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带情妇坐长途飞机来新西兰自驾游,太可怕了!

新西兰微财经2019-06-12 22:40:40

 新 西 兰 微 财 经

宇野汉成是日本东京大学医学部的一名教授,也在东京大学附属病院中央检查部任职,


他是内脏放射造影方面的专家,在内科的检查部门中分属于“循环器内科”。在这张全科医生护士和研究员的合影中,只有一名正教授。



是的,看起来日本的职称还是严格的,小编特地去查了一下,宇野汉成的职称是“特任准教授”,在医学部相当于中国的副教授。Anyway,也算是令人尊敬的专业人士吧。


2017年12月26日,新西兰圣诞假期里的Boxing Day,54岁的宇野汉成和太太一起来新西兰度假了。


他们先经过了1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从东京飞奥克兰。到了奥克兰之后,又立刻转国内航班飞往皇后镇。



到了皇后镇之后,两人立刻租车前往Mount Cook,时间太宝贵了,虽然已经飞行了将近20个小时,但希望赶紧到达酒店休息的心情可以理解。


当天下午4点,在驾车行驶了大约2小时后,感觉到疲惫的宇野将车停在路边休息了一会儿,15分钟后,他启动车辆再次上路。


然而继续上路后,他已经快要睡着了。当车行至奥塔哥地区Lindis Pass时,车辆出现失控,穿越道路中间线后,与另一辆车迎面相撞……


这起事故导致另一辆车内来自Lumsden地区的Miller一家三口,以及宇野的太太一共4人受伤。





疲劳驾驶,穿越中线,

事故责任方当然是的宇野汉成,

由于造成了4人受伤,

他必须在新西兰出庭。


然而,作为医生宇野的工作非常繁忙,

他必须尽快回日本上班。

而在新西兰出庭要等到2月。


这时,

新西兰法官显示出了人性的一面……



1月4日,在但尼丁地方法院,法官Kevin Phillips作出了一个决定,允许宇野汉成以3万纽币作保,先回日本上班,然后2月22日再来新西兰出庭。


法官说,相信他的信用,因为医生是一个受尊敬的职业。


如果他届时不来新西兰,3万保金当然会充国库。


问题出现了,

当时的报道中(上图),

同车人小山友子

一直是以"wife"(妻子)形象出现,

但事情出现了戏剧性变化……




2月22日,出庭的时间到了,宇野医生果然按照承诺的那样,再次来到新西兰。


昨天的庭审中,宇野汉成通过律师先提交了申请,要求法庭禁摄影师在庭上拍照,以避免日本媒体关注此事


他通过律师表示,如果这件事情被日本媒体知道了,他将会面临很大的压力,将不得不辞去东京大学医院的职务。


这是我们才知道,

主要原因是,

他这次是带情人来旅游的,

对!不是太太



本地媒体的报道说:




尽管要求不要拍照,然而,Phillips法官却表示,由于公众对于他的案子有强烈兴趣,尤其是“海外旅游者在新西兰租车却没有充分的技能”,在新西兰的道路上“将其他人置于风险中”,因此,驳回了他要求不拍照片的申请。


结果,你能想到的,照片立刻到处都是,到处都是!


旁边站的是翻译,是翻译,不是她,不是她


看到这里,

久经八卦考验的小编也不禁拍案而起,

你们太残忍了!


你们知道这样对偷情的人

伤害有多深吗?



被告当庭表示,这样他可能会失去工作,被迫从东京大学医学院辞职,由于此事将见诸报端,姓名、照片均被媒体公开。


但是Phillips法官毫不同情地说,他在日本的这些困难都是他自己造成的,是“咎由自取”。



小编脑补:

也许是情人这件事刺激了法官,

被告也许认为,

用这条理由,可能法官会同情他,

毕竟只是一次出了意外的人妻海外之旅,


然而他可能没想到,

能在新西兰当法官的,

都是品德高尚的人士,

传统道德观念无懈可击~~


因为,在1月份的法庭听证会上宇野汉成称他带着妻子来到新西兰。


但昨天,法庭才得知,与他同行的小山女士并非他的妻子。


这种前后不一在新西兰人的日常理解中,

相!当!糟!糕!


结果,在庭审期间,当警方检控官曾问及法庭是否应该隐去小山友子女士的名字,Phillips法官回复称:


“我不打算隐去任何人的名字。”


感觉法官昨天真的带节奏了,竟然这么小的要求也不允许。


结果,宇野汉成被判4项危险驾驶致人受伤的罪名全部成立,被判向3名伤者支付总计1.5万纽币赔偿金,被判禁止在新西兰驾车12个月。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败露了


……


新西兰正能量大报应快,


千万不要带情人坐长途飞机来新西兰自驾游,


想想都害怕!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