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小莉在新西兰的名声比深圳还大!

伴你同行2018-11-21 13:52:50

   俗话说得好:钱难挣,难于上青天。

   灵小莉从小生活在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里,曾几何时半个沈阳城都是他们家的产业(我就吹吹牛你千万别当真),灵小莉从小过的就是上学兜里带50块钱,放学回家满口袋零食的日子,曾经的她,真的不知道钱有多难挣。


    直到后来,灵小莉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要求远涉重洋去新西兰留学,全家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都拦不住她,于是做出了非常严苛的决定:亲情上孤立排斥,经济上封锁制裁——你不是要留学吗?好的,没有钱,看你在国外怎么活。

    那个时候灵小莉除去交学费的钱之外,自己身上几乎是分文不剩,最后还是从小最疼她的老姨挺身而出,偷偷塞给她买机票的钱,外加一个月的房租和生活费,灵小莉这才能够成行,临走时,灵小莉含着一泡心酸的眼泪,扭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她深爱的大沈阳。

    倒了2趟航班,连同转机花了快40个小时,她终于到了美丽的新西兰,下飞机之后没有人来接,本打算在机场坐出租车,一看起步价就让小莉心里凉了半截,于是只能坐大巴,转了4趟车,清晨离开机场,到了学校宿舍已经是满天星星了。


    新西兰的星空很美,但那一夜,灵小莉哭的像条狗一样抽抽噎噎,她从来不知道离开家是什么样的滋味,更不知道身上没啥钱是怎样的滋味。


    第二天开始,更加艰难的现实问题来了:身上的钱极其有限,如果不想办法有着稳定进项的话,再过不到一个月估计就没饭吃了,怎么办呢?像很多留学生一样,灵小莉想到了打工挣钱,端盘子做侍应生1小时10新币,洗碗1小时15新币,有点手艺包个寿司卷什么的能挣20新币一小时;一般来说洗碗的活人家更愿意找男生做,包寿司什么的灵小莉不会(吃倒是很在行),于是只能做侍应生了。

    白天上课,晚上餐厅端盘子,灵小莉无数次困倦的快要疯掉,但是想想自己卡上少得可怜的余额,咬紧牙关还是努力坚持了下来。餐厅的老板老板娘和所有员工们,都很喜欢这个长得敦实憨厚的中国姑娘,周末不上课的时候,老板娘还经常邀请灵小莉到家里做客,做一大桌子牛排羊排鳕鱼什么的,给这个明显瘦了的小胖妞打打牙祭改善生活。如今每每想起这家善良的人,灵小莉仍然心怀感恩:他们既帮助了她,也最大程度的顾全了这个离家万里姑娘的体面和尊严。


    后来有一个周末,灵小莉陪老板娘去市场进货,看到所有的鸡、牛、猪都是去头去尾去内脏的冰鲜货,灵小莉很奇怪,鸡爪子鸡杂鸡胗,猪头猪蹄儿猪肝猪尾巴这些东西呢?老板娘很奇怪的看着灵小莉:莉莉,这些东西当然是扔掉啊,你们中国人会吃这些吗?


    当然会啊!灵小莉口水差点淌下来:当然能吃啊,可好吃了.....想想都快有大半年没吃着了啊!商场卖肉的大叔一听乐了,这感情好啊,反正这东西我们都是扔掉的,这样吧小姑娘,这一大包的玩意就送你了。

    当天晚上,餐厅老板一家人的三观被狠狠颠覆了一次:灵小莉从唐人街买来调料,做了一桌子的菜:酱猪耳朵、酱猪头肉、红烧猪蹄、回锅肥肠、猪尾巴汤、爆炒猪肝、卤鸡爪子、小炒鸡杂、剁椒鱼头......刚开始他们一家是坚决拒绝品尝的,还在胸口不断划十字,嘴里念叨着:中国人太疯狂了,但后来......盘子都被舔干净了。


    老板受到了启发:莉莉啊,要不这样,每周周末晚上咱们餐厅整一个‘中餐之夜’,所有食材你来准备,你来当大厨,扣除材料成本,当晚所有利润咱们平分,你看怎么样?

    

    灵小莉笑了,笑得很甜,不仅仅是因为那晚的家乡菜很好吃,也不仅仅是那晚的星星特别多,而是她知道,她不会饿死在异乡了。

    

    后来的故事不用再赘述:那家餐厅的生意好的不要不要的,开始是许多新西兰的华人,再就是澳大利亚的华人闻风而动过来吃饭,后来当地人也纷纷赶来,有的时候要取号排队,最高纪录排了4个小时!周末一晚‘中餐之夜’不够,变成了一周2晚,一周3晚,后来灵小莉忙不过来,还雇了两个留学生做助手......


    灵小莉硬是凭借自己的手艺,在新西兰挣下了一份殷实的身家,也算掘到了“第一桶金”,后来要不是追寻爱情(不是东哥还有谁?)和事业(深圳广电集团交通频率主持人的职位,可比一个新西兰餐厅厨师要重要得多),她现在也许已经是新西兰北岛的餐饮巨子大亨了。


妙语接龙:我的第一桶金...

点赞王:晴空

您将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