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2月27日市场与政策local新闻

澳洲Local市场观察2018-12-15 11:21:13

1.维州政府的一项新分析显示,从人均来看,谭保政府为新州提供的基础设施资金是维州的四倍。据《时代报》报道,上周日,维州财长Tim Pallas表示,2016年到2021年,联邦政府将为维州提供人均105元的基础设施资金,但新州是411元。Tim Pallas表示,未来五年,维州将少拿逾60亿元资金,这笔钱足以做两个大规模移除平交路口的项目,并且雇用4,500人。周一上午,Tim Pallas重新点燃维州与联邦之间的战火,因为财政厅的新分析显示,从人均来看,维州获得的联邦基础设施资金是最少的。Tim Pallas表示,未来四年,维州政府年均将建设价值102亿元的项目,但最大的两个项目Metro Rail和West Gate Tunnel都是在没有联邦政府援助的情况下建设的。不过,联邦政府回击了Tim Pallas的说法。联邦城市部长Paul Fletcher表示,安德鲁斯工党政府一直向联邦政府要钱,但拿到钱之后却没有去建设应该建的项目。维州政府说,从人口来看,总理谭保的家乡新州每年多拿了近10亿元资金。Tim Pallas的办公室还指出,决定基础设施资金分配方式的四位联邦部长,总理、即将离任的副总理Joyce、财相Morrison和Fletcher都是新州人。“我们正在修建维州发展需要的道路、铁路和学校,现在正是谭保政府帮助我们的时候,而不是把维州当作预算压舱物的时候,”Pallas告诉《时代报》。他表示,他们将继续向以悉尼为中心的自由党政府争取公平的份额,同时继续投资于维州人支持与需要的、可以创造就业的项目。


2.Vasiljkovic 是一名旅居澳大利亚的外籍人士。虽然不想卖房,但是他还是把自己位于墨尔本市郊 Williamstown的一处房产进行挂牌出售。为什么呢?原因是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有关外籍人士资本利得税豁免的新规即将实施。这也就意味着,像Sasha Vasiljkovic这样的外籍人士在新规实施后无法享有自住房资本利得税豁免的权利。 因此,对于Sasha Vasiljkovic而言,眼下的选择只有要么现在卖房,要么未来缴纳大笔资本利得税。 Sasha Vasiljkovic目前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供应链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针对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即将实施的上述新规,他说:“这样的政策打击太大了。这也是我目前选择在迪拜,而不是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主要原因。”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年收入超过110,000澳元的高收入人群占资本利得税减免退税的80%。即高收入群体每年享有的资本利得税减免总额高达76亿澳元。相比之下,十年前的这一比例为70%。因此,Grattan Institute呼吁政府对现行的资本利得税减半政策进行改革。在很多专家看来,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是房地产税费中最低效的税务安排。

据Grattan研究所政策部负责人Danielle Wood对澳大利亚税务局本月数据的分析,负扣税应用中高收入人群所占比例大体保持不变。她说:“与负扣税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高收入人群享有的资本利得税减免受益出现明显上升。”据其分析,2003-04年度,高收入人群获得的资本利得税减免受益比例大约为70%;但是到2014 - 15年度,这一比例已经上升超过80%。此外,2014-15年度的资本利得收入也出现明显上升,从两年前的108亿澳元增加至175亿澳元。同期,最高一级税阶人群年收入均不低于110,000澳元,平均收入则更是高达203,000澳元。就负扣税获益而言,2014-15年度,该人群占总负扣税获益的37%,人均1100澳元。Wood说道:“整体而言,过去十年以来,高收入人群占负扣税获益的比例大体保持不变。”相比负扣税获益,高收入人群占资本利得税减免获益的比例则上升至80%,人均4700澳元。按照目前澳大利亚税务局的相关规定,当地居民持有房产不低于12个月,即可享受50%的资本利得税减免。资本利得税最早由前任工党总理Paul Keating推出。在此之前,没有针对资产增值进行广泛性的征税。按照最初的设计,增值部分经扣除通胀率后按照个人所得税税率进行征收。但是自1999年以来,资本利得税开始实行普遍减免优惠。不同的是,1999年的通胀率为6%,而目前的通胀率仅不到2%。因此,在很多分析人士看来,目前的印花税减免制度过于“慷慨”。此外,无论是资本利得税优惠还是负扣税,均大幅倾向于富人受益。包括澳联储(RBA)在内的机构专家认为,正是由于资本利得税优惠和负扣税的助推作用,投资者炒房行为大幅增加。投资者不仅可就负资产申请退税,同时在房产大幅增值的情况下享有资本利得税优惠。Grattan研究呼吁政府对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优惠制度进行改革。据其估计,通过对上述两项制度进行改革,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每年可增加收入53亿澳元。反对党工党提议对目前50%的资本利得税折扣减半为25%,同时实行负扣税仅适用于新房的规定。但是,该提议遭到了目前执政政府特恩布尔的否决。




       3.每周都上架一批新货,吸引顾客光临、让顾客每个周末都能换上新装——ZARA将“快”发挥到极致。借此,在2015年10月和2016年9月,ZARA创始人阿曼西奥·奥特加(Amancio Ortega)曾一度在福布斯的全球富豪榜单上超过比尔·盖茨成为新世界首富。当日时间2月23日(周五),Inditex(ZARA母公司)一日暴跌7.06%至近三年来的低点,亦创下集团自2016年6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蒸发59亿欧元(约合72亿美元),奥特加的身家也因此缩水43亿美元。此前,国际著名投行摩根大通下调了Inditex的目标价,因为ZARA频繁的打折、促销让公司的毛利润面临“巨大压力”。奥特加财富一日缩水43亿美元路透社报道中称,交易员们称,Inditex原定于3月14日公布2017年财年的年报,并将在接下来与金融分析师们举行一次电话会议。但Inditex并未立即确认公司是否会召开该电话会议。小摩预计西班牙巨头在竞争激烈的大众市场摇摇欲坠的毛利率面临“巨大压力”,因此下调西班牙公司5%预期,同时将目标价由38欧元下调至35.50欧元。


      4. 就在前几天a2公司股票在市场的强劲需求下,一路暴涨近24%,在财报公布后,a2奶粉出现了直线涨幅!由于中国对婴儿配方奶粉的需求上升,a2 Milk Company Ltd上半年利润创下新高,2018财年上半年(2017年下半年),A2集团的一份漂亮的财政报告指出:中国和澳洲市场上的婴儿配方奶粉销量猛增,业绩强劲,2018年1月的业绩更是令人非常满意:2017年下半年,A2的总收入为4.347亿澳元, 同比增长70%;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1.430亿澳元,同比增长123%;税后净利润为9850万澳元,同比增长150%;每股收益(EPS)为13.6澳分,同比增长5.147%;中国对于婴儿配方奶粉的需求从3.5升至5.4%。