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红土中心,三大景观你最喜欢哪个?

KC说2021-11-23 15:37:12

说起澳洲红土中心(Red Centre),毫无疑问,大家的直接反应是乌鲁鲁(Uluru)。准确点说,大部分人只知道乌鲁鲁。实际上,澳洲红土中心指的是澳洲北领地南部的荒原地区。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从飞机上俯瞰,大地是红色的。

乌鲁鲁太出名了,名气秒杀另外两个景点——卡塔丘塔(Kata Tjuta)和国王峡谷(Kings Canyon)。但如果你问去过的人,三大景观最喜欢哪个?你却会得到很不一样的答案。



⎧乌鲁鲁⎫


乌鲁鲁,又名艾尔斯岩,海拔863米,高348米,基围周长约9.4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孤立在茫茫荒原上,尤为显眼。随着日照光线的不同,大岩石在一天不同时刻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黑、紫、粉红、深红… 吸引着众多游客驻足等待观赏拍摄。

乌鲁鲁日落


乌鲁鲁日出

但那都不是乌鲁鲁真正的颜色。

这才是乌鲁鲁的原有颜色

岩石四周陡崖上宽窄不一的沟槽,是水流过的痕迹。据说下暴雨的时候会飞瀑倾泻,十分壮观。不过下暴雨对于荒漠地区而言是件很稀罕的事。

徒步绕乌鲁鲁一圈预计用时3-4小时。

与想象中的不一样,乌鲁鲁并非寸草不生,相反,脚下绿意盎然,还有小瀑布。远看是沙漠,近看有绿洲。


乌鲁鲁是澳洲原著民族之一阿南古族(Anangu)的圣地。他们认为这片地貌是他们的祖先在创世纪之初所造,并且由他们来守护这片神圣的土地。

古老的阿南古族人民称大岩石为Pitjantjatjara [uluɻu],谐音乌鲁鲁(Uluru),仅仅是一个名字,并无深层含义。

虽然目前的乌鲁鲁并非不能攀爬,但是对于阿南古族而言,乌鲁鲁具有巨大的精神意义,是一块神圣不容侵犯的圣地,禁止攀爬。他们有自己一套简单质朴的法律,不像现代法律用笔记录以纸相传,他们的法律是从祖祖辈辈口口相传保留下来的,并希望我们能够尊重他们的信仰。

白线为攀爬路线

在乌鲁鲁的一些洞穴里,依稀能看到原住民祖先留下的古老绘画和浮雕。他们以石壁为黑板,用质朴的线条向后辈传授他们从父辈得来的认知。

壁画

浮雕

还有一些神圣不容拍摄的区域,洞穴形状似子宫。导游Andy说这些区域的知识传女不传男,我们的Andy是男的,他无从得知其中奥秘没法给我们讲解。他还说,这里的照片被发布出来,或许会被无知的年轻男子看到,这在原住民看来是极其不恰当的事情。即便年轻男子来了,也只是观察而已,无人给他讲解。


我执意要来乌鲁鲁,被朋友称为执念。

来了之后,Bonnie问我:与你想象中的一样吗?我忘了当时自己怎么回答,一下子也给不出答案。

神秘的乌鲁鲁,与预想的不太一样,却又觉得应该是这样。



⎧卡塔丘塔⎫


远眺乌鲁鲁,稍留神就会发现,广袤的荒原上除了乌鲁鲁,还伫立着另一片石头群,那便是世界遗产地区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另一伟大的自然景观——卡塔丘塔。

卡塔丘塔(Kata Tjuta)是土著语Pitjantjatjara的谐音,Kata意思“很多”,Tjuta代表“头”,合起来意思是很多头,也有人译为多头之山。卡塔丘塔由 36 块岩石穹丘组成,海拔1066米,高546米,占地超过20公里,比乌鲁鲁更大、更宽、更高。

BBC上称卡塔丘塔是澳大利亚保守的最好的秘密之一,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甚至连澳洲人也不例外。

阿南古人向来对自己的文化习俗讳莫如深,而卡塔丘塔一直被他们视为男人的地盘。相传当初要在红土中心选择一块地标作为宣传,他们选了乌鲁鲁,私藏了卡塔丘塔。这就是人人只知乌鲁鲁不知卡塔丘塔的原因。随着旅游的普及,近几年报乌鲁鲁-卡塔丘塔-国王峡谷3天2夜露营团的人多了,知道的人也跟着多了。

徒步卡塔丘塔比乌鲁鲁有趣的多。

乌鲁鲁是单体岩石,岩石脚下是一望无边的平地,就算绕地一圈,也只能看到岩石局部;谁让石头太大了。

而卡塔丘塔是岩石群,我们会在其中穿梭,上坡下坡,走过河床,从远、近、高、低不同角度去欣赏它。

坐在巨石之间的至高点,眺望远方的巨石群,边吃零食边听Andy讲土著人和非土著人的区别。很多土著人是不上学的,因为先辈并没有教给他们知识改变命运。在他们的世界里,大概只要活着就好。

卡塔丘塔是个未被过多开发的景点,标识语不多,保留了原始的样貌,脚下踩的都是石子路。上坡的地方甚至看起来不像路,沿陡坡的方向找个能落脚的石头蹭蹭蹭就直接往上爬。

牵手相伴徒步的老夫老妻

毫无疑问,这里与乌鲁鲁截然不同,这里的风景同样独一无二。



⎧国王峡谷⎫


耸立在茂密棕榈森林之上的古老砂岩峡谷,是澳洲红土中心的另一个标志。不似乌鲁鲁和卡塔丘塔的圆滑,国王峡谷的砂岩壁上经过数百年的侵蚀形成了一道道细小的纹理,使之成为独树一帜的地貌景观。

国王峡谷(Kings Canyon)名字同样来自土著语,原意为在此茁壮生长的保护伞森林。

登顶国王峡谷,沿边缘步道徒步,由于顶部缺少树荫的庇护,这里是最晒的徒步路线。

然而,环绕着步道的风化砂岩露层以及俯瞰到峡谷下方的郁郁葱葱,会让你觉得不枉此行。


徒步途中,我们很幸运地在如此干旱的荒原地带遇到了难得一遇的雷阵雨。乌云骤压,大雨倾盆,即使穿了雨披,裤子和鞋子也淋了透彻。

看着雨水顺着岩石细缝蜿蜒流下,很有一番风味。

Andy说他带了这么多团,很少遇到下雨,河床经常是干涸的,所以我们很幸运。

这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一片洗涤过的崭新的风景。

足下千年的裂缝,藏着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游完三个景观,同行的伙伴问,你最喜欢哪个?

两个德国妹纸最喜欢国王峡谷。Andy最喜欢卡塔丘塔。我最喜欢的风景也是国王峡谷。

我没说出口的是,最爱的还是那个我等待了14年的⎡乌鲁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