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偏北|跨越太平洋的爱情,你那边现在几点?

我们读诗张海龙2019-02-10 12:26:39

WORD TO WORLD



语词即世界,书写即远行。

另一个我,在微信公众号“我们读诗”。



张海龙 |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本栏目由兰州“时代·海德堡庄园”特约冠名。
兰州,一座离神更近的城市。正因如此,我们这些游子才会眼望着北方,才会歌唱“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才会“把心遗忘在海德堡的夏日里”。你知道的,那是一种在大地上诗意栖居的隐喻。


你那边现在几点

文/张海龙


新西兰!新西兰!


那是远在南半球的一个美丽岛国,当真是要穿越万水千山才能到达的远方。离得太远,人的想象力就有点够不着了。从这儿到那儿,一切全被颠倒过来,我们在冬天里裹得像头过冬的熊时,那儿却是单衣飞扬的夏日。我们这儿大街上尘土飞扬人头攒动,那儿却是碧海蓝天美得像虚假的风景画。



新西兰位于太平洋西南部,领土由南岛、北岛两大岛屿组成,以库克海峡分隔,南岛邻近南极洲,北岛与斐济及汤加相望,是大洋洲最美丽的国家之一。


文哥的故事与新西兰有关,在他面前,“新西兰”是个禁忌,不可以轻易说出。文哥是新疆人,他和兰州姑娘小洁相遇在西藏的转经道上。许多年之后,文哥还能这样回忆起初识小洁的情景:转经道上,磕长头的人一步步向前,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大地。有个背着行囊的高挑姑娘走在前面,嘴唇一张一合地念着一句什么话,他凑过去才听出——不是真神不显身,只怕你是半心半意的人。他当下心中一凛,觉得此言大有深意,此女也别有意味。文哥相当特别地用了“牛逼”这个词来形容小洁的腰,他那时有一种相当强烈地揽之入怀的冲动。他知道,爱情就这样不讲道理地劈面而来了!


从青藏高原上下来,文哥追随着小洁来到了兰州。这个城市地形狭长,大河在两山相夹之间奔流而去,生活浊浪滚滚,泥沙俱下,人心也总是奔突欲出。一场强烈的爱情最适合在兰州发生:尘土每天成吨落下,适合表达感情的时间和机会如沙尘般无处不在,到处都充满了粗糙真实硬朗的景物,心中有爱,那是可以直接说出来的。文哥在小西湖开了新疆餐厅,他和小洁晚上总泡在蓝派咖啡馆里,有时会有人在这里猜拳行令,每天都有人喝大呕吐,这是兰州夜生活独有的风景。之所以爱来这里,是因为这儿的装饰有强烈的西藏风格,一切都像他们的最初。


在兰州,很多人都随时准备上路,冲入外面的世界。小洁的父母去了非洲,给她联系好了新西兰的留学,似乎一切都不可拒绝。文哥和小洁难分难舍,但文哥是个硬朗的西部男人。他说,去,你以后到哪里,我就把新疆餐厅开在哪里。我们互相随时招之即来,但谁也不能挥之即去……


小洁一去两年多,她和文哥通过网络和电话传情,文哥总也搞不清楚新西兰那边比兰州早几个小时,每次都要问:“你那边现在几点?”


《查令十字街84号》讲诉的也是一个关于异地恋的故事。这本被誉为“爱书人圣经”的书信集,记录了纽约女作家海莲·汉芙和伦敦马克斯与科恩书店的书商弗兰克·德尔之间的书缘情缘。 可惜最后弗兰克·德尔不幸早亡,让这段美丽的情缘成了不得不面对的悲剧。


时间熬得久了,朋友们怕文哥寂寞,也怀疑现代男女青年的情爱耐心,玩笑似地建议他先随便领个姑娘街上浪着。文哥立马就翻了脸,吼道:“你们都缭乱,我还不能犯上个倔,把丫头子等上几年?干啥把生活过得乱掉了!我就是不知道她那边几点了,我把她的心思还是清楚着呢!” 文哥特地买了一个手机,屏幕上设置了北京和雪梨两个地方的时间。他终于能确定他和小洁之间到底相差多少时间,而那时间相隔的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然而,英谚有云:Out of sight,out of love(看不见,爱不到)。到小洁提出分手的那一天,文哥有些发懵,喃喃间,随口而出的还是那个在他来说近乎永恒的问题:你那边现在几点?





编辑:生力军新媒体小组




把世界抱在床上,

意味着你死磕,你炭面焦心,

你顽固,你戏谑,你坦白从宽,

你海明威,你卡斯特罗,你切·格瓦拉,

你还“不得不跟烈士和小丑走在一起”,

带上灰烬的背影。
即便你是一只巨鹰的标本,

你也得挂在天上,保持俯冲。

起码,你也得张海龙一些。 




A赞助机构 | 时代·海德堡庄园


我把心遗忘在海德堡的夏日里

德国风情·高尚社区·浪漫主题·品质人居
兰州市七里河区建西东路179号(五十五中学斜对面)

VIP:0931-2349999

诗意栖居,这是哲学家海德格尔描摹的理想生活。

时代·海德堡庄园,倾心打造兰州诗意生活居所。




惊喜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