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国深度游】博洛尼亚丨黑塔利亚的厨房/欧洲最古老的大学城

一只瓶子的自白2018-12-05 14:48:06

这个寒冷的季节因你的关注而变得温暖

一只瓶子的自白

行走的点滴

——博洛尼亚——

黑塔利亚的厨房/欧洲最古老大学城

Bologna


博洛尼亚

双塔Due Torri

我背着几十斤的背包,一手托着相机,一手扶木把手,攀爬了近100米,差不多30层楼的高度。

高耸在车水马龙交汇处的地标性建筑——双塔Due Torri(Piazza di Porta Raregnana),怎么走都是绕不开的一个目的地,不用地图也能碰到。右侧较高的一座名叫Torre degli Asinelli,高97.2米,左侧较低的倾斜更严重的一座叫做Torre Garisenda,高48米。两座塔都建于公元11世纪的红砖式建筑。

中世纪的各大家族为了彰显其财大气粗的权势地位,当时显赫一世的Asinelli家族和Garisenda家族就开始了一项叫做“建高塔”的游戏,谁家垒得高谁就更牛。后来Garisenda家族修的塔因为土质原因造成地基不牢,建到一半就已经严重倾斜,只能败下阵来。

而Asinelli塔仍旧屹立至今,花3欧元登顶Asinelli可以看到博洛尼亚的全景,还可以惊鸿一瞥远处山顶雾朦胧笼罩下亦幻亦真的圣路加拱廊San Luca。登顶的四面木质楼梯,是用长短大小密度不同的木条搭建的,一不注意脚下就有可能被绊倒,尤其是最后一层楼梯近乎垂直,而且木板窄到放不下半只脚只能横着走楼梯。虽然登顶已是汗流浃背,但无疑看到的淡雾中的古城全景是足够化解疲劳的。


铁匠街Via Clavature

谈到博洛尼亚的美食,就绕不开铁匠街Via Clavature(马乔列广场东面,正对圣白托略左手边)。小小窄窄的铁匠街里隐藏着意大利“美食天堂”四方区Quadrilatero。被冠以“胖子之城”的博洛尼亚,主食产小麦,水果产葡萄,肉类产牛猪肉,其中帕尔马的生火腿和硬质奶酪更是誉冠全球,再加上运输集散中心的区位优势,来往于此的物资极大的丰富,食文化必定不可小觑。

四方区里5/2A号的SIMONI除了招牌的帕尔马火腿Coppadi Parma和帕尔马奶酪Parmigiano Reggiano,还可以买到不少猪肉加工品如萨拉米香肠Salame di Canossa、博洛尼亚香肠Mortadella Bologna,街上的干货店里可以买到摩德纳香醋Aceto Balsamico di Modena和各种香草大料,超市里还能买到博洛尼亚附近葡萄园产的起泡红酒Lambrusco。

博洛尼亚式鱼肉千层面:

        浓郁的芝士混合烤至焦黄香脆的茄子段儿,奇异组合,口感软绵回味是溢出不止的奶香!意式小馄饨Tortellini,鲜肉为馅,裹在鸡蛋和小麦粉手工搓揉制成的金黄薄皮之中,拇指个头,一碗20个30个不在话下,配上奶油浓汤,就是上海馄炖的家门弟弟。


博洛尼亚宽面条Tagliatelle con Ragu' Bolognese:

        同样是鸡蛋和小麦粉手工擀制的金黄色宽面条配以传统番茄肉酱ragù alla bolognese入口,番茄肉酱汇集西红柿洋葱青豌豆蒜肉末混合罗勒、香叶、黑胡椒,或者加点奶酪一顿熬制数小时,直到色彩鲜亮、汤汁浓郁即可食用。


博洛尼亚混合炖肉

Bollinto Misto Bolognese:

用脊骨肉、小牛舌、牛腿肉,再配以传统酱汁熬炖的肉类。


马乔列广场

海神喷泉Fontana del Nettuno是博洛尼亚城的标志性建筑,位于马乔列广场Piazza Maggiore。

广场左手边是市政府,整个广场和旁边的街道上是一片红旗飘扬,群众在此举行集会活动,各个挥舞着手中的红色大旗,没有风,旗子上的标语看不清,被围在中间一个小高台上的是一位白发老头儿,手舞足蹈还不能说明他的热烈程度的话,阳光下从他口中喷出的唾沫星子足够解释一下他失控的情绪。


小威尼斯Piccola Venezia


曾经的博洛尼亚河道纵横,二战之后,修复残遗,原有的河道被隐藏在城市地下,露在表面的仅剩下一条河道,如今想要看到河道就需要打开一扇窗,只要打开那扇隐蔽的窗就能看到残留的河道和两边有些色彩斑驳的流水人家,名叫“小威尼斯”Piccola Venezia。

如果不够注意,这扇与墙色不分彼此的、常年关闭的小窗就会被错过。关于“打开一扇窗,就能看见小威尼斯”这个说法很是浪漫,即使不起眼,也足够花精力脚力去仔细寻找一番。河道里一闪一闪的是路人掷下的硬币,竟然比星星更惹眼。博洛尼亚大学的新生们也被老师领着来到此处,集体驻足拍照留念,看来在景区爱拍照的人不光是亚洲人。


博洛尼亚大学

一个城市要有教堂、学校、图书馆就具备一切人文心灵的东西。美国哲学家理查·罗蒂曾说过,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西方知识分子先是从上帝那里寻找救赎,继之则是从哲学中寻找救赎,如今人们是从文学中获得救赎。

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世界第一所大学、欧洲大学之母的称呼不是白来的。它此后建成的欧洲大学基本都是参照博洛尼亚大学为蓝本,组织委员会,雇佣老师学者讲课并支付薪水的模式来开展教育事业。

市政图书馆的墙壁上和一楼四面徒壁上全部装饰着来自不同家族的纹章,其间还掺杂着不少学生自己的纹章设计作品,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纹章博物馆。

        16世纪的欧洲在天主教的严格控制下,人体解剖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对神灵的亵渎,被严厉禁止,而拥有天生自由学术氛围的博洛尼亚的大学就这样不顾异议,进行了世界上最初的人体解剖,因此奠定了当代医学的基础。

       当时的解剖学教室Teatro Anatomico至今还保留在这里,位于阿尔基金纳西奥宫二楼,两扇木门之后的一个小房间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人体解剖学实验室,中间是一个大理石手术台,至今手术台上还放着一条石膏化了的大腿胫骨。

市政图书馆,馆内藏书主要涉及医学、药品、化学、物理、地质、生物、艺术等,一测测古旧的精装图书就摞在铁网丝之后的木柜里,不吵不闹,一摞就是近千年。


圣白托略大殿

Basilica di San Petronio

位于马乔列广场正中央的圣白托略大殿。上下由不同色的不同材质构成,因为它是未完成品。作为少见的长方体教堂,原本是设想建成比圣彼得大教堂还大的教堂,可后来由于原因种种,教皇下令停止施工,遂搁置至此,内部的装饰也没那么华丽,只有满堂的草编木椅一个紧挨着一个连城一片密密麻麻的区域,才有那么些教堂原本的朝圣引力。

街景

上帝无法安抚的灵魂思想只能依靠在冰冷的哲学中思考自我思考宇宙的终极意义,借此遗忘痛苦获得生活,在这一过程中教堂的存在成为必须。当上帝与教义无法解释和令人释怀的时候,人开始怀疑,思想有了启蒙,第一次迸发出人文色彩,首先由一批文化艺术精英倡导的思想革命开始了,随之而来越来越多如脱缰野马般被解放了的思想需要正确的引导,这个时候学校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引导人。

在物质极大丰富,科学技术使得媒介成本极大降低的背景下,当头顶启蒙之光的一颗颗头脑被训诫后开发出灵性后,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自我想要寻求救赎时,自然而然会奔往思想结晶存在最为密集的净土——图书馆,在图书馆中积累知识,发现兴趣点,深耕自我的思想国。而博洛尼亚则是欧洲最早拥有上述条件的城市。



一只瓶子的自白

行走的点滴

撰文&设计:培仔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