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过新西兰“天才移民签证”吗?每年只有5个名额

这里是新西兰2019-05-14 16:18:33



  陈希垚,1984年生于重庆江北,出身于音乐世家,4岁半开始学钢琴,8岁学古筝,16岁在全国新人大赛上获得金奖。17岁到新西兰留学,毕业后任新西兰怀卡托理工学院音乐系特邀硕士生导师,是第一个获得新西兰“天才移民”资格的重庆人。




“不高兴”的天才音乐少年


  生于音乐世家的陈希垚,从小就与音乐,特别是民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外祖父曹东扶是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的奠基人,古筝大师。后来,曹东扶又参与创办四川音乐学院,因此来到四川。陈希垚的父亲陈传容,也是我市走出去的著名二胡演奏家。


  1984年,陈希垚的母亲李汴到朝鲜演出,此时她已有几月身孕,正是怀着陈希垚。


  “所以我在娘胎里就一直在听她弹古筝。”陈希垚开玩笑说。


  对陈希垚来说,最深刻的儿时记忆,就是端着小凳子在台下看母亲演出。


  8岁那年,陈希垚在母亲的影响下,开始学习古筝。由于从小耳濡目染,陈希垚进步神速,16岁那年,在全国古筝新人大赛上,陈希垚一举获得金奖。


  “我学古筝以后,我的母亲非常严厉,是不折不扣的严师。”陈希垚说,他虽然把古筝技巧运用得行云流水般,但是并不理解音乐。奖拿得越来越多,快乐却越来越少。


  正如一位老师评价陈希垚说:“弹得很好,但是弹得并不开心,像一个比赛机器。”


  于是在17岁那年,陈希垚在读高中前,选择了出国学习,来到新西兰这个陌生的国家。


街边卖艺的演奏家


  初到新西兰,语言上的障碍让陈希垚生活得不开心。但是在一次学生活动中,陈希垚一展古筝技艺,一曲清脆流畅的《井冈山上的红太阳》轰动了整个校园,让外国同学既感到新奇,又感到震撼。陈希垚又找回了往日的自信。


  自此,功课之余,他与同学们组建了乐队,一直持续到大学,渐渐地在新西兰弹出了名气。


  但是这样的日子,似乎与国内没有多少差异。此时,陈希垚的乐队队友冯冲告诉他说,我知道你不快乐的原因是什么,并给他提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到街上去卖艺。


  “那时我不缺钱,并且已经在新西兰有了不小名气,大小是个角儿了,真是不理解冯冲是怎么想的。”陈希垚说。


  但是陈希垚还是到汉密尔顿市政府申请了卖艺证。第一次卖艺在一个街心花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陈希垚面对古筝几次没有下手。终于,他鼓足勇气,弹了自己最拿手的一首曲子。音乐一起,所有行人纷纷驻足,陈希垚既感到紧张,又感到兴奋,硬着头皮弹下去。曲声一断,现场先是一阵沉寂,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当时感觉像长舒了一口气,所有的压抑、不愉快,都化作感动和泪水。”陈希垚说,那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舞台,什么是音乐。


  在新西兰卖艺的那段时间里,他遇到过面目凶狠的飞车党、穿着破烂的流浪汉,但是听了他的琴声,都愿意与他合影。特别是一个老先生,听完曲子后,就去自动取款机取了一百块钱放到陈希垚的琴盒里,并说:“年轻人,你有很好的将来,努力下去,把你的中国音乐,把你自豪的东西展示出来。”


  这次经历让陈希垚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外公和母亲,想到自己背负的责任。


  “街头卖艺是我最珍贵的记忆,也是最难忘的成长历程。”陈希垚说。


致力于把音乐玩好


  2009年从新西兰怀卡托理工学院硕士毕业之后,陈希垚被该院音乐系聘为特邀硕士生导师,开始了教书育人之路。


  在签证问题上,或许是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重庆人骨子里的倔强劲,有经济学背景的陈希垚本来可以通过技术移民留在新西兰,可他偏偏要选择每年只有5个名额的“天才移民”。


  “天才移民”是新西兰最困难、合格率最稀少的移民类型,并且古筝并非西方管弦乐器,签证官要新西兰国立交响乐团为陈希垚做担保,这个要求近乎苛刻。


  这时,陈希垚的古筝粉丝——新西兰汉密尔顿西区国会议员麦肯多,这位新西兰政界的重量级人物出头为陈希垚提供帮助。


  在麦肯多的帮助下,陈希垚找到了新西兰国立交响乐团CEO,并为他演奏,最终得到对方的认可。由此,经过两年的努力,他成为新西兰第一个通过中国民乐获得“天才移民”资格的华人。


  “这也是中国民乐被西方认可的一个过程。”陈希垚说。


  新西兰的现任总理约翰·基先生也是古筝爱好者之一。2011年,陈希垚曾为他演奏,约翰·基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觉得这个声音非常好,怎么弹都好听。


  “我觉得拥有垚是新西兰的幸事,他为我们的社会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他也在教一些新西兰的小朋友,因为有了垚,他们能够更好地认识中国文化。”麦肯多说。


  由于父母工作都在北京,陈希垚在重庆生活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陈希垚说,父亲给他介绍重庆时,说了一个词“耍”。“他说你这种搞音乐的方法不对,你得学会玩,在音乐上有耍的精神,要快乐!”陈希垚说。


  父亲的话对陈希垚影响很大,现在他的研究方向是将古筝与摇滚乐相结合;他的梦想,正是希望到重庆开一次自己的摇滚古筝演奏会。


  来源:华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