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小男孩演讲,全球200国部长起立鼓掌

凤凰网2019-01-10 16:17:04

近200个国家齐聚德国波恩——这大概是每年最多国家参与的全球谈判:讨论人类如何共同减排,应对气候变化。


为期两周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拖堂13个小时后,于当地时间11月18日上午七点左右结束。


此次大会值得回忆的瞬间很多:从出现“两个美国代表团”,到12岁斐济小男孩既紧张又激动地讲述家乡被飓风摧毁,到大会“拖堂”13个小时后众人唱歌……下面我们就带你一一回顾。


抗议美国政府的年轻人


对全球减排行动来说,最悲催的消息莫过于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

没有美国的参与,全球减排很难真正有意义。美国是历史排放量最多的国家,如今在全球排放量中仍然排第二,仅次于中国。


要说特朗普政府也真是胆大,这次美国官方代表团唯一主办的一场边会,居然主题是为石油业辩护。这场在晚上举办的活动,来抗议的人比来参会的人还多。台上嘉宾是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还有来自煤炭巨头“皮博迪”(Peabody)的商业代表。他们在台上刚开始说话还没到20分钟,台下近三分之二的人都站起来开始唱“上帝保佑美国”:“你说你是美国人/但我们看穿了你的贪婪/煤炭业正在谋杀整个世界/所以我们骄傲地站起来主张让煤炭留在地底/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我们来了就不会走!”


“唱歌的时候,因为激动我的声音直抖,但我相信我是在向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唱出事实的真相!”当晚参加活动的25岁美国姑娘米凯拉•穆继卡(Michaela Mujica-steiner)说。


图片:美国石油业举办的边会上,抗议者一起唱歌


抗议者们唱了大约十分钟,终于被保安请了出去。场内顿时变得空空荡荡,台上的“嘉宾”几乎是尴尬地自说自话。而走出会场的米凯拉,看到的是门外寒风中站了近200名和她一样年轻的抗议者,她不禁泪湿眼眶。


“我毕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晚上,”她说,“因为我站到了历史正确的一方。”


“愤怒多过悲伤”的前美国特使


此次大会上,之前因战火延绵无法参与国际气候谈判的叙利亚,成为第196个签署《巴黎协定》的国家。美国成为全球唯一“退群”者。


会场内数年来第一次没有了“美国馆”。但在会场外,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布隆伯格耗资100万美元,建了一个比所有国家馆都更大的“美国民间馆”,召集了美国各地方州长、市长、商界人物和NGO领袖,公开表明“我们美国民间仍会参与气候行动”。


会议结束前一天,“美国民间馆”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曾任奥巴马气候特使的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斯特恩可是联合国气候大会的熟人:他从2009-2015年每年带领美国代表团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也是他与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经过近一年的秘密磋商,终于拿出来给全世界的“献礼”。他花了近七年时间,终于带着美国搞定《巴黎协定》,本以为功成身退,没想到特朗普当选让他前功尽弃。


如今他说自己感到“愤怒多过悲伤”,“烦躁和沮丧”。以往都是戴“谈判官员”牌子的斯特恩,这次戴的是“观察员”牌子——他不再是公务员,如今是华盛顿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顾问。


今年66岁的斯特恩,毫不客气地批评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是“死不悔改”(wrongheaded)。“(特朗普)说(全球变暖)是个骗局,说这毫无意义,说(巴黎协定)是个糟糕的协议并且全世界都在嘲笑我们上当,这真的太荒谬了!”


图片:前美国气候特使斯特恩这次以“观察员”身份参加联合国大会


12岁斐济男孩向200国部长发言


会议第二周,在高级别部长会议开幕式上,12岁斐济男孩提摩西•纳努萨拉(Timoci Naulusala)面对近200个国家的部长,讲述自己的村庄在2016年遭遇飓风的故事。


图片:12岁斐济男孩对着近200国部长发言


因为紧张,小男孩的声音甚至有一点点发抖。但他勇敢地讲了下去。

“这(全球变暖)是真真切切在发生的,绝不只是一个梦。你准备好面对没有地球的生活吗?如果我们忽略这个现实,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海洋正在吞噬村庄,侵蚀海岸,摧毁庄稼。人们失去家园,失去最亲爱的家人,因饥渴而死去。这是充满悲伤的灾难,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你以为气候变化只影响小国吗?你错了。没有一个国家——无论如何强大——能免除气候变化带来的灾害。像斐济这样的小国,更是无力。我来自一个小小的村庄,2016年,我们遭受了斐济史上最严重的飓风。我的家园,我的学校,食物、食水和所有积蓄都毁于一旦,生活完全被打乱。我在种植园里不停地走,搜寻食物,却只有绝望和沮丧。我那曾经美丽的村庄,我曾经的家园,如今成了荒凉的废墟。那之后好几个月,夏天越来越热,土壤越来越干,种不出任何东西。树木不再结果,水源逐渐干涸,鱼虾一一死去。我感到痛苦,不想上学,没有安全感。我看着身边所有从绿色转为黄色,又转为枯棕……这是人类消亡的征兆吗?我问自己:那只是一场五级飓风,接下来是什么?我还能活下去吗?我的村庄还能活下去吗?”


演讲结束时,全场部长们起立鼓掌。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一一过来跟小男孩握手。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甚至亲吻了小男孩的脸颊,把他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全球媒体的闪光灯亮成一片。


“拖堂”后的歌声


今年大会本来比以往各届大会都进展顺利。到会议结束前一天,所有人都眉飞色舞,看来今年大会很有可能是八年来唯一能按时收官的。


但最后大会还是拖堂了13个小时。导致“拖堂”的还是历届大会的“老大难”问题——资金。所谓“损失损害机制”希望由发达国家出资,对发展中国家遭受的极端气候灾难如飓风、洪灾、旱灾等进行资金补偿。


会议在第一周时,资金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欧盟和澳大利亚表示,全球变暖并不能说是极端气候灾难的唯一原因,不能全部由发达国家买单。一位欧盟代表说:“并不是所有灾害都能归因到全球变暖的。”


到第二周,有国家提出,关于该机制的争论要不明年再来谈。发展中国家对这个建议非常不满,尤其是南非,一度威胁说如果不解决资金问题,大家就别谈其他了。


周五,按议程,闭幕大会应在下午三点开始,六点结束。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在两点半紧急约见中国和印度的部长,商讨资金问题。


最终双方都有让步。发达国家同意,《京都议定书》中提到的“适应基金”将成为《巴黎协定》的条款。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闭幕大会上说,今年是就《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做加法”,明年要“做减法”。所谓“做加法”,是把各方意见都写入案文;“做减法”则是寻求共识,消除分歧。“做加法同意,做减法很难,”他说,今年的谈判成果“虽然还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但平衡地反映了各方的关切”;“2018年的任务还很艰巨”。


熬了整整一夜后的早上七点,大会结束时,能容千人的大会堂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也是一脸疲惫。


余下众人拉起手,合唱一首斐济告别歌曲“Las Lei”,大会在悠扬歌声中落幕。


图片:代表们唱着斐济告别歌曲,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划上句号。


下届大会在波兰“煤都”举行


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2018年12月3-14日在波兰南部城市卡托维兹举行。那将是波兰第三次主办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次举办是在2013年。


2013年华沙大会时,就有大量非政府抗议,因为波兰是欧盟最大产煤国。

这次会议举办点——卡托维兹,更是波兰著名的“煤都”,产煤占波兰的98%以上。


“卡托维兹以煤矿著称,但它自己也被严重的空气污染所困扰。实际上,整个波兰都因为产煤导致空气污染严重。这个城市在过去几年已经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煤矿数量有所下降。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觉减排,更多是出于经济原因。


对联合国气候大会来说,在这里办会有特别意义:它可以意味着告别肮脏的煤炭历史,重新建设更清洁的未来。波兰也许诺将采取更及时的减排行动。我们需要告诉世界,像卡托维兹这样的重煤地区,也能成功转向低碳经济,”非政府组织“气候联盟”的波兰专家厄苏拉•斯蒂芬诺维斯(Urszula Stefanowicz)说。

绿色和平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也表示:“波兰作为一个严重依赖化石能源的国家,明年关于巴黎协定规则书和促进性对话的谈判工作会比较艰难。我们希望波兰作为主席国能作出表率,确保各国兑现承诺。”


(撰稿:凤凰网 孙莹)


“凤凰网(ID:ifeng-news)”是凤凰网新闻频道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除了提供关于重磅事件、政经热点的“大新闻”,也推出有趣味、有营养的新闻解读。欢迎关注。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