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欧洲土地上的榫卯大厦

旧少年2020-11-10 15:41:35





傍晚6点,夜幕降临,

人们发现,

在瑞士街头,

出现了一座榫卯建筑。

^^





你若随着指引走入其中,

便会发现,

7层一万多平的大楼,

没有用一颗螺丝,一滴胶水,

靠着榫卯结构,

它就这样,在欧洲稳稳地站住了。



造这建筑的

一个日本人。



建筑师—坂茂先生,那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用纸造房子的家伙。


“我的目标不是把房子建起来,而是把它拆掉。”在他的建筑里,几乎都是最脆弱的材料,纸,竹子,木头……


 “我当建筑师后经常对自己的职业失望,我觉得现在的建筑师迷失了方向,人们为权贵,为彰显财富造房子,肆意挥霍着钢筋水泥,而这些材料在使用了几年之后,就会被拆掉,变成一大堆工业废物。”


在日本传统的木质结构房子里长大的坂茂,自然而然地认为“把东西丢掉是一种浪费”,纸,竹子,木头看起来很脆弱,但其实只要使用得到,有不可预估的潜力。



坂茂设计的新西兰纸板大教堂:由98根圆形纸管做梁柱,用特殊加工的纸管做墙面和屋顶,可同时容纳700人集会,设计使用年限长达50年。


1995 年,坂茂为阪神地震灾民搭建的纸木宅:便宜而又牢固的纸筒,成了灾民最好的庇护所


汉诺威博览会日本馆2000:完全采用再生纸打造,经历烈日暴晒和刮风下雨也不曾漏雨……有意思的是,最终日本馆在拆卸后运回了日本,并制成小学生的练习本再次循环使用。


奇怪吧,在钢筋混泥土都不会存在太久的今天,坂茂先生的一些纸建筑竟然成了“永恒”。大概是抱着这样信念造出来的房子,真正被使用的人所喜欢吧。


所以当瑞士Tamedia董事会主席找到坂茂造新的办公大楼,自然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可以在里面工作得很舒服,造起来也很便宜,还能存在很久。”


坂茂略微顿了顿,“在瑞士,用什么造最合适呢?”,从欧洲的森林想到了在日本从小住到大的木头房子,想起了日本古老庙宇。


“啊,可以用榫卯结构。”坂茂先生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位日本大叔坚持道:

“虽然,现在的人们已经很少再使用它,但相比钢筋水泥,木头材料可以循环使用,盖起来噪音小,不会污染环境,它们有着那么多不能取代的优势啊。”


可用榫卯做这么大的建筑……坂茂先生笑笑,“其实也并不很复杂呢”,


在柱子两侧安装了两根这样大的横梁,就像一个三明治。另外用一根长横梁又同时穿过这三部分。由于横梁是椭圆形的,所以它不会转动,这是一种全新的理念。”




坂茂先生将传统圆形柱子改良成椭圆形,会更稳定。


选择木头,还因为坂茂先生对于办公楼的一个执念。


“一般情况下,办公楼里会有一种比较冷的气氛,但我想创造一种像在家里一样的气氛,让人更加轻松。”


……然后,依着描画的图纸,坂茂先生开始带着一帮工人在瑞士街头爬上爬下,如果那时间你路过市中心,会看到那么大的木头柱子,在空中被吊着上上下下,一群工人抡着大锤子,叮叮咚咚。




而木头块下边,

必定站着个穿一身黑的大叔,

时不时抬起略微谢顶的脑袋,

向上瞅瞅,

脸上有着不可名状的专注。


“就用这样的结构,

一层扣一层。”

两个月的时间,

用了2000平的云杉木,

坂茂让这个建筑立了起来。




再覆盖上玻璃外罩,

新的大楼出现了。

玻璃的通透减去了木头的沉重感,

整个看上去很是轻盈。




大厅入口,

因为打着暖光的木头横梁,

白色的天花板好像不再冷漠。


办公区里,

即使摆放的桌椅依然是传统的样子,

可抬头看到彩虹般弧线,

心情也会变好的吧。



过道里分外明亮,

坂茂先生摆上了他的纸卷座椅,

和原木色的建筑融为一体,



在楼上几层,

过道的另一边,

几个职员赖洋洋地窝在沙发里,

愉快地交谈着什么。



而沙发一侧的玻璃窗,

可以随时升降。




特意设计的台阶和带升降窗的会面空间,只是因为坂茂先生觉得:


“在这里,人们可以打开窗子,一下儿就好像处于室外一样,河流近在咫尺,还能呼吸新鲜空气。希望工作的人可以走出封闭的空调房间,到那里放松一下。”





可,这样全木头的建筑,不会着火吗?


“其实木头这种材料并不易燃。当然,细小的木头非常容易燃烧起来,但要想点燃粗厚的木材可不那么容易。木头表面一旦碳化就会形成保护层,保护内部组织。要知道,木炭经常被用来防火。”


为了建造Tamedia大楼,坂茂先生首先对房屋架构中所要使用的木材进行了必要厚度的计算。然后在此基础之上又多加了4厘米,以备万一发生火灾时,来保护木材内层。




原来大家的疑问,坂茂先生早已细细想了一遍。


那些看似脆弱的材料,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度,有着钢筋混泥土不可比拟的对世界的善意,为坂茂打开了一扇扇全新的大门。



拿着纸板凳子的坂茂先生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好暖那,完全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锐气


2013年7月,这栋全榫卯的Tamedia大楼正式投入使用。几个月后,坂茂登上了有着建筑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颁奖台。


“我对赚钱不感兴趣,只要我能的建筑能使人开心,我便开心。


很多人说,用脆弱材料建的建筑不能永恒。可其实只要人们喜欢,它就可以变成永恒的。即使是一个混泥土建筑,如果它是为了赚钱而建的,那也可以在瞬间烟消云散。”



说这些话时,

57岁的坂茂穿着一套最寻常不过的黑衣服,

站在领奖台上,

说起话是软软的,很和善的样子,

就像任何时候一样。








- 20160709  No.875 -

| 输入“目录/目录1/目录2”看往期 |





--------------  推见  --------------


点击"阅读原文"收看

"约泡第10站:西藏Ti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