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新西兰的日常生活,相信这里边一定有你的影子

新西兰天维网2019-05-31 20:38:35

“No society can exist without a culture, knowing that culture is the way of life of a people.”


“文化乃社会发展的根基。了解文化是了解一个民族生活百态的窗口。”

-Lincoln Barcon

2017年3月至今,摄影师虞亮在惠灵顿拍下了5000多张照片。这些照片记录了华人在新西兰的普通生活。



在他们的故事里

你会找到自己


输12


褚豊榕和陈晶


褚豊榕



16岁的时候我随父亲一起来到新西兰,开始进入一所高中学习。


我爸爸是一名厨师,为了在新西兰定居,他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我现在是Go Wellington的一名巴士司机,除工作之外,我也在维多利亚大学学习日语。我希望将来可以去日本工作和生活。





陈晶



2009年结婚后,我就来到新西兰,那一年我25岁。


当时我在国内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和亲人朋友,不过依然走的义无反顾。那会儿我一句英语也不会说,最初的几个月我经常躲在被里偷偷哭。




我老公和我不一样,他16岁就来到了新西兰读书。当时我公公是厨师,他们的移民路也很艰辛,第一次办移民被中介坑了一大笔钱,后来我公公几乎花掉在新西兰挣的所有积蓄才办下来家庭团聚,比起他们我是幸运的。




2011年我也申请到了移民,同年7月我的大女儿出生了,老公在go Welliington 做巴士司机。


由于之前一直和公婆住在惠灵顿的公租房里。他为了能给我和孩子一个更好的环境,我们商量好,起初的两年他每周的工资全部存下来,我打工的钱用着日常开销,就这样在大女儿出生的头两个月我们攒了两年的首付买下了一套四居室的房子。




因为我和我老公都是独生子女,我们深知独生子女的孤独感,所以我们商量了要三个孩子,一定要给他们足够的手足情。13年弟弟出世,15年三妹妹出世。



是孩子的母亲同样我也是孩子,我父母在国内只有我一个女儿。


看着他们一天天老去不忍心,他们也想来新西兰看看他们的外孙。我们运气比较好赶在了关闭家庭团聚移民之前把我父母也办下来了。我和我老公也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现在我们一家老小能生活在美丽新西兰是我们的福气。 


Jimmy Dai 和Jackie Dong



Jackie Dong


我来自中国广州,2004年跟随我的父母来到新西兰。



由于我对幼教的热爱以及受我表哥的影响(他是幼儿园的院长),在2008年我决定学习幼教专业。2010年本科毕业后,在Early Years工作至今。



2014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Jimmy Dai,他一直以来都尽力支持着我。2016年我们的小天使Evah降临。




在生活中我们尽量的教她广东话和普通话,希望在她的成长过程中能够更多的了解我们华人的传统文化和语言。




孝顺父母是华人文化的一部分。我平时照顾着我的父母,包括买东西和看医生等等。




不过另一方面,我的爸爸妈妈也同样给我们很多帮助,由于我和Jimmy都有全职工作,爸爸妈妈每周都会有几天来照看我们的女儿,而且在我们的花园里种了很多蔬菜和花。 




路途多艰辛,但为了回到温暖的目的地-家,对于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路上辛苦点又算什么。



Sarah Zhu



2011年11月,我辞去国内大型电商平台一职追寻我的爱人来到新西兰,踏进新西兰的第一秒,就感受到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友好和善良。



呼吸着最纯净的空气,连雨水感觉都是甜的。但是之后,刚来的我没有朋友,在独自找工作的路上,遭受一些挫败。



但是我渐渐被新西兰那种淳朴简单的生活所吸引着,清晨碰面会Say Hi还有善良的人文风气。


在这里我不需要在喧闹的夜生活中和彼此的酒量作竞赛。在这里可以简单的获得愉悦和满足,甚至是一杯4块钱的咖啡,2块钱的募捐甚至是免费的救助食物都能得到一份真挚的笑容。 



我喜欢这里无拘无束的生活,我喜欢这个触手可及的大自然,我喜欢这里攀山下海的极限挑战。


新西兰是爱和生活并存的一个国度。让我们一起努力把她变得更美好!


周宁和康馨月



周宁


我本是北邮通信的直博生,因对从事专业领域不感兴趣而毅然放弃。和爱人共同决定来新西兰发展。



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准备,申请学校,复习雅思。周围的亲人都不理解,可是我的妻子一直鼓励我,并且为我承担了很多很多。



2016年2月我先来到新西兰,半年后妻子力排众议,跟随我来到这里。


2016年底从奥克兰大学IT专业毕业后,我在惠灵顿找到了工作。



去年6月我们买了房,在惠灵顿有了自己的家。 8月,我们的儿子也顺利降生。



我们经历了生活的谷底,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因此我们更加珍惜相聚相守的爱情。我觉得我的幸福来自于爱和担当,30而立,离我不太远。 


【摄影者的话】 


我是虞亮,来自上海。


2017年我入读惠灵顿梅西大学摄影研究生课程。研究关于当代新西兰华人移民的生活情况。



我希望通过摄影,来记录不远万里来到新西兰,把这个国家作为他们的新家,并渴望找到新的生活的华人。


通过这些照片,希望可以让更多的新西兰人了解华人移民,也许是他们的同事,或邻居,甚至是爱人。



【文中所有图片经虞亮及被拍摄家庭授权使用,未经许可,不得下载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