我们的炫耀欲? 01 牛蛙之殇 前不久,上海退休教授撰写的《牛蛙之殇》刷爆了朋友圈,那个患上抽动症的孩子格外让人心疼。 为什么叫牛蛙?考上了上海四大名校就叫牛蛙,其余的只能算青蛙。 孩子的父母一开始就和邻居家比拼,孩子各种补习班上了三年,最后居然是邻居家的孩子当上了牛蛙,他们家孩子是青蛙,这让他们直接崩溃,无法接受。 “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 比气难以下咽的是,孩子患上了抽动症,这种病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医生说是长期压力导致的。 后来,孩子的父母终于想通了,也不再盲目炫耀和攀比了。 “我忽然明白一个家庭传承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所谓的家学,就是让下一代,比我们更能接近真实的自己。 我们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与资源,并不是要全部交给他,而是让他在这一切的对照之中,比我们能更快地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虚掷时光与人生。” 还记得传颂千年的《伤仲永》么,自小聪慧的方仲永被父亲带着天天炫耀,最后泯然众人,成了让人唏嘘不已的悲剧。 许多父母,内心的自尊感特别低,需要靠外界的认可、羡慕来给自己增加一些自尊感,他们自身无法获得,于是就把这种期望值强加到孩子身上。 通过炫耀孩子,会让他们自尊感爆棚,所以,他们就不断把孩子逼成了自己可炫耀的资本。 然而内心强大,自尊强的父母,却从来不炫耀孩子,因为他们看淡名利,追求自我,也会让孩子去追求自我,他们不需要拿什么出来炫耀,更加不会拿孩子炫耀,因为他们内心很满足。 02 父母用炫耀给孩子营造一个虚假的世界 《奇葩说》中,肖骁提到一件事,朋友向他秀孩子,拉着他看女儿玩一款早教益智玩具——火火兔。 肖骁内心无比崩溃,可依旧拍着手说“特别可爱、特别可爱”。 他不喜欢这样的炫耀,也谈不上多认同这个孩子,但也只能礼貌性附和。 因为有炫耀就有掌声,出于礼貌,哪怕是违心,别人也会鼓掌认同。 可孩子却分不出真假,听到赞美和鼓励,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看到了最真实的世界。 曾在奥运会开幕式大放异彩的林妙可,年初参加艺考却多次落榜,让人感叹是伤仲永的翻版。 她从9岁到17岁,一成不变的摇头晃脑、嗲里嗲气。但9岁时这么做,别人会说你天真浪漫,17岁还这样就让人作呕。 为什么她会这样? 因为9岁的时候摇头晃脑、嗲里嗲气,听到的掌声太多了,父母拉着她到处炫耀,给她营造了一个虚假的世界,最后17岁依然如此。 孩子永远会跟着掌声走,但掌声多了就会偏离航道,所认知的世界也停留在儿童阶段,与成年的世界格格不入。 03 炫耀的父母造就攀比孩子 前不久,一个10岁的男孩围棋下得好,父母到处炫耀,可是孩子却说父母不配有他这么好的儿子。 他嫌弃父母只开得起十几万的日产车,说钱比成绩好重要多了。 他嫌弃儿童手表,却羡慕同学们的iPhone7。 生活在炫耀里的孩子很敏感,在父母的炫耀声中,他们什么事情都要和同学比一个高低,于是就造成了攀比的心理。 他与其说是对父母不满,不如说是对同学的羡慕和深深的自卑感。 我有一个表姐咬牙把小孩送到了贵族学校,天天炫耀学校怎么好,宝贝学习如何用功,满满的自豪感。 去年暑假,表姐带着小外甥女来我这里旅游,我全程接待,却总感觉孩子有点闷闷不乐。 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这里的风景,她扭捏地说:“我同学都去外国旅游了,只有我在国内,好丢脸啊。” 原来在父母极力炫耀时,孩子也在相互攀比中,一旦不如意,就会失望、埋怨父母,乃至成了白眼狼。 浙江义乌一母亲每月给孩子1200元生活费,却遭到孩子的埋怨和反对。 机场弑母的留学生汪某,因为母亲拿不出高昂的生活费,就在机场捅了前来接机的母亲9刀。 中国式的攀比害死人,孩子活在别人的看法里,生命没有自我价值,不仅累,甚至会扭曲三观,变得狰狞可怕。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71222-1513923265473011836.jpg 04 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李泽钜和李泽锴上学时,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 以至于两个孩子闷闷不乐地问父亲:“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 李嘉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 海明威从小在打猎、钓鱼、在森林和湖泊中露营度过,因此他才能写出《老人与海》这样伟大的作品;沈从文认为自己只是在江边打赤脚长大的农民,所以他才能写出充满乡土气息的《边城》;让孩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去经历人生百味,去观察世间百态,才是父母最好的馈赠。 虽然没用炫耀的资本,但却会因此明白奋斗的意义,进而不断完善自我。 父母要教会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而不是沦为自己炫耀的工具。 作者:依伊+桌子,依伊,军嫂一枚,热爱文字,以女儿之名写文,以内心激荡写字。桌子,专栏作家,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加拿大院校大全 加拿大院校及专业查询,加拿大留学利器! 小程序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桌子的生活观 桌子的生活观 Learn More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样式以及图文采集收藏 采集样式采集文章久    

   


肯为了明天去花钱,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去投资的澳洲,难道不发达吗?


 

繁华的建筑,发达的铁路,高效的通信工具,时尚的衣装,豪华的车辆,这些原本就只是人类为了追求目标的工具而已,


表面发达,但却并非是让人追求的目标本身。


喜欢我,请关注我——天天都有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